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07 海益旅游

一直下著雨的賓州終于迎來了久違的晴天。太陽稍稍從云層中露露臉。賓江賓館10樓的豪華套間中,一名三十多歲的男子正和賓州市常務副市長劉委詳談甚歡。
  陪客有分管旅游的副市長馬元龍、市旅游局、國土局、建委等相關部門的負責人。
  劉委朗聲笑著道:“高總,你昨天剛到,今天我們賓州就放晴了。接下來一周的時間預計都是晴天。今天晴一天,明天就可以去紫云山上看看。”
  三十多歲的男子正是海益旅游的負責人高修平。劉委這話說的有點意思,好像是他來了就結束了賓州的雨期。“恩,是應該去看看。”
  他的投資習慣是實地考察一下。光是報告的東西沒法作準。
  聊了一個多小時,海益投資承諾初步預算是投資5個億開發紫云山東段。這讓劉委一行心里大為放松。至于半個月之后的招標,誰都沒有提及。那不過是走個過場而已。
  洽談的氣氛很融洽。高修平忽而大有深意的問道:“劉市長,聽說景華的陸景一行人也住在賓江酒店這里?”
  劉委處理這種場面得心應手,當即微笑道:“是的。對來賓州投資的客人,我們一視同仁。當然,我們希望能和有實力、有誠意的投資商合作。”
  其實,就他得到的消息,陸景的隨行人員已經全部搬到了瑞豐旅游分公司的宿舍,只留下陸景和他那位清秀甜美的助理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還住在酒店里。
  高修平就笑了起來。他雖然和錢市長私交甚好,但是該為海益投資爭取的條件他當然要爭取到位賓州市里“二龍搶珠”的局面他早就清楚。陸景一行可不就是棋子?
  …
  …
  陸景自是不知道高修平的算盤。但是海益旅游一行人所受到優待他通過何路遙的消息略有耳聞。
  昨天趙姿發現有人跟蹤后,陸景立即安排江祺廣等人住進瑞豐旅游分公司的宿舍。他和丁靈還是住在賓江酒店里。當然,所有的資料、私人物品都放在了瑞豐旅游分公司。
  中午吃過飯后,陸景送了丁靈去瑞豐旅游分公司辦公,他則是與何路遙前往賓州大學見成教授。不管怎么說,他需要先了解汽車配件這條路能夠走得通。旅游招標的事情自有胡文洸負責。
  當然,技術層面如此準備著。要是有其他的因素直接干擾到招標結果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賓州大學位于賓州市郊,校內山峰逶迤,風景秀麗,各色現代化的建筑點綴在山林之中。暑假之時,只有少許的大學生在校內不時的走過,增添著幾分人文氣息。
  看著眼前的美景,徐詠碧感嘆道:“真是漂亮呢。陸景。我這趟跟著你來算是對了。”
  她今天穿著牛仔裙加淺藍色短腰襯衫。臉頰白嫩,清純嬌美。牛仔裙下的小腳纖細修直白嫩渾圓,臂部豐翹誘-人。給人很主動的美地感覺。
  陸景笑著丟了一支煙給領著他過來的何路遙,道:“那你自己找地方寫生吧。我和何路遙去找成教授。回頭電話聯系。”
  徐詠碧的追求者劉基偉在賓州很有些能量。昨天下午就去賓江酒店里找徐詠碧說話、獻殷勤。徐詠碧也隨著江祺廣一行搬到瑞豐旅游分公司那里的宿舍里。
  “行。”徐詠碧利落的沖陸景、何路遙揮揮白嫩的小手,背著畫架興沖沖的往山上去了。
  何路遙看著徐詠碧的背影,豎起大拇指。開玩笑道:“景少,佩服!”徐詠碧的美麗不比他體育學院那對美女雙胞胎差。
  陸景作勢要踹何路遙一腳,道:“靠,我和徐詠碧清白著。你別瞎扯。走吧,辦正事要緊。”
  何路遙笑著拿出手機撥號。心里卻是必以為榮。徐詠碧和陸景之間那絲微妙的關系,他怎么看不到。兩人相互之間很有好感。
  何路遙撥打了成教授的手機沒人接。何路遙又不知道成教授的辦公室在哪兒。一路走,一路問。在山腰的路上遇到一個身材苗條,臉蛋甜美的女生問了路,才算是找到了化工學院成教授的辦公室。
  等到下午三四點,好不容易等來一位男老師。聽到陸景、何路遙是來找成教授的,那男老師道:“你們明天再來把。成教授去科松廠帶實習生去了,明天下午應該會回學校。”
  “謝謝。”陸景道謝之后,無奈的和何路遙離開賓州大學。
  …
  …
  “詠碧,我和你說,賓州市內治安不好。你這樣漂亮的女孩子一個人亂跑很容易吃虧。所以,我得跟著你,免得你吃虧啊。”賓州大學的門口,許久不見的劉基偉殷勤的向徐詠碧兜售同行的計劃。說完,還瞟了陸景一眼。
  陸景頗有些無語。他看起來很像壞人嗎?
