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91 團隊組建完成

“老余,有事慢慢說,天塌不下來。”陸景沉著的說道。余建軍苦澀的道:“景少,剛才湖東區的食品藥品監督管理局在超市查出恰旺的食品不符合國家標準,重金屬超標。超市因銷售問題食品被勒令停頓整業,罰款100萬元。
  這是要把我們往死里逼啊。超市哪里有這么多的流動資金。”
  陸景瞇著眼睛,笑了笑,說道:“我知道了。等我電話。”說著掛了電話。
  杜衛成看到陸景的臉色似乎有些冷,隱約聽到好像是超市出了問題,心里磕磣一下,現在京城聯運的業務全部是靠怡家超市,如果怡家超市倒掉,京城聯運的日子就會非常難過,倒閉也就在幾天的時間之內。
  陸景深深的吸了口氣,問道:“我們剛才說到那兒來了?”
  杜衛成道:“說到請我和我妻子孔冰玉吃飯。”陸景笑著拍拍腦袋,“是了,你的工資要漲一漲了,定五千吧。我回頭和張梅說一聲。”杜衛成的工資還是由景和那邊發。
  陸景接著道:“我把你從景和電子調出來,景和的獎金你是拿不到了。不過,這個月我并不打算發獎金下去,我已經通知笑笑,派人購置一輛桑塔納,一輛別克商務車,用來做景和的公務用車。這兩輛車就會把景和這個月的利潤吃光。”
  杜衛成喝了口咖啡,略帶驚訝的道:“陸總,你真是大手筆,那這個月和下個月景和那邊資金上就會很吃緊了。”
  陸景細細的抿著咖啡,“資金鏈斷不了,我心里有數。”
  “那我們什么時候介入手機行業中?”杜衛成有些興奮的問道。現在怡家超市的利潤一個月只有九萬,而京城聯運還只是收支平衡,景和電子這個月銷售業績不錯的話,應該有近30萬的利潤。但是這些利潤在真正的實業面前都是九牛一毛,不值得一提。按照上次陸總給他說的,手機貼牌至少一年可以賺到八千萬的利潤,這還不算日后手機市場的增長所帶來的利潤。
  現在研發團隊的框架也搭起來了,研發工作也將會有條不紊的進行,如果進入手機行業,景和會在半年之內迎來一次爆發式的增長。
  陸景點起一支煙,深深的吸了一口,“十月底我們拿到新的代理合同后,利潤就需要投入到電子加工廠中。三個月后要把它建立起來,貼牌代工的事情,我們倆明年過完春節去嶺南談,一定要拿下來。我們的研發團隊暫時是用不上,但是最遲明年六月我要看到成果。
  京城聯運的局面穩定后,你要盡快投入到快遞業務中,這是一個新的利潤增長點。
  現在景和缺錢缺的厲害,就像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
  杜衛成建議道:“陸總,咱們要不要考慮向銀行貸款?”陸景點頭,“我已經在考慮。怡家超市有一塊地皮,應該可以抵押出貸款來。我在常新縣劃了一塊地,是放在景和電子名下的,我已經讓馬飛在準備材料,等拿到諾基亞新的代理合同后,我們在江州向商業銀行申請貸款。”
  雖然最近銀行業放貸卡得很嚴,但是怡家是不得不去貸款了。而景和那邊,如果有地皮和長期的代理合約,在十月底爭取一下貸款不是不可能。
  當然銀行在年底放貸額度一般都已經用完,實在不行,先騰挪一番,等到明年年初再申請看看
  “我們大致的發展思路是清晰的,現在就是時間。要熬一熬啊,現在是黎明前的黑暗。”
  杜衛成抽著煙笑道:“陸總,那是因為你的計劃太龐大了。否則的話,僅憑你手上的幾家公司,日子能過的很舒服了。從你招我進景和,這才過去過久?4個月不到。事物有發展客觀規律嘛。陸總,不要急,你還有太多的時間。”
  陸景笑著伸個懶腰,“呵呵,急是急不來的。好了,你忙吧,黃紫琪那里幫我打個電話,讓她過來看看怎么樣把辦公室分成兩部分,要盡量的利用空間但是又不能讓人覺得壓抑。
  我有預感,我們還會招越來越多的員工。”
  杜衛成站起來笑道:“呵呵,我也有預感。”說著,拿起咖啡走了出去。他腦子里一時間也忘了去擔心超市的事情。陸景篤定的態度讓他心里那點擔憂在談笑間消散了。
  陸景拿著咖啡慢慢的喝著。怡家超市被罰款只有一種可能,是莫家動手了,大概他們聽到了老頭子要退下來的風聲。
  但是高層政治又豈是你們這些門外漢能看得明白的?既然你們要玩生意場外的規矩,那我就陪你們好好玩玩。
  陸景瞇著眼睛冷冷的笑著,手中的煙頭用力的在煙灰缸里碾著。
  …
  時間回到兩天前,8月17日,星期六的晚上。京城市郊的莫家別墅。
  裝修得奢華低調的客廳里,幾名莫家子弟圍坐一圈。莫少鋒坐在梨木官帽椅子正在講述他從劉松那里得來的信息,他打著手勢加強他說話的語氣,“最新的消息是,陸家老爺子會退下去,據說他身體不行了。而且本來江南系安排的是陸江去蘇江省蘇城市任職,現在換人了,換成了魏源。”
  莫心藍穿著居家的短袖藍色連衣裙,淡淡的喝著清香四溢的菊花茶,“魏曉華的弟弟魏源?”
