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19 吳晚觀

主殿的休息室里布置的很道韻,有著到淡淡的檀香味道。羅道長穿著灰色的道袍,慈眉善目,一臉慈祥,見七八人進來,微笑著道:“客從何處來?”
  曹嘉上前半步,聲音清潤的答道:“千湖之省、通衢之地,楚中第一繁盛處。”
  羅道長撫掌而笑,“曹居士,又是你帶客人來了。故友遠來,可飲紫云山茶。”說著,邀請眾人落座,片刻后便有小道童送了香茶進來。
  陸景饒有興致的聽著羅道長和曹嘉對答。
  腦子里想著何路遙那天對曹嘉的介紹。這位賓州第一美女實際上是個大才女,因為一篇文筆優美的散文入了賓州市前任作協主席的眼,被其譽為賓州第一美女。曹嘉之后陸續有散文、詩歌在市內的文學刊物發表。恰巧的是,賓州市的前任市長吳禮曉和這位市作協主席私交甚好,讀過曹嘉的文章后,私下里贊了曹嘉一句:鐘靈毓秀,賓州佳(嘉)人。不知道怎么的,這句話就傳了出來,坐實了曹嘉賓州第一美女的名頭。
  羅道長和曹嘉聊了一會后,有些歉意的對陸景道:“碰到老朋友,一時興起聊了幾句,對貴客多有怠慢,還未請教。”他看得出來陸景是為首的人。
  陸景放下手里精巧的青瓷茶碗,微笑道:“免貴姓陸。”曹嘉是居士,他這里就是先生,這老道有趣的很,等級觀念很分明嘛!
  說著,陸景將丁靈、徐詠碧、何路遙、安曉燕、劉基偉都介紹了一遍。當然。并沒有說各人的家世、職務,只說了各人的職業。
  羅道長捋須笑道:“陸先生。我和劉先生見過幾次面。劉市長最近還好吧?”最后一句話是對劉基偉說的。
  劉基偉道:“挺好的。”說完,看了坐在陸景那位清秀甜美助理身邊的徐詠碧一眼。這種場合。單獨的和羅道長對答幾句很有面子。
  徐詠碧頗有些無奈。她最反感就是劉基偉在她面前炫耀這些東西,就好像小孩在炫耀他拿到的糖果一樣。
  陸景喝著茶,瞥了正在交談的羅道長和劉基偉一眼,心里微微一動。
  何路遙見羅道長很有些傲氣,冷落陸景,心里有點不舒服,插話道:“羅道長,我聽說你們除了給人做法事外,還給前來上香的香客收錢算命。這有點不倫不類啊。”
  羅道長明白何路遙的心思,笑呵呵的致歉,然后道:“死者長已矣,生者如斯夫。做法事,是為了上活著的人心安。我們這些出家人也有一些職責。呵,何先生,信命嗎?”
  何路遙譏諷的答道:“不信。”
  羅道長笑道:“不信也對。每個人的命運本就是無時不刻在變化,最終取決于自己。我們算命,只是處在局外者的角度給出一些客觀的建議。當然。也可以說成是自圓其說、糊弄人的話。”
  何路遙被說的火氣全無,正要反駁一兩句找回面子,陸景笑著擺了擺手。
  很明顯,羅道長辯才無礙。很有意思、很有水平的一個人。怪不得能撐起這么大一個道觀。以羅道長這份大師級的“忽悠”功力。大概在京城也能混得風生水起。
  別人可以不管,但是安曉燕不能坐視何路遙坐蠟。市委書記的兒子呢。傳出去,她或許就要被質問:你這個接待辦的主任怎么當的?她笑盈盈的幫何路遙解圍。“羅道長,聽說市里來了投資商。準備開發紫云山西段。到時候你們這吳晚觀只怕會更加興旺。”
  羅道長沒聽說過這件事,沉吟了一會。悠悠嘆道:“安女士,這不是好事。紫云山這里是我們修道的福地。我不希望吳晚觀因為旅游開發失去了寧靜祥和的自然氛圍。”
  陸景就笑道:“道長這話就錯了。在紫云山西段進行旅游開發形成一個幾十億甚至一百億的旅游產業,這至少能帶動從萬縣的經濟總值翻上十倍。從萬縣百姓的生活水平也會得到顯著的改善。這一點,從襄水九眉山的旅游產業,云春白云山的旅游產業都得到驗證。道長真要有悲天憫人的情懷,就不應該因為一家之得失來否決惠及一縣民眾的舉措。”
  羅道長怔了怔。他沒料到從進房間以來一直溫文爾雅的青年會突然言辭犀利的“發難”。
  何路遙咧嘴而笑,心里很是暢快,讓你老小子裝。被揭穿了吧。
  丁靈咬著嘴唇甜美的輕笑,有些驕傲的看著陸景,一雙會說的杏眼里漣漪陣陣。
  徐詠碧喝茶掩飾她嘴角微微翹起來的笑容。她真怕一個忍不住笑出聲來。陸景那里是好相與的,他明顯是睜著眼睛說瞎話。他又不打算投資紫云山西段。這番話只是為了幫何路遙找回“場子”。
  安曉燕不解的看向陸景,她知道陸景根本就沒有開發紫云山西段的意思,怎么聽這話的意思,不開發紫云山西段那就是“自絕于人民”呢?