  他和何路遙今天再來賓州大學見成教授。徐詠碧昨天的畫畫了一半,自然也一起。但是,劉基偉卻不知道怎么就等在了瑞豐旅游公司門口。也開車跟著過來了。
  何路遙瞪了劉基偉一眼,道:“劉基偉,你特么說話注意點。什么素質?”他家老頭子在賓州給劉委膈應著,這時候逮著劉基偉當然要教訓他幾句。
  劉基偉卻是不賣何路遙的帳。哼了一聲,道:“何少,我知道你在江州很吃得開,但是這里是賓州。你罵我了還和我說素質?真是搞笑!”
  何路遙打量了一下劉基偉,人高馬大,他動起手來未必是劉基偉的對手,心道:“瑪德,等你小子去江州看我怎么炮制你。”
  徐詠碧沖陸景眨了眨眼睛,嘴角泛起一絲苦笑。她在想今天是不是跟在陸景身邊算了。人在陌生的地方總有不安全感。她實在有點怕劉基偉這個黏糊勁。
  陸景笑了笑,淡淡的道:“走吧。”他今天是來辦正事的,不是來聽這兩位賓州的衙內黨吵架的。說著,當先走進賓州大學。
  賓州大學是二本(一)院校,經費相對充足。校園進門就是一個千米的大理石廣場,很是氣派。此時,廣場上稀稀朗朗的圍了十幾個人,旁邊聽著一輛白色的寶馬。有一個光頭男子正對這人群里的人大聲說話。
  “你瑪德,遠哥看上你馬子是她的福氣。拿去,2萬塊,快點滾。”光頭男子手上甩出一疊紅色的老人頭,指著一個帶著眼鏡黝黑的男學生罵罵咧咧的說道。
  一疊錢幣撒了一地,黝黑的男學生倔強的護著身后的女孩,道:“這不是錢的問題。你們憑什么抓小槐?”
  光頭男子眼神扯了扯脖子上的黃金項鏈,眼神陰厲,牙縫里蹦出幾個字,“給臉不要臉,小劉,動手。”
  陸景幾人要去賓州大學化工學院正好要橫穿廣場,走得近了正好看到光頭男子幾人將那黝黑的學生打翻,將一個身材苗條,臉蛋甜美的女生抓住寶馬車上拖。女生正凄厲的大叫,掙扎。中間還挨了幾下。
  圍觀的人群臉上都露出不忍的神色。但沒人敢出頭。
  陸景眼睛瞇了瞇。
  徐詠碧臉上露出震驚和氣憤的臉色。劉基偉則是一副見怪不怪的樣子。
  何路遙驚訝的道:“咦,好像是我們昨天問路的那個女生。”
  陸景點頭,對跟著的趙姿打了個手勢。
  這時,從廣場對面快步的小跑過來一名干瘦的中年男子,大聲喝道:“干什么?你們干什么?程心遠,你敢跑到我們學校來鬧事。信不信我去何書記面前告你。”
  從白色寶馬車里下來一個穿著休閑裝,神情懶洋洋的年輕人,抱著手臂不屑的說道:“成副教授,現在何書記算個屁啊。他快要完了。賓州現在真正說話算數的是我們家和錢市長。老家伙,別擋著本少爺享受生活。”說著,對光頭男子使了個眼色,然后上了寶馬車。
  “你,你…”成教授走近,手指寶馬車,渾身氣得直哆嗦,“程心遠,你狗日的…啊…”話沒說完,卻是被光頭男子一巴掌打在臉上,給扇到一邊。
  “瑪德,一個破副教授得瑟什么。”光頭男子獰笑活動著手腕,得意的哼了一聲。
  “啪。”
  他感覺有人過來,剛轉過身就是一巴掌打的眼冒金星,接著小腹上挨了重重一擊,整個人都失去重心,倒地不起。
  “光哥!”兩個正在拖小槐的馬仔嚇了一跳,咽了咽口水,手里抓著女孩的手不自覺的松了。他們看得清清楚楚,打人的是一名容貌普通,身形瘦弱的女子。但她一記膝撞威猛無比,將一百多斤的光哥一招放到,形成了強烈的反差。
  這一切發生的極快。快到周圍的人都還在議論小槐要被毀了的時候。光頭男子就被打倒在地。形勢瞬間改變。那名黝黑的男生也趁機跑過來將他女朋友救出來,在一邊小聲安慰起來。
  “成教授,你沒事吧?”陸景走到干瘦的成教授面前,他感覺這位成教授就是他要找的賓州大學副教授成立誠。
  挨了一耳光的成教授臉上火辣辣的,五根指印清晰可見,陰著臉,道:“沒事。程心遠這小王八蛋不好惹。你們趕緊走吧。趕緊離開賓州。要快。”(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