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922 翻轉電話

別墅二樓的觀景西餐廳在二樓過道的對面,透明的玻璃窗隔出簡雅明亮的用餐空間。
  透過玻璃窗,陸景看到徐詠碧和丁靈已然在座,裝束整潔的侍者正推著餐車來上菜。陸景笑著繞過走道,從左側的鏤花玻璃門進了富麗堂皇的觀景西餐廳。
  在觀景西餐廳里正好可以遠眺蜿蜒秀麗的懷遠古鎮全鎮風貌。雨夜之中,還沒有出知名度的小鎮燈火零星,卻也倍添靜謐閑適之意。
  陸景拉開椅子坐在長方形的乳白色橡木餐桌前。一旁的侍者上完前面幾道菜就躬身施禮后推著餐車出了西餐廳。另有一名穿著燕尾服的侍者在餐廳門外侍立,準備隨時為主人服務。
  陸景這棟別墅的服務團隊是從懷遠麗都酒店臨時調配過來的。專業素質無容置疑。幾道西餐菜調配、烹制的很是可口。
  丁靈吃著蜜汁烤翅,拿著手邊的白色濕毛巾擦了擦嘴,明亮清澈的大眼睛看著陸景問道:“陸景,你給劉委打電話干什么?我舉得他挺討厭的。”劉委可是讓景華差點丟掉了紫云山旅游項目和汽車配件工業園項目。
  小妮子一向愛憎分明,陸景就笑,說道:“讓他給我們找個向導去紫云山東段。”
  徐詠碧貝齒輕露的笑起來,道:“你不會點名讓那個曹嘉帶我們去吧?我聽劉基偉嘀咕了好幾回,說她是賓州市第一美女呢。”
  陸景微笑道:“那可沒有。我是點了安曉燕的名。至于她會不會叫曹嘉我就不知道了。哦,詠碧,剛才劉委向我保證明天劉基偉不會來找你報到了。他要下基層了。”
  丁靈輕笑著咬著嘴唇。“報道”這個詞用的真是絕妙。
  徐詠碧清麗迷人的臉蛋上露出個微愕的表情,繼而愉快的微嗔陸景一眼。感慨道:“這真是好事啊。我都快被他的死纏爛打煩死了。這還是有你們陪著的情況下來賓州。要是我單獨一個人來賓州,簡直不可想象。”
  陸景取笑道:“烈女怕纏郎啊。哦。劉基偉肯定是認為他一定能夠感動你的心。”
  徐詠碧悠悠的笑道:“看不對眼,再怎么纏也沒用。”說著舉起酒杯,“為劉基偉不再來煩人干杯。”
  陸景和丁靈對視一眼,都痛快的笑了起來。看樣子,徐詠碧真的是有點怕劉基偉那個勁頭了。
  清靜的雨夜里和兩個氣質各具特色的美麗女孩子吃著可口豐盛的西餐實在是一種享受。
  丁靈氣質清秀甜美。頭發上別著一枚精巧的蝴蝶發卡,微圓的臉蛋宛如牛奶般白皙,一雙杏目大而迷人,溫潤的眸子靈秀無比。她穿著粉白色的t恤、淺灰色的修身七分褲,曲線起伏。甜美可人。
  徐詠碧五官精致,臉蛋十分迷人,容顏清麗。穿著白色印花短袖連衣中裙,黑色的秀發寫意的披在肩頭。嬌嫩的肌膚在宮燈光下熠熠生輝,青春色彩正濃,明麗嬌美。
  陸景不時的和兩個女孩說笑,一起舉杯輕飲幾口紅酒。后面的菜肴也陸續的說上來。
  吃著餐后的甜點,外酥里嫩的蘋果派,徐詠碧心里忽而有些惆悵。前些天。幾人從從萬縣回賓州市區時路過懷遠古鎮,陸景對丁靈說回江州前來懷遠古鎮住幾天。看樣子,過幾天,大家就得起身回江州了。這種悠閑寫意不被人打擾的日子不知道什么時候才有。
  徐詠碧咬著酥脆外皮包裹著的甜甜嫩嫩的蘋果餡。問道:“陸景,我在樂晚峰的畫還有一點沒完成,要不。我們去樂晚峰上的吳晚觀住幾天再回江州?”
  吳晚觀?想起羅道長,陸景臉色變的有點古怪。
  吳晚觀的羅道長被白明俊派人拘了四天。把羅道長和賓州市達官顯貴來往的事情摸的一清二楚。吳晚觀能修那么大,和這些人的捐贈是分不開的。陸景正是拿到了劉委和羅道長來往的證據交給何晨才迫使劉委倒戈。
  羅道長在覃承德手里有沒有吃沒吃苦頭。陸景不清楚。多半是吃了苦頭的。他這個幕后黑手現在去吳晚觀,羅道長肯定不受歡迎。
  丁靈卻是不知道其中的曲折,甜美的笑著提醒道:“詠碧,賓州接下來幾天都有大雨,不適合登山呢。”
  “這樣啊…”徐詠碧有些失望。她還想著和陸景、丁靈一起去吳晚觀玩幾天。
  …
  …
  吃過飯,陸景和丁靈回了臥室里。住在自己的別墅里,他和丁靈自然毫無避忌的住在一起。
  丁靈正彎腰幫陸景將行李箱里的衣服整理到衣柜里,忽而想起一個問題,扭頭問她身后的陸景,“陸景,這兩天有雨,你還找劉委要向導干什么啊?”