  曹嘉峨眉微蹙,她知道陸景是詭辯,但是一時間卻找不到話來幫羅道長救場。
  劉基偉見不得陸景“囂張”,眉頭一挑,冷笑道:“陸景,你就別糊弄了。如果是開發紫云山東段的旅游項目,三個月后,江賓高速就要通車,參考襄水、云春的旅游模式,確實能拉動當地的經濟,但是紫云山西段這里,哼,這里交通不發達,從東段的文游縣到西段這里從萬縣城都得一個小時,怎么可能有旅客過來?你說的那些這是紙面藍圖,根本就不可能實現。”
  羅道長這時才恍然大悟,微笑著看了陸景一眼,拿起茶碗喝茶。差點被唬住了。
  房間內幾人這時才想到這個問題,氣氛又是一轉。
  陸景微微一笑,反詰道:“劉同學是這樣認為的?”
  見陸景死鴨子嘴硬,劉基偉心里充滿了成功的感覺,舒暢無比,好笑的攤開手,“實際情況就是這樣。你覺得能怎么樣?”
  陸景淡淡的道:“劉同學的地理知識應該過關吧?假設從渝都市修建一條到賓州市的高速公路呢?”
  這幾天在山上,陸景看過地勢。渝都市位于賓州市西北方,從萬縣緊挨著渝都市。紫云山脈就是從渝都市境內延綿到從萬縣。如果從渝都市修建一條到賓州的高速公路,勢必會經過從萬縣。屆時,從渝都到從萬縣只需要1.5個小時。交通便利,會縮短了旅程時間。這將使得紫云山西段變得極有旅游開發價值。
  劉基偉臉色變了變,不服氣的抿了抿嘴,譏誚道:“你說的容易,修建這樣一條高速公路動輒幾百億,這錢是哪里來?是渝都市出還是賓州市出?又是一個空中樓閣。”
  陸景自信的笑了笑,拿起茶碗喝茶,并沒有說話。
  房間里的人卻感覺陸景似乎胸有成竹,他的話反而比劉基偉的質疑更有說服力。
  羅道長輕輕的嘆口氣。他久居在紫云山,明白陸景所說方案的價值。那條高速公路不僅僅會給旅游產業帶來機遇,還將給從萬縣、賓州市帶來極大機遇。
  渝都到賓州,賓州到江州,這兩條高速公路一通,渝都到江州行程就縮短到六七個小時。這相同于是川南省與楚北省之間突然打通了任督二脈,而作為樞紐的賓州市所得到的好處還用說嗎?
  午后的陽光曬得柏油馬路懶洋洋。稀稀朗朗的車流由懷遠古鎮通向賓州市區。
  一輛黑色的奧迪車由懷遠古鎮駛進賓州市委市政府大樓。劉委臉色嚴峻的下車,上樓進了市長錢高陽的辦公室。
  錢高陽請劉委落座,貫榮泡了清茶進來又悄然的退了出去。錢高陽微笑道:“什么事情為難成這樣?老劉,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劉委嘆口氣道:“市長,客南區搞的汽車配件工業園的計劃你怎么看?”
  客南區昨天已經將建立一個大型汽車配件工業園的方案上報到市政府。很明顯,這是市委那邊最近搗鼓出來的東西。
  錢高陽毫不留情的道:“假、大、空。”
  對錢高陽這個態度,劉委苦笑不已,這是預料中的態度,道:“市長,實際情況恐怕不是這樣的。”
  說著,他轉身從隨身的公文包里拿了一疊文件出來,“這份報告書,我請高修平聯系海益汽車的專家看過,很具有可執行。當然,不可能有300億的產值,但是,海益汽車的專家認為風險全部有昆成汽車承擔的話,只有有研發成果,做出數十億的產值完全有可能。”
  他那天詢問過高修平是否有意進入賓州市汽車配件產業。高修平答復說要考察考察,他們考察的結果,再結合客南區的方案,竟得出大有可為的結論。
  “哦?”錢高陽接過劉委遞來的文件,走到辦公桌邊拿起老花鏡,慢慢的翻看起來。
  十幾分鐘后,錢高陽摘下眼鏡,問道:“老劉,你什么意見?”
  劉委語氣堅定的道:“市長,求穩為主,這個方案先放一放,等紫云山項目落實了再說。”他不希望何晨拿到賓州市的主導權,他拒絕任何意外。
  錢高陽想了想,放下文件,“那就放一放。”劉委如此慎重的來和他談這件事,他需要照顧劉委的情緒。(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