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915 商業模式和方案

等陸景離開后,錢高陽坐回到辦公桌后,眼神有點冷的點了一支煙。緩和和陸景的關系是他和高修平談過之后的決定。
  別人不知道賓州市官場震動怎么回事,他難道還能不知道?陸景的來頭很大。可不僅僅是賓州市里傳言的是省里某個大人物的關系。
  但是,紫云山旅游項目他根本就不可能交給瑞豐旅游去開發。這個項目的主導權就會是一段時間內,他和何晨爭奪賓州市主導權的關鍵。
  緩和關系,不代表他懼怕陸景。涉及到自身的利益,他絕不會退讓。錢高陽想了想,撥了高修平的電話。
  …
  …
  陸景從錢高陽的辦公室出來,心里不禁搖頭,這一趟來的算是白費時間。
  要爭一爭紫云山旅游的項目,就得和錢高陽“真刀真槍”的搏殺,指望錢高陽主動退讓根本就不可能。問題是,現在勢頭上升的何晨未必能爭得過錢高陽。
  安曉燕笑盈盈的從外間的長椅上站起來,道:“陸先生,去我辦公室里談?”
  陸景擺擺手,微笑道:“不用了。我們互換一下手機號碼就可以。我要去紫云山的話會給你打電話。”
  安曉燕找貫榮要了紙和筆,一邊彎腰俯身在辦公桌上記陸景的號碼,一邊嬌笑道:“陸先生,你這可是為難我啊。市長剛才可是說了要我招待你。這樣吧,我明天早上去賓江酒店等你。”
  陸景無所謂的道:“我這兩天應該不會去紫云山。我明天去從萬縣科松廠考察。”
  “從萬縣?”安曉燕仿佛想起什么。吃吃笑道:“陸先生,那我們說定了。哦。陸先生你怕是不知道紫云山的西段就在從萬縣境內吧?”
  “是嗎?”陸景一時半會沒想起這一點來,道:“那有時間的話,我們還是去紫云山上看一看吧。”
  安曉燕爽利的道:“行。我有名同事正好是從萬縣的當地人。她對紫云山的風景點很熟悉。到時候讓她帶我們上山游玩。紫云山上吳晚觀的素齋很好吃。”
  陸景笑著點頭。他在賓州考察汽車配件市場的事情不可能瞞的住錢高陽,所以身邊有眼線就無所謂了。
  這時,一名面目黝黑、相貌普通的中年干部緩步走進來,見艷麗性-感的安曉燕在,眼神不經意的掃過她被套裙緊緊兜著曲線柔美的翹-臀,笑哈哈的道:“喲。安主任,招待客人呢?”
  “是啊。趙縣長,你來市長這里匯報工作?”安曉燕和中年干部寒暄了幾句,然后給貫榮說一聲,送陸景下樓,“陸先生,剛才就是從萬縣的縣長趙意智。”
  陸景笑了笑。安曉燕到底是搞接待工作的。很熟諳一些拉近關系的小辦法。
  “陸景…”丁靈就等在樓下,見陸景下來甜美的微微一笑。她穿著一件碎花的淡藍連衣裙,純白的絲襪,乳白色高跟鞋,清秀甜美。安曉燕見到如此秀美可人的女孩,不禁愣了愣。
  “安主任。這是我的助理丁靈。小靈,這是接待辦的安主任。代表賓州市委市政府招待我們。”陸景微笑著介紹了丁靈和安曉燕認識,就和丁靈一起去了停車場坐到黑色的奔馳里離開。
  看著兩人離去的背影,安曉燕心里嘖嘖稱奇。這位丁助理實在太美麗了,給人印象尤其深刻。她接待辦里那幾位下屬都拿不出手呢。得找人幫忙救場。
  …
  …
  陸景和丁靈在瑞豐旅游分公司的辦公大樓里處理完一天的工作后,在食堂的小餐廳里用餐。恰好。胡文洸、江祺廣也在。
  自從知道瑞豐旅游有希望爭一爭紫云山旅游項目后,胡文洸和手下的團隊卯足勁制定、規劃紫云山的旅游方案,務求盡善盡美。
  四個人拼了一張桌子,點了幾個小炒,要了幾瓶啤酒。很快,味道不錯的家常小炒就送了上來:青椒肉絲、茄子魚塊、番茄雞蛋、辣子雞、蒜蓉空心菜、冬瓜三鮮湯。
  吃著菜,陸景將今天和錢高陽見面的事情說了說。
  胡文洸不滿的道:“這是說屁話。紫云山西段的資源和東段能比嗎?就算在山上修一條路,也不過幾百萬。和日后幾十億,甚至近百億的收益相比又算得了什么。”
  江祺廣笑道:“景少,錢市長好像信心十足啊。這種賣好的手段很像是勝券在握的表現。”
  陸景沉思著道:“有一點。”錢高陽有劉委這樣的在賓州工作了十幾年的常務副市長幫忙。何晨這半年一直都處于弱勢。
  紫云山項目未來幾年預計有超過百億收益。從內心里而言,陸景也想爭一爭。
