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887 不能惦記

“紫琪,不去米蘭行嗎?”陸景放下車椅,側身翻到車后排,撫摸著黃紫琪猶若玉器一般光滑溫潤清麗的臉蛋,問道。
  紫琪的身高較關寧矮一些,梳著馬尾辮。鼻梁秀直若刀削,讓她的五官很有立體感,有種逼人的美麗。關寧是清純里帶著嫵媚的絕色佳人,紫琪是明眸酷齒、聲若珠玉的清麗美人。她與關寧各擅勝場。
  黃紫琪依戀的偏著頭靠著陸景粗糙的手掌上,嘴角微微揚起,道:“都安排好了,這時候怎么反悔?昨天晚上紫韻還問我,把人生中如此美好的2年時光丟在國外值不值。”
  黃紫韻是黃紫琪的妹妹。今年高考結束,據說考得不錯。聽到她姐姐要出國留學,專門來江州玩幾天,順便給紫琪送行。
  陸景伸手將黃紫琪抱在懷里,感受著她溫軟的嬌-軀,道:“你怎么回答的?”
  黃紫琪抬頭,認真的道:“當然不值。但是,陸景,你這么優秀,我想要自己變得更出色,更有吸引力一些。我不希望等我容顏老去時你不再為我回首。想想就覺得夠凄涼的。”
  “怎么可能。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陸景有些心疼的道,將黃紫琪抱得更緊了一些。
  黃紫琪嘴角帶著戲謔的笑意道:“你不會以為鄭芝荷的事情我們都不知道吧?十八歲的少女呢。足足小了我九歲。”
  其實,去米蘭留學的事情早就定了,那時候鄭芝荷還沒影子呢。她只是這么故意逗陸景。當然。前面那些話是她的心里話。她希望她和陸景之間的關系是平等,至少差距不要那么大。這樣兩人的感情才天長地久。
  “噢…”陸景大感頭疼。誠懇的道:“紫琪,那是鄭家塞給我的。我不是丟在李慕清那兒了嗎?我和她不會發生任何關系。”
  見陸景一副保證如此的模樣,黃紫琪掩嘴嬌笑,道:“誰知道啊?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你忘了你怎么追我的啊?”
  陸景恍然察覺他被黃紫琪給戲弄了,笑著拍拍她牛仔褲包緊的美臀,追憶著和她在一起快樂的時光。
  車內變的很安靜。時光在不知不覺中流走。一幕幕的畫面在兩人的腦海里翻過。在怡家超市的初識,在深秋白沙井里漫步,在后海別墅談生意,在京城工程大學的送別。在西單廣場的臺階上談心,在云春山村里的偶遇,在九眉山上的坦誠相對,在白沙井66號別墅里完美的第一次…
  太多太多美好的回憶,足以讓他和黃紫琪細細的品味一生。
  “紫琪…”陸景輕輕的呼喚著黃紫琪,低頭吻著懷里佳人嫣紅如脂的水潤嘴唇。
  黃紫琪溫柔的回應著陸景的吻,香滑的小舌主動糾纏在一起。
  半響,黃紫琪嬌-喘著抱住陸景的脖子,明眸看著陸景溫潤的眼睛。想起馬上就要2年見不到他,深情的道:“反正這輩子也沒打算離開你,沒有人能像你這樣走入我的心扉。陸景,你是一個很壞。很壞,很壞,很壞的混蛋。”
  明眸酷齒、明麗動人的紫琪薄怒含嗔的述說著那份綿綿的情意讓陸景的心都要醉掉。用力的吻著她。愛-撫她,想要把她融化在他的身上、心里。
  情到濃時。兩人都情難自已。這時,陸景的電話很不和時宜的響起。
  “我要把電話給砸了。”陸景吻了吻紫琪的玉兔。郁悶的說道。
  黃紫琪羞澀的推開陸景的頭,扣著襯衣的扣子,遮住胸前美妙的風光,嬌嗔道:“快接電話吧。”
