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95 做漁翁的機會

就在陸景給楊奉岸布置任務準備在華夏移動身上賺一筆的時候,華夏移動京城分公司的總經理柳元青則是在嶺南酒店里請人喝茶。
  “韓少,請你幫忙和景華的負責人打個招呼,促成這次合作。我日后一定厚報。”柳元青對茶座對面一名面容普通的白凈男子誠懇的說道。
  叫韓少的男子臉上露出個古怪的表情,看了柳元青一眼,拿著手里的青花瓷茶杯喝茶,慢慢的道:“柳總,和景華合作這樣的采購大單不都是移動總公司出面去談嗎?你何必要單獨和景華接觸?”
  柳元青苦笑道:“周總和祁副總有些不愉快。祁副總負責和景華談判,剛剛初步接觸,還沒有實質的內容。所以,我希望能盡快的和景華達成協議…”
  韓少一聽就明白,這是涉及到移動內部的權力斗爭,誰先和景華達成協議誰就能有話語權。當即笑著道:“等有合適的機會我給你說說。能不能成功,我不能保證。”
  這模擬兩可的話讓柳元青心里七上八下,但表面上卻忙感激的道:“謝謝韓少,謝謝韓少。”
  談了一會,韓少就告辭離開。坐進等在樓下的奔馳車中后,韓少點了一支煙抽上幾口,笑了笑。柳元青竟然會認為他能夠說動景華的負責人。真是好笑。柳元青怕是沒搞清楚陸景是誰吧!
  他怎么可能為了柳元青這點小事去搭上偌大的一個人情。
  …
  …
  周四上午,陸景按照慣例親自開車送婉儀去央行總部大樓上班。他前些時候就委托人辦理了進出央行總部的通行證。一路上暢通無阻,說笑著將嬌妻放在央行總部大樓下,道別之后,陸景開車去景華大廈。
  去往景華大廈的路上,陸景卻是接到瑞豐旅游總經理胡文洸的電話。胡文洸已經在賓州呆了近十天。陸景本來是計劃7月上旬去賓州的。但是去杭城耽擱了幾天,現在要處理和移動的合作,他還得耽擱幾天才能動身去賓州。
  胡文洸笑呵呵在電話閑扯,“景少。賓州今年夏季多雨啊。我來了一周多,沒幾天是晴的…”瑞豐旅游正在努力開拓賓州的旅游資源。長期下雨讓工期延誤。他心里愁的很。
  陸景知道胡文洸這個電話怕是何書記授意打的,目的是詢問他什么時候去賓州,就笑道:“行了,不繞彎子了。你在賓州做好打前站的工作。我最遲五天后去賓州。”
  “啊…,好的,景少。”胡文洸不好意思的笑了起來,和陸景聊了幾句才掛掉電話。
  陸景笑著搖搖頭。景華內部的決策體系決定各家公司的負責人對公司業績極為看重。景華總經理級別會議的門檻已經提高:只有資產規模達到30億的下屬公司才有資格參加。胡文洸執掌瑞豐旅游,在賓州開發旅游項目,需要賓州市委書記何晨的鼎力支持,也難怪胡文洸會為何晨來探探他的口風。
  陸景抵達辦公室之后。開始翻閱楊奉岸提交上來的郵件。景華既然要“咬”京城移動一口,自然會和京城移動繼續保持接觸。
  大概是陸景那天冷淡的態度以及指派的王臣澤不管事只傳話,這些讓京城移動里判斷景華沒有意愿和京城移動談判。結果楊奉岸和柳元青接觸后,柳元青表現的十分激動。他還以為是韓少打了招呼。
  只不過。柳元青一聽到楊奉岸的初步報價之后,就有點傻了眼。景華將采購價提高了20%,留給京城移動的利潤只有10%左右,真是獅子大開口。并且景華還希望京城移動采購80萬至100萬臺景華手機。一時間,柳元青有些躊躇不決。
  翻看完郵件,陸景微微一笑,這是意料之中的情況。面對有些苛刻的條件,柳元青猶豫是正常的。
