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912 車禍

7月26日傍晚,賓州市流云路發生一起嚴重的車禍:一輛大卡車與一輛奔馳相撞,造成一人死亡,兩人重傷,一人輕傷。傷者迅速被送往賓州市人民醫院救治。
  車禍三個小時候后,賓州市市長錢高明在家里接到詳細的情況報告。賓州市公-安局初步調查認為是這起車禍為是一場蓄意謀殺的行動。肇事司機逃逸兩個小時候被抓住。線索直指程雨石、程心遠父子。
  “愚不可及!自取滅亡。”錢高明重重的手里的茶杯砸在茶幾上,怫然不悅的從客廳沙站起來去了書房。
  錢高明的妻子莫名其妙的看著丈夫的背影,手里拿遙控器換著臺,“哪來的這么大火?”
  錢高明陰著臉在書房里來回踱步。他才來賓州半年的時候,和程雨石自然沒什么瓜葛。幸好陸景當時并不在他的座駕內,否則,這件事還會牽連到他頭上。
  他不明白程雨石怎么會有如此瘋狂的舉動,但這個自己作死的舉動卻會打亂他的整體布局。這讓他尤其惱火。
  錢高明正思考著,手機響了起來。錢高明看了看號碼,臉色再沉了三分,略等了一會,才接了電話,“何書記。”
  何晨憤怒的聲音從電話里傳出來,“錢市長,流云路發生車禍的事情你知道了吧?喬自強是干什么吃的?賓州的治安什么時候亂到了這種程度,當街蓄意謀殺投資商?洛蒂KTV查出了那么多違法犯罪的事實,程雨石和程心遠怎么還逍遙法外?”
  喬自強是賓州市副市長、公-安局局長。
  錢高陽皺起眉頭。何晨這一連串氣勢洶洶的質問,讓他心里很不舒服。何晨如此憤怒的根本原因不是什么車禍,而是有人試圖謀殺陸景。
  何晨壓著怒氣。沉聲道:“我現在有3條意見。第一,喬自強立即停職處理,由卓玉龍負責徹查7.26案。第二,市委市政府要對景華、瑞豐公司的死傷人員予以妥善處理。第三,請錢市長以市政府的名義向投資商說明情況。挽回我們賓州的投資聲譽。如果錢市長不愿意出面。我可以以市委的名義出面。”
  錢高陽斷然的道:“不用了。我同意何書記的三條意見。”
  招商引資是市政府的職責,他怎么可能讓何晨插手?喬自強是賓州本土派的干部,何晨要一力將喬自強停職來平息一些人的怒火,他自然不會反對。至于程氏父子的結局,在車禍發生之后再無回旋的余地。不在他和何晨討論的范圍內。
  …
  …
  陸景接到胡文洸匯報車禍的消息時,他正在襄水九眉山云海天賓館和丁靈、徐詠碧一起參加寧方則的宴請。
  “簡直是喪心病狂。”陸景憤慨的說道。“劉鵬天的身后事公司一定要安排好。另外,老魯他們的傷情怎么樣,有沒有生命危險?”
  劉鵬天就是死亡的昆成汽車員工。他是魯炎達的隨行人員。
  陸景本來是和成立誠教授約定這幾天去賓州下面的幾個縣區的汽車配件廠看一看技術情況。但是,成教授前天回他老家參加一個老人的喪禮去了。行程不得不推遲。
  鑒于賓州緊張的形勢,陸景也不想整天悶在瑞豐旅游的分公司大樓里,就帶著丁靈、徐詠碧一起到襄水來放松一兩天。卻不想。他離開賓州卻是逃過一劫。他以為程氏父子最多就是用綁架、威脅之類的手段來迫使他放他們一條生路,怎么都沒想到程氏父子居然敢對他動手。
  胡文洸低聲道:“魯經理受了重傷,已經搶救過來。他們三人都沒有生命危險。景少,請你放心,我會處理好的。”
  今天公司的車恰好比較緊張,昆成汽車的高級經理魯炎達急著去下面縣市里開展工作,權衡之下便將陸景留在公司的銀灰奔馳借調走。沒想到回來的路上居然遇到了車禍。
  “恩。我明天回賓州去醫院看望大家。”陸景和胡文洸聊了幾句,叮囑一番才掛掉電話。
  宴席匆匆而散,陸景勉強的笑著寧方則握了握手,“下次吧,下次我們再好好喝一杯。”
  寧方則理解的道:“行,景少,你先忙。我今天晚上就住在這里。有什么事情你盡管吩咐。”
  前兩年襄水政壇動蕩時,他二伯退了下去。陸景是他認識的最大的人脈。而且,他現在的生意和瑞豐旅游、立豐地產聯系緊密。是以,他在陸景面前很低調。
  陸景不客氣的說道。“有事情要你幫忙我會打你電話。”越是這樣才越顯得親近。陸景對丁靈和徐詠碧點了點頭,示意她們倆自便,然后回了房間。
  既然魯炎達等人沒有生命危險,他也就沒有連夜返回賓州。他要盡快協調各方面的關系。這件事,賓州市必須給他一個交代。
  …
  …
  夜色中。賓州市內燈光點點。一起車禍在不相關的普通市民心中可能也就過一眼,感嘆幾句就過去。但是,對當事人而言,就沒那么輕松。
  幾輛警用吉普車風馳電掣的悄然撲向賓州市雨石路1號別墅。
  雨石路1號豪華的別墅中,水晶琉璃燈將客廳照的明亮至極,程雨石頹然的靠在沙發上,胖胖的身軀將沙發壓出一個極大的弧形。他以手掩面,消沉的道:“老王,那個畜-生呢?”
