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10 你就這樣道歉

7月下旬,由楚北省公安廳統一部署省內西部五個市展開聲勢浩大的打黑專項行動。《楚北日報》發出社論,稱這次行動為省西部地區經濟崛起掃清了障礙,完成了為經濟保駕護航的使命,是一次成功的行動。
  聲勢浩大的打黑專項行動中,賓州市淪為重災區。大量的證據表明該市黑澀會活動猖獗,人民群眾深受其害、苦不堪言。
  在雷霆萬鈞的形勢下,幾名賓州道上赫赫有名的“大哥”被處以極刑。賓州大小黑勢力噤若寒蟬。社會風氣為之一清。
  賓州市雨石路1號的別墅在微雨中若隱若現。這里曾經是賓州八縣三區商人所共同仰望的地方,賓州市首富程雨石的住所。
  但現在,賓州八縣三區的商人再也不會仰望這個地方。隨著程雨石名下洛蒂ktv被封查,大量的違法犯罪事實被查出,賓州市首富程雨石已經光環不再。
  華麗若宮廷般的1號別墅中,程雨石默默的放下手里的手機,長長的嘆了口氣。程雨石是一名五十多歲的肥胖男子,襯衣被一身肥肉撐的鼓起。此刻,他胖臉上神情無比的凝重。
  “爸,情況怎么樣?”程心遠這時早就不復幾天前的意氣風發,焦慮的問道。
  程雨石緩緩的抬起頭,盯著這個不爭氣的兒子,突然的爆發,吼道:“怎么樣,怎么你麻痹!”程雨石飛起一記窩心腳,將程心遠踹到在地,“勞資怎么生了你這個王八蛋的兒子。尼瑪的。”程雨石尤不解恨的沖上去抽出皮帶狠狠的抽程心遠。
  程心遠在地上翻滾著哀嚎道:“爸。別打了,別打了。我要被你打死了。我是小王八蛋。你不就是大王八蛋。”
  “你還敢嘴硬。”程雨石現在都快要氣瘋了。
  電話里反饋回來的信息以及種種跡象表明,他已經被他曾經的朋友們給放棄了。剛才。電話里有人向他學了學程心遠在賓江酒店里向陸景道歉的場景:程心遠當著賓州市公安局副局長的面威脅陸景。
  還有比這更蠢的人嗎?還有比這更蠢的人嗎?
  結果,人家一個電話打到省里:我在賓州考察投資被賓州首富的兒子威脅出門要注意車禍。省里的反應可想而知。
  痛毆了程心遠近二十分鐘后,程雨石才氣喘吁吁的停手,大聲道:“老王,備車,把這個混賬帶著。我們去找陸景。”
  等在別墅客廳外的老王應了一聲。片刻后,一輛黑色的寶馬從雨石路1號的別墅駛出。
  …
  陸景打給省里的電話當然不是程雨石聽到的版本。他不過是針對楚北省西部經濟發展的事情和趙省長、湯副書記提了提。主要是強調黑勢力壟斷市場對經濟秩序的破壞,以及當地干部對經濟發展觀念的滯后。被威脅的事情只是當做笑話來說的。
  當然,陸景說的是笑話。但也要看趙省長、湯副書記怎么聽。
  細雨霏霏,車窗前雨刷滑動。陸景一大早就帶著丁靈、何路遙去賓州大學化工學院找成教授商了解汽車配件廠技術情況。
  化工學院教學樓是九八年興建的14層高樓。7樓實驗室里因為暑假空無一人。成立誠邀請陸景在實驗室里詳談。
  “前天我們就談過啊,汽車配件其實說白了就是材料技術。材料技術過關,各家廠里面生產出來的汽車配件就能達標。當然咯,各種實驗數據都需要購買精準高端的儀器進行反復的測試和在生產實踐中進行摸索”
  成立誠和陸景一連談了兩天。這是第三天。終于,他忍不住談到了資金問題。
  陸景調侃道:“成教授,你現在不怕我資金落地,人卻被抓進去了吧?”
  成立誠干瘦的臉上眉頭一揚,笑道:“現在怕什么?程家那個小王八蛋還能蹦跶得了幾天?現在市里都傳遍了。程家要倒了。程雨石這個人,很有能力,但是手段。”成立誠搖了搖頭,又道:“現在不是說市局那里有很多苦主在告程心遠嗎?我聽說他要吃這個”
  成立誠單手比劃了一個手槍“砰”的姿勢。一副童心未泯的樣子,“嘿嘿,大快人心啊。所以說你運氣好啊。剛好趕上賓州風氣一清的時候。”
  陸景笑了笑,點頭道:“恩。我運氣一向很好。”
  成立誠哈哈大笑。
  本來聽得昏昏欲睡的何路遙這時心里就笑:毛的運氣,有實力才有運氣好吧?