  但是,錢高陽恐怕會半步不退。他資金有高修平資助,政治上盟友有劉委的支持。爭起來,困難不小。甚至,陸景內心里隱約覺得爭不下來的可能性居多。
  陸景有些頭疼的揉了揉眉心。沒有合適的借口,通過省里施壓的方式肯定不行。這一時半會在賓州市內運作也難以看到效果。想到這兒,陸景突然驚覺,汽車工業園的事情也有可能被錢高陽卡一卡。
  見陸景的表情凝重,胡文洸和江祺廣心都有點沉。
  吃過飯,陸景道:“小靈,你幫我處理下后面那幾封郵件。我在公司內轉一轉。等會我們再回酒店。”
  “好啊。”丁靈杏目里眼波流轉,關心的道:“你沒事吧?”近段時間陸景偷懶的時候,就讓她幫忙處理郵件。
  “沒事,想一個問題。”陸景在食堂外和丁靈分手,獨自一人在廠區里轉悠著。
  瑞豐旅游賓州分公司的廠區并不大,圍起來的圍墻里只有一棟辦公樓、食堂、幾棟宿舍樓。
  “誒,陸景,你怎么在這兒?還沒回酒店嗎?”陸景不知不覺的轉到一棟宿舍樓下,正好碰到出來丟垃圾的徐詠碧。她挽了一個馬尾辮,穿著印花的白色T恤和卡其色的短褲,清爽娟秀。雪白圓潤的纖細長腿在夜色中如同美玉般。
  陸景點點額頭道:“想問題,到處轉轉。等一會回酒店。”
  他和丁靈的關系,徐詠碧知道。他和丁靈單獨住在賓江酒店里面自然是為了晚上兩人住在一起。否則,住在這里,眾目睽睽之下,他怎么去丁靈的房間。
  徐詠碧微笑道:“哦,我的畫作完成了,要不要去看看?”她剛剛完成她在的畫作,正想找人看看。
  陸景欣然答應下來,跟著徐詠碧上樓。徐詠碧住在7樓,房間里裝修很簡單,冰箱、電視、書桌、床、被褥倒是一應俱全。不比酒店差多少。
  徐詠碧的房間里支著三個畫架。長長的、寬大的書桌上鋪著一幅畫,正是她最近基于賓州大學的風景精心創作的畫卷。
  徐詠碧的工筆畫很不錯,但是,陸景對美術沒什么鑒賞力,只能是說些虛虛實實夸人的話。
  徐詠碧很是聰慧,識破陸景模擬兩可的夸獎,掩嘴嬌笑道:“讓你看畫作真是問道于盲了。不過,你夸人的話倒是挺動聽的。”說著話從冰箱里拿了兩瓶白云冰茶出來,遞了一瓶給陸景。
  被揭穿了陸景只是微微一笑,并沒覺得尷尬。他本來就沒接觸過藝術鑒賞,不懂這些很正常。
  徐詠碧喝著飲料,微笑道:“小靈呢?要不要叫她過來坐一會?”
  陸景笑道:“你想讓她欣賞你的畫作啊?小靈水平沒準還沒我高呢。她在幫我處理郵件。”
  徐詠碧贊許的道:“小靈真是厲害。”能代替陸景處理郵件,實際上是在代替陸景執行在景華、和華公司里的核心角色,這需要極其優異的能力才能勝任。
  陸景笑了笑,喝著手里的茶飲料。小靈確實很厲害。
  徐詠碧感嘆道:“怪不得紫琪要去米蘭學習設計,跟你在一起實在壓力太大。哦,陸景,謝謝你。”
  陸景正要說紫琪的事情,卻被謝得莫名其妙,問道:“謝我什么?”
  徐詠碧道:“我要是留在賓州沒和你一起去襄水的話,車禍說不定都落到我頭上了。一直都沒機會和你說一聲。”她前段時間忙于畫畫,早出晚歸,基本上很難和陸景碰面。見面也就是匆匆問候一聲,說幾句話就分別了。
  陸景笑著道,“真謝我啊?就這樣請我喝瓶水就打發了啊?”
  徐詠碧輕笑的看著陸景,“那還能怎么樣?請你吃飯也得等會江州再說。總不至于這點小事,你還指望我以身相許吧?”
  “咳咳--”陸景一口水給嗆到。徐詠碧說話一向是比較犀利。半響,陸景才笑道:“我覺得這個真是可以期待一下。”
  徐詠碧美眸橫盼的瞪了陸景一眼,道:“你想的美呢。”心說:你還是哄倩柔去吧。她倒是有這個心思。
  徐詠碧五官精致,氣質清麗。這般生動的神態自有一股清新迷-人的韻味。陸景略微失神了幾秒。
  同樣是清麗的美人,關寧修長窈窕、容顏清純中帶著嫵媚,相比之下,徐詠碧稍顯的嬌小,五官精致。她身上有著自信、張揚的美麗,一種很主動的給人美的感覺。
  說到張揚,和葉靜雨的張揚不同,徐詠碧是生于富裕之家培育出的自信帶出的犀利氣質。葉靜雨那純屬于是乖戾的性子。
  陸景的思緒正轉到葉靜雨身上去的時候,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一看號碼,正好就是葉靜雨打過來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