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896 世家

占哥兒看了看眼前的妙齡女郎,曲線畢露,肌-膚細膩。倒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當即,擠眉弄眼的拍拍陸景的肩膀,道:“我還有事情先走了。”說著,不由分說的坐進等在路邊的車里離開。
  “誒,占哥兒…”看著占哥兒的背影,陸景哭笑不得的摸摸鼻子。占哥兒八成以為他和劉語薇有點什么。但真相就是偶遇而已啊。可是這上哪兒說理去?
  劉語薇耳朵根有點微紅,深深的吸了口氣壓下心里異樣的情緒。
  這是她在公司升職的一個機會。陸景讓她足足等了四十多分鐘。她沒有資格參加公司內部的高級會議,但是她知道柳總有多么的想要和這位陸先生聊幾句。是以,和同事說了幾句,找了個借口留在這里。
  陸景沖劉語薇點了點頭,道:“劉小姐是準備回公司嗎?我送你過去。”
  這時,陸景才發現劉語薇與他上次看到的有點不同。她挽了一個清爽的馬尾辮,鼻梁上架著一副精致的眼鏡,多了幾許知性的韻味。穿著白色的襯衣,牛仔褲,一副辦公室女郎打扮。一對挺-翹圓-潤玉兔貼著白色襯衣凸出一個誘-人的弧度,引人遐思。襯衣下擺扎在水磨藍色牛仔褲褲腰里,牛仔褲包緊的渾-圓小臀十分性-感迷-人。
  劉語薇心里一喜,嘴角浮出一個嬌美的微笑,“好啊,謝謝你,陸先生。”她自然不是存了要勾-引陸景的心思。不過是希望盡情的展示她作為女人的嬌媚之處。等到和陸景熟悉之后,與他培養出一種淡淡的曖昧關系。使得陸景能夠在合適的時候多關照她一些。
  陸景點點頭,拿出手機給十三打電話。他自然是明白劉語薇是故意等在這里。劉語薇現在是在利用她作為漂亮女人的本錢和他打交道,但要說她會倒貼到床-上去,那就是扯淡。
  劉語薇的心思,陸景也猜得到積分。算上前世的時間,陸景在社會里磨煉多年,他并不反感劉語薇的行為。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活法。生活中,沒有不食人間煙火的人。漂亮的女人也不例外。其實。陸景也不介意和這個嬌美迷-人的女郎多聊幾句。
  片刻后,一輛藍色的賓利在雨幕中緩緩的駛了過來,停在“渝味餐館”門口的馬路邊。這會已經快一點半鐘,還有幾個躲雨的食客在門口的臺階上。這時,都有些羨慕的看了陸景幾眼。豪車美人,怎么能不讓人羨慕?
  陸景和劉語薇上車之后,藍色的賓利便在劉語薇的指引下向京城移動的辦公樓駛去。估摸著一分鐘就能到地方。
  車內里飄蕩著淡淡的女人香水味。劉語薇雙腿并攏。略顯拘謹的而坐。她在琢磨怎么向陸景開口。如果能把柳總約到陸景見面,這份功勞足以讓她在公司里升一級了。
  陸景笑著打開話匣子,“劉小姐,我有點事情想要問問你。你們京城移動怎么沒有和移動總部保持一致,而是單獨和我們景華接觸呢?這里面有沒有什么內情?”
  聽到這個問題,劉語薇猶豫的抿了抿嘴唇。
  陸景自己愣了下。他只是隨口一問,倒沒想到劉語薇似乎真知道一點內幕的意思,便笑道:“這算是私人問題。如果劉小姐方便說的話,我請你喝杯咖啡。”
  劉語薇心里衡量了一下得失,還是道:“陸先生。我們柳總想要和你見面,你有時間和他見面嗎?”
