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921 驚變和不爽

輕輕颯颯的小雨飄落在懷遠古鎮。將蜿蜒秀麗的小鎮渲染的意趣橫生。
  三十七層高的懷遠麗都酒店是整個小鎮的標志性建筑。麗都酒店14樓視野極佳的咖啡廳里,高修平請從襄水過來的堂弟高逸喝咖啡。
  高逸負責百泰集團江州分公司的業務,但是在江州他的虧損很嚴重,業務重心一直在襄水。
  對這個堂弟,高修平是不大看得上的。高家二代子弟里面目前是高逸的父親掌舵。但是高逸管理公司和開拓業務的能力比他父親差遠了。
  高家三代子弟里以他為首。他也是高家未來當仁不讓的話事人。
  香濃的咖啡點綴下午小雨的氣氛,高逸微笑道:“平哥,紫云山旅游項目拿下了吧?哈哈,你這當面一擊實在漂亮,我看陸景要緩不過勁來。”
  對這位堂哥,他是不服氣的,但是能看到陸景的笑話,他自然也樂意來賓州走一趟。
  高修平笑著擺擺手,矜持的道:“也不能那么說。我只是因勢利導。沒出什么力氣。”
  高逸恭維的道:“平哥謙虛了。讓陸景那小子吃個啞巴虧可不容易喲。”
  高修平笑了笑,高逸那點小心思又如何瞞的過他,正要說話,突然看到一輛黑色的奔馳在雨中緩緩的駛進懷遠古鎮。“咦,陸景居然還有心情來懷遠古鎮?”
  紫云山項目被海益旅游拿下,陸景寄予厚望的汽車配件工業園項目被叫停。按理說。陸景心情應該很糟糕才對。
  高逸笑道,“心情再糟糕。日子總要過下去啊。”說著,看向窗外,幸災樂禍的道:“怎么,這是陸景的新車,嘿嘿,他真是命大,7.26車禍的時候他居然不在車上。”
  “恩,陸景這輛車在賓州市里認識度很高。”高修平淡淡的說道。心里略有不快。他有些反感高逸說話太直接。
  陸家隱然有超一流世家的趨勢。當然,在賓州,陸景能調用的資源不多。但即便是這樣,他在賓州并沒有直接去針對陸景,更多的是推波助瀾。和這樣的對手博弈真是讓人頭疼。
  高修平想了想,撥了一個電話給海益旅游的中級經理屈蘭,“小蘭。給陸景那邊打個電話,我想和他見個面。”
  高逸心里有些不以為然,拿起咖啡杯喝咖啡。高修平就是這樣虛偽。贏了對手一局,難道不應該再踩一腳嗎,還指望見面笑呵呵?
  十幾分鐘后,高修平接到屈蘭的電話回復:“高總。景華那邊回復陸景最近有點忙。”
  高修平輕輕的一笑,陸景這個人很驕傲啊。正要說話,放在手邊的手機輕微的震動起來。
  高修平看看號碼,對高逸點點頭,起身走向一邊接了電話。電話里傳來貫榮一貫沉穩的聲音。“高總,紫云山項目有些新的變化。市里剛剛研究決定。將這個項目交給瑞豐旅游公司。”
  “什么?”高修平也不顧的是否失態,忙問道:“貫秘書,怎么會這樣。”
  今天賓州市正在召開市委常委會議討論紫云山項目、汽車配件工業園項目,他是知道的。這不過是何晨、陸景還試圖扳扳手腕的舉動,走過過場而已。
  但是,現在結果怎么變了?
  電話里貫榮嘆了口氣,道:“總,我的話還沒說完。市委常委會決定啟動客南區汽車配件工業園項目。”
  高修平愣了愣,仿佛胸口被搗了一拳,表情木然。
  貫榮輕聲道:“劉市長,他...,唉,誰也沒想到。就這樣吧。”
  聽貫榮的口氣是劉委“倒戈”了。高修平及其意外,默默掛了電話。過了好一會,高修平才回過神來。錢市長這時候又是什么心情呢?
  似乎,貫榮那一貫平穩的聲音隱藏著幾許憤然和凝重。
  ...
  ...
  8月底市委常委會上,劉委突然第一個發言支持何晨書記的意見:將紫云山東段項目交給瑞豐旅游開發,同時建議立即啟動客南區汽車配件工業園項目。劉委這一表態使得常-委會上的形勢頓時一邊倒。
  缺少劉委的支持,錢市長才來賓州不過半年的時間如何和來賓州2年的何書記較量?
  賓州市里大小干部俱是目瞪口呆、摸不著頭腦。一向強勢無比的錢市長就這樣被自己最金頂的盟-友捅了“一刀”,在常-委會上丟了一個大臉。
  夜色寥寥,深深的籠罩著綠林遮掩的數十棟小別墅。賓州市前段時間晴了幾天,現在又下起雨來。
  賓州市委常委6號別墅。晚飯前,劉委將兒子劉基偉叫到了書房劈頭蓋臉的一陣臭罵。
  劉基偉郁悶的低頭道:“爸,我知道你最近心情不好,但也不至于拿我出氣吧,我這幾天都在懷遠古鎮招待我同學。沒犯什么錯啊!”
