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902 談判(下)

周宏遠和柳元青跳了幾支舞曲后,就去了宴會廳外的一間休息室里商量事情。
  窗外夜色淡淡,月光皎潔。柳元青敬了一支煙給周宏遠,落座之后,吸了兩口,恭喜道:“老周,和景華達成協議,你在總部的位置就算穩了,可喜可賀吶。”
  周宏遠心情極佳,笑道:“今天的談判成功你也有一份功勞。”
  柳元青笑了笑,輕聲問道:“老周,能不能讓陸景幫忙…”說著做了一個干掉的手勢。至于干掉誰,他和周宏遠心里自然都清楚。
  周宏遠搖搖頭,道:“老柳,我中午和韓總叔侄吃過飯。陸景明確的告訴韓鴻信:不同意以政治利益換取經濟利益。所以,這件事情急不得。要文火慢燉。”
  柳元青笑著指指宴會廳的方向,道:“這樣燉?你倒是不怕搞得最后不好收拾。”他很清楚,陸景不會和小粟發生什么。送女人那得多親密的關系才行?周宏遠顯然和陸景沒這個關系。
  周宏遠笑道:“不會。只要不過火就行。小粟不會主動亂來。呵呵,陸景剛才不也為劉語薇說話了嗎?劉語薇我看把她調到總部來工作吧。我會安排一個好位置。”
  柳元青點點頭,“行。我一會找劉語薇談話。把事情點透。”雖然陸景只是提了一句,但是老周現在明顯想要討陸景歡心,這點事情肯定要辦好。
  …
  …
  陸景讓一直陪著他的粟小姐去休息去了,正獨自在舞池旁邊的座位上閉目養神休息時,突然一個熟悉的低沉嬌媚聲音出現在耳邊,“陸先生,你怎么沒去跳舞?”
  陸景睜開眼睛一看,卻是嬌美迷-人的劉語薇和柳元青一起走過來了。陸景微笑道:“呃…。有點困了。劉小姐什么時候來的?”說著沖柳元青點點頭。
  柳元青笑著道:“陸少,小劉剛從公司過來。外面突然下了暴雨,晚了點。”他剛剛已經和劉語薇談過話。說明了她的工作調動以及原因。
  陸景笑著和柳元青寒暄幾句,就在劉語薇的邀請下去了舞池。
  劉語薇今晚穿著一件黑色和中紫色相間的貼身抹胸長裙。曲線畢露。香肩肌-膚細膩光滑。貼身的抹胸長裙讓她兩只挺-翹圓潤玉兔的形狀若隱若現。若人遐思。
  她妝容精致,滿頭的青絲盤了一個優雅的發髻。發髻之上是一枚白色的蝴蝶發卡。細嫩的耳垂上帶著精美吊墜款式的耳墜。滑膩細白的脖子。渾身有著淡淡好聞的幽香傳到鼻端。
  隨著舞曲慢慢的起舞。劉語薇甜美對陸景笑著,輕聲道:“陸先生,謝謝你啊。剛才柳總已經和我談話了,讓我下周去移動總公司報到。享受副科-級待遇。”
  陸景微笑道:“不客氣。我答應過你的。就是與計劃上有點變化。哦,你在移動也干滿了2年吧?”提級別是有工作年限限制的。
  劉語薇道:“我從京城理工大學畢業就進了移動。已經在移動工作了三年。”
  陸景輕輕點頭。說起來劉語薇還大他一歲。當然,他叫劉語薇小劉的時候沒人會覺得不妥。
  劉語薇用她質感低沉嬌媚的聲音道:“陸先生,那天真是對不起啊…”她已經和她男朋友分手,但是那天她男朋友可是罵了很多難聽的話。也不知道陸景聽到沒有。
  陸景笑道:“賓利車窗的隔音效果還是不錯的。我什么都沒聽到。”
  劉語薇嫵媚的對陸景笑了笑,道:“謝謝。”
  這時正好一曲完畢,劉語薇嬌柔的甜笑道。“陸先生,我再陪你跳一曲吧?我們說說話。”陸景略猶豫了一下,就和劉語薇站在舞池中說話,等待下一曲。
  隨意的和嬌柔甜美的劉語薇說著話。片刻后,下一首舞曲響起。陸景上前去攬著劉語薇的柳腰,劉語薇則是向前半步準備和陸景再舞一曲。兩個人都沒想到對方會動,毫無準備的輕撞到一起。
  “啊…”劉語薇輕呼,胸前一對飽-滿的玉兔毫無保留的抵在陸景胸膛上,被擠壓的微微變形。她今天為了穿這身性-感的抹胸長裙。只貼了乳-貼。
  陸景哪里料到會有這么旖旎的情形,一下子都沒回過神來,手掌鬼使神差的撫在劉語薇的香臀上。夏季之時襯衣很是單薄,劉語薇的抹胸長裙也不厚。他完整的感受到那對挺-翹圓潤玉兔的彈軟。
  劉語薇頸脖都紅透,等了一會,小聲道:“陸先生…”
  陸景回過神,苦笑著略退開半步,重新挽著劉語薇的手、腰翩翩起舞。但是,經歷這么一下,兩人之間有些曖-昧的氣氛在不斷的發酵。
  迷離的燈光下,劉語薇見陸景欲言又止,想了想,嬌柔的開口道:“我們倆不小心撞到一起了。你也不是有意的。”
  陸景根本就不想說這個,低頭在劉語薇耳邊輕聲問道:“32d?”