  陸景回過身去接電話。看看號碼是何路遙的電話,接通之后,咬牙切齒的道:“何路遙,要是沒什么重要的事情,你等著被我罵吧。”
  那邊何路遙嚇了一跳,好在聽出陸景并非真的生氣,忙笑道:“景少,我是給你匯報前天晚上陳堅的事情。我已經讓他離開江州了。剛剛有人看到他開車上了京江高速。”
  “行,我知道了。”陸景就要掛掉電話。
  “誒,景少,等等,我爸還有話讓我轉達給你。他想要邀請你去賓州投資。”何路遙忙說道。他父親是賓州市委書記。
  這話夠直接。陸景頓了頓,略一思索,道:“你回復何書記:我從京城回江州之后就會去賓州。”然后不由分說的掛了電話。
  何路遙愕然的聽著手機里的忙音。琢磨了一下,笑著搖搖頭。陸景的意思是他要先去一趟京城,然后回來再去賓州。不過這個結果足以給父親交差了。
  “紫琪,我們在這里繼續嗎?”陸景將手機丟在車椅上,雙手捧著黃紫琪美麗的臉蛋,問道。
  “繼續你個鬼啊。”黃紫琪單手掩著胸口,笑著用手點在陸景的額頭上,“待會回去會讓紫韻和秋蘭姐看出來我就慘了。肯定要被笑話死。”
  陸景壓低聲音道:“才上午九點半,離午飯時間還早。我們去景華公寓。”
  黃紫琪白-皙的鵝蛋臉上似敷了一層粉似的,嫵媚清艷的嗔了陸景一眼,卻沒有拒絕陸景的提議。
  陸景銀灰色的奔馳在江州上流圈子絕對算得上是一個很顯眼的標識。當陸景的車從櫻花園直奔景華公寓時,迎面有4個人正在櫻花園里散步。
  “怎么會遇到他們…”駕駛座上的陸景微微皺了皺眉頭,車子并沒有減速。
  “誰啊?”黃紫琪好奇的扶在陸景車椅背上問道,兩只調皮的白兔少了束縛,在襯衣下微微搖晃著,春光無限美好。
  陸景道:“蘇遠和孟漢生兩家人。”
  黃紫琪對陸景和蘇遠、孟漢生的恩怨很清楚,嬌笑道:“你還關注他們干嗎?陸景,你的對手現在不是都是國外的公司嗎?”
  陸景一愣。哈哈大笑。紫琪這話說的可不是對的嗎?
  銀灰色的奔馳風馳電掣的從櫻花園的水泥大路上疾馳而過,去往請動鎮的景華公寓。
  “是陸景的車?”孟漢生看起來比往日滄桑了許多。雖然他的年紀只有二十多歲。但幾年的牢獄生活讓他心態漸老。
  蘇遠點點頭,勸道:“是的。漢生。你聽我說一句,不要再糾結以前的事情了。你看,現在婷婷也從黃海回來了,也沒有怪你…”他運作關系將孟漢生保釋出來,可不想好友去招惹陸景又被送進去。
  孟漢生自嘲的一笑,“我現在哪有資格糾結以前的事情。蘇遠,我知道分寸。”
  潘婷婷握了握丈夫孟漢生的手,安慰他。當年在樓外樓吃魚時,她們還能嘲諷陸景。甚至還占有優勢。現在卻是兩個世界的人,望塵莫及。
  生過孩子、珠圓玉潤的熊玉嬌溫和的笑道:“你這樣想最好了。我們不去惹陸景,他也沒道理來惹我們。”
  蘇遠內心苦澀的笑起來。玉嬌還是太天真。怎么可能是這樣?他最近和陸景的一筆交易就被陸景坑了。投資在星空網吧上的2個億還不知道能不能收回來?權當是給好友解悶用的了。蘇遠也只能這樣安慰自己。
  由于景華軟件園的存在,孟漢生的漢生軟件根本就辦不下去了。收購下來的星空網吧全部改名為漢生網吧,交由孟漢生管理。
  孟漢生冷笑道:“玉嬌,其實陸景也不是沒有弱點。我想我們能夠看到他栽倒的那一天。”
