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90 送別面試

看著趙清芷離開的背影,趙曉豐欣慰笑著對陸景道:“小芷到底是長大了,當初還幸虧你幫我勸住她。”
  當時,陸景要請胡紅軍幫忙,他正好讓陸景幫他勸說女兒放棄當明星的夢想。
  陸景就笑,“還是小芷自己明白事理。我沒做什么。”
  趙曉豐對陸景謙遜態度也不多說,笑著搖搖頭,問道:“你怎么想著把你這位助理推薦到我門下來學習?我看她的底子好像有點薄弱。”
  陸景在趙教授面前十分隨意,笑著解釋道:“明雪是慕名而來。她原本不是科班出身,在景華磨礪了一兩年,覺得自身知識不夠用想要系統的學習經濟學知識。她找我幫忙,所以我向老師討個人情。”
  趙教授是帝師之才,經濟學只是他附帶研究的領域。陸景知道他幫明雪面試作弊的事情瞞不過趙教授,就在話里點了點。
  趙曉豐大笑,伸手虛點點陸景,“你啊…”
  笑了一會后,趙曉豐道:“你上次請我給和華內部智庫,ek咨詢公司擔任董事這件事,我考慮很久,覺得還是不擔任為好。稀土的局勢很緊張,再加上帶研究生,我的精力有限。”
  請趙教授擔任ek咨詢公司董事的事情,陸景早就和他說過。只不過,大哥擔任國-土資源部副部長之后,負責稀土業務。趙教授這段時間一直在幫大哥厘清稀土行業的狀況,出謀劃策。
  想到這兒,陸景笑道:“老師。既然你不來參加ek咨詢公司擔任董事,那你給我推薦一個合適的人選吧。你在經濟學界的人脈可要比我強得多。”
  趙曉豐笑呵呵的道:“你這是賴上我了啊。這樣吧。燕大經濟學院的虞子平教授和我關系不錯。他對企業的組織架構體系頗有一些心得,你把他請到ek咨詢公司里去吧。”
  虞子平教授的名字陸景聽過。和趙教授在經濟上的觀點十分類似。聽到趙教授說他對企業的組織架構體系有研究,心里很滿意,道:“我過兩天去拜訪虞教授。”
  談完這件事,趙曉豐好奇的道:“你上午給我打電話說丁向陽今年享受國家一級津貼的資格被取消是怎么回事?”
  國內各大高校的學者中聲望顯著、在其專業領域實力突出的學者能享受到國家的津貼。這個津貼不僅僅是經濟待遇,還是政治待遇。應景的時候,可以就其專業領域的事務向中央建言獻策。趙教授同樣是享受國際一級津貼的學者。
  昨天晚上,陸景聽丁靈說她父親的資格被取消,在家里氣的幾天吃不下飯。陸景上午給趙教授打電話約了下午見面,這時說道:“好像是丁教授一篇否定經濟適用房政策的批評文章影響不好。我聽說信產部那邊首席經濟師有意愿退休。我覺得丁教授應該適合這個位置。我希望老師能在合適的時候推薦丁教授。”
  趙曉豐微征了一會,繼而,搖搖頭,笑著嘆道,“這個丁向陽!經濟適用房的政策不是不能批評,但是全盤否定肯定不對啊。國外在經濟適用房上取得很大的成功,我們完全可以借鑒。”
  他和丁向陽在學術上頗有爭執,關系一向不太和睦。但是他對丁向陽的學術和人品還是認可的。
  趙曉豐惋惜的道:“丁向陽去信產部也是個不錯的選擇。現在電子科技高速發展,大有可為。哦。你不是和信產部的易雄志副部長很熟嗎?怎么想著要我推薦。”趙曉豐似笑非笑的問陸景。
  陸景撓撓頭,不好意思的道:“那個,我和丁教授的私人關系…,而且我要是推薦丁教授的話有走后門的嫌疑。老師你推薦就不存在這個問題了。”
  趙曉豐笑了笑。忽而想起一件事來,微笑的問道:“我聽說你和丁向陽的女兒關系很好?”
  “我靠,誰這么嘴碎?”陸景心里腹誹了幾句。點頭承認,“恩。丁靈是我的同班同學,目前在景華擔任行政助理。”
  陸景說的有些不詳。但是趙曉豐哪里會不明白怎么回事,笑著搖頭。君子有三戒,少之時,血氣未定,戒之在色。只是作為師長,這些話他也不好說陸景。
  和趙教授聊了半個小時后,陸景才和明雪一起從民大經濟學院的大樓里離開。剛走到樓下,陸景卻是接到景華京城分公司總經理王臣澤的電話。
  “景少,聯通將和我們成功合作的慶祝酒會從6月30日推遲到了明天晚上在凱賓斯基酒店里舉行,聯通的墨小姐特意打電話給我,詢問你是否參加。”
  陸景想都沒想,拒絕道:“我有事情,就不去了。楊顯回出席吧?”他現在沒心思搞商務應酬。
  王臣澤忙笑道:“是的,楊總明天上午的飛機到京城。”
  掛了電話,陸景笑著對明雪道:“明雪,恭喜你了。”
  明雪燦然一笑,有著山花明凈般的美麗,由衷的道:“陸景,謝謝你幫忙。趙教授是不是知道我們聯手作弊了?”
