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905 去賓州

陸景打傘下車。雨滴不緊不慢的打在雨傘上。
  高速路口的水泥馬路上有些水,陸景的皮鞋很快就濕了。歡迎人群前列,一名近五十歲英俊儒雅的男子微笑著走過來,“陸先生,你好。我是賓州市副市長劉委,歡迎你來賓州考察。”
  “劉市長,你好。這么大雨還麻煩你們來接我,辛苦了。”陸景來賓州之前已經看過資料。劉委是賓州市的常務副市長。市政府的二號人物。
  劉委客氣的和陸景寒暄幾句,就邀請陸景前往賓州市政府的招待單位,賓江酒店。
  很快,一輛輛小轎車組成一支車隊平穩有序的從襄賓高速路口駛向雨中輪廓朦朧的城市中。
  銀灰色的奔馳車內,徐詠碧見陸景微皺著眉頭腳下不安份的動作,問道:“陸景,你剛才為什么要下車啊?就說了幾句話,呵呵,我還以為你會像電視里的領導那樣一個個的去握手呢。現在腳濕了不是很難受嗎?”
  陸景笑道:“我要真是賓州干部們的領導當然可以不下車。問題是我只是來投資的。不下車,傳出去可是一個跋扈的名聲。相比較而言,腳濕了這種事情是小事。哦,詠碧,你有沒有覺得劉市長看得有點臉熟?”
  他以公函的形式通知賓州市,告知他今天來賓州考察投資環境。以景華公司的地位,賓州派出常務副市長迎接是對等的,也是符合慣例的。
  不然,以陸景的身份私下里來賓州,何晨過來迎接都正常的很。
  徐詠碧笑吟吟的道:“你這話不是取笑我吧?”
  陸景莫名其妙,詫異的看著徐詠碧精致的臉蛋,道:“取笑你什么?”
  徐詠碧道:“我在美術學院的同學劉基偉你還有印象沒?這位劉市長應該就是他爸了。”
  陸景恍然,想起在前些年在江州和劉基偉的交集。好像劉基偉追了徐詠碧幾年都沒成功。劉基偉可不就是說他爸是賓州的常務副市長嗎?父子倆模樣很像。怪不得徐詠碧這么說。
  陸景心里一動,微笑道:“有點印象。這么說,這位劉公子畢業之后在賓州工作了?”
  徐詠碧露出個苦惱的神情。道:“是啊。他在賓州市一家國企里面任職。所以,我才要跟你一起來賓州,不然非得被他騷擾死。賓州這里景色這么好。我其實很早就想來賓州寫生了。”
  陸景笑了起來。看來,劉基偉這位官-二代入不了徐詠碧的眼啊。
  …
  …
  賓江酒店是賓州市內唯一一家四星級標準的酒店。除了招待市政府的賓客外,也對外開放營業。
  車隊抵達酒店之后,已經是下午一點左右。劉市長安排陸景一行人就餐。吃過飯后,劉市長和陸景約定明天上午去拜訪何書記、錢市長兩位賓州市的掌舵人之后就告辭離開。
  賓江酒店八樓的豪華套間內。看著窗外下個不停的雨,陸景微微皺起眉頭,慢慢的吸了一口煙,問身后客廳沙發處坐著的丁靈、江祺廣,“你們怎么看?”
  “景少,劉市長似乎并不太歡迎我們。”江祺廣謹慎的用了一個“似乎”來為劉委的一系列舉動下了一個評語。作為景華公司高級投資顧問。他和地方上的官員接觸很多。賓州這位劉市長只是表面上的熱情。否則,他應該主動安排今天的晚飯才對。
  陸景點了點頭,嘆口氣道:“看來,賓州的形勢比我想象的還要嚴峻啊。”很明顯,何晨對賓州市政府這邊毫無影響力。所以,他們現在在賓州受到了冷遇。
  丁靈輕咬著嘴唇,道:“那我們現在怎么辦?”
