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894 吳倩柔

其實,移動京城分公司單獨的和景華接觸有些犯忌諱,聽說總公司那邊已經在江州和景華有接觸,洽談定制機的事宜。假設合作談成,那京城分公司要不要聽總部的呢?
  有人道:“柳總,我們是不是應該向總部匯報一聲,等總部打電話來詢問,我們就被動了。”
  有人不同意,道:“現在打電話有什么用?還是要盡快把合作談成才是正經的。成功者不需要指責。”
  “哼,你說的輕巧。景華那位王總根本就不管事。他就是一個傳話的。我們說下50萬的訂單,他哼都沒哼一聲。要談成合作得找主事的人談。這談何容易!”
  半個小時后,等助手充分討論過,柳元青綜合了一下各方面的意見,道:“這樣吧,我私下里向周總匯報一下,畢竟我們想出業績也是為了公司好。你們要抓緊時間,想盡一切辦法促使合作達成。”
  有人建議道:“柳總,要不要請韓公子出面。”
  柳元青抱著手臂琢磨了一會,道:“我考慮一下。”實在不行,只能讓韓公子出面了。以韓公子的能量,想必景華一定會賣他一個面子。
  …
  衛婉瑩晚上請陸景和衛婉儀吃飯的地方在湖東路大學城的“浩清波”,正宗的京城飯館,聞名遐邇。
  衛婉瑩的未婚夫叫煙玉成,英俊軒昂,今年二十七歲,在某國企里面的正-處-級干部。歷來最年輕的某級別干部從來都是在國企里面誕生的。
  雖然國企里面提拔相對于地方上、中央部-委里而言要輕松得多。二十七歲的正縣-級也夠稀罕的。算的上前途無限的新星。要知道國企可以和地方上交叉任職。
  不過這也難怪。衛婉瑩是衛二叔的寶貝女兒,煙玉成要沒兩把刷子也不可能被衛二叔、衛婉瑩看中。
  四個人見面相互寒暄幾句后。衛婉瑩就招呼上菜。一道道的菜不斷的送上來:四喜丸子、京醬肉絲、涮羊肉、金絲韭菜、酥小鯽魚、三鮮釀豆腐、酥炸番茄、芥末墩、小雞酥。滿滿的擺在餐桌上。
  陸景給衛婉儀夾了個四喜丸子,笑著問衛婉瑩。“婉瑩,好久沒見你了,你最近忙什么?”衛婉瑩和婉儀同時大學畢業。婉儀進了央行,衛婉瑩則是進了電信工作。
  衛婉瑩笑道:“你每天不是和我姐膩在一塊就是去外面了,怎么見得到我。我啊,還是老樣子,在電信混日子唄!”
  衛婉瑩性子比婉儀要活潑一些,陸景笑著搖頭,慢條斯理的吃著菜。他今天下午光顧著生吳倩柔的氣。差點誤事。現在氣消了,倒是想起一件事來。
  既然移動和聯通都找景華合作,而移動和聯通又是競爭關系,那么景華在談判中是出于有利地位的。訂單規模和采購定制機的價格都可以做文章。
  而且,京城移動這次單獨和他接觸只怕多少有點不合規矩。京城移動和移動總部似乎有點別苗頭的架勢。這一點也可以利用起來。
  陸景慢慢的琢磨著。衛婉儀、衛婉瑩兩人聊著歡快。煙玉成偶爾插一句,衛婉瑩則是大有同感的大發感嘆。明眼人都能看得出來,衛婉瑩和煙玉成都很中意對方。
  “姐夫,我敬你一杯。”煙玉成見陸景不怎么說話,找了個話頭說道。煙玉成年紀比陸景大幾歲。但這聲姐夫卻叫得無比順暢、自然。他雖然算是青年才俊,但是和陸景這樣名滿京師的人物相比,實在差得太遠。
  陸景笑著點點頭,舉杯和煙玉成碰了碰。道:“隨意就行了。”
  陸景說隨意,煙玉成當然不會隨意,老老實實的一杯酒喝了。陸景笑著搖頭。也喝了一杯。他是真想隨意。中午和曹文棟喝的酒還沒消呢。
  看著給他添酒的煙玉成,陸景忽而想起一件事來。道:“煙玉成,你認識煙詩凝嗎?”他看著煙玉成有點面善。這時問出來,倒是越發覺得他們倆應該有關系。
  煙玉成詫異的道:“呃,姐夫,你認識我堂妹?”
  “堂妹?怪不得呢!”看來煙家的基因很不錯啊,都是俊男靚女。陸景笑道:“我和煙詩凝是老熟人了。”前兩天,焦興修、煙詩凝約他一起出來喝茶,感謝他在韓國的援手。他當時沒回復。去賓州之前倒是應該和他們見見面。
  衛婉瑩臉上露出譏諷的身軀,插話道:“陸景,京城里的美女,有幾個是你不認識的?姐,你現在該管管他了吧?”
  衛婉儀嫻雅的吃著菜,道:“管什么啊?陸景認識個人有什么大驚小怪的。”
  衛婉瑩無語的扶著額頭。她姐算是完蛋了,給陸景灌了**湯,都找不到北了。陸景認識人確實沒什么大不了的,關鍵他認識的都是大美女啊!難道就不應該有點危機感嗎?
