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884 故人去向

陸景將手機給趙清芷,讓她幫忙存下了唐雨瑤的電話。然后就岔開了唐雨瑤的話題,接著和趙清芷三人說起各種趣聞。他不想因為他的情緒影響到今晚愉快的氣氛。
  聊到凌晨兩點多,三瓶紅酒被四個人分掉。趙清芷憨態可掬的歪在沙發上嚷道:“二哥,我要睡覺了。晚安。”她試著站起來,很快又跌坐在沙發上,嘴里嘀咕幾句,眼皮子又不自覺的合上。
  陸景看得好笑。清雅如詩的小丫頭現在的樣子像只小醉貓,可愛至極。董晚瑤和謝清歌兩人也是醉眼迷離,香腮酡紅的靠在沙發上。
  陸景道:“那今晚就聊到這兒吧。睡覺了。你們三個自己回主臥室里先睡下吧。等酒醒了再收拾你們自己的形象。”
  陸景的酒量喝這幾瓶紅酒自然沒問題。見董晚瑤、謝清歌都迷迷糊糊的點頭,陸景笑了笑,先去浴室里洗澡。他還要琢磨下唐雨瑤的事情。
  等陸景洗完澡換了睡衣出來,見趙清芷、董晚瑤、謝清歌三個女孩東倒西歪的靠在沙發上。趙清芷還睡熟了。陸景笑著搖搖頭,走過去,輕輕的推推董晚瑤的肩膀,“晚瑤?醒醒,去臥室里睡覺了。夏天待會著涼了。”
  董晚瑤眼皮勉強抬起來,道:“哥…,我頭暈,你抱我進去。”
  “你啊,開酒吧難道就這點酒量?”陸景寵溺的取笑一句,將董晚瑤打橫抱起來,往主臥室里走去。
  總統套房里有一間主臥和兩間客房。陸景將董晚瑤的涼鞋脫下。將她香軟綿綿、曲線修長的身子放在舒適華麗的大床上。幫她把綠色的連衣裙整理了一下。回到客廳里重新將謝清歌抱到臥室里。
  他并非第一次抱謝清歌。那年她因為父親謝澤華入獄急火攻心暈倒之后,他幫著送到醫院的。
  “真長大了。個子好像也高了一點。”陸景看著柔和明亮燈光下謝清歌明麗清秀的容顏。小聲感嘆道。他的記憶中歌兒還是那個黃昏突然闖到“好再來”餐廳里喊謝澤華回家吃飯的那個鮮嫩如新剝蓮子的少女。
  “哥…”謝清歌嬌羞的睜開眼睛。她沒醉。
  被謝清歌杏仁式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嬌柔的看著,陸景頓時大囧。謝清歌明秀清麗。他抱在懷里不禁多看了幾眼,還發出了幾聲感嘆,不想卻被謝清歌抓個正著。
  “咳咳”既然謝清歌醒了,陸景自然不能還抱著她去臥室,就將謝清歌放下來,道:“你醒了,我還以為你和晚瑤一樣醉了。自己去臥室吧。我去抱清芷。”
  謝清歌扭頭赫然一笑,側對著陸景輕聲道:“晚瑤哪里醉了?她騙你抱她呢。”
  陸景哭笑不得。他算起來也算是久歷花叢,被古靈精怪的董晚瑤給騙了也就算了。還被清嫩無邪的謝清歌給騙了,真是丟臉丟到姥姥家。
  謝清歌抿嘴輕快的一笑,大著膽子道:“哥,抱我進去好嗎?”她裝醉也是想要這個朝思暮想的男人抱她。哪怕只親密接觸片刻她也滿足了。她知道她和陸景不會有未來。
  “歌兒…”陸景心里升起異樣的感覺,他心思何等細膩。
  謝清歌嬌羞的對陸景點點頭,脖子上有熱流涌上來,耳朵根都紅透。都大學畢業了,她不介意讓陸景知道她對他的那份情意。
  陸景重新將謝清歌打橫抱起來往臥室走去。謝清歌今天穿著白色的襯衣寶藍色的牛仔褲,被陸景這樣抱著。略小的胸部輪廓若隱若現。陸景瞟了兩眼就大致估出了規模。謝清歌臉上頓時染上了嬌艷的緋紅。
  陸景沒好意思多看,抱著謝清歌將她放在床頭,幫她脫了水晶色涼鞋,才溫柔的道:“睡覺吧。不要胡思亂想。”
  “哦。”謝清歌點點頭。閉上了眼睛。回味著剛才被陸景抱著聞到他身上洗浴之后淡淡的香皂味道。
  陸景又看了看假寐的董晚瑤,笑了笑。現在也不好“懲罰”她。
  最后抱趙清芷之前,陸景推了推小丫頭。確定她是睡熟了,才將她給抱到臥室里。否則。鐵定又要給小丫頭喊占她便宜
  杭城在六月底已經是盛夏之季。清晨金紅色的陽光驅散著夜里殘留的清涼,落在杭城久負盛名的吳湖上。水波粼粼。有早起鍛煉的行人打破湖光山色的寧靜。
  位于吳湖之濱的杭城吳湖酒店也沐浴在這生動的夏色之中。富麗堂皇的總統套房主臥室里。空調清爽的送著風,已經洗過澡的三個女孩換了睡衣擁被坐在床頭聊天。
  “我頭疼死了。怎么就我一個人醉了,你們太不夠義氣。”趙清芷穿著可愛的米老鼠睡衣嘟嚷道。
  董晚瑤咯咯嬌笑,道:“你酒量最差啊。”昨天晚上,她和謝清歌只小聲說了幾句話,就酒意上涌,各自睡著了。畢竟也是近一瓶酒下肚,又正是深夜犯困的時候。
  謝清歌道:“晚瑤,你今天真和他一起回江州?他昨天也喝了不少酒,能不能走呢?”話說完,謝清歌略有些羞澀。
  董晚瑤道:“是啊。應該沒事吧!不是還有方助理在一旁照看著嗎?江州那邊有事情,紫姐要去米蘭學習,陸景要去送紫姐。”
  趙清芷嘆口氣道:“歌兒,你跟著二哥一起回江州吧,你的東西我幫你打包寄到江州去。京城快遞是二哥開的。保管一件東西都不會落下。”
  說著,指指董晚瑤,“她是無知青春少女的沖動。歌兒,你好端端的怎么會對二哥有好感?”