  陸景略一琢磨。道:“等會聽聽何路遙和胡文洸怎么說。先了解下賓州的情況再決定下一步的行動。小靈,通知大家下午自由活動吧。坐了一上午的車大家也都累了。”
  丁靈道:“哦,好的。”
  陸景一行人來賓州,正在賓州負責旅游開發的胡文洸當然得到了通知。只不過,景華給賓州市政府發了公函,需要先和賓州市政府打交道。所以他才沒有去迎接。
  但是,陸景先等到的卻是何路遙的電話。何路遙早就在賓州等著陸景到來。他在官面上的消息自然比胡文洸靈通。賓州市常務副市長劉委才離開賓江酒店半個小時,他就打來了電話。
  “景少。到了吧?下午沒事的話,我請你喝酒。”何路遙在電話里笑道。
  陸景看看手表,微笑道:“行啊。你說地方。”
  何路遙笑哈哈的道:“我說地方你也不知道啊。我就在賓江酒店門外。”
  陸景笑了笑,道:“好。我一會就下來。”
  其實,陸景到賓州來第一個應該見的人是賓州市委書記何晨。只不過,私下里的見面放在正式見面之后比較合適。但是,他和何路遙見面自然沒什么講究。何路遙來得如此之快。看樣子,賓州的形勢的確對何晨很不利。何晨有些坐不住了。
  陸景和何路遙的關系處的還不錯,見面之后說笑幾句,何路遙開著毫不起眼的黑色尼桑轎車從繁華的賓江酒店離開。
  十五分鐘后。一間豪華KTV的包廂里,何路遙敬了一支煙給陸景,笑呵呵的道:“景少,簡陋了點。這里算是賓州市內最好的KTV了。我第一次來賓州的時候就感覺這里至少滯后了江州十年的時間。”
  陸景笑著搖搖頭,道:“也沒那么夸張。不過,賓州的經濟發展確實是滯后了。省里面現在不是搞了楚北省西部經濟發展小組嗎?慢慢來。賓州還是要先把內部的力量凝聚起來。”
  這話就點的有點透徹了。
  何路遙撓撓頭。他雖然在陸景的推薦下幫助李新寒在江州打理王朝俱樂部,在江州混得風生水起。江州何少大名鼎鼎。但是正兒八經的談論政治,他腦子便有些不夠用。更何況,他今天過來,其實父親什么都沒交待,只是讓他來見陸景。
  何路遙苦笑道:“景少,我爸基本都不和我說賓州的形勢。你這話可讓我抓瞎了。我就知道賓州市市長錢高陽和我爸不對付。在旅游發展上的話語權我爸爭不過他。”
  陸景詫異的道:“錢市長今年年初才到任的吧?”這么說,錢高陽的能力極其出眾了。
  何路遙感嘆的點點頭,“是的。”
  賓州市關于旅游興市的戰略早就定了。在在旅游發展上的話語權也就意味在賓州的話語權。陸景沉吟了一會。道:“何書記對瑞豐旅游加大在賓州投資的前景怎么看?”
  何路遙攤開手道:“這我就不知道了。”這話他不敢亂回答。
  陸景頗有些無奈,抽著煙沉思了很久,道:“我明白了。”看來,何晨今天只是想要借何路遙的口表明他在賓州處于弱勢。這些話,何晨估計很難在他面前說出口。
  實質性的情況得明天見到何晨之后才清楚。
  何路遙搞不清楚他父親和陸景打什么啞謎,見陸景沒再問這些,轉而和他聊起賓州的趣事。也就一邊喝酒一邊陪陸景聊著。到傍晚時分,何路遙告辭回家,向父親匯報今天和陸景見面的情況。
  賓州市委常委院1號別墅的客廳里,何晨坐在沙發上喝著茶水,仔細的聽著兒子的話,笑道:“恩。完成的不錯。”
  何路遙一臉的茫然,問道:“爸,就這樣?陸景說他明白了,可是我沒明白。”
  何晨心里嘆口氣,他這個兒子真不是混官場的料子,板著臉道:“不明白就自己想。吃飯!”
  “…”何路遙郁悶的站起來,他都沒搞明白他爸怎么就板起臉了。
  …
  …
  就在何路遙與何晨說話的時候。陸景、丁靈、江祺廣、胡文洸在瑞豐旅游賓州分公司食堂的包間里一邊吃飯一邊聊天。
  胡文洸下午給陸景打電話時,陸景正在洛蒂KTV里面和何路遙聊天。因而會面時間安排在了晚上。胡文洸在分公司食堂宴請景華一行來考察的人員。
  瑞豐公司很早就進入賓州進行開發。只不過之前的投資級別只有千萬級別。而且是和立豐地產進行合作,規模相比于云春、建業都不算大。
  當然,瑞豐旅游和立豐地產在賓州的工作人員不少。是以,在賓州市區北有辦公樓、宿舍、食堂。瑞豐旅游賓州分公司的食堂就在辦公樓后的副樓三樓里。
  陸景笑著指指桌面上豐盛的菜肴,道:“雞鴨魚肉,你們在賓州搞得不錯。”
  “這是因為賓州這里物價便宜。”胡文洸得意的笑說道:“實話說,我們這食堂里比外面酒店的檔次還高一些。景少。要不你們住公司算了。賓江酒店那里人多嘴雜。”
  陸景擺擺手,“過幾天再說吧。江祺廣他們可以過來住。賓州的情況怎么樣?何書記好像當不了家。瑞豐旅游加大投資是否還有必要?”
  胡文洸沉吟了一會,組織了語言,道:“景少,情況是這樣的。錢市長到任之后,就放棄了和我們的合作,轉而引進了海益集團名下的海益旅游。我給公司的報告希望加大在賓州的投資是針對紫云山旅游項目而言的…”
  陸景手指輕輕的揉著眉心。回憶了一會瑞豐旅游在賓州投資的資料,插話道:“我記得紫云山旅游項目不是被瑞豐旅游拿下來了嗎?”
  胡文洸解釋道:“瑞豐旅游拿下的是紫云山早期開發的北麓一帶,距離市區不遠。旅游資源有限,主要偏重于商業地產和旅游小鎮的模式。紫云山橫跨賓州境內。現在所說的旅游項目分為東段和西段。省里面正在修建江州到賓州的直達高速公路,屆時從江州到賓州也就2個小時的路程,無須從襄水繞路多費一個小時。所以,紫云山東段的經濟收益最好。我們現在所說的就是紫云山旅游項目就是指的紫云山東段。這個預計投資8億的開發項目無論是我們還是海益旅游拿下來都將在十年內主導整個賓州的經濟發展。”
  丁靈挽了挽耳邊的短發,道:“所以,何晨書記要求我們拿下這個項目,對嗎?”
  胡文洸點點頭,“是的。這實際上也是何書記和錢市長的話語權之爭。”(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