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8 先予后取

在關寧家里吃過午飯,關寧在廚房幫著收拾碗筷。陸景和關海山喝著茶消食,坐在客廳里面閑聊。剛才吃飯的時候,許文杰已經打來電話,陸景和他約了兩點在九老胡同外的百時咖啡見面。
  陸景和關海山要坐一會兒再出去,先去銀行再去百時咖啡。
  陸景看看表,說道:“關叔叔,我出去打個電話。”說著,走到院子里給唐悅打了一個電話,“唐悅,最近在忙不忙,方便說話嗎?我有點事情要你幫忙。”
  唐悅在電話里笑道:“哈哈,方便。我能忙什么?泡妞,喝酒算不算忙?行,你說。”
  “你找幾個可靠的人,查一下莫心藍家里到底有多少生意,盤一盤她家的底。”
  陸景萌生在商業上對付莫家的想法是昨天晚上和大哥談過以后。既然建議運作王書記去遼東,順便壓一壓莫培明。
  那么一不做,二不休。商業上的動作也要開始籌劃和準備。防備莫家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被他們揪個機會反噬一口。
  打蛇不死反被咬的事情太多。
  七月份的時候,莫家和劉家合作,搞得老頭子近來工作上很被動,外面風向傳的很邪乎,相當于是幫助劉家“捅了老頭子一刀”。在外界的眼中,就是劉家得到了莫家資金的支持,開始全面壓制陸家。
  雖然陸江和陸景兩人趁著這個機會勸老頭子退下來,但是無疑,陸家在這件事上是失了先手的。
  這件事沒那么容易就算了。昨晚陸景說要壓一壓莫培明,大哥沒有明確反對,就是說明他心里也是有想法的。
  在陸景原來的計劃中,并沒有在商業上和莫家對抗的打算。只是打算讓怡家超市的發展壯大從而打垮新虹百貨。他的主要精力還是放在數字手機上面。
  仕途上壓制莫家,斷了莫培明的上升之路,足以報了那“一刀之仇”。
  但是,莫家被打壓之后,肯定會覺察到是陸家的動作,他們會是什么反應?從新虹百貨搞怡家超市的手法看,他們并不是什么安分的主。
  誠然,他們在官面上肯定是翻不起浪的,但是莫氏集團家底有十億美金,會不會在商業上有所動作呢?特別是自己這個陸家的嫡系子弟就在商業領域混,他們會不會給自己出難題?
  答案不問可知。
  先下手為強,后下手遭殃。縱使陸景現在在商業上還是小蝦米一個,但是不代表他會坐以待斃。
  先查一查莫家在商場上的勢力,接下來的動作再好好籌劃,時間上至少有半年的準備時間。
  莫氏集團具體在那個行業有投資,是那家公司的股東,合作的是那些企業?競爭對手是誰?這些情況陸景都想知道。
  唐悅語氣興奮的道:“好,沒問題。新虹百貨的事兒,憋的我好幾天都不爽的。你打算動手,有什么好的想法?”
  陸景認真的道:“想法暫時沒有。我回頭先給你五萬,你要找可靠的人去查。不要打草驚蛇,悄悄的查清楚,不要和任何人說。時間可以拉長一點,半年、一年都可以。官面上的事,一概不要管,只管商業上的事情,能不能做到?”
  唐悅心里一驚,很明顯這將是一次大動作,也不再嬉皮笑臉,沉聲道:“能。”
  “好。晚上錢就能到賬。我們只動莫家商場上的勢力,其余的事情,我們不用超心。”
  陸景收了電話,就打這么一會電話的功夫,已經是滿頭大汗。關海山坐在椅子上指著茶幾上的白色瓷盤里的西瓜,笑道:“小陸,過來吃片冰西瓜解暑。”
  陸景笑著坐過去,拿起一瓣西瓜慢慢的咬著。陸景心里琢磨著一會過了兩點要給李大青打給電話,看看什么時候可以見面。
  …
  下午4點時分,陸景背著黑色的雙肩背包出現在京城機場,他手里拿著電話,一邊走一邊打著電話,“早知道不去你們家了,我今天一共都沒有和你說上幾句話。我還不如讓你出來拿通知書得了,那樣我們倆還能呆在一起。”
  他和關海山與許文杰見過面,事情差不多談妥。關海山決定先做半個月的生意看看效果如何。不日,他就會啟程去嶺南的江口市。
  關寧在電話里嬌笑道:“那你早點從江州回來啊,通知書拿到我就可以放心的玩了。暑假還有二十多天。江州大學9月4號報道。”
  陸景下午給李大青打了電話,他說他已經和他同學聊過,他同學很感興趣,今天晚上可以見面聊聊,看陸景什么時候方便。陸景就和他約了晚上八點一起喝杯酒,吃個宵夜。
  現在他又不得不趕往江州。
  “希望吧,順利的話,一周之內應該能回來,不順利的話,可能還要些日子。”陸景在機場大廳里找個空位坐下。
  組建研發團隊的事兒,雖然人員不多,但是要做的事情卻是千頭萬緒,沒有那么容易走上正軌。
  正和關寧閑聊著,突然聽到有人喊自己,“陸景。”陸景扭頭看去,一大群人正從右邊的門走進大廳,去往辦理登機牌的窗口,為首的一個女孩,個子高挑,容貌姣好,長發披肩,肌膚嬌嫩,穿著米黃色的連衣長裙,裙擺飄飄,有著青春飛揚的感覺。
  陸景認出來是李菲菲。
  “關小寧,我碰到一個熟人,一會再給你打。”
  “好啊!”
