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914 交代和脾氣

賓州市委常委院1號別墅。寬敞舒適的餐廳里華麗的吊燈燈光明亮,將用餐的休閑氛圍襯托的極好。此時,餐桌上擺滿了七八道各式誘-人的家常小菜。
  陸景再見到何晨時,明顯感覺到他心情很愉快。何晨興致勃勃的開了一瓶茅臺和陸景好好喝了幾杯。
  坐在桌邊陪客的何路遙大致知道一點原因。好像他爸即將兼任賓州市人大主任。原來那位程主任和程雨石和程心遠有些牽扯已經提前退休了。
  這件事最直觀的體現,就是他前天在賓江酒店吃飯時,隔壁的包廂里招待客人的從萬縣縣委書記丁嘉平特意過來敬了他一杯酒。
  何晨的妻子還在江州工作,并沒有跟著來賓州。平常的飲食都是有他自己聘請的保姆王嬸負責。飯后,王嬸出來收拾餐桌。陸景三人到書房里聊天。
  書房里暗紅色的書櫥、書柜里擺滿了散發著書香的書籍。何晨招呼陸景在書房靠墻的沙發落座。
  何晨就這何路遙遞來的火點了煙,美滋滋的吸一口,微笑道:“景少,紫云山東段項目的的招標報告我已經批了,我覺得可以爭一爭。”
  陸景笑道:“既然何書記覺得可以爭取,那就爭一爭。”
  經歷了近段時間的“大洗牌”,賓州市的格局已經初現端倪。本土派干部的圈子已經完全被打散。賓州的局面由“三國爭霸”演變為“二龍搶珠。”
  既然能掌握政治力量來擁有話語權,對經濟力量就沒有那么借重了。何晨大概是想要通過紫云山項目和錢高陽試探性的扳扳手腕,來劃分“二龍搶珠”時代的權力格局。
  何晨笑呵呵的道:“未勝先言敗。要是沒爭下來,希望景少不要見怪。哦,你對賓州汽車配件行業還有投資的興趣嗎?這個項目要是放棄了很可惜。”
  陸景微笑著道:“紫云山旅游項目何書記盡力就行。關于汽車配件項目。這幾天昆成汽車襄水事業部已經派人考察過賓州市內大部分的配件廠。詳細的報告我還沒來得及看,只看了一個大概。我初步判斷這個項目應該很有前途。初步的整合方案我正好也想和何書記談談。”
  何晨驚喜的坐直身-體,道:“好。我們先談談初步的方案。”
  陸景道:“賓州市十四家汽車配件廠,有國企,有私企。總體來說基本都處于嚴重虧損狀態。極少數個別廠子是保本經營中。一方面的原因是襄水五汽的衰落導致配套產業的產品市場銷路不好,另一方面也有配件廠生產出來的產品質量不合格,產品單一的原因。所以,我的想法,并不是直接收購、或者注資整合這十四家汽車配件廠,而是采取新的商業模式。”
  說到這兒。陸景停了下來,讓何晨消化他說的話。何路遙忙起身給陸景續了茶水。
  陸景拿著茶杯喝了口茶,又道:“我計劃是由昆成汽車出資1千萬美元在賓州大學設立一個汽車配件各種材料技術的研發實驗室,由成立誠教授牽頭負責。這個實驗室的成果歸昆成汽車所有。賓州市的汽車配件廠商可以向昆成汽車購買成熟的技術來生產產品賣給昆成汽車。當然,昆成汽車會嚴把質量關。如果各家汽車配件廠的產品能被其他汽車廠商認可,也可以賣給其他的汽車廠商。”
  何晨沉思了一會。道:“這樣一來,昆成汽車會壓低各家廠子的利潤吧?”
  陸景點了點頭,“這是肯定的。昆成汽車也要賺取利潤。”從長遠的角度來說,昆成汽車當然不會過分的榨取下游配件廠的利潤,那不利于昆成汽車的擴張。
  何晨有些躊躇的吸著煙。
  何路遙在旁邊插了一嘴,“爸,現在賓州市的汽車配件廠就是個爛窟窿。昆成汽車能夠給這些廠下訂單。等于是救了他們一命,還有什么可挑剔的?吃飽飯的問題,等以后再說。”
  何晨自嘲的一笑,道:“我還不如何路遙看的清楚。行,我同意這個方案。”
  他的原本的打算是將賓州市打造成為汽車配件基地。一座城市光是靠旅游,發展到一定的程度就會停滯不前。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省內的旅游城市云春市。云春市的經濟在高速增長幾年之后出現疲態。直到謝澤華全力打造云春的白酒行業,云春才得以繼續高速發展。據說,省里已經有聲音在適當的時候將謝澤華提一提。
  陸景這個方案很明顯不是“做大做強”的思路,而是一個很穩妥的投資方案。他在任的時候恐怕都沒法看到賓州在旅游之外再形成一個支柱產業。因而,他有些猶豫。
  陸景知道何晨在想什么。微微一笑,道:“何書記,賓州也可以想襄水那樣搞汽車產業園引導民間資-本參與到汽車配件行業中。昆成汽車的技術可以授權給落戶在賓州產業園的企業。”
  何晨一愕,就笑道:“我算是白猶豫了。這個方案可行。”
  從書房里出來的時候,陸景看到客廳里坐著身材高大的細眼中年男子。正是賓州市公-安局副局長卓玉龍。
  見到何晨親自送陸景出來,卓玉龍忙站了起來,恭敬的笑道:“何書記、景少。”
  何晨笑著向下壓壓手,示意卓玉龍坐,道:“玉龍,你先坐一會。我送送景少。”
  何晨送陸景到了別墅客廳門口,目送陸景離離開。何路遙代他爸將陸景送到了別墅院子口。
  盛夏的晚上有些悶熱,從涼爽的客廳里走到室外陸景身-上頓時有些黏糊。
  陸景并沒有立刻上車,而是琢磨了一會,道:“何路遙,何書記知道程心遠那天去賓江酒店向我道歉時卓玉龍也在場的事情嗎?”
