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90 招攬

杜岳強猶豫了一下,說道:“陸總,能不能給我一點時間,我考慮一下。”陸景笑著點頭,“這個自然可以,但是我的時間比較緊,希望你盡快做出決定。你看三天的時間怎么樣?”
  杜岳強笑了一下,用力的點點頭,說道:“可以。”
  “我們倆換下電話號碼。”陸景拿出便簽本和中性筆,飛快的寫下自己的電話號碼,把那頁便簽撕了下來給杜岳強,接著又把手中的便簽本和筆遞給杜岳強。
  杜岳強工工整整的在便簽本上留了自己的電話和工作單位。陸景接過來,看了一眼,說道:“好字。”
  便簽本上寫著的是,江州鋼鐵第二技術部,杜岳強,電話:xxx。
  李大青咧嘴笑道:“強子這筆字實在是泡妞利器。他的毛筆字寫得更好。”
  陸景喝著粥,笑道:“是嗎?”說起毛筆字,老頭子的毛筆字就寫的極好。
  他心里有些感嘆,文青們縱橫校園的那些年啊。不過他們的黃金時代要過去了,接下來的大學校園里流行的是高富帥。泡妞利器不再是書法,樂器,詩歌,散文,風衣上圍著圍巾的行頭,而是豪華名車,穿著國外高級名牌服飾又高又帥的“帥蟈蟈”,揮手間名表,名包,高檔化妝品的大派送,千金散盡的瀟灑,極盡奢華的浪漫。
  杜岳強皺眉道:“大青,別亂說。”李大青呵呵笑著打住了話頭。
  三人笑著轉而說起砂鍋粥的來由。今天陸景點的這鍋砂鍋粥,里面加的是一斤鮮蝦和一斤鴿子肉,用上好的糯米,加上香菜,冬菜,香蔥精心熬制而成,配上花生油,鹽,姜絲,蒜瓣,黃豆醬。味道香濃,米粒口感極佳,鮮蝦和鴿子的肉質鮮嫩,就著粥香甜的味道,吃起來美味可口,令人食欲大開。
  杜岳強沒有李大青那么健談,相比較之下,他更像一個標準的技術男。
  三人聊天的氛圍還不錯,天南地北的聊著,到晚上十點才離開。
  …
  杜岳強并沒有讓陸景等的太久,第三天的時候就打電話給陸景,表示他愿意接受六個月的試用期合同。江州電子技術研究所那邊也傳來好消息,有一名工程師愿意出來為景和電子工作。
  十五號的上午,三個人在景和電子的辦公室內碰頭,陸景是第一次見到周志龍。他今年三十二歲,斯斯文文,帶著眼鏡,相貌也能算英俊。他曾參加過聯信公司手機研發的課題組,在硬件上經驗豐富。在課題組里面受到了不公正待遇,正好景和開出的高薪,他決定從電子研究所辭職,選擇跳槽到景和來工作。
  陸景的辦公室里臨時搬進來兩把椅子。陸景坐在辦公桌的側面,稍稍靠近兩人,一邊抽煙,側著身將煙灰點進煙灰缸,一邊聽周志龍的意見。
  “景少,其實你和杜工都進了一個思維誤區。硬件研發在早期根本無需顧忌技術專利的事情。沒有哪家大公司會和一家小公司打技術專利的官司,那只會提升小公司的知名度,幫助小公司銷售其產品。只有小公司的產品威脅到對方的產品地位后才會產生技術專利的糾紛。
  景和如果有意做貼牌生產,根本不用顧忌這些,只需要等對方找上門來時,選擇打官司,或者談專利授權費用。而專利官司一般是拖的時間越長越好,引起的關注度越廣泛越好。
  這會給景和的研發留出足夠的時間。”
  陸景聽得眼睛一亮,以眼神示意周志龍繼續說下去。
  周志龍喝著手中的咖啡,微笑道:“硬件研發在一開始需要關注的重點應該是機器的性能,各項技術指標。
  所以,硬件研發早期的目標實際上就是與軟件配合調測性能,研發時間會比景少你預計的要大幅縮短。關鍵是看景少在軟件上能否找到牛人。
  軟件就像是硬件的粘合劑,不是說性能越好的硬件加在一起,整機的性能就越好,這樣要看軟件的本事。”
  陸景心頭大暢,站起來用手指頭輕敲著桌子,愉快的笑道:“果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你這樣一講,我的思路變得清晰很多。軟件人才你不要擔心,我保證是國內最頂尖的工程師,他甚至日后是世界最頂級軟件架構師。”
