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83 驚嚇

“沒事。驚濤影視的人會受到懲罰。”陸景寬慰道。李逸落抱著陸景的腰失聲痛哭。
  陸景嘆了口氣,撫著李逸落長直的黑發,輕柔的安慰著她的情緒。安保工作看樣子要加強啊。他身邊有趙姿和gi公司的保鏢沒什么。其他人呢?
  “咯吱”一聲,小會議室里厚重的紅木門被推開。
  李慕清走進來道:“逸落,吃午飯了。放心,我肯定讓那幫混蛋好看。我…”下面的話被她看到的情況一下子噎回去了。
  李逸落雙手抱著陸景的腰,仰著臉。陸景正拿著紙巾像哄小女孩一樣的幫李逸落擦眼淚。只是這場景怎么看都不對勁啊。
  跟在李慕清身后走進來的琳姐首先反應過來,飛快的將小會議室的門關了起來。這種緋聞絕對不能傳出去,否則,李逸落的人氣會大降。
  陸景回頭,見李慕清身后跟著李逸落的經紀人琳姐,還有謝綺煙、李慧喬、鄭芝荷,頭皮有點發麻,強撐著微笑道:“哦,吃飯了。逸落現在情緒好了點。”
  李慕清狠狠的白了陸景一眼,嚴厲的吩咐道:“現在的事情都不許說出去。陸景,你來我辦公室。”
  李逸落早不好意思的放開陸景,她心神激蕩之下抱住了陸景,這會羞的臉緋紅。
  陸景無語的摸摸鼻子,跟著李慕清出了小會議去她的辦公室。李慧喬和鄭芝荷互相看了看,沒搞明白這是怎么回事。好像劇本有點偏差。陸景從哪兒冒出來的。
  謝綺煙偷偷的一笑,她知道是怎么回事。陸景有得受了。清姐吃醋了。不過,任誰有李逸落這樣漂亮絕頂的情敵都要吃醋。
  …
  李慕清的辦公室是西式的風格裝修。明亮寬敞。陸景有點心虛的跟著李慕清身后走進辦公室。
  他知剛才和李逸落太親密了一點,問題是。哭得梨花帶雨的大美女淚眼婆娑讓他幫忙擦眼淚,他哪里拒絕的了。
  進了辦公室,關上門,李慕清卻是笑盈盈的掐了陸景一把,嬌嗔道:“你個死人,我讓謝綺煙給你打電話是讓你安慰李逸落的,不是讓你監守自盜的啊。”她剛才不過做做樣子。她才懶得管陸景這些事。衛婉儀都不管,她管什么。
  李慕清身材修長,穿著高跟鞋就不比陸景矮多少。陸景摟著李慕清纖細的腰肢。揉揉眉心苦笑道,“你知道我沒有那個意思。”
  李慕清掩嘴笑道:“好了,不說你了。我剛才去香港警務司那邊一趟,結果不理想。你幫我想辦法處理下驚濤影視姓蔡的那個混蛋。我要出口氣。敢動老娘天辰娛樂的人。”
  陸景無語的捏捏李慕清精致的臉蛋,道:“真是毀三觀。不就是個流-氓頭子嗎,用的著生那么大氣啊?小事一樁。”
  處理這件事對陸景來說確實是小事一樁,否則他上午的時候也不會和莫心藍盡興之后才出來。
  “臭神氣。”李慕清踮起腳尖,抱著陸景的脖子,溫柔的吻了吻他的臉蛋。
  陸景笑著拍拍李慕清粉色裙子下彈性綿軟的翹臀。拿出電話開始撥號。
  …
  6月下旬,香港廉政公署頻繁的邀請驚濤影視的老板蔡衛化喝茶。電視機鏡頭里,蔡衛化從廉政公署里出來時,面對記者的提問。臉色陰沉,一言不發的坐進汽車離開。
  接著,7月初。驚濤影視被爆出強迫藝人簽長約、陪客,逃稅等等丑聞。7月底蔡衛化被判犯罪入獄。手下一批人涉嫌組織黑澀會犯罪等罪名被捕。驚濤影視隨即進入破產程序。