  陸景就笑,拿手指點點腦袋,“這句話你就不應該問出來。趙教授是頂級的智囊,你說他知道不知道呢?”說笑著,陸景和明雪坐到停在經濟學院的大樓外的車里。
  陸景從車盤上拿起煙盒,掂出一顆煙,正準備點火,一只素凈的小手拿著火機湊過來,“嚓嚓”幾聲打著了火。陸景詫異的看了明雪一眼,就著散發著淡淡幽香的美人手,點了煙,深深的吸了一口開玩笑道:“我今天總算享受了一把老板的待遇。”
  明雪穿著水藍色的t恤,卡其色的修身直筒褲。氣質一貫冷艷嫵媚的她這番小清新的打扮有著幾許學院風。聽到陸景這么說,明雪輕笑道:“我準備勸你最近心情不要太壞。看樣子你已經調整過來了。”
  她以為陸景是個多情而貪色的家伙。多情的男人,實際上也是最無情。只見新人笑。那聞舊人哭。但是,陸景傷感黃紫琪的離去有些顛覆她對陸景的認知。再加上陸景剛才幫了她的大忙。所以才主動幫陸景點煙。
  陸景輕輕的沖車窗外吐出一個煙圈,道:“哪有那么快。慢慢調整了。說你的事。明雪,從明天起我給你放一個月的假,讓你準備入學事宜。接下來,景華那里的工作你可以放一放,專心的讀兩年書。畢業后的去向,到時候你自己選擇。不過,可不許離開景華啊!不然我就雞飛蛋打了。”
  明雪被說的笑起來,挽了挽耳邊垂落的秀發。微嗔道:“什么叫**飛蛋打啊?我也沒說我要離開景華。我會和雨綺姐交接的…”
  陸景笑著打斷她的話,“放心,工資不會扣你的,保證你每個月有錢在京城買奢侈品。”明雪每個月的工資全部花在了美容、購物上面,標準的月光族。
  明雪脂玉般嫩-膩的臉頰飛上幾縷不好意思的紅霞,嘴上卻不輸陣仗,道:“我在雪蘇綺的收益夠我買奢侈品了。再說,現在網絡科技股不是正在漲嗎?我已經不是月光族了。”
  “網絡科技股賣掉后記得還我錢啊。”明雪就是這么要強的性子,陸景哈哈一笑。將煙頭捻滅,開車離開民大。
  明雪自己赫然的掩嘴一笑,網絡科技股還是陸景支援她的資金。僅此一項收益,她這輩子大概基本不會為錢發愁。她用心經營的雪蘇綺倒是有點小打小鬧了。想到這兒。明雪心里有些淡淡的溫馨感。說起來,陸景為人其實很不錯的,并沒有想象中的那么冷酷威嚴。給他當助理的這段時間和他相處的很愉快。
  明雪偷偷的瞥了陸景一眼。他側臉的輪廓十分明俊。恩,還有些帥氣。
  …
  推薦丁靈父親丁向陽擔任信產部首席經濟師的事情。陸景交給趙教授之后就沒再過問。令他意想不到的是日后這件事卻是幫了他的大忙。
  在京城里休息了兩天后,陸景啟程去了杭城。邵秋蘭被她家里催婚。他要去充當男友的角色救場。
  應付邵秋蘭父母詢問的過程驚險不斷。邵老先生一句“你不是前些年來家里的小陸嗎?原來你就是秋蘭的男朋友啊。”陸景給驚得一生冷汗。他哪里想到老先生記憶力這么好。他上次來秋蘭家里編的身份這時候早給忘得一干二凈。好在隔了幾年功夫,可以用人事變化來解釋。雖然有邵秋蘭在旁邊提點補充,還是差點穿幫。好在最終涉險過關。
  晚餐在酒桌上陪邵老先生喝了幾杯酒,聽到陸景家的老宅在杭城郊外,老先生興致勃勃的和陸景談起杭城的風土人物變遷。聊到八點多才盡興而散。
  晚上,陸景被安排在邵秋蘭家二樓的客房里休息。客房布置的簡潔溫馨。許久未用的空調嘶嘶的微響,在寂靜的夜里十分清晰。陸景洗過澡后,倚在床-頭沉思。
  紅色的木門咯吱一聲推開。穿著白底藍格子襯衣的邵秋蘭明媚動人走進來,坐在床-邊撫著陸景的臉頰,溫柔的笑道:“陸景,今天委屈你了。”
  陸景握住邵秋蘭的手,搖搖頭,愛憐的將她抱在懷里,道:“姐,是你受委屈了。”他來過之后才知道邵秋蘭在家里被催婚的壓力。
  邵秋蘭無聲的笑了,彎眉如月,嫵媚知性。半響后,邵秋蘭才輕柔道:“陸景,你今天表現很好,我爸媽對你很滿意,問我們什么時候結婚呢。他們要我今年把自己嫁出去。”(未完待續。。)
  ps:吃出去午飯,碰到暴雨。等了半個小時,看著雨小了點,冒雨回家,結果淋成了落湯雞。等我回家收拾利落后,在關掉熱水機開關的一刻,暴雨竟然停了。十萬頭草泥馬呼嘯而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