  聽著趙清芷故作老成的話,董晚瑤不樂意的道:“我怎么是無知青春少女啊?”
  謝清歌低頭道:“不知道。可能越是覺得和陸景不可能,心里就越會有那種想法吧。反正都大學畢業了。給他說了就說了。”
  董晚瑤抱著謝清歌的肩膀,好奇的道:“誒。怎么不可能啊,嘻嘻。你的情哥哥可沒你想的那么純潔高大哦。”
  趙清芷聽得掩嘴嬌笑。二哥是個“大色狼”呢。
  謝清歌黯然道:“我知道。我要是和陸景有那種關系,我爸在官場上的名聲就毀了。而且我爸肯定不會允許我不結婚沒名沒分的跟著人。他肯定會打斷我的腿。所以,我和陸景根本就沒有未來。可是我越這樣想,就越控制不住自己的想法了。”
  都是她的閨蜜好友,有些話她也沒再埋在心里。
  董晚瑤安慰的拍拍謝清歌的肩膀。涉及到政治上的問題,肯定是諸多羈絆。
  趙清芷揚起俏麗的下巴點評道:“突如其來的愛情。我還奇怪我們江大的才子為什么不能打動你這顆文青的少女心呢。原來原因在這兒。”
  謝清歌嗔笑著拍了趙清芷的小腿一記,詰問道:“還說我呢!你呢?別說你對他沒想法?”
  趙清芷皺皺鼻子,可愛的甩了一下她引以為傲的齊腰長發,道:“我才沒你們這么瘋狂。我頂多遠遠的祝福下二哥。”
  董晚瑤和謝清歌對視一眼。這是清芷第一次說她的感情世界。確實和她們倆的想法不一樣。怪不得。她有時候表現得挺超然的。
  陸景休息了一夜后,第二天一早就給建業的楊子歡打了電話,“子歡,幫我留意一個人。恩,叫唐雨瑤,在建業一家藥品銷售公司工作。呵,你不要管我和她什么關系。我想要知道她的工作單位。恩,不要打擾她。”
  陸景掛了電話,好笑的搖搖頭。楊子歡還挺八卦的。只是他怎么會透口風?有楊子歡這樣建業的地頭蛇在,相信要知道唐雨瑤的近況不是問題。陸景準備忙過這段時間之后去建業見她。
  在房間里打了幾個電話后,陸景到客廳里給服務臺打個電話,點了早餐。正猶豫著是是答復立即送上來還是等一會。趙清芷、董晚瑤、謝清歌一起從主臥室里出來。陸景就道:“恩,你們做好之后送到房間里來吧。”
  放下電話,陸景問三個各具特色的女孩。“睡好了吧?等一會吃早餐。”
  趙清芷翻翻白眼道:“二哥,就我喝醉了啊。你說睡好沒?哦。歌兒準備和你一起回江州。”
  陸景奇怪的問謝清歌,“你不是還要呆幾天嗎?畢業離校不要太倉促。現在還是學生的身份。看江南大學的景物還是屬于你的。等過兩天心境就不一樣了。”
  謝清歌嬌柔的淺笑道:“我知道的。我畢業的手續早辦好了,就剩下是東西沒打包。我準備讓清芷幫我打包托運回江州。”
  “哦,這樣啊。”陸景琢磨了一會,道:“我給何克林打個電話吧。快遞經常有丟東西的。我讓他幫你運回去。”
  何克林目前是京城快遞的負責人。由于個人快遞業務早期在浙東一帶發展的很迅猛,京城快遞在杭城設有總部。
  董晚瑤眼波流媚的打趣道:“哥,你這可是大手筆的討好歌兒呢。”
  陸景笑著瞪她一眼,意思說昨晚的帳還沒和你算呢。“錢賺來不就是享受生活中方便的嗎?否則還有什么意思。”
  謝清歌對他的情意他知道,但是他哪里能再去多抗一筆情債呢?當然,這種小事,他不介意為謝清歌辦一辦。
  董晚瑤嫵媚的嬌笑。她知道陸景到最后肯定會舍不得“懲罰”她。
  謝清歌想起她的感情就惆悵,幽幽的道:“哥,謝謝你。”
  正說著話,一名穿著綠色制服的服務生敲門,推著餐車進來。幾樣花式早點做的非常精致。吃過早飯后,陸景和謝清歌、董晚瑤一起回江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