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第八章我是陸景

陸景笑指著前面,“我回四中,不是很遠。”其實今天,他也有些詫異,記憶中,董冰做事簡潔明快,為人大氣,還從來沒見她發飆的一面。原來也是大小姐脾氣。陸景估計如果現在是**時代,董冰馬上就要成為一名人了。
  董冰笑兮兮道:“好吧。今天的事要謝謝你幫我解圍。”
  “適逢其會。我相信你自己也可以解決。”陸景笑著擺擺手,摸出煙點燃。
  董冰莞爾一笑,道:“恩-,再見!”說完,駕駛著跑車離去。
  瑪莎拉蒂的跑車性能極佳,董冰駛離鬧市區后,開始加速,一路上風馳電掣。
  她覺的陸景這人很不簡單,以前雖然聽說他有些背景,但沒有什么具體的概念,今天算是見識到了。砸完車,還可以要別人道歉。說跳湖游泳,就必須跳湖游泳。
  看他抽煙的派頭,還有陰森的笑容,給人一種很古怪的感覺。以前在與英華國際學校聯誼的酒會上見到他,還以為他是靠著在英華國際讀書的朋友混進去的。
  現在看來絕非如此。
  董冰的柳葉眉皺了起來,如果真是這樣,得早點打消丁靈那妮子的念頭,兩人太不合適了。
  …..
  陸景看著絕塵而去的紅色跑車,終于反應過來為什么有種怪怪的感覺。前世里他也總是開著跑車去大學里面,看到美女就停下來道:“美女,要我送你一程嗎?”
  陸景啞然失笑,想來董冰并沒有這個意思。
  走回到四中門口,在小賣部打了一個電話后,他向小賣部左側不遠處的一家燒烤店走去,準備在那里吃晚飯。
  “靠,陸景,你小子怎么才來,我都快餓死了。”一個帶著眼鏡,梳著小平頭的青年坐在圓木桌邊上沖陸景招手,正在吃著肉串,大呼小叫,“老板,快點,再上十串豬肉串。”
  陸景看著好友熟悉的面孔變得年輕,心里感嘆,坐下來親熱的給他一拳,“還沒到五點半,你就大呼小叫,中午沒吃飯吶。”說著,拿起開瓶器打開了一瓶啤酒,到在一次性塑料杯子里,痛快的大喝一口,對炭爐邊三十多歲圍著白圍裙不斷忙碌的男老板道:“老板,再加兩根烤腸,一串雞心,三串土豆,三串韭菜,一個茄子,兩串藕片。”
  “好嘞,馬上來!”老板應了一聲,今天周六,只有住讀的學生在校,他店里面只有兩張桌子坐了人。上菜速度是可以保證的。
  這帶著眼鏡的平頭青年是陸景的死黨,王燦。兩人打小在一個軍區大院里長大,光著屁股玩到大,感情深厚。陸景在人生讀檔之前,被監視居住的時候,王燦不避嫌疑,特意來到他的別墅和他喝了個通宵,一直寬慰他,不會有事的。
  那時,王家的勢力根本不足以抗衡那些強大的力量,而王燦本人也只是個小軍官,對陸景的事無能為力。
  上高中的時候,陸景轉學到了四中,而王燦還就讀于四中斜對面的英華國際學校,和大院里的那些一起長大的伙伴在一起讀書。其他人的感情慢慢淡了,唯有王燦時不時和自己聚聚。
  周六晚上若沒有事,兩人都會來四中隔壁這家叫做百味園的燒烤店吃晚飯。這里就是他倆的一個據點。
  “靠,不知道了吧。今天晚上燕子山有好戲,早點吃完早點過去看。”王燦咬著肉串含糊不清的說道。一手拿著土豆串在白瓷碟子里蘸著醋和蒜蓉。
  陸景用筷子夾著炸的金黃的花生米送入口中,摸出煙,丟了一支給王燦,“什么事?”
  “嗬--,特供小熊貓啊,我覺得我要叫你景哥了。靠,你老頭子的煙你都敢拿。”王燦拿著香煙陶醉的聞了一會兒,拿出火機點上了,深深的吸了一口,“我爺爺那幾條煙都被我爸他們分光了,我是一口湯都撈不到。郁悶。”
  陸景拿起一串老板剛送來烤得油香四溢,外焦里嫩的豬肉串,慢慢咬著,無所謂的道:“有什么不敢的,我老頭子又不抽煙,順他幾包煙又不是什么大事。”
  “差距啊!”王燦夸張的大叫一聲,舉起倒滿啤酒的杯子,“來,哥倆走一個。”
  陸景與他轟然對飲。
  王燦放下酒杯,“知道我們學校的蘇威吧?”