  聯通今年定制了150萬臺景華手機。預計能給景華帶來近42億的銷售額,約13億的稅前利潤。而移動的采購訂單預計將會比聯通更大。能拿到多大的蛋糕就要看接下來的談判了。
  因而,陸景并沒有立即啟程前往賓州,而是留在京城處理和移動的合作事宜。超過50億的大單值得他將賓州的行程押后。
  想著移動即將采購的50億大單,陸景心情不錯的抽著煙,處理了一會手頭的工作后給宋雨綺發了封郵件,讓她開始收集賓州的資料,下周他要用。
  “沒有助理的日子正是難熬啊。”陸景喝著咖啡,自語的嘆口氣。他原本是預計在京城呆不了幾天,所以明雪休假之后,也沒有再調新的助理過來。
  實在是在京城里帶著丁靈到處跑風險有點高。傳到她父親耳朵里事情就大條了。陸景索性就讓丁靈呆著江州,回頭和他一起去賓州。
  中午時分,陸景接了占哥兒的電話,去位于南業區方莊商圈盛泰電器總部大樓后的一家小炒店和他一起吃午飯。
  其實,繁華的商圈附近并非都是高檔的餐廳。特別是寫字樓居多的地帶。方莊商圈里就有不少為附近白領們提供物美價廉午餐的小餐廳。
  占哥兒選的是一家叫“渝味餐館”川菜館。二層樓的店面,正午飯點,客人很多,熙熙融融。此起彼伏的叫菜聲音充滿了生活的氣息。
  “這里,小景。”占哥兒見陸景上樓來,高聲招呼了一句。他早早的在二樓占了一處桌子,點了幾道川味小菜,幾瓶冰啤酒等著陸景過來。
  陸景坐下后,拿著啤酒和占哥兒干了一杯,吃著爽辣可口的小菜,感覺愜意至極,問道:“占哥兒,你不是在黃海忙著‘消化’永輝集團嗎?怎么突然回京城來了?”
  占哥兒咂咂嘴里的啤酒,笑道:“金頂俱樂部這周末召開會員的年會,我回京城來參加他們的年會。哈哈,怎么樣,吃慣了星級酒店的口味。吃這個小店的口外還習慣吧?”
  陸景就笑,“這有什么不習慣的。好像我們小時候下頓館子也是很奢侈的事情啊!哦,金頂俱樂部這個年會是怎么回事?”
  京城三大俱樂部中,金頂俱樂部是商業氛圍最濃厚的一家。會員中都是商場翹楚。各行業的精英。金頂俱樂部有著很深厚的商業底蘊。很符合俱樂部的宗旨。
  只不過,陸景沒想到凌雪月“玩”的這么大。看樣子。這個年會似乎很有影響力。不然占哥兒也不會專程從黃海趕回來參加。
  “嘿,這件事說起來話長。”占哥兒又奇怪的道:你在金頂俱樂部沒辦會員卡嗎?按理說以你的身家肯定也會收到年會的邀請。”
  陸景給占哥兒倒了一杯冰爽的啤酒,開玩笑道:“我進金頂俱樂部的門難道還要會員卡?”他都忘記他到底有沒有金頂俱樂部的會員卡。
  占哥兒指著陸景哈哈笑道:“你小子,這話太得意了。陸伯伯聽了肯定要說你。”委實。以陸景在京城的名氣、地位,他去京城任何一家俱樂部都不需要會員卡。他本身就是名片。
  兩人都笑著喝了一杯。和占哥兒吃飯喝酒就是這么愜意、就是這么投機。
  占哥兒道:“國內有幾家巨富的傳統家族號稱六大世家,你應該有所耳聞吧?在江州得罪過你的高逸就是明州高家的子弟。他們組織了一個頂級企業家俱樂部。只收納各個行業最頂尖企業的掌門人。金頂俱樂部這個年會其實為頂級企業家俱樂部選拔會員。盛泰電器吞并永輝集團之后,已經成為國內家電連鎖行業的巨無霸。我被邀請參加這個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我同意了。”
  這則秘聞倒是從來沒聽過,陸景微征,拿起酒杯喝了口酒,琢磨了一會。笑道:“這個頂級企業家俱樂部我沒聽過。如果會員都是國內頂級的企業家,那能量倒是不小啊。值得期待。不過,占哥兒,明州高家這樣都稱世家。名不副實吧?”
