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918 虛虛實實

夜色中,從萬縣縣北大街上,一輛白色的小面包車緩緩停在一處陳舊的白墻宿舍樓前。
  “曹嘉,你先上去休息吧。我一會上來。”下了車,安曉燕說道。明天就要陪同陸景一行去紫云山,安曉燕和曹嘉今天晚上就留在了從萬縣里休息。
  曹嘉淺笑道:“好的,安姐。”說著,輕盈款款的上了樓。
  看著曹嘉窈窕美麗的背影,安曉燕笑了笑,撥了錢高陽的電話。今天陸景說賓州汽車產業未來會有300億的產值。她就算知道陸景故意讓她參加這個會議,這個消息她還是得第一時間向錢市長匯報。
  打完電話,安曉燕松了口氣,上了3樓,敲了敲門。
  雖說錢市長希望景華能開發紫云山西段的旅游景點,但是看陸景的意思似乎他對賓州市里十幾家汽車配件廠更感興趣一些。
  “我想這些干嘛?”安曉燕好笑的搖搖頭。她就是傳遞消息的小角色,決策這種事情還輪不到她來操心。
  等曹嘉開了門,安曉燕便收起思緒進了房間。去紫云山的事情,昨天下午她就和陸景確認過,今晚休息的這間干凈的縣文化局宿舍是她找關系安排的。宿舍不大,放著兩張床,書桌,衣柜,電視柜等家常用品之后剩下去的空間就有限。不過,布置的很精致,兩個人洗漱完相對坐著說話也不覺得擁擠。
  安曉燕笑吟吟的道:“曹嘉,糧食局的那位還在糾纏你?”
  曹嘉臉微微一紅,有些苦惱的道:“安姐。別說這個了。他天天去我們團委辦公室里轉悠。”她最近為這件事頭疼的很。
  “咯咯,好。不說。”安曉燕卻有打趣道:“要不,你想辦法和陸景扯上關系?我看他挺厲害的。何路遙是市委書記的兒子。都在給他當跟班。你和他扯上關系,保管以后市里沒人敢打你的主意。”
  曹嘉不好意思的微嗔道:“安姐...”
  安曉燕就咯咯嬌笑。她也就是找個話題逗逗曹嘉。陸景那輛豪華奔馳都夠她們奮斗一輩子了。況且,市委書記的兒子當跟班,陸景那得什么來頭。她們倆倒貼都未必夠格。
  ...
  ...
  上午剛上班,貫榮就輕手輕腳的送一疊文件進市長錢高陽的辦公室,輕輕的將文件放在辦公桌上,“市長,材料我已經整理好了。”
  錢高陽點點頭,拿起文件翻看。
  昨天晚上他接到安曉燕的電話。陸景放出打造300億汽車配件產業的口號。賓州那十幾家汽車配件廠什么情況,他作為賓州市的市長心里自然有數:十家廠有九家在虧損。別說300億,今年年底能有3千萬就是質的飛躍。
  但是,他還是讓秘書貫榮幫他查了查最近汽車配件行業和賓州是本地該產業的情況。
  看著文件,錢高陽臉上嚴肅的表情慢慢放松,“做得不錯。”
  貫榮笑了笑。見錢市長沒有什么吩咐,就退了出去。帶上門的一瞬間,他臉上突然露出一個振奮的笑容。
  錢高陽點了一支煙,輕快的吸了幾口。
  賓州市汽車配件產業情況和他腦子里的印象一模一樣。甚至這幾個月以來還有惡化。年輕人就是好高騖遠啊,不能基于實際情況實事求是。
  這個300億的牛皮,他很樂意看到何晨參與進去吹。就算這牛皮吹不破,他也會戳破。
  ...
  ...