  陸景偷偷的給婉儀豎了個大拇指,對她的“力挺”表示感謝。結果卻被婉儀悄悄的白了一眼。
  她說的是“場面話”,照顧陸景的面子而已,真當她傻了啊。
  …
  第二天上午,陸景依約拜訪燕大經濟學院的虞子平教授。虞教授表示要考慮考慮再決定是否加入ek咨詢公司擔任董事。陸景留下聯系方式后就離開。
  聘請虞教授沒能一次成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ek咨詢公司未來發展的方向是智庫。但是,現在還只是個空殼。虞教授這樣的知名學者有顧慮很正常。
  這件事得慢慢來。一方面要陸景繼續和虞教授交流,打消的他的顧慮,另一方面,和華需要加大對ek咨詢公司的投資,促使其在近期內快速發展。走入正軌。
  陸景坐到停在燕大經濟學院外水泥空地上的車里,吩咐和趙姿換班的保鏢十三:“去景華大廈。”他要去處理和移動合作的事情。
  “好的。景少。”十三一名短發長腿、面目秀雅的女孩,gi公司新近選拔出來的頂級保鏢。
  藍色的賓利平穩的駛出燕大。車內。陸景點了一支煙沉思著,他現在沒有時間來處理聘請虞教授的事宜,要等到去賓州回來才有時間處理。想到這里,陸景下意識的道:“明雪,幫我發一封郵件…”
  “嗨…”話說到一半,陸景就醒悟過來,自嘲的笑了笑。明雪早就被他放假回了云春,根本就不在身邊。
  半個小時后,景華大廈頂層辦公室里。盛夏的酷熱被擋在透明的玻璃窗外,墻角邊的富貴竹澆水之后青翠欲滴。
  待客沙發處,陸景喝著清香裊裊的雨前龍井靜靜的聽昨天晚上從俄羅斯風塵仆仆回國的楊奉岸匯報俄羅斯手機市場的情況。
  景華目前正在拓展全球的手機市場,俄羅斯、印度、巴西都是景華重點培育市場的對象。運營部的高管們都在海外開拓市場。楊奉岸作為運營部的副總監,這段時間一直在俄羅斯洽談合作。
  “這次去俄羅斯和幾家運營商談妥了幾分合同。詳細的資料我已經發到研發部那邊。運營部這邊評估過,預計今年在俄羅斯會有20萬的銷售量。我聽說韓國那邊能有500萬-800萬的銷量,我這點銷量真是不夠看啊。”
  陸景笑著丟了一支煙給楊奉岸,道:“這話說的!哈哈,明年在俄羅斯的銷量預計是多少?”
  這才是楊奉岸心情不錯的原因。只要景華手機在俄羅斯打開了市場。就肯定能繼續擴大市場份額。他對景華的產品有信心。楊奉岸接了煙,笑哈哈的道:“運營部的評估要保守一些,認為應該能增長到80萬臺的銷量。我個人預計至少能漲到100萬臺的銷量。”
  陸景點點頭,笑道:“等賣到100萬臺就算是初步打開了俄羅斯手機市場了。”
  全球六大手機廠商占據著全球80%的市場份額。景華想要成為全球六大手機廠商之一。僅僅只靠國內的手機市場不夠,還需要在全球市場提高自己的銷量。
  2001年全球第六大手機廠商lg全球手機銷量2000萬臺。景華在去年全球的銷量不過600萬臺出頭,這差距還真是有點大。不過。景華今年的銷售形勢很不錯。
  陸景正和楊奉岸聊著,景華京城分公司的總經理王臣澤笑瞇-瞇的走進辦公室。“景少,楊總。”他剛剛接到陸景的內線電話讓他過來。
  陸景打個手勢示意他坐下。微笑道:“老王,你給楊奉岸匯報下昨天下午和京城移動的談判情況。”
  王臣澤昨天向他簡單的匯報過,這時候讓王臣澤再給楊奉岸說說情況。陸景打算接下來的談判工作讓楊奉岸來負責。畢竟,他的時間有限,過幾天就準備去賓州了。
  “好的。景少。”王臣澤笑著坐下來,道:“楊總,我昨天和京城移動的總經理柳元青初步的洽談過。他打算向景華采購50萬臺,大約7款低中高端機型,采購合同價值在10億至15億之間…”
  15億?這算是大訂單了。楊奉岸心里一凜,一邊抽煙一邊認真聽著王臣澤的介紹。
  十幾分鐘后,等王臣澤匯報完,陸景點點煙灰,笑著道:“京城移動這邊似乎很想搶在移動總部之前和我們達成協議,這一點我們可以做做文章,小賺一筆。而移動總部估計是迫于聯通的業績壓力,想要和我們合作定制機。呵呵,做漁翁的機會可不多,和移動這兩筆單子,在采購合同的規模、價格有很多可以拿捏的地方。送上門來的秋風不打白不打。楊奉岸,這件事交給你來處理。”
  這是“鶴蚌相爭,漁翁得利”的思路,楊奉岸愉快的應道:“好的,景少。”(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