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92 說漏嘴

富麗堂皇的3號包廂內,曹文棟帶著一名文秀的方臉青年已經等在包廂寬敞的客廳里,見陸景進來,連忙從秘魯色的沙發上站了起來,熱情的和陸景握了握手,笑呵呵的道:“陸少,好久不見。”
  陸景同曹文棟握了握,微笑道:“曹總,讓你久等了。”
  聽著這一語雙關的話,曹文棟忙客氣的道:“不敢,不敢。陸少,請。”曹文棟伸手邀請陸景一起走過草書檀木雕刻的裝飾墻,進入奢華之極的餐廳。
  “小彭,通知服務員上菜。”落座后,曹文棟吩咐身邊的方臉青年。
  小彭應了一聲麻利的出去了。片刻后,服務員就送了四五個精美的小菜、一瓶青色瓷瓶裝的白云泉進來。
  白云泉喝在嘴里清香裊裊,順滑無比,仿佛清泉。但喝下去卻很夠味道。三五杯酒下肚,曹文棟將話題慢慢轉到正事上,“陸少,我眼看著還有半年的時間,我準備再追加50萬的手機訂單。哦,聽說移動也準備找景華合作定制手機業務?”
  陸景隨意的道:“聽說移動有這方面的意向。我暫時還沒收到具體的消息。”
  聯通和移動在通信領域一直是相互競爭的態勢。聯通通過與景華手機的合作提高了用戶數量,業績增長,移動不可能沒有發現這其中的商機。
  運營商之間的明爭暗斗景華沒必要選擇陣營。景華并不介意和聯通、移動同時合作。事實上,陸景還有些期待和移動的合作。
  景華手機今年的的銷售形勢十分喜人。在目前統計的市場數據中,景華位居于國內手機市場銷售榜第二名。距離第一名諾基亞的銷售量并不算遠。加把勁,未必就不能拿下國內手機市場銷售第一名。
  倒不是這個第一名的榮譽有什么額外的好處。而是市場份額第一意味著景華從手機業務上賺到了大筆的利潤。當然。市場份額第一還意味著景華在全球手機產業的話語權增加。
  曹文棟倒是有心提一提景華能不能只和聯通合作,想了想這話還是沒出口。抿了一口酒,道:“陸少,聽說換屆之后聯通的人事也會有所變化…”
  陸景微笑著吃了幾筷子菜,覺得曹文棟這人挺有意思的。所謂的聽說,實際上是問自己有沒有興趣扶植他上位。在聯通的架構體系里面,總經理并不是一哥,董事長才是。
  陸景模擬兩可的道:“曹總,事情總不是不斷變化的。”
  plu電訊和韓國sk電訊合作在韓國建設td標準的3g網絡一事讓信產部的常務副部長易雄志很受到上面的賞識。敢說能做的干部一向很受青睞。據說,易雄志很有希望更進一步。正位信產部部長一職。曹文棟八成是聽到了風聲。
  曹文棟知情識趣,如果有機會,陸景倒不介意送曹文棟一馬。但前提是有機會,否則,他不會為曹文棟平白無故的得罪他人。
  曹文棟聽得心里癢癢的,卻沒法從陸景口里得到準確的口信,不過他也知道來日方才長。笑呵呵的岔開話題,和陸景天南地北的聊起來。
  陸景來見曹文棟也就是一個表示親近的姿態,并沒有實質性的業務要和他談。興之所至的海侃了一個多小時。飯局快要到尾聲時,陸景起身去了一趟衛生間。
  匯海大酒店主樓一共四十二層,配樓十二層。每層都有空中走廊和匯海大酒店的主樓相連。配樓主要是餐飲和康樂設施。12樓的衛生間在樓層布局的正中。
  從衛生間里出來,陸景正要順著寬敞華麗走道回包廂。一個穿著黑色單肩連衣裙的漂亮女人從側面走道里走過來。臉上帶著甜美的微笑,用不太確定的口氣喊道,“陸先生。請留步。”
  陸景好奇的看看四周,除了幾名步履優雅送菜的酒店服務員。整個過道里只有他一個人。顯然這個陸少除了他不會是別人,陸景迷惑的問道:“你是…”
  穿著單肩連衣裙的女子笑吟吟的自我介紹。“陸先生,我是華夏移動京城分公司的劉語薇。很冒昧的打擾到你了。”
  陸景心里一動,道:“哦?你的意思是你專程在這兒等我的?”
  他打量了一下劉語薇。她身材中等,盤著發髻,妝容精致。氣質有些嬌柔甜美。單肩連衣裙露出來的香肩肌-膚細膩光滑。貼身的黑色連衣裙讓她兩只挺-翹圓潤玉兔的形狀若隱若現,很容易勾起人一睹玉兔真容的想法。不可否認,這是一個風-騷入骨的迷-人女郎。
  劉語薇甜笑著點頭,“是啊。我們分公司想要和景華手機合作定制機,不知道陸先生等會有空肯不肯聽我嘮叨幾句。這是我的名片,請多多指教。”
  陸景微笑著接過帶著香氣的紫色名片,道:“劉小姐似乎沒有給我拒絕的余地啊。等一會,我們在11樓的酒吧包廂里聊一聊。哦,你們公司不會是你出面談判吧?”陸景不放心的問了一句。
  劉語薇雖然嬌美迷-人,但是陸景見慣美女,這會心思清明的很。劉語薇看起來不到三十歲,頗為青稚,要是是負責談判的人,陸景倒是要懷疑華夏移動的誠意了。
  劉語薇笑道:“當然不會。我們柳總在呢。他可以拿主意。”
  陸景笑著點頭致意,轉身返回曹文棟的包廂。路上,陸景撥了王臣澤的電話。他自然不會去負責具體的談判。
  …
  包廂里,曹文棟正琢磨著陸景那句模擬兩可的話,心里七上八下的糾結著。助理小彭突然快步進來,小聲道:“曹總,移動京城分公司總經理的柳元青派了一個女職員將陸少堵在路上了。”
  曹文棟臉色一邊。道:“你確定?”