  外面的干部對他父親突然倒戈支持何晨感到很費解,他同樣很費解。
  “還沒錯?”劉委恨鐵不成鋼的瞪著劉基偉,“我TM讓你去找陸景打聽消息,不是讓你把消息透漏給陸景的。我和羅道長有私交的消息是你泄露出去的吧?”
  劉基偉愕然,嘴唇動了動,最終什么話都沒敢說,臉上逐漸變得灰暗起來。
  那天在吳晚觀里,他當著徐詠碧的面和羅道長聊的很歡暢。不會是遮掩給泄露出去了吧?那陸景也太妖孽了。
  劉委一看劉極為的表情就明白了,還真是他這個坑爹兒子個泄露出去的。
  “從明天起,不要去懷遠古鎮了。你勞資我還想把安安穩穩干到退休。”劉委憤然的揮揮手,長嘆一口氣說道。
  此時,他心里泛著黃連般的苦味。真以為省里的調查組是來讓他升副書記的嗎?調查組張組長不時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讓他心里七上八下。
  而后,何晨專門和他談了一次。他才知道他和羅道長過從甚密的證據已經被何晨掌握。這樣的材料拿出去,分分鐘他的位置就沒了。面對這樣的情況,他能做什么?只能是支持何晨。
  想想錢高陽那冰冷的眼神,劉委心里就苦澀萬分。他直接把賓州市一號,二號全部都給得罪死了。何晨現在是要用他,過段時間呢?上次考察組考察的可不止一位市委常-委的位置。
  電話鈴聲響起來。
  劉委看看號碼,做個手勢讓劉基偉不要說話。他則是神情凝重的接了電話。電話是陸景打來的。
  劉偉道:“陸先生?”
  陸景呵呵笑道:“劉市長,是我。我準備去紫云山東段考察一下,請你給我派個向導啊。安主任最近出差了?”
  劉委愣了愣,臉上的表情逐漸的精彩起來,慢慢的匯聚成一個驚喜的笑容,道:“我一會給小安打電話。她這個接待辦主任工作沒干好嘛!哪有客人還沒離開賓州,她就不招待了呢?”
  安曉燕當然沒出差。只不過,自她從從萬縣回來之后,錢高陽就沒有讓她繼續招待陸景一行了。
  那時候,勝券在握,陸景沒什么招待價值。資源不能浪費嘛!
  但是,陸景現在給他打的這個電話對他而言意義非凡。他當然要主動把安曉燕派出去招待陸景。
  陸景笑道:“那謝謝劉市長了。”
  劉委就笑,“陸先生太客氣。”突然,福至心靈的加了一句,“陸先生,劉基偉性子有點浮,上班時間到處游蕩。工作尤其不踏實。我準備讓他下基-層鍛煉鍛煉。”
  劉基偉怎么都沒料到父親一句話繞到他頭上來。頓時淚牛滿面。
  剛才,他還準備陽奉陰違,過幾天再去找徐詠碧。在父親的位置和愛情面前,他認為可以兼顧。最多以后在陸景面前小心一點,不亂說話。這樣一來,既可以繼續追求徐詠碧,也不會連累父親。但要是下基-層,他以后哪有時間去找徐詠碧?
  陸景卻是聽懂了劉委的潛臺詞,這是在保證劉基偉不會去騷擾徐詠碧,就笑著哦了一聲,說了幾句冠冕堂皇的話,便掛了電話。
  “爸...,我...”劉基偉還想爭取一下。
  劉委瞪了劉基偉一眼,強勢的擺擺手,“不用說了,我已經決定了。”說著,背著手向書房門口走去,隨口吩咐道:“去,把我那瓶茅臺找出來,我晚飯喝一杯。”
  劉基偉無語的翻翻白眼。他就是傻子也知道他父親現在心情極好。問題是,陸景的電話有這么大的魔力?
  劉基偉自是不知道這個電話里面的內涵。
  看似,陸景是請劉委辦一點事。但這個不經意的親近動作實際上是代表何晨釋放善意。折射出來的意思是:何晨沒有動劉委的計劃。
  劉委前一刻還發愁同時得罪了一號、二號,現在一號圈子里的重量級人物送來橄欖枝,他豈能不明白什么意思。官位穩妥,當然心情大好。
  …
  …
  懷遠古鎮內酒店、娛樂、休閑、溫泉、別墅、餐飲等等設施一應俱全。作為瑞豐旅游精心打造的商業小鎮,當然也少不了依山伴水而建的小別墅群。
  陸景下午來懷遠古鎮后就直接住進了懷遠路12號的三層小別墅里。
  和劉委通過電話,陸景心情不錯的出了房間。二樓觀景的西餐廳里,徐詠碧揮了揮手,喊道:“陸景這里。”
  現在正是晚飯時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