  陸景手扶著丁靈的豐滿圓臀,笑道:“我這個電話只是表明何書記不會動他的態度。明天登不登山再說呢。到時候做做樣子就好。”
  丁靈站直,咬著嘴唇不解的道:“可是…”
  陸景知道丁靈要說什么。劉委之前阻止了景華的項目,為什么要對他網開一面。這個彎不是那么好轉的。
  其實,想想也就很容易明白。總不成將劉委重新推到錢市長的陣營里去吧。那賓州的格局不是又恢復成之前的狀態?
  當然,劉委雖然保住了位置,也并非沒有損失。賓州市委副書記的職務要和他無緣了。之前,他是這個位置呼聲最高的人選。
  陸景順手抱住丁靈,溫柔的在她白膩的臉蛋吻了幾口,婉婉道來。說了一會話,又一起看看郵件,陸景看了看手表,在丁靈耳邊道:“小靈,我們洗鴛鴦浴去!”
  丁靈輕咬著嘴唇,嬌羞的道:“可是詠碧在別墅里呢!”
  陸景腆著臉笑道:“都晚上十點了,她肯定早就睡了。”
  丁靈甜美的臉蛋微微一紅。宛若誘人的蘋果,微不可查的點點頭。
  和丁靈一起進了二樓豪華的洗手間里。陸景反手關上門,將甜美清秀的丁靈抱在懷里。輕柔的吻起來。一只手慢慢的撫摸著她飽滿的玉兔、豐厚的俏臀。
  一件件的衣衫緩緩的落地。丁靈肌膚如雪般白膩,她有著鄰家女孩的清秀,氣質甜美。偏偏身形火辣,前凸后翹。身高沒有李慕清那么高挑,但身形的火辣程度一點都不輸給李慕清。
  片刻后,細密的聲音宛若靜謐湖水里微微蕩漾的清波,散發出一陣陣漣漪。
  半夜里,徐詠碧因為晚上喝了酒,穿著睡衣睡眼惺忪的起來去洗手間。沒一會。徐詠碧郁悶的大叫著“我要長針眼了”滿臉緋紅的逃回臥室里。
  …
  …
  賓州的小雨在半夜里轉成了大雨,賓州市委常委院2號別墅內,書房明亮的燈光在雨夜中頗為顯眼。
  錢高明還在默默的吸煙,毫無睡意。
  現在賓州的形勢對他而言有點糟糕。劉委的倒戈使得他與何晨的攻守之勢變化。他現在要略處在下風。而讓他憂慮的事,何晨現在手里握著兩個大項目,只怕時間越久,對他而言會越來越不利。
  錢高明嘆了口氣,突然覺得晚上的氣溫有點涼。
  …
  …
  一輛黑色的雅閣大清早便由賓州市區駛向懷遠古鎮。雨滴不斷的落在車窗上,發出叮咚的聲音。
  曹嘉看著車窗上倒映出她精美的容顏。好奇的扭頭身邊的安曉燕,“安姐,不是說不招待那個陸景了嗎?怎么又要去招待。這下雨天的,怎么登山。難不成我們陪他在酒店里泡著。”
  安曉燕嬌笑著打趣道:“小蹄子,你還想在酒店里和他泡著啊。他身邊那個形影不離的秀美助理可不輸給你哦。”
  曹嘉無奈的嗔道:“安姐…”安姐是做接待辦工作的,講幾個葷段子都不怯場。這種開玩笑的話只是尋常。但是,她難以適應。
  安曉燕咯咯嬌笑。“好了,不逗你了。劉市長安排的。沒看我們的車都換了一輛。市里對陸景是越來越重視。”
  說著。安曉燕將手機短信里的地址拿給曹嘉看,“這是我們的目的地。懷遠古鎮你去玩過吧?懷遠路12號就在那里面的私家別墅區。嘖嘖,里面據說很高端。”
  曹嘉羨慕的感嘆道:“不是說懷遠古鎮的開發商是瑞豐旅游嗎?陸景這不是和他自個家里一樣呢”
  安曉燕道:“說誰不是?曹嘉,這次任務劉市長交代的很有莫名其妙。我還被劉市長批評了幾句。要是我有疏漏,就指望你幫我圓場了。”
  曹嘉清雅的淺笑道:“安姐,我看陸景挺好說話的。這次接待任務應該很輕松。”
  安曉燕搖搖頭,道:“聽他安排吧。”前幾天市委常委會議上早在市里傳開。何書記現在話語權大增。何書記的兒子給陸景當跟班,不管陸景好不好說話,她都得小心翼翼的伺候著。
  曹嘉笑著點頭。
  懷遠古鎮只有一條主街,懷遠路。標志性的建筑就是五星級的懷遠麗都酒店。懷遠路12號位于麗都酒店的左側。黑色的雅閣順著蜿蜒小鎮主街緩緩的駛向依山而建,精美無比的私人別墅區。
  在別墅區門口和陸景通了電話,安曉燕和曹嘉才得以進入別墅區。一棟棟獨立、氣派、高檔、各具特色的別墅落入眼簾。
  安曉燕嘆道:“讓我在這里挑一間別墅住一晚,扣我兩個月的工資我都愿意。”
  曹嘉輕笑道:“安姐,你兩個月工資不算福利的話都不夠在麗都酒店里住一晚。我看這里比麗都酒店還高檔啊。”
  安曉燕也笑道:“我想想也不行。”說笑著,片刻后,黑色的雅閣抵達位于懷遠路12號的別墅,遠秋園1號別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