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904 戲弄

夜色在雨中變得凄迷,陸景休息了好一會,才帶著十三離開休息室,給周宏遠說了一聲之后,陸景去熙悅酒店門口的臺階處等十三開車過來。
  “陸先生,下雨了,我沒帶傘。”一樓大廳里,嬌美迷-人的劉語薇看到陸景出來,走過來,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剛才舞會上的曖-昧在她心里的漣漪還沒消散。
  以她的姿容坐在這里等,按理說會有大把的人想載她離開。但是,今天參加舞會的人都知道她是陸景欽點過來。開玩笑,這大半夜的誰敢載她離開。萬一被陸少誤會了怎么辦?
  劉語薇也不想和她不認識的人一起離開。是以,就一直等在一樓大廳這里。
  陸景笑了笑,道:“我送你。”
  保時捷在夜雨中輕快平穩的向南業區駛去。車廂內飄散著劉語薇身上好聞的幽香。陸景隨意的聽著劉語薇輕聲慢語的找話題閑聊。劉語薇質感低沉的聲音很是嬌媚,在夜間安靜的車廂內聽著很讓人舒服。
  車過一個十字路口時,一輛大貨車斜刺突然闖紅燈高速橫向駛過。開車的十三連忙剎車。
  “啊…”劉語薇一聲嬌呼,身子不由自主向前沖去,眼看就要撞上前排的車椅上,忽而一只大手將她的額頭擋住,抵消了沖擊力。
  陸景也是前沖,不過他的力氣要大一些,很快就恢復過來,順手幫了劉語薇一把。要是美人光潔的額頭變得淤青未免就有失觀瞻了。
  十三清秀的臉龐上浮起煞氣,氣憤的問道:“陸少,要不要追上去?”
  陸景擺擺手,“算了。”
  十三“哦”了一聲,繼續開車前往西月區。陸景現在要回家自然不會大半夜的講究風度親自將劉語薇送到南業區的住處去。十三知道陸景的意思。先送陸景回家,再送劉語薇。
  “哦,謝謝你,陸先生。”劉語薇驚魂未定的扶著胸口說道。
  陸景似笑非笑的掃了一眼劉語薇胸口。剛才那對飽-滿玉兔跳躍的弧度有點大啊。不禁讓他想起舞會上她一對玉兔被擠壓的美妙滋味。“不客氣。”
  劉語薇嬌羞的低下頭。耳朵根變得滾燙。她知道陸景在想什么。心里不免有些羞惱,又有些好笑。沉默了一會。劉語薇抬起頭,紅潤的嘴唇動了動,鬼使神差的道:“陸先生,我和我男朋友分手了。”
  陸景愣了愣。這句話可以有很多種解讀。陸景笑著對前面開車的十三道,“十三,去西月區的麗都酒店。”
  劉語薇腦子有點蒙,陸景這是要帶她去開房么?但是,她根本不是那個意思啊。只是,剛才那句話卻是很容易讓人誤解。劉語薇不禁雙手捂著滾燙的俏臉,腦子亂糟糟的。
  陸景嘴角揚起一絲微笑。
  十分鐘后。麗都酒店豪華的總統套房客廳里,陸景溫聲道:“劉小姐,去洗澡吧。”
  劉語薇猶豫了一下,看了陸景一眼。想要分辨幾句,但話似乎堵在嗓子眼里了,沒法說出來。就這么順從的進了浴室。
  在浴室的洗漱臺前,劉語薇取下秀發上的蝴蝶發卡,看著鏡子里俏臉緋紅的女子,心里五味雜陳。(平南文學網)陸景一句話能讓她提升到副科-級,假設和他**一度呢?但是,怎么可以有這種想法?她并沒有要倒貼給陸景的意思啊,而且…
  兩種想法在腦子里交戰,劉語薇褪下身上性-感的抹胸長裙,緩緩的將她自己變成小白羊,然后站在浴頭下,仿佛有一種慣性在推動著她做這一切。
  “一會要和陸景說清楚。不能這樣。”不知道過了多久,劉語薇洗浴完畢裹著浴巾,下定決心。她打開門,慢慢的走出浴室。不過,眼前的一切讓她一怔。
  房間里空無一人。
  劉語薇在房間里四處轉了轉,確定陸景已經離開。茶幾上陸景留了一張便簽:時間會沖淡情傷,今晚好好休息。
  看著便簽上的話,劉語薇嘴角的笑意逐漸的擴散,仿佛一朵盛開的鮮花。她這時候哪會不知道她被陸景戲弄了。但是,心里卻仿佛有一只溫暖的手緩緩的撫過。
  這個男人!
