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901 談判(上)

周宏遠拋出300萬臺手機的訂單一下子撓到了陸景和楊奉岸的癢處。來之前,陸景的想法就是要盡可能多的從移動手中拿到大訂單。楊奉岸的預計只有100萬臺,沒想到周宏遠居然拋出220萬臺的訂單。
  見到陸景和楊奉岸的表情,周宏遠心里松了口氣。
  定制機業務的本身,對運營商而言,并不只是給手機廠商當代理商,而是通過手機銷售來帶動手機號碼的銷售。每一個手機號碼都將會為運營商帶來大量的利潤。這才是運營商所看重的。
  所以,他并不介意提高手機采購數量。移動并不愁定制手機銷售不出去。捆綁銷售有太多的營銷手段可用。而是發愁銷售手機這部分的利潤過低。這一點必將會被他在移動的對手所抓住而攻擊。
  因而,他要采取以量換價的方式要壓低景華的供貨價格。
  陸景笑道:“周總這個決定真是讓我吃驚,但是卻歡迎至極。希望以后周總多讓我吃驚幾次。”
  屋內幾人都符合的笑起來。周宏遠趁熱打鐵的道:“陸少,這個采購價格上景華是不是要給我們優惠一些。如果是按照京城分公司的那個采購價格,我怕董事會那一關就過去不咯。”
  陸景笑著點頭,“這個是自然的。你和楊奉岸談具體細節。”
  300萬臺價值約為90億左右的采購訂單真是一個意外之喜,不枉他在京城停留了這么些天。除去京城分公司已經支付的24億,移動總公司還需要向景華支付66億。這筆訂單將會為景華帶來大約26億的稅前利潤。
  更重要的是。從移動手中,拿下了300萬臺手機的訂單。這比預期足以多了120萬臺。興許。景華有希望在02年成為國內手機市場的銷售冠軍。
  前世里,這個榮譽在03年被波導手機拿到過。當然。也正是因為以波導為首的國產手機賣得太火,刺激了海外手機廠商的神經,從而引起了機海大戰。導致國產手機形勢急轉直下。
  現在,從去年7月份開始的機海大戰已經進行了一年,在景華的帶領下國產手機正在逐步的奪回手機市場。而景華自己在經歷了去年的機海戰術洗禮之后,景華手機的銷量目前正處在高速擴張期。
  從目前的銷售形勢看,景華今年在國內手機市場的銷售目標突破1000萬臺將會輕而易舉。穩居第二位。現在就看能不能沖到1500萬臺了,沖擊一下第一名的王座。
  景華近幾年的目標是成為全球六大手機廠商之一,在全球手機市場中贏得足夠的話語權。2001年全球第六大手機廠商lg全球手機銷量2000萬臺。加上正在逐步開拓擴張的海外手機市場。景華離這個目標已經不遠了。
  就在陸景心情大好的想著的時候,周宏遠、柳元青已經和楊奉岸開始“激烈”的價格談判,雙方各自據理力爭。
  陸景既然把決定權交到楊奉岸手里,自然也就沒插話。正神游天外的時候,一股清爽的女人香味飄到鼻子里。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停止做記錄的小粟拿著茶壺給幾人蓄水。
  “陸少一般喜歡喝什么茶?”小粟在陸景身邊熱情而親切的問著陸景的意見,她微鞠著身子,滑膩細白的脖子的脖子出現陸景的視線中。有淡淡好聞的幽香傳到鼻端。
  陸景這時才仔細的看了看這個水靈的少-婦。她五官清秀,容顏嫵媚,穿著一件無袖的前v字白色素雅連衣裙。配著她嬌嫩水靈的肌-膚。少-婦風韻十足,艷光四射。甚至比他前些天見到京城移動那位劉語薇還要勝上半籌。
  這時候,她身子微鞠著,秀挺的玉-乳沉甸甸的壓在衣襟上。側面露出渾圓的形狀。以陸景的眼光,自然能明白,她里面即使戴有胸-罩。也應該是薄型的。
  陸景眼神只停頓了那么兩三秒,微笑道:“我隨我爸。喜歡喝極品大紅袍。”
  小粟輕笑道:“陸少,熙悅酒店這里可沒有極品大紅袍。”說著。看看正全神貫注談判的楊奉岸三人,輕軟的道:“周總他們看樣子還要談一會。你要是喜歡的話,我給你泡一壺龍井。”
  陸景道:“那謝謝粟小姐了。”他倒不是非得換龍井茶,只不過這位美艷的粟小姐殷勤的這般說,他實在不好拒絕她。
  楊奉岸和周宏遠談到了下午近6點鐘才算大致談完。最終初步達成協議:移動總公司采購十二種機型總計220萬臺景華手機,總價值為60億元。
  柳元青對這個結果很滿意。總算是在價格上把場子給找回來了。
  見三人談完,各自休息。陸景喝著龍井茶,神閑氣定的道:“周總,韓鴻信將我想要和移動合作手機彩鈴業務的事情給你說過了嗎?”
