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98 大劇院(上)

既然已經認出陸景,韓鴻信上前半步,恭敬對陸景的道:“二少,我叔叔讓我代他向你問好。”他叔叔是韓圣杰,和陸景有些淵源。
  陸景訝然的挑了挑眉頭。韓圣杰是韓家的頭面人物,這位韓鴻信是他的侄子也正常。但問好什么的顯然是場面話,陸景微笑著回應道:“韓總最近還好吧?”
  韓鴻信心里一喜,忙微笑道:“恩,挺好的。挺好的。”
  一旁站著一口一口慢慢咽酒的高逸傻了眼,他這時才發現他對陸景的認知有極大的錯誤。顯然,陸景在韓鴻信眼里是比那位大模大樣的王少份量更重。這意味著什么可想而知。可笑上一刻,他還以為陸景是狐假虎威。
  一時間,高逸心里五味雜陳,手里的白酒似乎也沒有那么難以下咽了。
  半斤辦酒下肚搖搖晃晃的高逸很快就被同來的同伴扶下去。
  陸景忽而想起一件事來,喊住要走的韓鴻信,問道:“韓鴻信,你這幾位同伴是頂級企業家俱樂部的成員?”他昨天和占哥兒見過面,聽占哥兒說韓家是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里的主要成員之一。
  韓鴻信恭聲答道:“是的。二少。他們幾個是預備會員。我是正式會員。我今天在這兒招待他們。”
  陸景“哦”了一聲,點點頭,做了個手勢示意韓鴻信可以自便。心里想:難怪今天會在這兒碰到高逸。
  韓鴻信見陸景似乎肯賣他叔叔的面子,腦子靈活起來,道:“二少。你有沒有興趣入會?我可以為二少牽個線,由我叔叔作為二少的入會介紹人。我聽說盛泰電器的占總已經答應入會。”
  陸景隨意的擺擺手。道:“算了。我興趣不大。”
  其實,他現在的資產未必有韓家資產多。僅從商業的角度而言。這個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頗有可取之處。但,從政治上而言,對他來說用處不大。
  韓鴻信訕訕的一笑,準備離開。
  煙玉成小聲對陸景道:“姐夫,韓鴻信的父親是華夏移動的上任董事長。他在移動內部很有些辦法。”景華在和京城移動談合作的事情自然瞞不過他。
  “哦?”陸景臉上露出驚訝的神情。韓家不是他關注的重點,他沒想到到韓家還有這么一層關系。輕輕的打了個手勢,道:“韓鴻信,明天上午我們找個時間聊聊。”
  韓鴻信哪有不答應的道理。道:“好的,二少。”大喜過望的告辭離開。京城里有幾個人能和陸二少混在一起“玩”?還是煙玉成仗義!而且,這件事未必不是韓家的一個機會。
  二十幾分鐘后,方蕊卸下妝,換過一襲印花連衣裙過來。香肩小露,甜美迷人,嬌嫩動人。陸景等人這時才發現這位名角也不過是十七-八歲的少女。
  清唱了一曲《讓我們蕩起雙槳》后,方蕊笑道:“王先生,今天300萬的拍賣一首曲子會讓我在戲曲行業一夜成名。我給王先生唱一段我最拿手的蝴蝶夫人選段《清朗的一天》。可以嗎?”
  陸景、王燦等人過來聽這個京劇不過是朋友之間小聚。聽什么都是次要的。剛才讓方蕊唱《讓我們蕩起雙槳》有點惡作劇的意思。王燦推了推眼鏡,笑道:“歌劇就算了,要不再唱一首《歌唱祖國》?”
  唐悅沒好氣的笑罵道:“你還不知道這位方蕊姑娘的意思?回頭她總不能宣傳唱一曲《讓我們蕩起雙槳》值300萬吧。總得有個正經曲目。”
  被點出目的,方蕊也不著惱。笑盈盈的施禮道:“希望王先生成全我。”
  這種成人之美的事情,王燦自然答應。
  方蕊這里清唱,戲劇院臺上自然也沒有再表演。陸景對歌劇沒什么鑒賞力。倒是一樓其他幾桌的客人紛紛鼓掌叫好。
  衛婉儀一看陸景失神,就知道他心不在焉。溫婉的笑著抿了抿嘴。
  陸景在琢磨著明天上午和韓鴻信見面的事情。明天下午他要和華夏移動的總經理周宏遠談全盤的采購事宜。他原本的目標是盡可能的讓移動提高采購報價和采購訂單數額。
  但是,知道韓鴻信既然和移動關系密切。他現在又有一些其它的想法。
  …
  給生意伙伴們交代幾句話之后,韓鴻信便匆匆的從京城大劇院里離開。他需要向他叔叔韓圣杰匯報陸景約他明天見面的事情。這或許是韓家進一步發展壯大的機會。
  韓圣杰的住宅位于京城湖東區一處高檔小區里。夜色沉沉,一輛掛著京城小號牌照的黑色奧迪a8駛入杏林花城小區。一棟棟高樓在綠林之后。韓鴻信輕車熟路的將車停在7棟一單元樓下。
  片刻后,15樓復式公寓布局的書房亮起了燈。韓圣杰中等身材,臉有些消瘦,眼睛炯炯有神,聽過侄兒說過今天晚上的遭遇后,沉思了一會,道:“你處理的不錯。你說煙玉成幫你說了一句話,然后陸景才要見你。嘿,煙玉成這個人不簡單。”
  韓鴻信知道他叔叔什么意思。“朋友”這種概念是不存在在他叔叔的心中。天下事,唯有利益兩字。
  韓鴻信便順著他叔叔的思路說道:“煙家已經沒落很久。煙玉成和衛國棟的女兒訂婚之后,前途很光明。我聽說他最近一直在謀求調動,希望把他的級別再向上提一提,等到婚后可以借助衛家的力量轉到地方上任職。說不定他想來華夏移動鍍一層金。”
  韓圣杰點點頭,心里疑慮稍去,道:“他要來移動鍍金也不是不可以。問題是他能給我們什么幫助?哦,鴻信,就你的觀察。你覺得陸景和煙玉成的關系如何?”