  太史公著《世家》三十篇以之記王侯諸國之事。因王侯開國,子孫世代承襲,故稱世家。明州高家這樣的號稱六大世家讓陸景心里不以為然。
  錢,有時候就是廢紙,權力才是根本。
  占哥兒笑呵呵的道:“要允許別人吹牛嘛!再說世家在辭海里的解釋,像他們幾家這樣累世經商的大族,在國內外都有資產,叫世家也沒錯。呵呵,你有沒有興趣進去玩玩?我可以給你介紹。保證他們將你奉為上賓。”
  陸景笑著搖頭,道:“沒工夫搞那些應酬,以后再說吧。”他興趣不大。資本利益,很多時候不過政治博弈的附屬品而已。陸家的根基在仕途上。他不會舍本逐末。
  占哥兒知道陸景一向不喜歡場面上的應酬,也不勉強,問道:“哦,你最近在京城里忙什么事?前段時間不聽說你在韓國在td標準的3g網絡架設嗎?”
  他是和華公司議事會議的成員,plu電訊和韓國sk電訊的事情他收到了郵件通報。
  陸景笑說道:“漢城的事情是心藍在負責。我在京城里幫景華推銷手機。移動最近有意和景華合作,預計有50億元的手機采購大單。我在忙這件事。”
  “好家伙!這手筆不小呢。”占哥兒拿起酒杯和陸景碰了一杯。
  陸景正要笑說還能從移動身上榨壓點剩余價值時。飯店外突然一聲巨雷響。“轟-轟-轟”幾聲,三五分鐘不到,黃豆大的雨滴就瓢潑而下。
  二樓餐廳里吃飯的白領們都議論紛紛。有人郁悶的哀嘆起來,“糟了,沒帶傘,怎么突然下起雨來。”
  “這夏季的天變臉也太快了一點吧。我出門吃飯的時候還是大太陽呢。”
  “給許工打電話。看看他回公司們,讓他送幾把傘過來。我們濕身了不要緊,王雅她們幾個美女濕身(失-身)問題就大了。”
  聽著這些白領們說笑,陸景覺得卻是挺意思的,和占哥兒喝著酒閑聊。突然,一個很耳熟的聲音傳進耳朵里,陸景扭頭看了過去,卻是看到右手不遠處三五個胸口別著藍色銘牌的男女在說話。其中一人正是前兩天他在匯海大酒店里碰到那位風-騷入骨、嬌美迷-人的女郎。
  視線交匯,陸景笑著點點頭,一時間想不起她的名字來。
  劉語薇看到陸景,失神了片刻,然后甜美的笑著走過來,輕笑道:“啊…,陸先生,沒想到在這兒碰到你。”見陸景有些迷惑的模樣,眼睛里秋波妙轉,笑道:“陸先生,我叫劉語薇。”
  陸景這時才記起來她的名字,笑了笑,道:“不好意思,一時間沒想起來。哦,劉小姐,你們這是來這兒吃午飯?”
  劉語薇眨眨眼睛,甜笑道:“是啊,我們移動分公司的辦公樓就在方莊商圈這里。倒是陸先生你在這兒吃飯挺讓人奇怪的呢?”
  劉語薇的聲音很特別。她說話時,一句話會有幾個停頓語氣,有些抑揚頓挫的斷句感,質感低沉的聲音很是嬌媚。
  陸景左手邊隔壁的餐桌上有個長的小帥的男青年嗤笑道:“兩個侃爺而已。”
  京城里侃爺確實很多,陸景和占哥兒在這小餐館里隨便聊聊,旁人聽到了,又有幾個人會當真?
  陸景心里覺得好笑,看來這位是打算發表看法吸引美女的注意力了,可惜這種方法多半都是不好使的。“劉小姐,改天再聊?”
  “好啊。”劉語薇笑著揮揮白嫩的小手,跟著同事一起下樓離開。
  占哥兒失笑的搖搖頭。陸景這女人緣也太好了點。
  陸景只當偶遇劉語薇是一個插曲,接著和占哥兒閑聊。酒足飯飽之后,陸景和占哥兒說笑著下樓,卻發現門口躲雨的人群中劉語薇正獨自一人等在“渝味餐館”門口。
  劉語薇見陸景吃過飯出來,甜美的沖陸景一笑,走過來道:“陸先生,你不會也沒帶雨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