  熊玉嬌挽著丈夫蘇遠的手,好奇的道:“哦?陸景有什么弱點?我感覺他好像很厲害一樣,看景華的發展,幾乎每年規模都要膨脹一倍甚至十幾倍。我在江大商學院讀了四年。就沒有在那本書看過這樣的案例,看得眼花繚亂。景華似乎從來都沒有出過差錯。一步一步的從刀刃上起舞的走過來,發展到現在的龐然大物。我看媒體報道說景華手機有可能成為今年國內市場銷售第一名。據說要賣到1800萬臺手機。我的天。就算一臺手機賺1000塊錢的利潤,他們的利潤就有180億元了。那銷售額至少達到了500億元。”
  蘇遠原來和葉靜雨合作做過手機,知道是怎么回事,笑道:“不是那樣的。景華低端手機每支手機賺不到1000元。不過。他們的高端機挺賺錢的。計算起來很復雜。所以,他們如果不公布真實的財報。外界基本很難猜得出來他們的利潤。漢生,你說說看。”
  孟漢生眼睛里露出刻骨的仇恨。然后冷靜的說道:“他的弱點是女人。”
  熊玉嬌和潘婷婷微微臉紅,想起陸景的某些傳言。
  蘇遠笑著搖搖頭,這對男人而言,特別是三十歲不到的成功男人而言,真不算是什么弱點。
  陸景和黃紫琪在景華公寓里抵死纏-綿到中午,直到接到邵秋蘭催吃飯的電話時,陸景才意猶未盡的停下來,抱著綿軟無力的黃紫琪去泡澡,收拾。
  “紫琪,今天晚上和秋蘭姐一起陪我。”浴缸里,陸景愛不釋手的撫-摸著黃紫琪完美的半圓形雪-臀。她的雪-臀有著猶若果凍般圓潤的彈性,仿佛是一件精致的藝術品,完美無瑕,性-感無雙。
  “你想的美啊。”黃紫琪不客氣的白了陸景一眼,仍由陸景的“魔手”在她身上撫-摸。她知道情郎有多么的中意她的美-臀。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他還以為今天最后一晚,紫琪會放縱他。
  兩人洗過澡收拾好衣服,到達南園別墅的會所餐廳時已經是十二點四十分。邵秋蘭和黃紫琪姐妹都住在南園別墅8號別墅里。
  見陸景和黃紫琪進來,邵秋蘭扶著鼻梁上精巧的眼鏡取笑道:“我們要等你們倆來吃飯估計早餓死了。”
  黃紫韻掩嘴輕聲嬌笑,乖巧的打著招呼,“姐,姐夫。”
  黃紫韻的個子比紫琪要矮上幾分,看起來嬌小玲瓏。五官十分非常秀麗。秀眉明眸的面龐上依稀可見紫琪的影子。姿容比清麗動人的紫琪要遜色一籌,細看之下有一種英姿颯颯的英氣美。
  陸景笑著點點頭,拉開椅子讓黃紫琪坐下,他才坐下來笑問道:“姐,你們真吃過了啊?”
  邵秋蘭好笑的道:“真吃過了還在這兒等你們啊。快點菜吧。我們在咖啡廳里先吃了一點點心。我估計你們倆應該餓了。”
  這話說的。陸景臉皮厚倒也沒什么,拿起菜單招呼服務生過來點菜。黃紫琪面對邵秋蘭的打趣有點嬌羞,輕輕的踢了陸景一腳。
  正午的烈日照在南園別墅會所的墻壁上,餐廳里的光線明暗相間。黃紫韻看著坐在略暗光線里的黃紫琪格外美麗,說道:“姐,你真漂亮,整個人都容光煥發…”
  陸景豎起菜單擋住他的笑臉。面對這樣無心的贊美,紫琪估計要羞死。
  黃紫琪嬌羞的模樣有著無端的嫵媚,十分迷-人,好一會才恢復過來,拍拍妹妹的手打消她的好奇心,道:“你以后會知道的。”
  陸景點完菜。四個人邊吃邊聊著。陸景這時候算是知道為什么紫琪和秋蘭這么談得來。原來兩個人在家里都是長姐的身份。紫琪大她妹妹九歲。秋蘭則是大她弟弟八歲。
  飯后,四人到會所咖啡廳里消磨時間。黃紫琪道:“陸景,紫韻不和我們一起去京城,我讓她在江州玩幾天,秋蘭姐過兩天要回杭城。你幫我安排一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