  采購大單談妥,周宏遠心里放下一塊石頭,笑道:“韓鴻信給我說過。陸少,合作手機彩鈴業務沒有問題。我聽說景華和韓國sk電訊有這方面的合作,我們可以參照這一合作協議。”
  一個千萬級的合作業務他怎么可能去駁陸景的面子。
  陸景不動神色的笑著點頭,“行。”
  楊奉岸心里大笑。這才是談判的精髓。輕描淡寫的完成最后完美的一擊。
  一個新興的市場,第一個進入的企業將會獲取多大的利潤、多大的市場份額可想而知。只要時代音樂把握機遇,占據國內彩鈴市場60%-70%不是問題。屆時,一年就有六七十億美元入賬。稅后的利潤只怕能達到五六十億美元。
  周宏遠心里這會恐怕還得意能讓景華讓利了6億元。但是他怎么都想不到手機彩鈴業務有多大的利潤。要是知道的話,周宏遠肯定不會答應的這么干脆。
  …
  談判完成后,已經到了晚上吃飯時間。陸景明天就要去江州。晚上沒有應酬,在周宏遠的盛情邀請下和楊奉岸等人一起在熙悅酒店里吃晚餐。席間。觥籌交錯、氣氛熱烈。
  周宏遠見陸景有幾分酒意,笑著邀請道:“陸少。熙悅酒店頂層的舞池很不錯,要不,我們一會上去散散酒。”
  陸景中午才和焦興修喝的有幾分醉,這時候再喝酒實在有幾分不勝酒力,手壓著眉心,笑道:“我倒沒聽說跳舞能散酒的。行,一會上去轉轉。不過,事先聲明,我舞姿很差。就不下場了。獻丑不如藏拙。”
  陸景身邊專門為他倒酒的小粟聽的嬌媚一笑,這位陸少不談正事的時候,說話還是很風趣隨和的。
  小粟今天的任務當然不是當什么記錄員,而是好好的招待陸景。想到這里,小粟耳朵根有點紅。周總交待她的原話是:滿足陸景的一切需求。作為一個已經結婚的女人,她如何不知道這句話的潛臺詞。
  周宏遠不信陸景不會跳舞,笑呵呵的道:“陸少謙虛了。看樣子為了陸少下場,我要找幾個舞林高手過來。老柳,你也要推薦幾個人啊。”
  眾人都笑起來。
  陸景卻是忽而想起一件事來。從衣兜里拿出一支煙,道:“哦,柳總手底下有跳舞的好手?呵呵,你們公司劉語薇舞姿應該不錯吧?”
  柳元青忙應道:“我聽公司里內勤部門的人說過。小劉是跳舞高手啊。”有陸景這句話。劉語薇就算不會跳舞,他今天晚上也要把劉語薇拉過來。
  見陸景將煙含到嘴里,小粟知機的拿出火機幫陸景點了煙。心里送了口氣,看樣子。她今天晚上的任務會很輕松,這位陸少已經有看中的人。
  陸景愜意的輕吸口煙。對周宏遠道:“我和小劉一起喝過咖啡,小劉很不錯。”
  這句話就意味深長了。周宏遠也是場面上的精明人,當即笑道:“陸少,我們移動公司對優秀的員工從來就不吝重要。”
  陸景微微一笑,點點頭,抽著煙轉而聊起其他的話題。
  他自然不可能是無聊的要移動的高管們幫他找女人。他不過是借著跳舞的話題引到劉語薇身上去。因為劉語薇透漏過京城移動的內情,算是幫了景華一個忙,他承諾過劉語薇在適當的時候讓她負責協調景華手機的事務。
  和周宏遠提一提劉語薇的事情,比在柳元青面前提劉語薇的事情效果更好。劉語薇的職業發展的機會也更好。陸景自然也不再拘泥于原有的承諾了。
  當然,陸景也就提一句,點一點。不可能向對吳倩柔那樣下大力氣幫她。他親自給聯通總經理曹文棟打電話暗示吳倩柔的事情,吳倩柔在聯通所受到優厚待遇可想而知。但是,小劉怎么個不錯法就要看周宏遠怎么理解了。
  飯后,周宏遠引著陸景、楊奉岸等人到熙悅酒店18樓的宴會廳。他其實早就安排好舞會。他給陸景安排好的舞伴就是小粟。只不過,陸景突然點到劉語薇。那也得把小劉喊上。
  陸景等人到舞池后,已經等在舞池里的一名三十出頭、容貌俊俏的女子過來說道:“周總,柳總,舞池這里已經準備好了。”
  周宏遠介紹到這是酒店的鄒經理。又問過陸景的意見。舞會很快便開始。楊奉岸和兩名隨行的助理倒是灑脫的在漂亮女孩的邀請下去了舞池。
  陸景抽了兩顆煙,推脫幾曲后,還是隨著小粟一起走到舞池邊緣。在舞曲聲中,陸景輕托起粟小姐白膩的纖纖玉手,攬起她柔軟的纖細腰肢,翩翩起舞。
  粟小姐身材看似修長,其實身高并不高挑,隨著悠揚的舞曲轉動著,白裙下胸口膩-白的小半片雪-乳不時在陸景眼底晃動。聞著鼻尖淡淡的香氣,手中光滑柔軟的觸感,這讓陸景不禁在心里暗嘆:當真是個迷-人的尤-物。
  陸景當然不可能對粟小姐起什么心思,但今天有幾分醉意卻不免被那雙秀挺的玉兔引得有些血氣涌動,和粟小姐跳了一曲就回到座位上休息。陸景準備等劉語薇來了之后和她說幾句,把今天的話給圓上就告辭回家。(未完待續。。)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