  繼而,劉語薇咬咬嘴唇,低頭看看她此刻性-感無比的打扮,浴巾裹著身子,里面空無一縷。小腿筆直,香乳微現。她心里忽而有些莫名的惆悵。
  劉語薇晚上做了一個很香-艷的夢。夢里,她被陸景壓在身下肆意的輕-薄,愛-撫…
  …
  …
  7月14日早晨,陸景和婉儀道別之后,帶著十三飛抵江州。江州依舊是艷陽高照,溫度炙熱。宋雨綺和丁靈到機場接機,隨著陸景返回景華研發大廈。
  景華今年的年度目標很明確,就是盡可能多的銷售足夠的手機,占有市場份額。景華在京城的收獲讓景華上下都很振奮。移動300萬臺的訂單、聯通150萬的訂單,今年一開始制定的銷售目標看樣子是低了。
  上午處理完積壓的公司事務之后,陸景三人去清江心語方琴那里吃午飯。
  “雨綺,去賓州的資料準備好沒有?”陸景問正在含笑開車的宋雨綺。
  宋雨綺嘴角浮現一個動人的微笑,道:“準備好了。待會讓小靈拿給你。秘書組這里經過估算,你這次去賓州想要將瑞豐旅游的項目做起來,至少要準備投入10億。”
  陸景靠在車椅上笑道:“過兩天移動就要分期支付84億的采購款,投資10億在賓州并不是難事。”賓州的旅游在03年之后就會逐步的發展起來。現在進行巨額投資,并沒有什么風險。
  這就是他獨有的優勢了。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丁靈輕咬著嘴唇道:“陸景,風險不在這里。風險在于何書記和賓州錢市長的關系并不融洽。我們的投資可能收不回來。”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
  位于江州第二商圈積西鎮商圈的清江心語小區一帶在正午時分車流密集,人來人往,一派繁華的景象。
  陸景三人將車停在樓下,一起坐電梯到了10樓。門鈴響了一會,方琴穿著白色的修身t恤、筆直的卡其色休閑褲打開門,溫婉的招呼陸景、丁靈、宋雨綺進來。
  看著這個豐-腴美艷的成熟美人,陸景道:“琴姐,你最近應該不忙吧?”方琴在景華國際學校擔任英語課老師。7月中正是暑假時期。
  方琴將手里的菜碟放在橡木餐桌上,溫柔的理了理明艷的短發,微笑道:“是啊。所以我晚上要飛去黃海,準備和小漓、葉妍一起去柏斯度假。”
  “啊…,方老師,你去柏斯啊?那里景色真的挺好的。璇姐在那里有酒店,你們是準備住在哪里嗎?”幫著方琴從廚房里將菜肴端出來的丁靈驚訝的轉動大眼睛,笑著說道。
  方琴溫柔的看了陸景一眼,道:“不住那里。聽葉妍說是住在一個叫青葉島的島上吧。”
  “哦。”丁靈像只靈貓一樣的乖巧點頭。她知道陸景在柏斯買了四座島,其中兩座島用來開發旅游和酒店。另外微草島、青葉島兩座島是陸景的私人莊園。
  宋雨綺在客廳里開了紅酒,在餐桌這里給大家的酒杯中倒著酒,笑道:“方老師,那你們可要好好的玩呢。回頭發照片給我分享啊。”
  方琴笑著答應下來。
  吃過一頓豐盛的午餐后,四個人一起收拾了餐具,正在客廳里說著閑話時,宋雨綺接到電話,和丁靈一起去了景華科技園處理工作上的事情。陸景留下來陪方琴。
  方琴深邃清亮仿佛若兩粒水銀丸子一樣的眼眸落在陸景臉上,傳遞著一個成-熟女人的思念、愛意。她知道陸景今天到江州,特意等在家里。否則,她早去黃海了。
  陸景坐到方琴身邊的沙發上,將身材豐腴曼妙的方琴抱到懷里,溫柔的愛-撫著這個成熟美艷的女人,調笑道:“琴姐,我上次給你買的那件透明睡衣呢?”
  方琴不好意思的靠在陸景懷里,小聲道:“雨綺和小靈要過來,我怎么敢穿。”
  言下之意就是他一個人過來的時候就可以穿。陸景忍不住微微一笑,愛憐的吻了她幾口,笑著給她說起在京城的事情來。
  方琴依戀的抱著陸景,偶爾溫柔的摸一摸他的臉龐,不時回應陸景愛意的熱吻,心里充滿了快樂喜悅安寧。這就是這個男人帶給她最真實的感覺。聽到陸景說戲弄劉語薇的事情,方琴嘴角帶笑的道:“你真是太促狹了。”
  陸景笑道:“我當時看她羞澀的樣子突然想嚇嚇她。我又不會見到漂亮女人就招惹。”放在前世里,劉語薇這樣送上門的“美食”,他肯定會毫不猶豫的吃掉。現在卻沒有太多的心思。
  方琴笑盈盈的看了陸景一眼。掩嘴輕笑,卻不肯說話。看那意思就是說陸景瞎扯:招惹漂亮女人的事情,你又沒少做。
  陸景郁悶的捏了捏她肥碩的白兔。
  …
  …
  傍晚時分,陸景將方琴送上飛往黃海的飛機后坐車返回南陽街和去賓州的團隊見面吃飯。
  他這次去賓州,擺明是去投資為何書記站臺。因而,除了要帶丁靈,還要帶一個五人的談判和投資評估團隊,以便于盡快和賓州達成投資協議。
  飯后,陸景接到董晚瑤的電話,帶著丁靈去1804酒吧小坐,察看董晚瑤的“驚喜”到底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