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899 大劇院(下)

金頂俱樂部位于西月區成方路維景國際大廈50樓。四十分鐘后,陸景就抵達維景國際大廈。51樓簡雅明亮的6號包廂里,韓鴻信已經等候多時。
  “二少。”見陸景進來,韓鴻信忙笑著從窗口處的沙發上站起來迎了過來,客氣的邀請陸景在包廂正中的茶幾處入座。一名身材婀娜的貌美女服務員泡了一壺云霧茶送進來。
  喝著清茶寒暄幾句后,陸景微笑道:“想必你應該知道我今天下午要和華夏移動的總經理周宏遠談談景華手機采購的事情。我聽煙玉成說周宏遠和你家里有些淵源。今天約你過來是想了解一下周宏遠的情況。”
  他相信韓鴻信今天過來之前應該是做了準備工作的。
  韓鴻信拘謹的笑一笑,道:“二少,周宏遠是家父的門生。我實在不便評論,不過,二少要是什么話需要傳過去,我保證能夠帶到。”
  陸景驚訝的挑了挑眉頭。門生這個詞可不是隨便能用的。國企系統的上升縱然是與正兒八經的官場上提拔有些區別,但區別不大。大家都是組織提拔任用的,但是具體到每個人,組織所代表的含義也就不同了。
  韓鴻信這句話是說周宏遠是他父親一手提拔的。換句話說,他父親可以影響到周宏遠的某些決定。這對陸景而言倒是個意外之喜。有韓家這么一層關系在,他所謀劃的事情自然是事半功倍。
  “呵,這真是巧了。”陸景笑著道:“其實,我是準備和移動合作手機彩鈴業務。你幫我提前問問周宏遠的意思。如果移動有意愿的話,我們可以在這一次的采購價格上再商量商量。”
  手機彩鈴,即是撥打你電話的人在話筒里聽到的鈴聲。彩鈴業務是2002年3月韓國SK電訊首推。移動于2003年5月率先推出彩鈴業務,聯通、電信、網通等運營商隨后跟進,隨即彩鈴業務取得巨大成功。
  2003年手機彩鈴的市場份額只有1000萬元,2004年是1.9億元,2005年高速增長的彩鈴業務市場份額達到3.9億元。經過高速發展之后。至2008年彩鈴業務份額達到了驚人的810億元。
  整個彩鈴業務的產業鏈中,由于運營商把握著渠道的壟斷性資源,有權通過競標方式選擇SP進入,并對其經營進行監督管理。因而,運營商他們要分得收入中的15%。在余下的85%中,通過資質申請并獲得允許才得以入座的SP(移動互聯網服務內容供應商)獲取40%~50%;生產內容的CP則能獲得50~60%的分成。
  陸景現在要做的是:讓提供手機鈴聲和手機彩鈴下載網站時代音樂承擔整個手機彩鈴產業鏈中的SP、CP的角色。以便在日后近700億元(按照幾年后的匯率約為100億美元)的市場中占到先機,從而獲取到最大的市場份額。
  想想一年三四十億美元的收益。陸景心里就異常舒坦。
  但是,這種新型的模式,想要在2002年的7月份向移動兜售,移動未必會同意這個合作。所以,陸景才有剛才在采購價格上讓步的提議。
  “彩鈴?”韓鴻信聽都沒聽過這個名詞,下意識的重復了一句。
  “是的。手機彩鈴。”陸景肯定的點點頭。
  韓鴻信迷惑的想了想,道:“二少,我會把你這個想法轉達給周宏遠。”手機彩鈴什么的他不是很懂。但是,他知道陸景有求于華夏移動的意愿就夠了。
  韓鴻信沉吟了一會,將昨晚和他叔叔、周宏遠商量過的話說出來,“二少,不瞞你說。周宏遠最近在移動被華夏移動董事長闕斌敲打的厲害,他在移動里做事有些束手束腳。不知道,二少有沒有興趣推動周宏遠擔任移動的董事長一職。”
  韓鴻信說的很客氣,意思表達很明確。陸景自然能聽得出來的“交換”之意:幫周宏遠謀取移動董事長一職,其他的需求比如合作、采購價格、數量什么的都好說。
  陸景拿起精美的紫砂茶杯輕輕的喝了口茶,淡然的道:“鴻信,在商言商。其他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他自然不可能用政治利益去換經濟利益。他幫周宏遠謀取到移動董事長得罪的可是移動董事長闕斌的那個圈子。彩鈴的事情,料想闕斌也不敢拿捏他。最多就是消極怠工。
  果然如此。韓鴻信心里失望的嘆口氣,臉上賠笑道:“是,二少。我孟浪了。彩鈴的事情我待會就打電話告訴周宏遠。”現在只能執行第二套方案了,讓周宏遠自己和陸景接觸,假設能贏得陸景的好感,應景的時候,陸景自然會把周宏遠一把。
  陸景點點頭。笑著和韓鴻信聊幾句京城里風花雪月的韻事。這是一種親近的姿態。京城里每個月都有那么幾件韻事。他陸二少今年過年的時候不也是花邊新聞漫天飛。
  見陸景并沒有表現出疏遠的態度,韓鴻信心里送口氣,和陸景聊了一會,就識趣的告辭。
  陸景略坐了片刻。也準備離開。剛走出包廂,凌雪月的助手胡恒等在門口,笑著道:“陸少,有時間嗎?凌總邀請你去3號會客廳去喝杯咖啡。”
  陸景和胡恒也算是老熟人,笑道:“你都過來了,我能說沒時間嗎?哦,凌姐找我什么事?”陸景跟著胡恒從鋪著厚厚棕色地毯的走道前往3號小會客廳。
  胡恒道:“陸少,這我那知道。”
  陸景就微微一笑,不再說話。
  同在51樓的3號小會客廳距離6號包廂并不遠,幾分鐘后,陸景便在以乳白色為主格調,富麗堂皇西式簡約風格的小會客廳里見到了凌雪月。
  凌雪月四十出頭的年紀,因為包養得體還是如三十多歲的麗人,穿著雅致的粉白色職業套裝,笑吟吟的挽著青絲道:“到你凌姐這兒都不給我打個招呼就走啊?”說著,示意陸景隨便坐。
  陸景坐到窗戶邊的矮凳上,點了一支煙。笑著解釋道:“我中午和焦興修和煙詩凝約了在景華大廈附近的餐館吃午飯。我一會要過去。哦,凌姐今天怎么在俱樂部這里?”
