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917 喝酒

高修平笑著道:“劉市長,賓州市的汽車配件行業我了解的還不多。這樣吧,我回頭讓海益汽車派人過來考察一下。”
  這句話就看怎么聽,可以認為高修平是拒絕了,也可以認為他做事情很謹慎,需要拿到最可靠的評估報告才做決定。
  劉委認為高修平的意思是后者。且不說有錢市長照拂,只要賓州汽車配件產業確實有前途,高修平投資就能有收益。隱隱的,他覺得高修平似乎對陸景有些敵意。
  劉委笑呵呵的道:“行。高總,最近何書記風頭正盛,紫云山旅游項目要抓緊時間落實才好。我中午把文游縣的老孫約過來喝酒。”
  紫云山東段就在文游縣境內。
  高修平昨天和錢高陽通過電話。似乎,劉委比他還著急著落實紫云山旅游項目。就點頭笑道:“上回和孫書記喝了一回酒,現在還頭疼,今天我得叫小劉過來。”
  小劉是他隨行人員中的喝酒高手。
  劉委哈哈一笑。
  身旁,馬元龍附和的笑起來。最近何書記兼任市人大主任的消息越傳越有譜。這樣一來,市委常委名額可是空出一人。他想的是能否在這次洗牌中獲得收獲。據說,市里有意學習省內的經濟強市,推薦一名副市長入常。他這位分管旅游的副市長應該很有希望。
  中午吃過飯,微醉的高修平在一個臉蛋明麗的女人攙扶下回到豪華套間里。將高修平扶到沙發上,女人微微嗔道:“高總,你喝這么多酒容易傷身。”
  高修平將要離開的女人摟在懷里。輕撫著她飽滿的酥胸,笑道:“這些應酬沒辦法。小蘭。我覺得喂飽你更傷身。”
  小蘭是海逸旅游的一名經理,跟著他來賓州出差。她今年二十七歲。結婚不到兩年,嬌嫩的出水。身材豐韻,臉蛋明麗,正是他最愛的少婦類型。
  小蘭撒嬌著拍打高修平。笑鬧了一會后,高修平一邊解開小蘭藍紫色襯衣的扣子,一邊吩咐道:“小蘭,下午你把那份旅游開發規劃書和文游縣的人再商量一下,盡快把合作合同敲定下來。”
  小蘭不解的問道,“高總。公司要拿下紫云山旅游項目決定權在賓州市,和文游縣談怕是沒什么用。”
  高修平暢快的笑道:“這你就不懂了。這叫自下而上,造成既有事實。我們和文游縣談好了,由文游縣把方案報上去,市里面就自有一套說辭。”
  本來,他是不擔心紫云山項目會被陸景搶去。但是,最近何晨咄咄逼人,錢市長現在另出一招,想要造成既定事實。他自然也樂得配合錢市長。
  其實。劉委今天的焦急的表現,他倒是猜得到一點緣由。劉委得罪何晨太深,故而今天積極的來找他,阻止何晨在賓州得勢。
  小蘭迷惑的道:“可是…”
  “別可是了。先來一發吧,幫我消消火。”高修平將小蘭的短裙撩了起來。
  …
  …
  陸景一行人抵達從萬縣的時候已經是近中午時分。從萬縣的縣委書記丁嘉平帶著縣里各部門的負責人在縣郊迎著陸景、丁靈、何路遙、安曉燕、曹嘉、成立誠等人。
  如果,景華能夠投資紫云山西段。不管是否能火,從萬縣都會多了一個稅源。丁嘉平今天上午接到安曉燕的電話后,對陸景一行表示出極大的熱情。
  吃過飯。陸景一行直接去了設立在縣城東的科松廠。
  科松廠是民營企業,主要生產傘齒輪、轉向信號燈開關、喇叭、雨刮器等七八項汽車配件。產值大約每年一百萬左右,將將“溫飽”的樣子。成立誠幫科松廠改良過一項關鍵材料技術,與科松廠的廠長宇自珍成了好朋友。賓州大學的一個本科生實習點也放在了科松廠。
  下午四點許,有些成舊的廠房外,陸景和何路遙在外面抽著煙。盛夏下午的酷熱無比。
  何路遙不滿的道:“景少,中午接風的酒宴上,丁嘉平的話風不對啊。我們明明是來考察科松廠的,怎么變成了考察紫云山西段旅游開發項目了?這里面肯定有貓膩,我看安曉燕脫了不關系。”
  陸景微微點頭,拍拍何路遙的肩膀,“有貓膩也沒什么。資金在我們手中,怎么選擇是由我們決定。況且,我并不會直接對科松廠注資。從萬縣玩不出花來。”
  這時,噠噠的聲音從樓梯里下來。
  陸景和何路遙看了過去。隨著安曉燕一同前來的曹嘉微笑的走過來,聲音清潤的道,“陸先生、何少。陸先生,我正好找你呢。”
  曹嘉身材中等,梳著清純的齊劉海,容顏如玉。她穿著款式時尚地雪白吊帶衫,淺藍花紋的瘦腿牛仔褲,性感的粉色高跟涼鞋,嬌俏的美足在驕陽下頗為迷人。
  何路遙看了曹嘉一眼。這位賓州第一美女倒也名不虛傳。肌膚細膩,曲線玲瓏。牛仔褲包緊的一雙圓潤修長大腿讓人垂涎三尺。
  陸景淡淡的道:“你找我有事情?”
