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886 走廊求婚

夕陽將從景華國際學校行政大樓出來的陸景、關寧、方琴的影子拖得很長。
  關寧親密的挽著陸景的手臂,笑著問道:“陸景,你這幾天不是在陪紫琪嗎?今天怎么過來了。”
  陸景道:“她妹妹今天從渝都過來了。所以我就來找你。哦,陳堅從哪兒冒出來的?”
  關寧莞爾,笑容猶如一汪清泉沁人心脾,婉婉道來:“我和四中的高中同學有聯系。陳堅知道我的聯系地址。聽他說他家里最近做生意賺了幾千萬。他就跑到江州來找我,讓我嫁給他。他都不問問我的意見。我又不會嫁給錢。”說到最后,關寧抿嘴而笑。
  陸景笑道:“估計有倆糟錢,自信心膨脹了。”他相信他和關寧的感情。泡沫劇里面那種狗血情節:因為沖-動、誤會等等意外最終答應下嫁給別人的事情不會發生在關寧和他之間。
  關寧道:“小景,我沒給你說,你不生氣吧?我沒料到陳堅會無賴的當眾求婚。”
  說話間已經到了停車的地方,陸景笑著為關寧、方琴拉開車門,“我生你的氣干嗎?要生氣也是生陳堅的氣。琴姐,坐我的車回去。你的車先放在學校里。明天再來拿。”
  方琴溫婉的道:“好啊。”
  等關寧和方琴都坐到車里,陸景給何路遙撥了一個電話。他今天至始至終都沒有發火,這會也是笑著寬慰關寧。其實,他心里惱火至極。陳堅碰到他的逆鱗了。
  陸景把事情大致的說了說,何路遙應該明白怎么處理陳堅。收了電話。陸景才坐到駕駛座上,回頭笑道:“今天晚上去哪兒吃飯?何家菜館怎么樣?我年后在京城里拉著小明給我做了一餐。現在還念著那個味道。”
  關寧抿嘴笑道:“你什么時候變成吃貨了呀?”
  陸景叫苦道:“你都不知道國外那些變味的中餐有多么難吃。我吃西餐又吃不習慣。嗨,我現在寧可炒兩個家常小菜就著米飯吃飽。”
  關寧才不相信陸景這么可憐。在國外他不知道過的多么愜意呢。她微微一笑,扭頭看向方琴,道:“方老師,你覺得呢?”
  方琴道:“可以啊。小景,你提前訂位置沒?何家菜館的生意很好,我昨天打電話過去,他們的席面都訂到了一個月以后。”
  “我讓雨綺幫我訂好位置了。這點面子我還是有的。”陸景笑著發動汽車出了景華國際學校。
  …
  陳堅心情沮喪的抱著紙箱從景華國際學校里走出來,身后跟著一個監督他的保安。他剛剛被當場解聘,必須要今晚離開景華國際學校。
  只是。這并不是他心情大壞的原因,而是關寧和陸景的關系太親密,還是像九六年那樣。很明顯,陸景拔了關寧的頭籌。
  陳堅走到停車場,將紙箱順手丟在大眾轎車的后備箱里,開著車出了景華國際學校,心里憤憤不平的想道:“瑪德,論長相、論才華、論家世,勞資哪一點輸給陸景了?”
  “吱----!”
  陳堅還沒有駛入去往積西鎮的主干道。一輛黑色的面包車用側面沖來。他猛打方向盤。車子輪胎與水泥路面摩擦,發出刺耳的聲音。
  “你特么怎么開車的?”陳堅將車停在路邊,從車窗里探出頭,對著從黑色面包車上下來的兩個男子吼道。“會死人的知道嗎?草。”
  但是接下來的事情陳堅怎么都沒想到。
  他挨了一耳光,然后被兩名男子當街抓住,帶上了黑色面包車。消失在夜色里。晚上八點鐘,景華國際學校臨近期末。路邊空蕩蕩的,只有幾個路過的行人。看到這一幕都是遠遠避開。
  陳堅頭上被罩了黑罩子。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就覺得七轉八彎。然后聽到江水嘩嘩的聲音。接著聽到一個男子聲音道:“何少,人帶到了。”
  “把他放開吧!你們出去。”叫何少的人說道。
  “嘭-!”陳堅就覺得眼前一亮,明亮的燈光刺的他眼睛瞇起來。好一會,他才看清楚他所處的位置。赫然是一艘豪華游輪的艙室里。江水漲落的聲音十分清晰,唯一不正常的就是游輪沒有絲毫的晃動。一名濃眉大眼的青年正翹著二郎腿坐在他對面的老板椅上,手里拿著香煙優哉游哉的抽著。
  “你們,你們,要干什么?”陳堅后退一步,色厲內荏的說道。
  何路遙不屑的點點煙灰,道:“干什么?小屁孩,每個人都要為自己的行為負責。你家大人有教過你吧?”尼瑪,向關寧求婚,還被陸景當場撞到。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
  陳堅不明所以,道:“你什么意思。我不管你是什么人,我警告你你現在把我綁架到這里來是犯法的。你不要亂來。”
  何路遙無奈的揮揮手,道:“小灰,進來,先教教這個小屁孩怎么和我說話,再把他送進來。”
  十分鐘后,陳堅鼻青臉腫的被推進來,背上、額頭上全是冷汗。他現在確信他的生死操控在眼前這個青年的一念之間。
  何路遙伸手點了點陳堅的胸口,囂張的道:“有些人不是你可以惦記的。你知道接下來怎么做吧?”
