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897 進展

京城大劇院是京城里戲劇名地。經常有各家名角在這里表演,聞名遐邇。周五的晚上,這里卻略顯得冷清。原因是今天晚上京城大劇院被人包場了,聘請晉西的一個名角班子來愛心義演。這次愛心義演的收入會全部捐給山區里的貧困兒童。
  京城大劇院二樓的豪華包廂里,聽著京劇唱詞,韓鴻信笑著抽著煙,偶爾和身邊的幾名男子聊上幾句,點評唱功得失。包廂中的幾人隱隱以他為首。
  韓家在仕途上沒有杰出的人物。但是,有幾名子弟下海經商之后在商海里混得風生水起。雖然韓家已經沒落成為二流的豪門世家,但于下面而言算得上一條大船。很多商人都以攀附上韓公子為榮。
  今天這個愛心義演有個彩頭。三幕完畢,就會有一個拍賣的捐款環節。拍賣的是今天頭號名角方蕊姑娘清唱一曲。曲目由客人自選。韓鴻信身邊這幾位生意伙伴,大部分都是三十歲到三十五歲,對這個彩頭頗有些興趣。
  “韓少,聽說這位方蕊姑娘唱山野俚曲尤為出名?”這位“矜持黨”說的很含蓄。
  韓鴻信點頭,說起往年的故事,笑道:“前年孫班主來了一趟京城。當時是史自成拔了頭籌。讓方蕊姑娘唱了一曲明朝時的通俗小調。確實是蕩人心魄。”
  通俗小調?這話還是有些隔靴搔癢。但是有幾個人卻聽懂了,會心的一笑。史自成真是個人才。看美人近在咫尺含羞帶俏的唱青樓艷-曲實在是刺激。
  一行人在包廂里說笑著,很快就到了拍賣環節。面目黝黑的孫班主在戲臺上拱手交待幾句場面話,就宣布拍賣開始。這次愛心義演早舉辦過很多次,有一定的章程。戲臺前面左側有一快顯示的LED大屏幕。每個餐桌、貴賓包廂處都有一位身穿劇院服飾的女服務員手持報價用的電子設備用于報價。
  很快,大屏幕上的電子版數字從10萬開始瘋狂的跳躍上漲。
  “30萬!”
  “50萬!”
  “100萬!”
  “200萬!”
  一樓大廳里的5號桌有人報出了200萬的高價。這個價格頓時讓整個大劇院里議論紛紛。不少人都打探5號桌那一群人的底細。這個價格有些虛高了。200萬用來和方蕊姑娘春風一度都夠了,只聽一首小曲實在有些奢侈。
  韓鴻信身邊有個身材高大,唇紅齒白的青年冷笑一聲,自語道:“比錢多是吧?”吩咐身側的服務員道:“報價。250萬!”他就是剛剛報價100萬的人。
  一樓大廳里的5號桌這里坐著幾名青年男女,正是陸景幾人。陸景拿著衛婉儀白-皙的手掌看相,笑著和她胡扯,說的嬌妻盈盈淺笑,不時的和他耳語幾句。
  如此情況下,陸景對報價的事情自然是充耳不聞。負責報價的王燦不爽的道:“靠,陸景。有人報價250萬。這特么是打我的臉啊。”
  正在和沈雪華說話的衛婉瑩嬌笑道:“王大少,你這也太玻璃心了吧?報價壓回去不久完了。你今天可是被邀請的人呢,別給咱們京城的子弟丟臉啊。”
  她和唐悅的妻子沈雪華同在通信行業里工作,見面打過幾次交道,一來二去成了好朋友。今天,王燦是主人。他作為Spogas品牌的老板接到這個愛心義演邀請的貼子。打電話招呼大家過來玩。
  陸景這時笑道:“拿錢砸人的事情,你砸他就玩了。小雨,趕緊想待會王燦把人砸過來之后,讓她唱什么曲子。”
  夏思雨咯咯嬌笑,鬼靈的偏頭道:“陸景哥,是不是要唱那個什么青樓艷-曲啊!我昨天聽你和王燦打電話的時候提到了哦。”
  那邊聊得正投機的唐悅和煙玉成聽到這話都是一愣,繼而笑起來。王燦結婚之后只怕有的受了。夏家的小公主看樣子不是省油的燈。
  陸景尷尬的咳嗽一聲。一本正經的道:“小雨,我當時是聽王燦說這個愛心義演的彩頭。所以發表了幾句看法。我覺得我們待會聽‘讓我們蕩起雙槳’這個曲子比較合適。哦,婉儀,你覺得怎么樣?”
  他昨天只是順嘴問了問。早就知道今天大家都會帶著家屬和準家屬,誰敢聽那個。簡直是作死的節奏啊。
  衛婉儀隨意的道:“我隨便啊。不過你這個提議怎么怪怪的,不是隨口胡謅的吧?”
  “應該就是了。”大家都哈哈笑起來。
  王燦笑道:“那我砸了啊。你們想曲目。”他最近在擴張名下的女性護膚品零售連鎖店Spogas,手里可沒有多少流動資金。所以先問問陸景的意思,打打底。
  “300萬!”最新報價很快就顯示在電子屏幕上。
  二樓貴賓包廂里。韓鴻信皺眉,情況有點不對勁,攔住身邊正要報價的英俊青年,道:“高逸,先別報價了。等一會。我問問情況。”說著,招手叫一名幫閑過來,低聲說了幾句。
  高逸依言沒有再報價。卻是不滿的道:“韓少,一樓5號桌這也太壞規矩吧。拍賣就是圖個樂子,他還敢和我們別苗頭,實在是欺人太甚。”
  二樓這里連著的三個貴賓包廂都是他們的人。他們這個包廂里都是年紀稍輕的二代子弟。玩興稍微重一些。高逸這話倒是引起一片附和聲。
  有人道:“5號桌的人確實有點敗興。坐在一樓的人就應該有自知之明。身份的差距不是用錢可以彌補的。再說我們誰又差這幾百萬了。”
  包廂里又是一片附和之聲。
  片刻后,一名幫閑走到韓鴻信身邊,耳語了幾句。韓鴻信臉色變得嚴肅,壓低聲音問道:“你確定?”