  曹嘉動人的微笑道:“陸先生,安姐讓我過來問問你晚上的安排,是留在從萬縣休息還是回市里?”
  陸景不假思索的道:“回市里要兩個多小時,我們這幾天都準備留在從萬縣。”
  曹嘉螓首微微點著,潔白的牙齒微露,輕笑著道:“我知道了,陸先生。”說著,優美的轉身離開。
  陸景若有所思的笑了笑。
  …
  …
  陸景在科松廠呆了三天。他并不懂汽車技術,這方面由成教授和昆成汽車跟來的四人考察團隊為他提供數據。
  他關注的是整個賓州的汽車配件產業到底能做多大。他要給予這個產業一種怎么樣的商業模式來促使其生存、盈利、發展。這是他所要思考的。
  從萬縣整個縣城就三條街。小縣城夜晚的娛樂活動基本為零。一到夜里就格安靜。晚上八點時分,科松廠的小會議室里還燈火通明。會議室里正響著陸景溫潤而特有著京韻的普通話。他正在向與會者描摹賓州汽車產業未來的前景。
  “…根據國外已經成功的經驗,要把生產、教學、研發結合一起才能形成一條完整的知識產業鏈。推動技術革新。在這條知識產業鏈里面,我認為起主導作用的應該是企業。對賓州市的汽車配件產業而言。起主導作用的是昆成汽車。昆成汽車將會與賓州大學在材料學科方面進行深入的合作。也會投資賓州大學的材料學科。用于培養后備的研發人才。生產環節則是由賓州市的各家廠商來承擔。汽車配件供應商的管理體系和模式我這里就不多說。我想說的是研發風險由昆成汽車承擔,利潤與賓州市汽車配件廠商分享的商業模式。將會在三到五年的時間內催生一大批合格的汽車配件廠商。這種模式的根本目的…”
  陸景豎起一根手指,“兩個字,賺錢。”
  小會議室里響起善意的哄笑聲。
  科松廠的宇自珍、兩名副廠長、成立誠、他的幾名研究生、昆成汽車的人員、丁靈、何路遙、安曉燕、曹嘉都在參加這個會議。
  陸景微笑道:“昆成汽車當然不會做慈善。昆成汽車將會在利潤分享中占據大頭。具體的比例將會試市場情況進行調節。當然,這個賺錢是參與的三方都會分享到其中的利潤。我希望若干年后能將汽車配件的國產化率提高到70%,甚至100%。推動我國汽車工業的發展.制造出真正的國產汽車、豪華。有人會問,這個被稱之為汽車配件產業的行業規模能有多大?我認為,一年的產值在300億以上。”
  陸景300億產值的結論讓參加會議的人都有些吃驚。會議結束之后,仍舊是議論紛紛。這個消息也逐步的從科松廠慢慢的擴散到從萬縣、賓州市。
  月明星稀。縣城晚上的馬路上十分寂靜。皎潔的月光落在縣城里陳舊、低矮的街道上。
  陸景、丁靈、何路遙坐著趙姿的車返回從萬縣縣城的一家賓館。他們這幾天都一直住在賓館里。
  車內,何路遙低頭沉思了一會。問道:“景少,今天這個會議為什么要讓安曉燕參加?”
  今天這個會議是下午陸景講的興起,突然的講到了汽車配件產業的商業模式上,吃過飯后一直講到了八點多。像這樣帶著內部機密性的會議,讓安曉燕參加實在失策。她肯定會把消息傳出去。
  陸景微笑道:“你覺得賓州市汽車配件產業一年的產值能達到300億以上嗎?”
  何路遙尷尬的笑了笑,還是說道:“我覺得不可能。能做到10億以上我爸就要笑醒。”
  陸景笑道:“這就對咯。我們自己都不信的數據,錢高陽會信嗎?”
  何路遙愕然的張大嘴,很難理解陸景的思路。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丁靈回頭道:“陸景,你是說要讓錢高陽認為我們在吹牛。從而對這個項目放行。”她知道陸景最近在擔心什么。
  陸景笑著點點頭,道:“吹不吹牛,我心里有數。關鍵點就在利潤分配的比例上。只要我們報上去的方案不寫明這一點。錢高陽就無從猜測我的意圖。”
  分給配件廠的利潤多,自然會有民間資本吸引進來。現存的汽車配件廠商也會收益。所以他才會說三五年催生一大批合格的汽車配件廠商。
  同理。分給配件廠的利潤少,這個產業自然就做不起。
  虛虛實實,就看錢高陽怎么想。但是。等300億這個放衛星的數據傳到錢高陽的耳朵里去,錢高陽內心里只怕會認為景華是在玩虛的。給何晨造勢而已。
  何路遙這時醒悟過來,譏誚的笑道:“安曉燕要是知道她這個‘耳報神’當得太合格。結果誤導了錢高陽,晚上恐怕要睡不著覺了。”
  陸景笑了笑,道:“科松廠和汽車配件的事情下面交給昆成汽車的苗才英處理。明天我們上紫云山游玩幾天。忙了幾天好好休息下。順便等待結果出來。”
  魯炎達還在賓州市人民醫院里住院。現在由苗才英負責昆成汽車在賓州的事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