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893 香餑餑

劉語薇、曹文棟、墨冰陽等人都傻了眼。沒想到陸景說的臨時有事是要和那個有著小麥色肌-膚、丹鳳眼的女孩談話。
  曹文棟迷惑的看向墨冰陽。
  墨冰陽搖搖頭,表示她也不清楚她手下這個員工和陸景有什么關系。
  曹文棟心里苦笑,看陸少剛才不爽的樣子,別是這個小女孩得罪過陸少吧?那他可就是遭受無妄之災了。
  這時,正好有有一部電梯到了12樓,聯通幾人坐進電梯離開。
  劉語薇收起心里羨慕的心思,坐了另外一部電梯到11樓找柳元青匯報最新情況。
  …
  “說吧,到底怎么回事?”匯海大酒店配樓11樓酒吧vip包廂b區內的一間豪華包廂里,陸景不悅的點了一支煙,輕聲道。話說的很輕,語氣卻異常的嚴厲。因為他心里十分不痛快。
  吳倩柔是江州大學化工院97界的學生。陸景前世里和她有些淵源。那個時候吳倩柔已經是個壞女孩,以色娛人。2年前,陸景偶然遇到吳倩柔,簽了一張100萬的支票給她,希望她的人生一路順風,不要再因為家境所迫變成前世里那樣的“壞女孩”。只是,他怎么沒想到她還是會走前世的老路。
  墨冰陽這樣的交際花又有幾個是不“沾水”的?只要籌碼夠份量,她們自然會付出女人應該付出的代價。吳倩柔跟著墨冰陽做事,最終肯定是以美色娛人,結局能好到哪里去?這讓陸景心里十分不舒服。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難移。白費他一番好意。
  吳倩柔委委屈屈的低頭道:“說什么啊?”她和陸景根本就不熟,就照過幾次面。正兒八經說話的就一次。然后陸景莫名其妙的借了她100萬。這筆錢解了她的燃眉之急,她心里很感激陸景。
  剛才重逢的時候她還滿心歡喜準備一會悄悄的給陸景打個招呼。但是。陸景卻沉著臉,莫名其妙的“兇”她。陸景能讓公司里威風八面的曹總賠笑著討好。自然而然的,她心里有些怕他,不敢駁斥他的話。這會兒,她心里都快委屈死。
  陸景深深的吸了幾口煙,壓住心里憤怒的情緒,緩緩的道:“說說你在聯通的工作吧!”
  吳倩柔低著頭,小意的道:“我畢業后參加聯通的招聘會進入聯通江州分公司。后來來京城這里培訓,機緣巧合就留下來了。現在在墨處長手下的接待辦工作。主要是負責迎來送往的接待工作。總部這里承辦各種會議,酒宴都是由我們接待辦負責。”
  陸景道:“那你知不知道你這份工作的到底是干什么的?”
  吳倩柔臉色微紅了一點,想起了私下里的一些傳聞,蚊子般的嗡嗡道:“就是有時候可能需要陪客人喝幾杯酒,活躍一些氣氛。我,我今天是第一次跟墨姐出來。”
  “我去。”陸景簡直要被吳倩柔打敗了。給客人陪酒算什么事?陪著“滾床單”、“啪啪啪”才是這份工作的本質。吳倩柔都是大學畢業出來的人怎么這么單純。
  這時,服務員轉過隔斷墻壁,推開厚實隔音的木門,端著托盤進來。禮貌的提醒道:“先生。你要的酒水飲料和菜品送來了。”
  “放這兒吧。”陸景指了指長約3米的墨色大理石茶幾,懨懨的說道。
  服務員離開后,包廂里的氣氛變得沉默,吳倩柔準備告辭。抬頭見陸景一臉的失望,鬼使神差的道:“陸景,我一會回去就辭職。你放心。你那100萬我會還給你的。”
  陸景一愣,眼神復雜的看著吳倩柔。聽這話。和前世里他接觸到那個落寞的壞女孩所表現出來的特質一模一樣。吳倩柔并不是那種自甘墮落的女孩。莫非,他想錯了?
  吳倩柔中等身材。臉型略像鵝蛋臉,秀發梳了一個入時的披肩發髻。一雙丹鳳眼尤其動人。穿著淺咖啡色的絲質襯衫、藍色的飄逸中裙。小腿的腿型很養眼,有著小麥色的健康膚色。
  吳倩柔是江大化工院的系花。但那是因為化工院男生居多的緣故。她這個所謂的系花在美女眾多的江大并不算出色,姿容只是比一般的美女略勝出半籌。
  “…”吳倩柔被陸景盯著看得不好意思,臉頰微紅的低下頭。她知道陸景不會對她動心思,不說她好友徐詠碧的麗色,就是那天讓她印象深刻的那個身材豐腴娉婷、美-艷溫婉的熟-婦她也比不上。只是,被陸景這樣打量著,心里有些莫名羞澀。
  陸景遲疑了一下,他現在推翻了他之前的結論。這么想著,心里到沒有那么生氣了,嘆口氣道:“錢等你寬裕了再還我,陪我聊一會吧。我記得你很喜歡吃西餐的。”陸景倒了一杯紅酒放在吳倩柔面前。
  “啊…,你,你怎么知道的?”吳倩柔難以置信的看著陸景,心里驚訝到極點。她有一回參加公司內部的酒宴,吃過一次自助西餐,自此就愛上西餐了。可是陸景怎么知道的?