  周志龍笑著道:“景少太過譽了。如果軟件工程師到位,以我在聯信的研發經驗來看,我們十個月就能拿出第一批測試用的樣機。”
  陸景拍手贊道:“好。這么說來我的一些計劃也要準備提前了。”
  古人說‘做事先得人’果然是很有道理的。周志龍的加入,讓看起來紛繁復雜的研發工作,思路變得極為清晰。后續配套的工作也可以制定出一個框架來。
  周志龍這個“十個月”的期限給得很能體現他的水平。至少陸景就給不出來,杜岳強也給不出來。
  周志龍確實是個人才。相比較之下,杜岳強就要青澀得多。
  說著話,辦公室的門被推開,前臺妹紙送了一壺白水和幾袋雀巢速溶咖啡進來。
  等前臺妹紙帶上門出去后,周志龍笑呵呵的道:“景少你眼光很挑剔啊,你公司里怎么凈是美女。”
  前臺妹紙身材豐腴,圓圓的臉,披肩的長發,模樣周正,個子高挑,說話聲音甜美,不是那種發嗲的聲音,而是酷熱中喝一口清泉的甜。
  但是,要說她是美女,還是有一點勉強。
  陸景笑著搖頭,虛點了點周志龍,算是笑納他的恭維。和他們這樣人情練達的人物打交道無疑是很愉快的。陸景覺得周志龍和楊顯應該有共同語言。
  在手機芯片的選用上,三人最終選擇的是西門子的手機芯片,MF3208。這是目前西門子最主流的手機芯片,售價12美金。
  西門子今年6月在蘇江省金山市建立了公司,負責客戶技術支持,手機芯片外圍的研發等業務。在國內市場而言,西門子的手機芯片要略低于其他廠商,并技術支持的服務要好于其他廠商,這一點對于還在摸索期的景和團隊特別重要。
  周志龍建議陸景現在就可以考慮去承接國外廠商的貼牌業務。聯信公司此前已經在承接這方面的業務。國內的手機市場正在逐步的擴展,發達國家的制造業也正在逐步的由日韓,臺灣,東南亞地區轉向國內沿海地區。
  這方面大有機會。
  陸景笑道:“這個我會考慮的,但是現在不行,原因過段時間你就知道了。”
  他目前還沒有去接國外廠商貼牌的打算,根本原因還是他的資金有限,無法同時鋪開多個項目。他的組裝工廠目前還只是停留在紙面上,至少需要六個月的時間才可能建成。
  景和要考慮去銀行貸款的事情了。
  十八日陸景回京城時,天上正下著小雨,空氣的濕度有些大,穿著藍色的條紋T恤,陸景感到胳膊有些微涼。同行的還有周志龍和杜岳強。新成立的研發團隊將會在海嘉大廈辦公。團隊的最后一塊拼圖,陸景將會在華夏大學計算機系找到。
  下了飛機,順著高架橋通道向外走,附身往機場大廳里面看到繁華的人流各自有序的向目的地走去。陸景拿出電話給杜衛成打電話,讓他派車過來接一下自己三人。
  京城聯運買了一輛銀灰色的皇冠。周志龍和杜岳強第一次來京城,陸景覺得還是派車接送好一些。一方面顯示自己重視人才的誠意,一方面顯示公司的實力。
  剛放下手機,左側去往登機方向的通道里走來一隊穿著水藍色制服的空姐。咔嚓的高跟鞋音在大理石地板上響著,宛如優雅的小提琴曲。空姐們手拉銀灰色的小提箱列隊而行。領頭的空姐容貌上佳,領口藍色的絲巾仿佛展翅欲飛的白鶴,十分靚麗。
  陸景看到空姐隊伍里有上次與李大青坐飛機時碰到那位靚麗空姐,容貌妍麗,胸挺臀翹,身材修長,白色絲襪美腿勾人心魄。
  陸景笑著點點頭。靚麗空姐露出個美麗的笑容,算是回應。
  她身后的糖糖小聲道:“喂,婷婷,有小帥哥對你笑呃。咦--,你居然回應了。要我說,他身后的那個西裝中年眼鏡男帥得多啊。”
  那位叫婷婷的空姐白她一眼,低聲笑道:“你就發花癡吧。哼,那小男生一看就是自我感覺良好的人。我哪里認得他是誰。逗一下他罷了。讓他對姐姐魂牽夢繞去吧。”
  糖糖扭頭看了一眼遠去的三人,吃吃笑道:“你小心勾的人家半夜來找你哦--”
  婷婷自得的一笑,昂著頭自信的走在空姐隊伍里。
  …
  外面呼呼的刮著風,杜衛成形色匆匆的趕到海嘉大廈八樓,前臺的女孩打著招呼道:“杜總好!”