  陸景還沒有與何書記談賓州市這十幾家汽車配件廠的整合方案。最近賓州風起云涌。何書記忙著接見干部、處理事情。要掌握賓州的話語權,目前可是一個良好的機會。陸景自然不會這個時候去打擾他。
  成立誠也還沒有向校領導匯報,因而雙方也只能談一個大概意向。但合作的意向無疑。
  陸景和成教授大致的談了談了投資意向,初步是準備投資1千萬美元在賓州大學里面建立一個材料實驗室,用于成教授率領的團隊來攻克材料技術。這些技術的專利權自然是歸昆成汽車所有。昆成汽車將會以江州所實行的資助學者的方法來改善成教授等人的經濟狀況。同時,還會滿足他們的研發課題經費。
  相當于是昆成汽車出資在賓州大學里建立了一個合作的材料實驗室。
  臨近中午,成立誠笑著邀請陸景去賓州大學校門口的一家叫“好來香”的餐廳里吃飯。簡單干凈的包廂內,成立誠帶來的兩名研究生跑前跑后的忙著倒茶送水招呼上菜。
  成立誠推薦道:“陸景,別看這里簡陋啊,但是菜炒的地道。我們賓州靠近渝都。都是菜的口味都是川味。這里的麻婆豆腐、剁椒魚頭都是極好的。”
  陸景笑道:“成教授這么一說,我肚子就越發的餓了。”
  叫小劉的研究生從包廂外進來。“成老師,他這里行吟閣沒了。只有青島。”
  陸景笑著道:“小劉,等一等。成教授,等一會就從襄水過來的好酒,我請你品嘗。先不叫啤酒了。”
  成立誠眼睛一亮,道:“行。那我就卻之不恭了。”他平時就好兩口酒,本來是照顧下陸景這斯斯文文的小伙子,怕他酒量不行,準備上啤酒。倒沒想到他主動送酒過來。
  陸景微微一笑,那個年代過來的知識分子。沒有人不好幾口的。丁靈剛才去接襄水五汽來賓州考察配件的一行人。陸景早給郁揚打了招呼,讓他安排人帶兩箱白云泉過來。
  十幾分鐘后,丁靈帶著兩名男子走進包廂。走在前面的魁梧漢子正是襄水五汽的原廠長魯炎達。他現在是襄水五汽的高級管理人員。魯炎達身后一名三十多歲的斯文男子提著酒。
  魯炎達爽朗的笑著和陸景握手,“景少,我老魯來了。”
  陸景笑著拍拍他的手背,“坐。你來的正好。這是成教授”賓州市這十幾家配件廠原本就是襄水五汽的下游廠商,由魯炎達代表昆成汽車來考察和談判,事半功倍。
  賓州政壇的風波估計過兩天就要結束。
  陸景介紹成立誠和魯炎達認識。大家一起說笑幾句,好來香的服務員便開始上菜。魯炎達從襄水帶來的是白云泉。魯炎達也是好酒量。與成立誠著實喝了好幾杯。
  席間,陸景和成教授約定這兩天實地的去幾家汽車配件廠看看,考察一下。
  一頓飯吃的賓主盡歡,十分痛快。飯后。陸景一行在賓州大學門口道別時,早停在路邊的一輛黑色寶馬上突然走下來一個五十多歲的胖子,老遠就伸出手。“陸先生,陸先生。你好。我是程雨石。”
  陸景這里幾人都看了過去。程雨石那邊三個人一路小跑的過來。成立誠臉上不加掩飾的露出厭惡的神色。程雨石卻是笑呵呵的鞠躬道:“成老師,好久不見。”
  成立誠側身避過。淡淡的道:“你這禮我受不起。你兒子我這段時間沒少見。半個月前天天蹲在我們學校女生宿舍那里。你養了一個好兒子啊!”
  程雨石臉色訕訕,這么明顯的諷刺,他豈能聽不出來。被打的鼻青臉腫的程心遠低著頭,狠狠的瞪著成立誠了一眼。
  程雨石等了片刻,沒有一個人幫他解圍,就自己賠罪道:“陸先生,犬子無知,那天冒犯你了,我專程帶他過來向你道歉。”說著,狠狠的踢了程心遠一腳,“跪下。”
  程心遠噗通一聲跪在陸景面前,“聲情并茂”的道:“陸先生,對不起,我錯了,請你原諒我。”
  何路遙譏誚的道:“你這是道歉嗎?前些天好像不是這樣的啊。”
  程心遠心里縱然是萬般不爽,這個時候也不敢再向之前那樣對著何路遙冷哼一聲表示回答。
  程雨石的臉色一黑,看樣子,他這個混蛋兒子把市委書記的兒子得罪的不淺。
  陸景對這種苦肉計的戲碼實在有點不感冒,等了一會,見程雨石還在當著他的面一巴掌一腳的教訓跪在地上的程心遠,道:“程總,行了。”
  “瑪德,要不是陸先生說話,我特么今天非打死你不可,”程雨石停手,訕笑道:“陸先生,你看,氣消了點沒有?”
  陸景心里覺得好笑,淡然的道:“程總,今天就這樣,好吧?”
  “行,行,行。陸先生,你說了算。”程雨石一疊聲的說道。他心里琢磨這陸景這話到底是什么意思。
  陸景點點頭。一行人在賓州大學校門口分開。陸景剛坐上jeep就看到徐詠碧在趙姿和劉基偉的陪同下從賓州大學的校門口走出來。
  徐詠碧笑吟吟的揮了揮手,示意陸景等她一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