  劉語薇愣了半天才反應過來,滿臉緋紅,羞答答的低下頭。
  陸景借著酒意問完才覺得他有點過分了,這不是調-戲人家小姑娘嗎?正準備道歉時,聽到劉語薇微不可查的說道:“33c。”
  陸景只覺得有股火撩人的慌。深深的吸了幾口氣,才壓下心里的旖旎情緒。心里暗道:以后真是不能喝酒喝到幾分醉,自制力太差了。
  接下來,劉語薇羞澀的低著頭不敢看陸景。她都不知道她為什么會把這么隱秘的事情告訴陸景。真是瘋了。
  好在兩人的尷尬(曖-昧)并沒有持續多長時間,一曲舞曲畢,陸景和劉語薇一起出了舞池。
  陸景平復了一會情緒,看看時間就要告辭,正在歐洲開拓手機市場的程建楓突然打來電話匯報工作。陸景對他的保鏢十三招了招手,出了宴會廳,找了一間休息室接聽程建楓的電話。
  程建楓在董家aer集團的配合下。在歐洲開拓景華手機市場。剛剛和幾家運營商談妥,簽了大約30萬臺的手機訂單。萬事開頭難。其實,歐洲的手機市場相比于北美手機市場更為保守。北美手機市場還可以用完美的產品撬開。歐洲的手機消費者卻喜歡選用歐洲知名的品牌,外來的手機廠商很難打開局面。
  程建楓能拿到30萬臺的銷售額。也是一個利好消息了。陸景心情放松的笑著程建楓聊了二十幾分鐘。剛放下手機。卻是見到十三在門口冒了下頭,接著。已經去休息的粟小姐走了進來。
  陸景奇怪的道:“粟小姐,你找我有事情?”
  聽到這句話,粟小姐水靈的俏臉上布滿了紅暈,嬌羞的道:“陸先生。我能不能在你這兒呆半個小時?”
  陸景心思何等靈敏,好笑的看了看這位艷光四射、清秀嫵媚的嬌嫩少-婦,玩味的道:“你知道劉語薇升職的消息了?”升職這種消息歷來在國企是傳得最快的。估計,這位粟小姐進這間休息室時也是被很多人看到的。
  粟小姐吃驚的看著陸景,她沒想到陸景居然一下子猜到了她心中的所想,點點頭,哀婉的道:“陸少。我丈夫失業快一年了。家里面就靠我的工資死撐著。我…,陸少,我就在這兒呆半個小時。”
  陸景微笑著反問,“你覺得我會同意嗎?”
