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85 清晨說情思

從高空中俯瞰江州就會發現江州已經由往日一座喧鬧破敗的大縣城變成了一座高速發展的現代化城市。高樓林立,布局合理。從西南向東北方向的城市擴張在位于漢北區的新問商業區開張之后逐步的停止。
  江州市東北方向的月湖縣是傳統的旅游縣。江州市政府并沒有改變這一現狀的想法。因而,江州的城市化方向該向了正北、西北方向推進。
  江州市政府在徐古縣、常新縣、店山縣三縣交界的東各鎮、馬夕鎮、平意鎮三個鎮打造的一個巨大手機制造產業園帶動了當地的居民消費需求和經濟。
  常新縣內已經有撤縣建區的提法。如今,常新縣內建設的如同市區。也難怪會有這樣的聲音。
  “手機制造產業園二期工程完成了一部分,明年十一才正式完工。現在,江州手機的整體產能已經達到5千萬。這遠遠超過了國內手機市場的需求。現在代工廠商一邊需求海外廠商的訂單,一邊仕途推動江州的手機廠商向海外擴展。壓力不小。”夕陽西下,馬夕鎮的主干道上,一家叫做二妹飯店的兩層樓小飯店門前,楊顯指著遠處人流密集的工廠,笑著對陸景說道。
  陸景抽著煙道:“現在產能略顯過剩,過兩年就不是這樣了。哦,江州市高級職業技術學校出來的技工應該很受這些工廠的歡迎吧?”
  楊顯笑道:“熟練工到那里都受歡迎。高職在代工廠商的口碑很不錯。景少,韓國的市場被打開,我們的銷量又大增了。哦。前兩天移動找到我們問我們有沒有興趣合作做幾款定制機?”
  陸景微笑道:“哦?移動也有興趣和我們合作做定制機?”
  放在前世里,如果是機海戰術那會。定制機合同利潤雖然不高,但絕對是風險低的大單。但是現在海外手機廠商的機海戰術名存實亡。各家手機廠商估計對定制機業務并不怎么感冒。
  楊顯道:“呵呵,大概是眼紅聯通的利潤唄。我準備和移動合作,這對我們的銷量又有提升。對了,景少,聯通的聯通的曹總準備月底在京城舉辦我們雙發合作成功的慶祝酒會。請帖已經發到公司了。”
  陸景不置可否的笑了笑,道:“差不多,今天先回去吧。”
  跟著陸景、楊顯出來的三四名景華工作人員紛紛在陸景坐進銀灰色的奔馳之后上車。這已經是陸景回到江州的第三天。一路上陸景和楊顯等人坐車從常新縣里往景華科技園而去。修建得如同花園一般的常新縣讓陸景嘖嘖稱奇。
  他去年返回京城之后,知道現在6月底才來江州。半年的時間常新縣變化很大。
  楊顯注意到陸景的疑惑,說道:“彭縣長改造城市形象的力度很大。景少。現在要不要去軟件園看看?呵呵,軟件園馬上就要修好。”
  陸景詭異的一笑,道:“蘇遠現在應該很有苦說不出吧?”
  當初收購葉文斌的永輝集團時,蘇遠以出售吳青鄉荒棄的2號地塊作為條件要求景華放棄并購遠大電器。景華則是乘勢拿下了漢生軟件園的大部分土地改建設為如今的景華軟件園。同時,景華還將星空網吧除了南陽街星空網吧的總部之外的網吧資產作價2個億全賣給蘇遠了。
  而在藍極網吧縱火案之后,國家將會整頓網吧行業。網吧行業會逐步成為夕陽行業,再也回不到過去高利潤的黃金時期。蘇遠估計連2億元的本錢都撈不回來。
  對陸景為什么會突然轉讓網吧業務楊顯當時還覺得不解。不過因為是陸景的私人資產他也不好多說什么。現在看來是做了一筆好交易。對陸景似乎能擁有某種未仆先知的能力,他見怪不怪,笑呵呵的道:“我覺得八-九不離十。”
  “哈哈。”陸景暢快的大笑。以他和蘇遠的恩怨。逮著機會,兩人都會不約而同的向對方出手。只不過,蘇遠現在不是他的對手罷了。
  路過位于積西鎮的景華國際學校時,陸景道:“就在這里分手吧。我要去接關寧。”
  六月底景華國際學校正在進行最后幾科的期末考試。將晚時分。暮色正好。陸景將車停在景華國際學校行政大樓側面的榕樹下,坐在車里給關寧發短信。
  片刻后,手機卻是突然響起來。陸景詫異的接了電話。“琴姐?”