  陸景笑著擺擺手。坦然的道:“你等會說的消息我會拿來用在和京城移動的談判中。假設你現在促成我和你們柳總見面,你在公司的處境就微妙了。”
  柳元青只要不是傻的,就能明白是劉語薇泄密了。
  劉語薇沒想到陸景說的這么明白,訝然的看了陸景一眼。差距太大了,人家這是不屑于騙她。還幫她考慮的周全。
  陸景笑著補充了一句,“我會在適當的時候指定由你負責協調和景華手機的事務。”
  雖然不知道陸景怎么影響到京城移動內部的事情,但是劉語薇相信陸景不會騙她,當即下定決心,嬌聲對陸景道:“陸先生,我是聽到一點傳聞,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也不知道是否對你有幫助。”
  “哦,你說說看。”陸景笑著對駕駛座上的十三打了手勢。十三會意的將車岔到主干道上,偏離了京城移動辦公樓的方向。劉語薇說出了這么一番謹慎的話倒是陸景對她有些刮目相看。很多人在面對機會的時候,都會大包大攬,生怕機會錯失。
  但,有時候,機會就有像沙子,握得越緊,流失的越快。中間的度很難把握。
  劉語薇挽了挽頭發,輕聲道:“陸先生,我聽說總部負責和景華手機談判的是祁副總。他和總部的周總關系不太和睦。據說,祁副總是闕董事長的人,具體的我不太清楚。最近我們內部里都在傳總部可能會向景華手機采購近50億的大單。我們公司的柳總是周總的大學校友,他想要幫周總爭取到和景華手機談判的主動權。”
  劉語薇語速不快,口齒清晰。陸景聽的明白,琢磨了一下,微笑著直言道:“恩,這個消息對我有用。”
  談判嘛,不一定要精確的消息。只要楊奉岸在談判中透漏這么一些口風,表示他知道內情,柳元青恐怕就無法再猶豫了,只得滿足景華的條件。
  “哦,那就好。”劉語薇提著的心就送了下來,沖陸景笑一笑,悄悄的長舒一口氣,手輕輕的拍了拍胸口,一雙玉兔調皮的跳了跳。
  陸景看得失神了那么一兩秒,然后微笑道:“劉小姐。謝謝你的消息。”說著吩咐十三道:“十三,去白雁蘇飛。”白雁蘇飛就在南業區方莊商圈這里。
  一個小時候。陸景送劉語薇回她租住的地方。劉語薇請了一下午的假,和陸景一起喝完咖啡后索性回宿舍休息。
  京城里近年來不斷的改造,在市郊仍有一些城中村。劉語薇就租住在南業區的一個城中村里。中午突如其來的陣雨這時候已經停了。陸景將她送到城中村巷子口。
  劉語薇甜美的笑起來,用她獨有的嬌媚聲音說道:“陸先生,謝謝你送我送我回家,再見!”
  陸景點點頭,笑道:“恩,再見!”不可否認。劉語薇知情識趣,打起交道來確實讓人很舒服。這樣的漂亮女人在職場上很容易出人頭地。
  劉語薇剛下車,從巷子口里卻突然沖出一個戴眼鏡的青年,怒氣沖沖的將手里的禮物砸向劉語薇,指著她的鼻子罵道:“劉語薇,想不到你是這樣的女人。你對得起我嗎?枉我特意從北港請假來看你,沒想到看到這一幕。我真是瞎了眼。”
  劉語薇攔住要沖上去踹車的青年。分辨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文遠,你聽我解釋啊。”
  戴眼鏡的青年怒道:“解釋什么?我眼睛又沒瞎。我早聽說你在你們公司里行為不檢點,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車內,駕駛座上的十三扭頭看陸景,“陸少。要不要我下去幫她?”
  十三“奇葩”的思維讓陸景都聽的一怔,失笑道:“快開車走吧。這種事怎么解釋的清楚!”就算他和劉語薇只是一起喝了杯咖啡聊了聊,但是,仍誰看到一個迷-人女郎從賓利上走下來,絕不會認為這女郎和豪車的主人沒“關系”。
  看外面的情形。那男青年似乎和劉語薇關系密切。車窗關著的,陸景聽不見兩人的話。估計也不是好話吧。劉語薇的私事。陸景可不沒有興趣管。
  只是,陸景心里難免有點郁悶。送人回家都能送出個花邊來。他這也太倒霉了一點。
  十三“哦”了一聲,駕駛著車離開。
  陸景拿出手機給楊奉岸打了電話,說了說他剛才得到的消息。楊奉岸大喜道:“哈哈,景少,有這個消息在手,不愁柳元青不就范啊。”
  對“榨壓”華夏移動,陸景心里沒什么負罪感,笑著和楊奉岸聊了幾句,剛才沾上花邊的郁悶稍稍消了些。
  …
  …
  楊奉岸那里和京城移動的談判很快就取得進展。京城移動已經準備答應景華的條件。不過,柳元青代表移動公司的總經理周宏遠向陸景發出邀請,希望明天周六下午和陸景聊一聊通盤的情況。
  陸景看了看他的行程,答應下來。他準備周日上午飛往江州,然后從江州去賓州。
  周五下午,京城某處別墅里,柳元青和周宏遠商議著明天的和陸景見面的事宜。
  柳元青不甘心的道:“老周,就這么被景華多吃下20%的利潤,我心里不舒服的很。這20%的利潤至少價值1億。”
  周宏遠皺眉道:“不給景華咬這一口,我們能有什么辦法?姓祁的可是直接泡在江州了。據說很快會有實質性的成果。我們必要要搶在他的牽頭。嘿,姓祁的要是知道陸景在景華的影響力恐怕要哭死。說起來,我們也是運氣好,正好遇到這位在京城里。”
  陸景是景華實際掌控者的事情,知道的人不少,但也不是很多。祁副總恰恰就是在不知道的行列中。
  柳元青沮喪的嘆口氣,不在說話。
  周宏遠安慰道:“行了,老柳,有得必有失。明天晚上談通盤合作的時候希望陸景不要獅子大開口。”
  柳元青苦笑道:“我看懸的很。生意人,在商言商。”
  周宏遠微微一笑,神秘的道:“那也未必。我會想點辦法。”他這個位置所擁有的資源、視野、交游的人物都要比柳元青高上一個檔次。柳元青雖然和他是校友,也是他在公司里的心腹,但陸景的家世,他卻是不會和柳元青說的。(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