  陸景沒有回答,而是打了一個手勢,示意吳倩柔自便。然后拿著倒了一杯紅酒慢慢的品著,陷入沉思中。
  吳倩柔能理解到陸景手勢里要表達的意思。看著墨色茶幾上鵝肝、蝸牛、松露炒蛋等西式高檔菜,輕輕的抿了抿嘴。慢慢的拿起叉子,極力讓她自己面對美食的誘-惑時表現的淑女一點。
  看她這幅想吃而不敢放懷大吃的樣子,陸景忍不住微微一笑,咽下嘴里的紅酒,道:“你剛才說你要辭職,辭職之后你打算做什么?”
  吳倩柔慌亂的放下刀叉,回答道:“我還沒想好。”
  陸景翻翻白眼,“那你還說要辭職?”
  吳倩柔捏了捏襯衣角,局促的不知道怎么回答。
  陸景搖搖頭,覺得他好像有點欺負人了,自嘲的道:“我好像管得太寬了一點,是吧?就算我是你的債主也沒這個權利。行了,你不用辭職,安心干著,我會給曹文棟說一聲,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不會讓你去。”
  吳倩柔家里還有三個弟弟。生活,有時候是一個很沉重的字眼。只要吳倩柔不是自甘墮落的去做一個壞女孩賺錢。他還是很愿意幫助她。畢竟,遇到前世里值得回憶的人和事,心里總會有一份特殊的情懷。
  那些灰暗、痛苦、悲涼、刻骨銘心的記憶,吳倩柔是記憶中為數不多承載人性美好一面的人物。
  吳倩柔愣了愣,她覺得陸景似乎和她之間有些什么,但是她確信這是她第二次和陸景說話。想了想,本著無功不受祿的心思,吳倩柔鼓氣勇氣道:“陸景,我能不能問問你為什么要幫助我?還有那100萬的事情。”
  陸景微微一怔,這個問題可不好回答,當即擺擺手,道:“不說這個。”除了重生這個秘密不能說以外,他和吳倩柔的淵源也很難解釋的清楚。他在前世里付費和吳倩柔滾了幾次床單,然后想著大概以后在人海不會再相逢,閑聊的時候對雙方的事情聊的比較深。
  但是這份淵源怎么說?總不能說“我和你有幾炮之情”吧?那就是惡意調-戲人家小姑娘了。
  吳倩柔嘴唇動了動,終究是沒敢再追問下去。
  …
  晚上,吳倩柔在宿舍外面用手機給好友徐詠碧打電話,運營商內部的手機卡比街面上的ic卡資費還要便宜。吳倩柔說了偶遇到陸景的事情,然后道:“詠碧,你說陸景他到底什么意思?你和他接觸的比較多,幫我分析一下。”
  電話里徐詠碧嬌笑道:“這我哪知道啊。你就心安理得的收著他的好意唄。就當他發神經了。”
  吳倩柔嗔道:“我認真的。不然晚上要睡不著覺。”
  徐詠碧打趣道:“和陸景吃一頓飯就讓你害了相思病啊?哦,哦,我知道,和他一起吃頓飯確實很榮耀的,但也不要輾轉反側這么夸張吧?”
  吳倩柔羞赫的道:“詠碧—!不是你想的那樣呢。你再這樣說我生氣了啊。”
  徐詠碧這才悠悠的道:“好吧,說正經的。陸景這人往壞了說,很風流,很喜歡沾花惹草。往好了說,就是對美女很有同情心,見不得漂亮的女孩子受苦。至于你要往好的方面想還是往壞的方面想,那就要看你自己咯。倩柔,他幫助的人很多。你也不要多想什么了。覺得心里過意不去,以后幫他一點小忙就行了。不過,前往不要以身相許啊。”最后一句話又原形畢露,扯到曖-昧的玩笑上去了。
  吳倩柔臉霍的一下變得緋紅,但是,有些事情不能亂想的啊,捂著臉嬌羞的回擊道:“去你的。你守在江州等誰呢?我可是聽說蘇秀麗都找男朋友了…”
  兩個女孩七嘴八舌的聊起其他事情來。
  …
  下午的時候,陸景帶著吳倩柔離開的影響自然不小。
  曹文棟心里不忿給華夏移動分公司的人攪了局,當時下樓坐在車里就給華夏移動公司的總經理周宏遠打了個電話,冷嘲熱諷了一番,方才心氣不平的掛了電話。
  等到下午三點多,曹文棟接到陸景隱晦的為吳倩柔說情的電話后,自然又找小姑娘好好的談了談人生、理想。然后手一揮:加薪、年后升職、重點培養。
  華夏移動京城分公司的總經理柳元青接到劉語薇的匯報,下午和景華的王臣澤大致的談了談,結果不是很理想。下午四點多召集公司的助手在他辦公室里商量對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