  老王搖搖頭,“關機,聯系不上。應該是和老莫在一起。”說著,忍不住道:“程哥,咱們還是趕緊走吧。”
  程雨石剛剛接了一個示警的電話。但是,他前些天才下定決心離開,很多事情都沒有準備好。作為賓州的首富,他根本就沒有做隨時跑路的準備。倉促之下,財物,退路都沒有準備好。
  程雨石嘆口氣,“我這輩子就是錯生了這么一個兒子。老王,你走吧。我不走了。”
  沒有錢,他離開賓州下半輩子怎么活。況且,他一個人跑了,他兒子怎么辦?雖然,在電話里,他被他曾經的朋友們放棄了。但是,他現在就賭有些人會保他一條命。
  程雨石要是知道“坑爹”這個詞的話,肯定會毫不猶豫的用在程心遠身上。
  老王遲疑了一下,“程哥…”
  這時,別墅大門被叫開,十幾名荷槍實彈的武-警錯落有序的涌了進來,為首一人是暫時負責徹查7.26案的卓玉龍,“程雨石、王弘致市局懷疑你們指使和7.26案有關。跟我們走一趟吧。”
  程雨石和王弘致對視一眼,難掩心里的駭然:市局的人怎么來的這么快?
  他們根本就不知道程心遠試圖謀殺的是哪個層級的人物。如果知道的話,程雨石絕對不會寄希望于有人會保他一命,而是會立即離開賓州。沒錢活著總比吃槍子死去強。
  半個小時后,雨石路1號別墅被搜查了一遍,有價值的線索都被帶走。幾輛警車消失在夜幕中。
  兩個小時,程心遠和三角眼老莫在賓州市內的某個洗浴中心里被抓捕歸案。
  同時被抓捕的還有程家相關的一些社會人物。
  …
  …
  第二天,陸景由襄水返回賓州前往賓州市人民醫院看望受傷的魯炎達等人。胡文洸聘請了幾名二十四小時的特護人員照顧三人。陸景見過死者劉鵬天的家屬后,和胡文洸在重癥室外的走廊里抽煙。
  夏季炙熱陽光的陽光落在走道里。氣氛有點沉默。
  陸景想起剛才劉鵬天的家屬悲痛欲絕的表情,心情有些沉重,沉聲道:“兇手會得到應有的懲罰。賓州市也需要給我們一個說法。”
  胡文洸默然的點點頭。物傷其類。第一次感覺離死亡這么近。而且,謀殺這樣的事情發生在景少身上,可不知道他心里有多么生氣。
  這時,一大群人從電梯口出來,為首的是一名頭發花白、五十多歲的男子。是賓州市的市長錢高陽,他身邊隨行的還有“長槍短炮”的記者。
  陸景微微皺了皺眉。
  錢高陽看了陸景,沖陸景等人點了點頭,先進了重癥室探望傷者,面見死者家屬。過了半個小時候,錢高陽才前呼后擁的來到陸景面前,一臉沉痛的表情,道:“陸先生,發生這樣的事情真是令人痛心。賓州市將會徹查7.26案件給景華一個交代。同時,死者的撫恤和傷者的醫療費用將由我們市里來承擔。”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陸景冷淡的表情讓錢高陽心里略有些不悅,邀請道:“陸先生明天晚上有時間嗎?我希望能請諸位在賓州的投資商一起吃頓飯,和大家聊聊我們賓州的投資環境。”
  陸景拒絕道:“錢市長,我更希望看到實質的行動。”
  錢高陽表情滯了滯,然后介紹道:“陸先生,7.26案的主要指使者程雨石、程心遠已經抓捕歸案。正在走法律程序。相信很快就有一個公正的結果出來。”
  陸景淡淡的點了點頭。這是必須的要的交代。兇手和幕后指使者都必須要繩之以法。
  錢高陽離開賓州市人民醫院沒一會,何晨立即趕到醫院。(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