  一個三十歲左右面孔的男子點了點頭,“魏曉華?他不是京城里面赫赫有名的地產商嗎?”
  如果陸景在這里,一定能認出來,這個人就是那天他們在藍錦酒店吃飯門口碰到的人,那是他正在和市糧油公司的武游話別。當時余建軍還小聲說著話,被陸景鼓勵他以后可以大聲說話,不用擔心。
  他就是新虹百貨的負責人莫文輝。
  一個身著愛馬仕藍白色休閑裝,手腕上帶著百達翡麗機械表的男子點點頭,“那就是了。江南系的魏源,陸江,楊修武三個人被譽為近幾年來派系內的新星。風頭正勁。換魏源是可以理解的。”
  莫文輝輕笑了一聲,“你們官場上也講‘新星’這個詞,又不是踢足球?那是不是可以動手了,上次只是小敲小打一番,我都覺得不過癮,嘿嘿,那幫小子想著找兩個地痞流氓,幾個小科員就能逼迫新虹低頭,真是太天真,不給他們一個難忘的教訓,他們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莫心藍看向休閑男,“中衡哥,現在市里的消息是怎么樣的?”
  莫中衡微微笑了笑,拿起手中的茶杯喝了一口,看了眼有著迷人魅力的莫心藍,笑道:“心藍,你在公子哥們圈子里聽到的消息是什么樣的呢?”
  莫心藍雙手擁著茶杯,慢慢的說道:“和少鋒聽到的大同小異。陸家老爺子身體不好,這次又被劉家壓制得夠嗆,他文人脾氣犯了,要掛冠而去,上面有人批評他不顧大局。
  也有謠傳說上面有人說劉家老爺子內斗內行,外斗外行。眾說紛紜吧!但是不管怎么樣,陸老爺子近期退下來已成定局。”
  莫中衡笑著點點頭,“我接觸到的消息是這次劉家聯合我們莫家的資本逼得陸家步步退讓。陸家老爺子不過是借病退之名,體面的退休。江南|系內對他被劉家壓制頗有微詞,有人提出來要他退下來。他迫不得已之下,只能提出來,他下來可以,但是要提拔他的嫡系部下沈司|令。
  有人就說,好事不能都讓他占了,他兒子陸江的位置要讓出來。所以我們看到魏源去蘇城的呼聲越來越高。
  可以肯定的是,陸家的力量正在走下坡路。”
  說著,他眼睛環視了一圈在座幾人,這是莫家的嫡系子弟,大家都以他為首,這種感覺真好,他有些快意說道:“陸家老爺子要退了,陸江仕途不順。我想我們動手玩死一個紈绔子弟開辦的小超市,陸家恐怕無暇顧及。
  他們注意力應該還是集中在上層建筑的變動上面。
  從目前的情況來見,陸家不僅被劉家壓制,江南派系內對他們也頗有微詞。
  這次干掉怡家超市也算是對少鋒上次挨打的事情一次小小的回擊,要讓那個囂張的陸景明白,我們莫家不是那么好欺負的。”
  莫少鋒振奮的道:“中衡哥說的有道理,姐,我們動手吧!”
  莫心藍微微蹙眉,讓在座的幾人縱使看慣她的美貌,心里也不由自主的升起一股憐惜之情。
  她輕啟檀口道:“都說虎死威猶在,何況陸家老爺子只是退休。我是擔心他們反撲一口,聽說陸景在家里是很得寵的。再說,我們有沒有必要去當這個出頭鳥。讓劉家去做不是更好?聽說劉衛家在下面混得很不如意。”
  莫中衡笑道:“心藍,我可以保證陸家抽不出力量來對付我們。他們現在一舉一動都被人盯著,多少人希望他們犯錯誤呢。他們也不會為了家中一個紈绔子弟的生意大動干戈。
  這一點不用太擔心。
  一個即將失勢的政治家庭是不值得擔憂的。
  再說,我們現在和劉家緊密合作,他們肯定是要幫我們的。
  我看,頂多就是那個陸景再把他的狐朋狗友喚起來,鬧一鬧。成不了什么氣候。”
  莫心藍用尾指撩了撩掉落到胸前的長發,笑了笑:“好吧,大家都同意我也沒什么好說的。”
  莫中衡的推論有些想當然了。
  但是,她就算反對也制止不不了莫中衡的行動。莫中衡現任京城市人事局副局長,不是她能掌控得了的。
  莫家現在和劉家是一個戰壕里的戰友,理論是不用擔心日漸沒落的陸家,只是她內心里面略微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