  電話里傳來方琴哭笑不得的聲音,帶著成熟女人的溫潤。“小景,你過來吧。有人在辦公室門口向關寧求婚。學校里很多人在起哄。我們給堵在樓上了。”
  “什么?我馬上過來。”陸景皺起眉頭,把車鑰匙一拔,推開車門,疾步向景華國際學校行政大樓走去。想了想,陸景撥了一個號碼。
  景華國際學校行政大樓一共18層樓高,樓體正中是歐式塔樓風格,兩側樓體平整延伸。主要用于景華國際學校的教師、后勤、行政、財務等人員辦公。
  關寧作為景華國際學校的董事、財務審計處的副處長,辦公室在11樓1132號。正處在臨窗寬敞走廊的左側。陸景剛從電梯里出來,轉角就看到一個白色襯衫的男子單膝跪在地上,手舉著戒指。一群好事者喊道:“嫁給他,嫁給他…”
  關寧穿著一件米黃色的短袖連衣裙,裙擺至膝蓋處,皺褶的裙底是繡的紅黑分明的水仙花。大氣而明媚,倍添關寧嫵媚的氣質。此刻她正一臉無奈的道:“陳堅,我不會同意的,你趕緊走吧,我要下班了。”
  半跪在地上的消瘦男子深情的道:“關寧,我是認真的,只要你一天不結婚。我就會一直等下去,直到你同意為止。今天是我送給你的第九束鮮花。我會一直送下去。”
  關寧抿了抿嘴。蹙眉扭過頭。她不想再和陳堅說下去了。根本就說不清楚。
  有人道:“關寧,易求無價寶。難得有情郎。我看這小伙子很不錯。”
  有人附和道:“是啊。是啊。”
  陳堅嘴角浮起微笑,他這段時間的努力總算沒有白費,這棟樓里的觀眾都是站在他這邊的。心里的把握大了幾分。
  關寧不悅的道:“你們誰覺得他好,誰就嫁給他,管我什么事。”
  陳堅凝視著關寧,大聲道:“關寧,從高中開始起我就愛慕你,這么多年一直沒有變過,請你給我一個照顧你終身的機會。”
  人群又大聲“鼓噪”起來。
  人群外突然傳來一聲懶洋洋的聲音。“陳堅,四中愛慕關寧的人可以從校門口排到燕子山去,你算哪根蔥?”
  大家回頭一看,看到一名休閑裝青年正譏誚的在人群外。
  “誰啊?”
  “不認識,聽口氣好像和關寧很熟。”
  “好像是原來杜校長敬酒的人。”
  關寧看到陸景,展顏一笑,伸手揮了揮,向陸景走過去。
  在關寧身側方的方琴沖陸景溫婉的笑了笑。她剪著明艷的短發,穿著一件白色的修身襯衣。青色的西褲。身材豐腴娉婷,豐-乳寬-臀,曲線曼妙至極。一副美艷熟-婦的范兒。
  陳堅回頭,見是陸景在說話。心里極度不爽,沉著臉道:“陸景,這是我和關寧的事情。請你不要亂說話。”
  陸景無語的一笑,懶得理陳堅。
  陳堅九六年在燕子山和豬毛譚為關寧打架。被蘇威勸住。那天晚上,他正好和關寧在永極夜總會里第一次見面。那是兩人關系的開始。后來,關寧高考之后,他去關寧家里找她。正好陳堅也來找關寧,被關寧嬌喝走了。那天,他在關寧的閨房里和她定情一吻。他沒想到陳堅居然時隔多年又來找關寧。
  關寧走過來。陸景接過她手中的白色手袋,輕輕的挽住關寧的手臂,溫柔的撫了撫她額前的秀發,關心的道:“沒事吧?”
  關寧燦然一笑,道:“你來了就沒事。”
  陸景笑著點頭,“下面我來處理。”
  四中三大校花里面,最為傲氣的是身材高挑、國色天姿的楊晚婷。明眸酷齒、大氣明快的董冰雖然待人也和氣,但是她的公主風范十足,一般男生哪里敢和她搭訕。人氣最高、最親和的校花是花容月貌、清純嫵媚的關寧。不管誰和她搭訕說話,她一般都不會拒絕。
  圍觀的人這時那還不知道關寧男朋友來了,都失望互相看看。看樣子今天求婚的佳話是看不成了。
  陸景眼神凌厲的掃視了一圈,圍觀的人群中有幾個人眼神有點躲躲閃閃。這是剛才鼓噪時出了大力氣的人。
  對這些起哄的人,陸景心里十分不痛快,但是他沒有開地圖炮。那樣的話,關寧在景華國際學校就難以立足了。
  但是,他不開地圖炮,不代表沒人幫他開。
  景華國際學校的新任校長雷安志急匆匆的帶著助理從電梯口走過來,嘴里大聲怒斥道:“都散了,看熱鬧不嫌大!小張,把剛才起哄最兇的幾個人的名字給我記下來。你,你,還有你,當學校是什么地方?亂彈琴。不嚴肅處理不知道學校的風紀。”
  我去。好人雷發飆了!圍觀人群心理長嘆一聲,頓時作鳥獸散了。被點名幾個人尷尬的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心理暗叫倒霉。很明顯,他們幾個是被好人雷順手給點到的。
  陳堅早就站起來,這時大包大攬的說道:“雷校長,這件事因我而起。我負全責。”
  陸景聽著這話頭不對,詫異的問道:“怎么,他還和雷校長你認識?”雷安志是他剛才打電話叫過來的。
  雷安志胖胖的臉上出現冷汗,連忙抹了抹,解釋道:“景少,是這樣的,這位陳先生四個月前給學校捐款了2百萬,然后他提起要求擔任學校英語口語課的老師。學校教務處面試后認可了他能力。將他聘為學校的英語口語課的老師。”
  陸景淡淡的道:“我還以為只是保安不嚴呢。”說著,和關寧、方琴一起離開了景華國際學校。
  這句話意猶未盡。雷安志心臟猛的跳了跳。姓陳的小子惹大麻煩了。
  陳堅不解的道:“雷校長,陸景和學校是什么關系?”
  雷安志不耐煩的擺擺手,“陳先生,這你就不要問了。我現在正式通知你,你被景華國際學校解聘了。請你立刻離開景華國際學校。”
  “什么?”陳堅氣極而笑,反手指著他自己,“你不經過校董事會就能解聘我?”
  雷安志眉頭一挑,嚴厲的冷聲道:“哼,關小姐和方女士都是校董事會的成員,再加上我,你覺得份量不夠?請吧!這時最終決定。”
  他懶得再和陳堅廢話,他需要想辦法消除他在景少心中的不良印象。他當初又怎么知道這姓陳的是沖著關小姐來的。這事整的!
  現在,他看曾經的散財童子越來越不順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