  幫閑彎著腰道:“恩。我看清楚了。王家的王少在5號桌那里。”
  韓鴻信哀嘆一聲,站了起來。王家現在蒸蒸日上,他哪里有資格去惹王燦。王燦要是在他父親面前歪歪嘴,韓家估計就要大難臨頭了。見包廂里的幾名男子都看過來,韓鴻信沉著臉道:“剛才報過價的人都跟我走吧,給王少賠禮道歉去。”說著。當先走了出去。
  幾名男子面面相覷,雖然有些拉不下臉來,磨磨蹭蹭的還是有幾個人站了起來,跟著韓鴻信之后走了出去。
  200萬就已經高了。300萬的報價自然是最終出價。并不是所有的人都有興趣討這個彩頭。真正來聽京劇的人也不少。
  面目黝黑的孫班主笑得嘴都合不攏,帶著今天的名角方蕊姑娘到5號桌前,欠身道:“多謝各位善長仁翁的慷慨解囊。這位是我們班子里的方蕊姑娘。”
  方蕊身上還穿著鮮艷的戲服,臉上畫著裝。看不出姿容、身段如何。方蕊盈盈的行了一禮,道:“請問王先生是要穿著古裝清唱,還是許我花半個小時換一件衣裳。”
  王燦早讓跟班去拿了支票本過來,簽了300萬的支票遞給孫班主,這時笑道:“你先換衣服去吧。我們準備讓你唱‘讓我們蕩起雙槳’。穿古裝唱就太別扭了。”
  方蕊愣了愣神,她出道以來。還真沒有被要求唱過這首歌的,旋即反應過來,笑盈盈的道:“好的。王先生。請稍等。”
  韓鴻信四個人走到一樓5號桌面前時,正好看到孫班主和方蕊離去。韓鴻信快走兩步到王燦面前,笑呵呵的伸出手道:“王少,你好。我是韓家的韓鴻信。我聽小劉說你在這里還不敢相信。”
  王燦打量了一下面前看起來并不太英俊但是眉清目亮的青年,也沒起身。就這么坐著和韓鴻信握了握手,道:“今天收到了請帖請朋友們過來玩玩。韓少找我有事情?”
  京城里的韓家他知道,但他根本就不認識韓鴻信。肯和韓鴻信握手已經很給面子。
  韓鴻信賠笑道:“王少,是這樣的,我們幾個對方蕊姑娘的彩頭很感興趣,剛剛報價了。要是知道王少有意的話,我們肯定不敢抬價。特意過來向王少道個歉。”
  他是不夠資格和王燦玩袖里乾坤。要是資格對等的人物,他這個時候就只會打個哈哈。找個由頭喝一杯就離開。梁子自然就算揭過了。當面給人道歉很好玩么?
  但是,他和王燦不熟,地位不對等,有些話就必須要說清楚。
  5號桌陸景幾人都沒說話,一副讓王燦拿主意的樣子。王燦指著桌面上盛果汁的小圓玻璃杯,道,“這杯子差不多半斤的量了。你們每個人喝一杯白云飛天這件事就這樣算揭過。”
  韓鴻信苦笑,他沒想著說句漂亮話事情就揭過,好在半斤的白酒他還頂得住。當即回頭看了看身后的三人。高逸已經變成了苦瓜臉。韓鴻信想了想,看向坐在桌子邊的好友煙玉成。他剛才過來時看到煙玉成還愣了愣。沒想到煙玉成會在5號桌這里。
  煙玉成沖韓鴻信微微搖頭。這個人情他求不下來。
  韓鴻信對旁邊的高挑女服務員道:“拿杯子和酒來。”高逸那里就自求多福吧。他也顧不上了。高家長輩那里回頭再去解釋。
  服務員很快就拿來的杯子和幾瓶白云飛天。一一沾滿放在托盤上。韓鴻信等人都痛快的拿起酒喝了。輪到高逸時,他英俊的臉上已經滿是驚怖之色,一副千難萬難的樣子。
  陸景喝著紅酒,悠然的道:“怎么,高少喝一杯白酒這么困難?要不再換個花樣?”
  高逸早就看到陸景了,這時見陸景出言擠兌他,心里暗罵陸景狐假虎威,道:“不用了,我喝就是。”
  王燦驚訝的道:“靠,陸景,居然還有你的熟人?”
  陸景道:“熟人不代表是朋友啊。”
  這幾句已經足以讓韓鴻信明白對面的青年是誰了!韓鴻信臉色微變,滿嘴苦澀。尼瑪,這里居然還坐著一位更大的boss。怪不得好友煙玉成不敢求情。
  其實,王燦在京城世家子弟圈子里并不算頂尖的人物。他只是家世驚人。但是,陸景就不同了。他的家世比王家猶勝一籌。而且,本身的能力極為出眾,是世家子弟圈子中的大哥級人物。
  簡單一點說,王燦要動他的話,要讓家里出面,陸景要是下定決心動他的話,也就幾個電話的事情。
  他今天算是倒霉到家。不就是招待下俱樂部里幾個朋友嗎?至于這樣嗎?先是“坐地虎”,接著還有“過江龍”。我說,你們沒事跑這兒來裝逼干什么啊?這不是玩人么?
  韓鴻信心里無力吐糟的想道。(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