  紫云山脈綿延起伏橫貫渝、楚。跨越渝都、襄水、南馬三市。位于賓州境內的紫云山是整個山脈風光的精華所在。迤邐巍峨,山水相間,風景宜人。
  對于成教授長住賓州市的人而言。紫云山風景再秀美也早就看習慣。昆成汽車的苗才英等人要忙著拿出賓州市汽車配件產業的方案,自然也不能陪著陸景幾人上山游玩。
  因而。陸景、丁靈、何路遙、趙姿、安曉燕、曹嘉、安曉燕帶來的司機小馬一行七人一大早就從從萬縣城出發,準備登山游玩。
  紫云山西段因為還沒有進行旅游開發。登山的路都是附近村民千百年來自發的走出來的。曹嘉本就是從萬縣里當地人。對登山的事情熟門熟路。在山腳下附近的一個村子里雇了三名時常上山給樂晚峰上的吳晚觀送日常生活用品的挑夫。
  曹嘉回頭看了看三名拿著繩索、扁擔樂滋滋說愛護的挑夫,詫異的小聲問道:“陸先生,以我們所有人行李的重量,兩名挑夫就夠了。”
  多雇一名挑夫就多費幾百塊錢。她知道陸景不在乎,但是作為此行的導游,她還是盡職的指出來。
  陸景看了一眼這個容顏如玉般精美的嬌俏美女,心情不錯的微笑道:“我待會還有一個朋友要過來,她的行李里面有畫架、酒杯之類的物品。說不定,她還有一個追求者會跟著過來。”
  上山要帶畫架、酒杯、追求者?曹嘉微微錯愕,繼而動人的微笑起來,道:“陸先生,你的朋友真有趣。”
  陸景笑了笑。徐詠碧聽說他和丁靈今天要上紫云山,昨天晚上就打電話過來說要一起去。
  一前一后的兩輛轎車停在村子外陸景等人的車隊邊。劉基偉看到陸景、何路遙一行過來,不爽的扭過頭。似乎不掩飾他對陸景的敵意。
  徐詠碧對陸景的好感,他又豈能看不出來。男女間有好感是很正常的事情,這并不意味著什么。他搞不明白的是,他又哪里比陸景差了?甚至,他要比陸景優秀的多。偏偏徐詠碧明確的拒絕了他好幾次示愛。
  陸景自是不知道劉基偉在想什么,笑著和徐詠碧打了個招呼。當即,大家將車廂里的行李拿出來。讓挑山夫們捆綁好,一行人便向山上進發。
  司機小馬留下來安排人過來將山腳下的車全部開回到縣城里去。
  一路上。曹嘉盡職的解說著當地的傳說、民俗、風景點。今天第一天眾人的目的地是紫云山側峰樂晚峰頂的吳晚觀。在那里住下來后,接下來兩三天。慢慢的觀賞整個紫云山西段秀美、壯麗的景色。
  樂晚峰山高不詳,眾人抵達吳晚觀時已經是晚上七點。夜里有些水汽,一座占地數十畝簡樸大氣的道觀在山霧之間若隱若現,頗有些仙家風韻,美輪美奐。
  吳晚觀的朱紅大門前,眾人氣喘噓噓的敲了門。片刻后,一名清秀小道童打開門。他認得曹嘉,天真無邪的歪頭道:“曹姐姐,你又帶人上山來玩啊?”
  曹嘉手抹著秀美額頭上的汗。笑道:“清風,今天觀里沒香客留宿吧?幫我安排幾間客房,我們要住幾天。然后燒點熱菜熱飯。回頭我和你師傅算錢。哦,羅道長在觀里吧?”
  清風道:“我師伯下山做法事去了。你們都隨我來吧。”
  一直跟在徐詠碧身邊的劉基偉小聲介紹道:“羅道長是吳晚觀的觀主,在這附近十里八鄉很有名氣。誰家有白喜事都會請他去做法事。”
  “這樣啊。”徐詠碧笑著點點頭,跟著陸景往客房走。
  陸景詫異的看了劉基偉一眼,笑問道:“劉同學對吳晚觀很熟?”
  劉基偉略有些自得的道:“恩,來過幾次。和羅道長相談甚歡。”
  陸景笑了笑,沒說什么。
  道觀里的客房空余著十幾間。陸景一行人各自組合或者單獨選了房間休息。小道童也不嫌這幾人浪費。反正他是按房間收錢。稍作休息后,在道觀的偏廳里吃過熱飯熱菜,眾人爬了一天的山都很累,各自早早的回房間里睡了。
  第二天早晨吃過飯。挑夫們和曹嘉約定了再次上山挑行李的時間,便辭行下山。陸景等人則是跟著曹嘉在紫云山各處游覽。
  紫云山朝暉夕陰,氣象萬千。景色比襄水的九眉山明顯高一個檔次。位于山巔之上可以看到大江蜿蜒如一條絲帶。從大地上緩緩而過。
  傍晚時分,陸景一行從其他山峰返回。此時。天際邊萬丈紅霞垂落在山頂,在天地間勾勒出一副優美怡人的山林晚霞圖。
  吳晚觀的主要建筑是一座主殿、幾座偏殿。是道士們供奉信仰、打坐修行的地方。香客留宿的客房位于觀中東南角。在餐廳里面吃過吳晚觀里有名的素齋后,大家各自休息。陸景洗浴過后,到丁靈、徐詠碧的房間里說話。她們倆住了一間房間。
  徐詠碧穿著淺灰色的休閑短袖t恤和一條黑色的柔軟中裙,清顏俊秀,明麗嬌美。陸景進門后看得微微愣了愣。
  徐詠碧見陸景進來,笑著讓他入座,道:“你找小靈吧?她還在洗澡。”說著指了指后面的洗手間。
  她坐在椅子上挽著濕漉漉的頭發,道:“我看了一圈,吳晚觀里道士有十幾人,十幾個人每天要消耗多少大米、青菜?怪不得山腳下有挑山夫。”
  陸景笑道:“吳晚觀生財有道啊。”
  從萬縣的經濟并不發達,民間能有多少財富?就算羅道長在十里八鄉有盛名也不可能在深山之上修建如此大的道觀。他昨晚一看到吳晚觀的規模就覺得奇怪,這里面只怕還有些其他的故事。
  陸景對羅道長其人倒是有些好奇起來。
  第四天上午,昨晚返回吳晚觀的羅道長請陸景一行在主殿的一間休息室里喝茶。快到主殿時,曹嘉走到陸景身邊,小聲道:“陸先生,這兒要給香茶錢,多少隨客人的心意。呃...,我處理?”
  陸景一愣,啞然失笑,真是生財有道,就點頭道:“行,你處理。”
  曹嘉輕輕的一笑,嘴角上揚著美麗的弧度,有些純真的氣息,伸手示意陸景先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