  小彭點頭,肯定的道:“我出去點餐的時候親眼看到那個漂亮的女職員和柳元青進了同一間包廂吃飯。他們應該是得到了消息特意候在這里的。”
  曹文棟排著椅子扶手。怒罵道:“瑪德,太無恥了。移動一個分公司都敢和我玩陰的。小彭給墨冰陽打電話。叫她十分鐘之內帶兩個能活躍氣氛的員工過來。”
  他計劃待會邀請陸景去喝喝茶、打打牌。增進一下感情。移動的人卻要半路“劫胡”,這讓他如何不怒。事關仕途無小事。
  小彭麻溜的道:“好的,曹總。”說著走出包廂去打電話。墨冰陽是聯通總部的交際好手,專門負責和景華的聯絡。據說前些天和景華的宴會上,她和景華的楊總聊的很投機。
  …
  陸景進了包廂之前,就已經結束了和王臣澤的電話。他準備再坐一會就告辭離開。
  閑聊幾句后,曹文棟邀請道:“陸少,你下午有安排沒?我再找兩個人過來我們一起喝喝茶打打牌。我前段時間淘到了一點普洱茶,正好請陸少幫我品評一二。”
  “打麻將?”陸景下意思的問了一句。然后露出個哭笑不得的表情,“曹總,我說我不會打麻將你信不信?”他是真不會打。
  曹文棟愣了愣,拍著腦袋笑道:“看我,呵呵,陸少,那咱們專門去喝喝茶。”
  陸景笑著搖頭,拒絕道:“曹總,你今天招待的已經很到位了。喝茶就改天吧。”他打算待會在移動那邊露個面就回家休息。晚上還要陪婉儀去見她堂妹和其未婚夫。
  曹文棟也沒法勉強陸景。說了一會話,無奈的送陸景離開。剛到電梯口,剛才見到的劉語薇正等在電梯口,見陸景過來。笑盈盈的道:“陸先生,我已經在11樓酒吧里訂好位置了。”
  陸景點點頭,對曹文棟道:“好了。曹總,我還有事情。改天我們在聯系。”
  曹文棟看著笑靨如花的劉語薇,心里怒罵幾句。但又無法和一個移動的員工去爭執什么。“今天看樣子是留不住陸少了。墨冰陽搞什么鬼。怎么還沒到。”
  這時,叮的一聲,電梯口處八部電梯中有一部上到了12樓。三名打扮入時的漂亮女子從電梯里走出來。
  見電梯空出來,劉語薇甜美的伸手邀請道:“陸先生,這邊請。”
  陸景卻是眼神凝了一下,沒有挪步。
  三名女子中為首的是一名穿著藍紫花長裙的女子。她身材高挑,膚白乳挺,秀眉美眼,櫻唇直鼻,看起來不到三十歲的樣子,也可能是臉蛋顯得年輕。是個難得一見的美人。
  “啊…,曹總。”來的正是接到電話趕過來的墨冰陽。她稍微一思索,就明白現在是怎么回事,剛才彭助理給她大致的說了情況。就嫵媚對陸景笑問道:“陸少,你下午有安排了?我是墨冰陽。在聯通總部里工作,專門負責對口景華的業務。”
  陸景心里有事,不動聲色的道:“墨小姐,你好。我聽王臣澤提到過你。”
  “哦?王總說我的好話還是壞話了啊?”墨冰陽掩嘴咯咯嬌笑,聲若銀鈴。
  看著這個不輸給她的輕-熟少-婦,劉語薇明白過來,這是來了競爭對手。她今天還未必能將陸景拉到11樓的酒吧里去。急忙走到一邊撥號。
  曹文棟適時的插話,介紹道:“景少,小墨是我們公司專門和景華對接的負責人。很善于溝通。我相信她能做好和景華的協調工作。”
  陸景點點頭。他現在要還不明白他成了香餑餑才怪。只是,這多少讓他有點郁悶,好像移動和聯通把公關的手段都用到他頭上了。他看起來像很容易中“美人計”的人嗎?
  想歸想,陸景還得把目前一團糟的局面先給處理下。那邊小彭已經臉色不善的盯著劉語薇。而打完電話走回來的劉語薇也不甘示弱的反瞪回去。
  陸景對劉語薇道:“劉小姐,這樣吧,我臨時有點事情,王臣澤正在趕過來的路上,你們和景華的合作事宜,由他先和你們談。”王臣澤是景華京城分公司的總經理,和移動京城分公司是對等的。初步接觸的談判剛剛合適。
  然后,陸景扭頭對曹文棟道:“曹總,喝茶打牌就免了。改天我們再聚。”
  “啊…,陸先生(陸少)!”劉語薇和曹文棟都急了,但在陸景明確的表態之下卻也無可奈何。
  曹文棟知道移動是要“劫胡”——下午和陸景談合作,但陸景臨時有什么事呢?
  劉語薇心里泛著嘀咕:臨時有事?什么事?看起來陸景也不像是被那個墨冰陽迷惑的樣子啊。
  陸景交代完場面話,毫不掩飾他不滿的情緒,臉色微微沉下來,指著墨冰陽身后一名女孩子沉聲道:“吳倩柔,你跟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