  凌雪月雖然是金頂俱樂部的主人,但她也不會天天都呆在金頂俱樂部這里。
  一聽到煙詩凝的名字,凌雪月似乎不掩飾她眼里曖-昧的猜疑,掩嘴一笑,眉眼如月的道:“這兩天金頂俱樂部在召開會員的年會,我天天都在這里。哦。我聽小韓說他邀請你參加頂級企業家俱樂部你拒絕了?”
  陸景吐出一個煙圈,道:“恩,有這事?凌姐也是這個俱樂部的一員?”
  凌雪月道:“是啊。怎么樣,有沒有興趣進來玩玩?其實,這個俱樂部制度很寬松,就是定期的組織一些會員參加活動。可來可不來。要不。我給你辦一張金頂俱樂部的白金會員卡,自動成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會員。”
  陸景聽到來去自由,也不好拒絕凌雪月的好意,微笑道:“那就麻煩凌姐了。”
  凌雪月優雅的笑道:“這倒沒什么。我聽說你昨天晚上把高家的一個小輩教訓了一頓?”
  “這也傳得太快了點吧。”陸景愕然的一愣,道:“也沒把他怎么樣。王燦讓他喝了半斤白酒而已。”
  凌雪月笑著搖頭,“這種事你遮掩的住啊?我只是要提醒下你,明州高家的人有些護短。你以后不要大意了。就資本力量而言。你的實力暫時還比不上高家。”
  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里面從普通會員、白銀會員、黃家會員、鉆石會員這一系列等級都是有嚴格評定的。其中個人資產和在經濟領域的影響力就是重要的指標。
  她和陸景都只能算是普通會員,而高家則是最頂尖的鉆石級會員。差距不言而喻。當然,這只是商業領域的差距。
  頂級企業俱樂部里面的特邀會員就是專門為特殊人物定制的。
  陸景無所謂的抽著煙,“多謝凌姐的美意,我知道了。”他和高家有些恩怨,又不只是昨天晚上那點小事。他現在沒有去動高家的意圖,但是高家要不知好歹的撲上來,他也不介意蹂躪下這個所謂的六大世家。
  …
  …
  中午時分。京城飯店的豪華包廂里,韓鴻信向韓圣杰、周宏遠說了說他今天上午和陸景的談話結果。
  韓鴻信喝了口酒,沉聲道:“周總,下午就看你的了。”
  周宏遠琢磨了一會,道:“彩鈴合作倒沒什么,我聽說時代音樂和韓國SK電訊就在展開這方面的合作。我估計也就是千萬級的業務,推動一下沒什么。我主要是擔心被人攻訐。”
  被誰攻訐。周宏遠雖然沒有明說,但在座的人自然都明白。
  韓圣杰似笑非笑的看了周宏遠,道:“老周,這種可能性很低。你還是考慮下下午談判的事情。陸景既然說了在商言商,他的要價可能會很高。”
  他點了點周宏遠不要在彩鈴的事情上耍花樣,不然得不償失。
  周宏遠顯然聽明白了韓圣杰的話,臉色不變的接著他的話繼續說道:“這個我準備了兩個辦法,邏輯上能夠把采購價格壓下來,足以向各方交代…”
  聽過周宏遠的方案后,韓圣杰和韓鴻信都微微點頭,認可他的方案。
  吃了一會酒菜后,周宏遠沉吟片刻,請教道:“韓總,我今年過年的時候聽到了一些傳言。呵呵,我準備下午和陸景達成協議之后晚上準備一個舞會慶祝一二,你看怎么樣?”
  韓鴻信心里嘿嘿一笑。周宏遠看樣子是準備動用公關手段來和陸景搞好關系,但是又怕弄巧成拙。是以,要問問他叔叔的意見。
  韓圣杰臉上露出個玩味的笑容,把玩著酒杯,低聲道:“空穴未必來風。當然,你也不要太過火了。”
  周宏遠心里有了底,知道分寸在哪里,笑道:“我明白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