  陸景笑著掛了電話,喊陸景的是王燦。他正在站在機場大廳里面空曠處沖他揮手。多日不見的夏思雨也在。
  前面走的李菲菲聽到喊聲,也停了下來,扭頭看到這邊。
  陸景摸了摸鼻子,這是避都避不過,人群里面他看到了李菲菲的母親,小姨等人。有長輩在,他這會想要不過去是不可能的。那只會被認為沒有禮貌。
  陸景想起來王燦給他說過,八月十二日,李菲菲會飛往美國讀書。
  陸景沖王燦點點頭,走過去,打著招呼,“李阿姨,你們好。”說著,看著出落得越發出挑的李菲菲,微笑道:“李菲菲,祝你在美國一切順利。”
  “謝謝!你背著旅行包,這是要到那里去?”李菲菲淡雅的笑著。都說女人是天上的演員,陸景看著李菲菲的笑容也不知道她心里是怎么想的,大概以為自己特意等在這里,背著個旅行包偽裝成要坐飛機的樣子,然后讓王燦配合的喊一句,這樣一來,自己就會順利的和她說上兩句話。
  類似的事情,以前陸景是真做過。
  “去江州。”陸景笑了笑,沖哭的眼睛通紅的李阿姨點點頭,轉身去找王燦。
  王燦和夏思雨落在隊伍尾巴后面,陸景看著不遠處如眾星捧月般的李菲菲,對王燦苦笑道:“大哥,你喊我干嘛,你沒看明秀那樣子,恨不得拿手指戳在我臉上說‘你真卑鄙。又來演戲。’”
  夏思雨笑道:“沒有的,陸景哥,秀秀姐沒那么壞。”陸景拉了一下自己的背包,哀嘆道:“單純的孩子。”王燦翻個白眼道:“靠,我怎么知道你今天會在機場,我看到你難道裝作不認識嗎?你不是說不來的嗎?”
  我日!陸景覺得自己今天是黃泥巴掉褲襠里了,沒法解釋。他壓低聲音道:“我臨時有事要去江州,機場又不是李菲菲她家開的,我為什么不能來。”
  夏思雨不滿的道:“陸景哥,你的立場很有問題,菲菲姐聽見會不高興的。還有,我再嚴正聲明一遍,我已經不是孩子了。哼,我哥這么說,你也這么說。”
  陸景笑著搖頭,對王燦使了個眼色,“怎么樣?”他這句話問得沒頭沒腦,但是他相信王燦能聽懂他問的是什么。
  王燦有些郁悶的道:“談過了,和你說的一模一樣。”
  “那你決定沒有?”
  “我再想想。”
  陸景點點頭。夏思雨美麗的大眼睛在陸景和王燦兩人身上打轉,不解的問道:“你們倆在打什么啞謎?”
  陸景笑道:“你讓王燦給你解釋。”說著,拍了拍王燦的肩膀,“改天聊,我先進去了,你們和李菲菲話別吧。”
  王燦點頭道:“行,一路順風!”
  “陸景哥,一路順風!”夏思雨揮舞著白嫩的小手。陸景笑著道:“謝謝!”說著,他背著包,準備先過安檢。他懶得在外面等,指不定又被認為在找機會和李菲菲搭訕。他有那個必要嗎?
  他聽到身后王燦正在被夏思雨逼問:“王燦,快說,你們剛才說的是什么事?”
  “小雨,不能說。我給你哥做了保證的。”
  “管我哥什么事呀。”
  陸景嘿嘿一笑,走進安檢通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