  韓鴻信攤開手,苦笑道:“叔叔。我就和陸景見了一面哪里他的想法。不過,他和他妻子衛婉儀的關系非常的好。”
  韓圣杰低頭沉思。評估著幫助煙玉成的利害得失。
  韓鴻信這時也要為好友煙玉成爭取一下,補充道:“叔叔,我聽說衛婉儀和她堂妹衛婉瑩的關系很好。”
  韓圣杰抬頭,訝然的看了韓鴻信一眼,道:“有這回事?行,那就順手幫煙玉成一把。”
  衛家有自己從政的子弟,特別是三代子弟中衛東陽在蘇江省吳州市表現的很出色。煙玉成其實能夠在衛家借到的力量不會太多。主要還是要看他自己的能力。但是,如果有陸景這層關系在,煙玉成未來的成就又多了幾分保障。這筆買賣他覺得可以做。這個時候賣煙玉成一個人情。將來肯定能收到回報。
  韓圣杰道:“我一會會和老周聯系下,再和煙玉成談談。你先向煙玉成透透口風。”
  韓鴻信微笑著答應下來。老周就是華夏移動總經理周宏遠。周宏遠是他家老頭的門生。
  韓圣杰笑著搖頭,他知道侄兒心里還存了一些朋友義氣的想法,這在政治上是十分幼稚的。“好了,煙玉成的事情說完了,我們說說明天你和陸景見面的事情。”韓圣杰的語氣有幾絲興奮。
  陸家已經隱隱有超一流世家的趨勢。如果能和陸景發展出良好的私人關系,對韓家而言,未來很多事情就好辦多了。
  韓鴻信嘿然一笑,道:“叔叔。京城移動的總經理柳元青前段時間找我幫忙,想要我去勸說陸景讓景華和京城移動合作。我剛才來之前已經給柳元青打過電話。京城移動已經和景華達成了價值24億的手機采購訂單。周宏遠明天下午要和陸景見面。我估計他可能會想要提前以華夏移動總部的名義和陸景達成一些合作協議。闕斌最近在敲打周宏遠。陸景找我估計是想要問問周宏遠這邊與景華合作的想法。”
  韓鴻信停頓了一會,讓他叔叔消化這段消息,然后問道:“叔叔。要不要叫周宏遠過來商量一下?”
  華夏移動、華夏聯通上面正管是的信產部。而陸景和信產部常務副部長易雄志私交極好。據說,易雄志因為推動td標準的3g商用網絡在韓國架設的項目很得上面賞識,很有可能在不久的將來正位信產部部長一職。
  韓鴻信這番話的意思就是將華夏移動的利益讓一部分給陸景。從而換取陸景支持周宏遠上位。華夏移動的董事長闕斌最近敲打周宏遠就是因為周宏遠在謀求將闕斌擠出華夏移動。
  韓圣杰考慮了十幾分鐘,躊躇的道:“陸景這個人我有些了解。要是我們采取以經濟利益換取政治利益的辦法,他多半不會同意。我就怕弄巧成拙。這樣吧。先將老周喊過來商量一下。”
  …
  陸景和韓鴻信約好見面的地點是在金頂俱樂部見面。周六上午,婉儀還在熟睡補著昨晚極盡纏-綿導致不足的睡眠時,陸景的白色保時捷已經出了家門去往金頂俱樂部。
  張漓前些時候去黃海巡視環球雅思的業務,這會還陪著葉妍在黃海度假。關寧暑假陪她媽媽去了江口看她父親關海山。李慕清還在香港忙她的唱片事業。小靈在江州等他。幾名紅顏都不在京城,陸景這幾天專心陪著婉儀。
  想著婉儀昨晚嬌媚的討饒模樣,陸景會心一笑。突然,手機鈴聲響起來。手機鈴聲業務在時代音樂網站推出后取得了極大的成功。陸景的手機鈴聲是一曲清悅的風鈴聲。
  陸景疑惑的看看號碼,笑著接了起來,“紫韻,有什么事情嗎?”打來電話的是紫琪的妹妹黃紫韻。她在7月3號就由京城返回渝都了。
  黃紫韻笑道:“姐夫,謝謝你在京城幫我找的向導呢。我高考志愿填了,燕京大學。特意打電話告訴你一聲。”
  陸景微笑道:“好啊,燕大是國內首屈一指的高校,我預祝你心愿得償。”看起來他這位姐夫在小姨子心目中形象還不錯。
  和黃紫韻聊了幾句,陸景掛了電話,心里卻是琢磨著這件事是不是要幫她上個雙保險——提前打個招呼。旋即,又笑起來:我這是愛屋及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