  粟小姐的心思不過是想著打擦邊球來獲取提升。畢竟。她剛剛親眼看到他一句話就造就了劉語薇的提升。而假設她在眾目睽睽之下,和他一起在一間房間里呆了半個小時,外面還有他的保鏢十三守著,這種情況下大家會怎么想?只要有一點點和他的流言傳出來,她自然就能得到周宏遠的重視,從而獲得職位、薪酬的提升。
  粟小姐清秀的臉龐上露出一絲羞赫的神色,喃喃的懇求道:“陸少,我家里實在太困難,孩子都…。如果你要的話,我,我…”進來之前,她下很大的決心,但那么羞人的事情,她實在說不出口。
  陸景愣了愣,哭笑不得。他都沒想到他會碰到這樣的事情。這實在有些顛覆粟小姐下午以來的形象。不過,想想倒也覺得合情合理。但凡家里沒有困難,這么漂亮的、已經結婚的女人怎么可能出來為公司陪客。
  大概是他為劉語薇說話立竿見影的效果讓她看到了擺脫生活困境的希望,所以冒險找到他。就算他拒絕,估計也不可能和移動的一個小職員為難。陸景將粟小姐的心思猜了個大概。
  粟小姐見陸景表情怪異,定定的看著她,羞澀的低下頭,準備迎接這個男人的輕薄。
  陸景揉揉眉心,無奈的道:“你去一邊坐著吧。我打幾個電話,半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粟小姐,下不為例。”
  “啊…”粟小姐驚喜看向陸景。她沒想到陸景居然同意了。
  陸景擺了擺手,走到窗戶邊打電話。粟小姐下午、晚上留給他的印象還是不錯的。花邊新聞他倒不怎么在乎。想了想,這點小事,陸景還是決定成全她。當然,下不為例。
  粟小姐輕撫著胸口,柔順的坐到休息室墻角的沙發上,然后偷偷的瞄了瞄手腕上的時間。心里對陸景充滿了感激。
  有外人在,陸景當然不會打什么機密電話,而是和幾個紅顏在電話里閑扯。打了二十幾分鐘的電話,陸景見窗外的雨越來越大,就掛了電話準備回家。
  看著墻角嬌怯站起來的粟小姐,陸景輕嘆了一口氣,走到粟小姐面前,輕聲問道:“你家里真的很困難?”
  粟小姐咬著嘴唇點點頭,又小聲感激道:“陸少,今天謝謝你。”
  陸景搖搖頭,道:“謝我什么?我看你未必有足夠的手段能從我的花邊流言中獲利。”以他的眼光,自然能看得出來粟小姐是第一次做這樣的事情。
  粟小姐眼神一暗,這正是她所擔憂的。
  陸景對門外喊了一句,“十三,把我的公文包拿進來。”說著,又問粟小姐,“二十萬夠不夠?”
  粟小姐沒反應過來,水潤的紅唇微微動了動,不知道說什么。
  “那就二十萬吧。”十三推開門將陸景的公文包送了進來。陸景拿出支票本寫了二十萬的支票遞給粟小姐,勸道:“粟小姐,實話說,按你剛才那個辦法絕對會讓你走上一條不歸路,到時候想要回頭都會回不了。”
  就粟小姐這份水靈的模樣,可以推斷她和她丈夫的關系肯定很好。陸景不忍心看到她因為暫時的困難而毀掉。一旦名聲壞掉了,她這樣漂亮的女人就會被蜂擁而來的各種男人帶向各種悲劇的結局。
  粟小姐愣愣的接過支票,喜極而泣,兩行清淚緩緩的遞落,好一會,才伸手抹了抹眼角的淚水,由衷的道:“陸少,謝謝你。我…”再感激的話,她說不出口。
  陸景點點頭,溫和的笑道:“別急著謝我啊。寫個欠條給我。這錢算我借你的。”不寫借條,她拿著二十萬回家肯定說不清楚。
  “哦。”粟小姐破泣為笑,笑容如花,少-婦風韻十足。接過陸景的手上的筆,拿了紙,用娟秀的筆跡輕快的寫了兩份欠條憑證。
  陸景簽了名字,將他的那份欠條收到包里,然后對正帶著開心笑容準備告辭離開的粟小姐道,“肩帶露出來了。整理下再出門吧。現在可要保持好形象。”
  粟小姐白膩的肩頭上一條淺粉色的胸-罩肩帶異常明艷。
  粟小姐俏臉微紅。她明白陸景的意思。要傳花邊流言的話當然是衣冠不整出去最好。但是現在陸景給了她一筆救急的錢,那就不需要如此了。
  看著陸景盯著她雪-白肩頭怪異的眼神,粟小姐心里莫名的悸動,想起跳舞時他看她胸前玉兔時的情形。心里一笑,心里有些異樣的情懷。
  她走近陸景,扶著他的腰,踮起腳尖在他臉頰上吻了一口,美眸亮晶晶的看著陸景,認真的道:“陸少,你是個好人。”說著,嫣然一笑,將她清秀嬌-嫩少-婦的嫵媚水靈的韻味完美的展示出來。
  看著粟小姐離開的倩影,陸景笑了笑,心情愉快的摸摸臉頰。贈人玫瑰,手有余香。美人贈吻,臉有余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