  陳堅的臉色變得精彩起來,他這時要還不明白智商就太低了。這些人是陸景安排來找他麻煩的。陳堅咬牙道:“對不起,我明天就離開江州。”
  何路遙滿意的點點頭,道:“我不喜歡出爾反爾的人。送客!”
  十五分鐘后,陳堅看著大江里被固定支架頂起來的游輪,狼狽的坐在路牙上,心里五味雜陳。關寧肯定是被陸景使了手段,才對他服服帖帖的。否則,以陸景那副普通的容貌怎么能讓關寧傾心。
  唉…
  陳堅求婚的當天就被景華國際學校解聘。三天后,還有幾名起哄者被勒令在教職工大會上檢討。面試陳堅的兩名英語老師被解聘。緊接著,校董事會有一名為陳堅說話的董事被解職。
  這件事在景華國際學校引起了軒然大波。此后,沒人敢在景華國際學校里玩求婚、表白那一套浪漫把戲。
  雷安志私下里拿著這份處理結果幾次求見陸景之后才得到諒解。
  當然,這都是后話。
  …
  就在陳堅在馬路邊幽幽嘆氣的時候,被他yy得落入陸景“魔爪”關寧正愜意的靠在陸景懷里。“哦,陸景,張勇和葉儀在五月底結婚了。我代你送過禮金了。白明俊和蘇蕓在七月中也要舉行婚禮,請帖已經送到我這兒了。你有時間參加嗎?”
  晚上從何家菜館吃過飯出來,三人便回了新豐公寓。董晚瑤還在1804酒吧里看店。方老師去了樓下買葡萄。她則是和陸景膩在客廳說話。
  “應該有。到時候我們一起去。”陸景抱著關寧窈窕修長的身子,愛憐的說道。他知道關寧其實也想要一場婚禮。但是,他沒有辦法做到。
  關寧抱著陸景的腰,頭靠在陸景的胸口,輕聲道,“傻瓜,你想哪里去了。我又不會讓你為難。今天真不生我的氣啊?我看到你上車的時候打電話了。”她對陸景何等的了解,知道他心里其實很不舒服。
  陸景溫柔的撫-摸著關寧的順直的披肩長發,親昵的蹭了蹭她蔥管似的瓊鼻,笑道:“真不生你的氣。我們家關小寧正值妙齡,花容月貌,絕色佳人,有幾個追求者有什么好奇怪的。我啊,要考慮的是你的安全問題。”
  關寧完美的瓜子臉上升起一縷紅霞,道:“我哪有你說的那么好。陸景…”心里放下包袱,享受著和陸景在一起的甜蜜時光。
  陸景說的安全問題并非空話,他在吃飯的時候就給唐悅打了電話,準備投入1億美元到gi保安公司中,培養一批忠誠、頂尖的保鏢。李逸落在香港被人潑了紅油漆,關寧在江州被人追求。他必須要加強身邊人的安保力量。
  他身邊的女孩們不少人正是婚配的年紀,單身太久的話肯定會有各種各樣出色的男人追求。就怕有些人惱羞成怒,心懷不軌。如果有人出事,他就悔之莫及了。
  這次黃紫琪去米蘭讀書,他也需要為她配備一名高水平的保鏢。
  新成立的景華軟件園緊挨著景華科技園的四期工程櫻花園,占地一千多畝。半年的時間,園區已經修成了大半:綠樹成蔭,寬闊的車道縱橫有序,小型的公園、鍛煉場所零落散布,一棟棟各具風格的高樓大廈林立。
  其中,靠近櫻花園方向最先建成的幾棟大樓已經開始對外出租辦公。景華的linux系統華星項目組已經在201a大樓里辦公。
  “紫琪,明天我送你去京城,在那里小六會和你匯合。去米蘭的機票是下周一。你可以在京城和海燕她們聚一聚。然后帶著小六從京城直飛米蘭。”清晨清涼的風還在科技園樹林間飄蕩著,陸景開車載著黃紫琪在江州各處轉著,飽覽著睡夢未醒的江州清晨美景。
  “好啊。我聽你安排。”黃紫琪穿著休閑的襯衣、水磨藍的牛仔褲,單手撐在膝蓋上,托著香腮看著窗外的風景。聽陸景這么說,輕輕的恩了一聲。
  陸景微微一笑,將車停在櫻花園一處清幽的樹林路邊,回頭看著車后排明眸酷齒,清麗動人的黃紫琪。
  她要在米蘭呆2年,真舍不得她離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