  何路遙搖搖頭,“這我爸哪里知道。卓玉龍辦事挺利索的。我…”話說到一般,何路遙恍然驚覺陸景話里的味道不對,遲疑的道:“景少…”
  陸景笑了笑,“你給何書記說一說就知道了。”賓州市公-安局局長的位置應該是何晨的另外一個收獲。但是,卓玉龍“辦大事而惜身”。關鍵時候根本靠不住。何路遙在政治上涉足不多,這種事陸景沒有給他明說。
  何路遙若有所思的目送陸景嶄新的黑色豪華奔馳離開。
  …
  …
  賓州市委市政府大樓前,陸景和丁靈從黑色奔馳里下來時正是上午十點差十分。昨天晚上回到賓館里,丁靈說錢高陽約他今天早上十點鐘見面。
  陸景對拿下紫云山旅游項目很有興趣。上午準時來到市委市政府大樓。當然,以他的身份當然不會提前去錢高陽的辦公室外等著錢高陽召見。
  見陸景在秘書貫榮的引領下進來,錢高陽笑著從辦公桌后出來。將陸景讓到了待客沙發區,“陸先生,前段時間本來想和你聊聊紫云山項目的,后來聽胡文洸說你回了江州。”
  陸景倒不詫異錢高陽開門見山,笑了笑,“我也想再聽聽錢市長的意見”。
  他腦子里想起昨天晚上何晨打來的電話。何晨苦笑著說道:“景少。暫時沒有比卓玉龍更為合適的人選了。”陸景對何晨的處境倒是理解。順口提了提今天要和錢高陽見面的時候。何晨就說到錢高陽的工作作風很硬朗。
  是以,陸景現在并不奇怪錢高陽直接挑明話題。
  但是,陸景甫入賓州就拜訪了錢高陽,錢高陽對他的到來頗為冷淡。第二天,賓州市電視臺就報道了海益旅游的負責人高修平來賓州投資的消息。據說高修平和錢高陽私交甚好。現在倒要聽聽錢高陽有什么新的想法。
  貫榮泡了清茶送進來,低聲道:“市長,安主任來了。”
  錢高陽點點頭。“讓她進來吧。”說著,又對陸景笑道:“陸先生,紫云山足夠大,我覺得啊,可以容納得下海益和瑞豐兩家大企業。”
  陸景微笑了笑,沒說話。
  這時,一名三十歲許的漂亮少婦走了進來。臉蛋白-皙。鳳眼笑起來媚媚的。穿著煙藍色套裙、肉色絲-襪。艷麗性-感。
  錢高陽笑著站起來,為陸景介紹道:“這是市委市政府接待辦主任安曉燕。”說著,又道:“小安,這位是景華的陸景先生。”
  等陸景和安曉燕認識后。錢高陽道:“陸先生,這段時間你在賓州的行程由小安負責招待你。她對賓州,特別是對紫云山的景點很熟悉。”
  陸景心里就笑,第一次來賓州錢高陽冷淡的很,這時候竟然主動安排人接待他。看來。何晨最近給錢市長的壓力很大啊。“那這兩天要麻煩安主任了。”
  安曉燕笑道:“陸先生客氣了。市長,那你們談,我去外面等。”說著,對陸景道:“陸先生,等一會,看你什么時候方便,我們約時間去紫云山上考察。”
  陸景點了點頭。
  見陸景接受了他的安排,對接下來的說辭錢高陽多了幾分信心。錢高陽微笑道:“陸先生,我準備將紫云山西段以低價交給瑞豐旅游開發。瑞豐旅游每年只需要向市里交一筆管理費就可以。同時呢,市里會從紫云山東段修一條路直通紫云山西段的景區。日后,游客可以通過這條路直通紫云山東西段。”
  陸景愣了愣,他倒沒想到錢高陽會提出這么個方案。這明顯是一個補償方案。條件大概就是希望他主動放棄爭奪紫云山東段項目的開發權。
  陸景心里不禁有些氣笑了。紫云山西段根本就不具備開發旅游的價值。錢高陽當他是三歲小孩呢。
  陸景淡淡的道:“錢市長,我考慮考慮吧。”話里拒絕的意思很明顯。(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