  杜衛成點點頭,夾著公文包向辦公室里走。今天是周一,陸總請今天來公司和新來的軟件技術總監見面。早上起的有點晚,還差一點時間就要遲到了。
  在陸景的辦公室里,他見到一個年紀青青,帶著眼鏡,眉眼狹長,白白凈凈的青年和陸景站著落地窗前閑聊,心想:“這也太年輕了。搞技術的不是年齡越大越好嗎?”
  陸景聽到杜衛成進門的聲音,轉過身笑著給他介紹道:“老杜,這是許方超。華夏大學計算機系的高材生,他準備出國留學,被我拉來景和做研發。剛剛和周志龍、杜岳強見過面。”接著他對許方超道:“這位是杜衛成,是我的助手,比我們倆的年齡都大,你喊他老杜就可以。”
  許方超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鏡,狹長的眼角挑了挑,與杜衛成握手,“老杜,你好。我剛剛看了下辦公室,你手下的那幾個業務員總是在不停的接電話,非常的吵,這會影響到我編程的思路,我希望能把辦公區域分隔開。”
  說著,他對陸景道:“景少,我一向有什么說什么。你不介意吧?”
  陸景點了一支煙,笑道:“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這是我給你的承諾。我只關心明年能不能拿出產品來。”
  杜衛成笑著點點頭,說道:“這個沒問題。我會和設計師聯系。但是,施工可能要幾天的時間。”
  許方超道:“這我明白。”
  陸景打個手勢笑道:“有什么要求一并提出來,我不是每天都在這邊辦公的。”
  許方超笑了起來,笑得很淺,穿著白色襯衣的他甚至給人一點靦腆的感覺,“我需要一個四、五人左右的軟件團隊的支持,靠我一個人寫代碼,工作量太大,肯定會影響進度。
  另外,軟件團隊需要人手配置一臺筆記本電腦,并且上班時間可以隨意,考核的唯一標準就是代碼完成質量。”
  “那你怎么保證軟件代碼不外泄呢?”陸景有些疑惑的問道。
  “我會說明這是工作用的電腦,同時每臺電腦我都會裝上我自己寫的監控軟件。一旦記錄里面發現有外泄的嫌疑,就要追究責任。工作合同里面可以寫明這一點。
  軟件團隊我希望最好是在華夏大學里面招聘。我信任華大同學的品質和能力。”
  陸景點點頭,“招聘的事情讓老杜配合你,最終決定招那些人,你自己決定。購買筆記本電腦以及工作時間的要求,我同意。”
  又談了幾個問題包括測試人員的招聘等問題,許方超才滿意的離開。他的辦公地點就在外面的辦公室內。
  明媚的陽光從落地窗戶里灑進來,一地的亮光。但是因為室內開著空調感覺不到絲毫的酷熱,反倒是明亮的陽光,開闊的視野讓人心情大好。
  杜衛成接過陸景遞過來的煙,站到落地窗前,給陸景點了火,自己也點起煙,笑嘆道:“陸總,你這個辦公室真是讓人羨慕啊。”
  陸景笑道:“羨慕你也沒辦法。哈哈。”說著拍了拍杜衛成的肩膀,“老杜,我最近是心情大好。京城聯運現在的情況怎么樣?有沒有好消息告訴我。”
  杜衛成抽著煙,微笑道:“好消息暫時沒有。京城聯運的情況還行。在京城市周邊地區滿足怡家超市的需求沒有問題,我這段時間在跑鐵路部門,希望能談下來幾節運貨的車皮,現在談得差不多了。蘇江那邊有很很多食品廠商,服裝廠商,余華偉找了不少,弄得我現在運輸壓力很大。”
  陸景看著遠方的飄過來的厚厚云層,“我們的壓力都很大,要學會苦中作樂的本事。不過有壓力是好事情。這樣才有動力嘛!
  你的助理人選選好沒有?”
  杜衛成走到辦公桌邊,在煙灰缸上點了點煙灰,“選好了,何克林,24歲,很有悟性的一個小伙子。畢業于…”
  陸景擺擺手,走到座位上,坐了下來,“你不用給我背簡歷,你好好給嫂子交代才是正經的。哈哈。”
  陸景雙腳在地上一撐,人隨著椅子靠到后面的柜子,陸景拿出速溶咖啡和杯子,泡了兩杯咖啡,遞了一杯給杜衛成。
  “改天請你們夫妻兩個吃頓飯。你跟這我做事的這段時間辛苦了。”
  杜衛成笑著擺手:“陸總,太客氣了。”正說著話,陸景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景少,超市出大事了。”余建軍的聲音里帶著哭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