  “蘇威?”陸景腦子里浮現出一個帥氣的男子形象,他的父親后來的位置很高,對大哥并不認可。大哥的事,很難說到底有沒有他的影子。
  王燦指了指東面,“魯東省省長的兒子,他老子很得上面一些人的看中,這段時間上升勢頭很猛,我二舅在那邊可慘了。
  你肯定見過那個騷包的家伙,才來了半個月,整天開著一輛紅色的法拉利跑車在校園里晃。麻痹的,老子真是想砸了它”
  陸景想起來昨天見過那輛紅色法拉利,那青年還從自己瞪眼,頓時恍然大悟,怪不得當時看著覺得有些眼熟,“我見過,那輛車確實很騷包,有同感啊!”
  “哈哈!”兩人笑著干一杯。王燦接著道:“你們學校的豬毛譚和我們學校的陳堅爭一個女生,就是你們四中三大校花之一的關寧。他們倆請了蘇威做公證人,約定今晚在燕子山上帶人單挑。山那邊二中的人都知道。今天晚上肯定很熱鬧。”
  陸景一愣,前世里燕子山打架的事情陸景當然有印象,聽說豬毛譚和陳堅當晚都帶了近百人上山。雖然在蘇威的說合下沒有打起來,整件事卻在學生中鬧得沸沸揚揚。關寧的名聲變得越來越響,大學城那邊都有耳聞。
  而關寧的一生恐怕就是紅顏薄命的最好詮釋。她高三的時候,也就是今年高考落榜,接著聽說她父親的公司破產被人整天在家里催債,過的很不如意。后來她攀上了某個大人物,過了幾年燈紅酒綠奢華的生活,但在三十二歲的時候橫死在黃海市一間豪華的公寓里。最后定的結論是“自殺”。對于這樣一個結論,陸景是絕對不信的,一個三十二歲的女人,正在生命最美好的時期,怎么會采取這樣的方式來結束自己的一生,其中疑點重重。
  疑點?陸景的腦子突然閃過一道光,他知道于毅的秘書李政今晚會出現在哪里了
  陸景心情大好的笑道:“這兩個人真是幼稚!呃,那劉小山呢,他不是一向自以為是英華國際的扛把子嗎?”
  1996年1月份在香港上映的《古惑仔》正在通過盜版碟的方式風靡校園。扛把子一詞也被學生們跟風拿來使用。
  王燦右手在空中用力的一揮,“切--!他!他老劉家嫡孫一大堆,怎么能和蘇威一個獨苗比。用一句歷史唯物主義的觀點來概括,他已經退出了英華國際學校的歷史舞臺。”
  “太扯了!”陸景愉快的笑了起來,端著酒杯喝酒。
  喝酒時講究的是時間,地點,人物,講究所謂的“四美具,二難并”。與王燦一起喝酒,陸景十分的放松和舒服,酒到杯干。大口吃肉,大杯喝酒,兩人吃得渾身冒汗,不亦樂乎。
  王燦一拍腦袋想起一件事來,問道:“喂,陸景,你和李菲菲怎么樣了?”
  陸景的右手在空中停了一會,將一串雞心送入嘴中,吃了一會,才平靜的道:“沒怎么樣,就那樣吧。”
  王燦就搖頭,“早讓你來我們學校,你偏偏要去四中。否則怎么會讓人鉆了空子。我和你說,最近劉小山和她走得很近,已經答應在期中舞會上成為他的舞伴。你要小心,不要家里的紅旗讓人給拔了。”
  “呵呵”陸景用紙巾抹了抹嘴角,拍了拍王燦的肩膀,“娃娃親的事兒,不要太當真,只是長輩們的一句笑談而已。每一個人都有自己的選擇,我和李菲菲是兩條平行線,沒有交集是正常的。”
  “咣當--!”王燦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嘴巴張得大大的,半天合不攏。這番話從陸景嘴里說出來真他媽的不可思議。陸景這小子心里有多喜歡李菲菲,作為死黨他還不清楚嗎?
  好一會,才費力的道:“哥們,沒發燒吧?”
  “你才發燒!”陸景翻個白眼,將王燦想要放到他額頭上的手擋了回去。他知道李菲菲以后的路,絲毫不擔心她會和劉小山在一起。自視甚高的李菲菲看不上紈绔子弟的自己,理所當然也不會看上同為紈绔子弟的劉小山。
  陸景去四中讀書,是大哥的主意。
  私立的貴族學校毛病很多,里面劃圈子,比家境,容易養成特權意識等等,對青少年的成長很不利。大哥意識到這一點之后,趁著他初中畢業參軍一年后回來讀高中擇校的機會,將他轉到了定海四中。
  “算了不說這個”王燦怕刺激到陸景,將最后一個肉串吃下,笑道“晚上去不去燕子山?我估摸著定海這一片的紈绔子弟都會去。咱們紈绔子弟的盛會啊!這可是打響你陸二少名號的好機會。”
  陸景把煙滅了,哂笑道:“太幼稚了,不想去。喜歡就喜歡,各用手段,單挑算什么?”頓了下,陸景繼續道:“晚上我們去永極夜總會。”
  王燦愣了一下,他當然知道永極夜總會的名頭,沖陸景嘿嘿一笑,吹了一個歡快的口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