  這一切來得及快,如同一場暴風雨一樣。
  在香港娛樂圈惡名顯著的驚濤影視因為未知的原因倒下。圈內都盛傳是蔡衛化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至于到底得罪了是哪位大人物不得而知。但是天辰娛樂不能惹卻成為眾所周知的潛-規則。
  陸景只是打了電話,并沒有關注后續的動態。這點小事不值得關注。他帶著明雪、趙姿一起于6月22日前往杭城。丁靈留在香港休假,順便陪她的閨蜜董冰玩幾天。
  陸景要是按照原計劃返回江州再去杭城的話,估計小芷那丫頭和歌兒都已經畢業離校。他不得不修改計劃,先去杭城參加趙清芷和謝清歌的畢業聚會。
  她們倆的畢業典禮早在五月底江南大學就舉辦了。陸景這次去參加她們倆的畢業聚會。不過,臨近離校的最后時間,估計也沒幾個人了。
  “二哥,就是怪你呢。這么晚才過來。”車子快抵擋江南大學門口,穿著白色t恤黑色短裙的趙清芷就嘟嘴說道。
  “我本以為五月中能回江州的,到時候過來參加你的畢業典禮不是剛剛好嗎?那里知道在漢城給耽擱了。”陸景跟著趙清芷、謝清歌一起往校園里走,解釋道。
  穿著牛仔褲白襯衣的謝清歌輕輕的一笑,“哥,一會有人要給你一個驚喜。”
  “誰啊?”陸景下意思的問道。
  “等一會你就知道了啊。”趙清芷發出一陣身若銀鈴的笑聲。
  江南大學校園里不少學生為之側目。很多人都認出來,這是江大的校花趙清芷。據說已經考上了民大的研究生,不知道為什么還沒有離開學校。
  陸景就不問了。給趙清芷、謝清歌介紹明雪。其實,她們幾個在九九年云春的時候就認識,不過那個時候明雪還是云春歡場上的第一美女。
  “明雪是我的助理。明雪,這是趙教授的獨女,趙清芷。你今年要是入學的話,和她正好是同學。”
  謝清歌每年要回江州,對明雪的近況有所了解。趙清芷歪歪頭道:“哦。我記起來了,你就是那個每天晚上來白云賓館給二哥彈鋼琴的女孩啊。”
  “小丫頭。”陸景好笑的摸摸趙清芷的頭發。
  “二哥…。你又占我便宜。”趙清芷甩了一下她齊腰的長發,不滿的說道。
  陸景無語的翻翻白眼。
  明雪看得出來陸景和趙清芷關系很好。怪不得她前些天請陸景幫忙運作她去趙教授名下讀研究生時。陸景一口答應。想想看,最得意的弟子和獨女一起請求,她只要不是表現太差,趙教授基本上會收下她。
  趙清芷和謝清歌的同學差不多都已經離校,就請了幾個在校的同學一起在校外的餐廳里吃了頓飯。陸景看到婉約嫵媚的董晚瑤時才知道謝清歌說的驚喜是什么。
  吃過飯,明雪先坐車回了酒店。陸景送她們幾個女生回女生宿舍。校園的小路上星光搖落,夏季的微風徐來,董晚瑤走在陸景身邊婉轉嬌柔喊道,“哥…”
  陸景摸摸董晚瑤的頭。笑道:“哦,這不算占你便宜吧?”
  走在前面的趙清芷和謝清歌都捂嘴嬌笑。
  董晚瑤笑嘻嘻的道:“我和清芷那丫頭又不一樣呢。”
  “你都不知道羞呢。”趙清芷輕輕的拍了董晚瑤一記,她們倆是高中同學兼閨蜜,挽著她的手臂,然后問道:“二哥,你什么時候回江州?”
  “明天就回。”陸景說道,“小芷,明雪想要讀你爸的研究生,這會雖然過了招生的期限。但是她也不指望那個文憑,能聽課學習就行。你回京城幫我敲敲邊鼓,看看行不行?”
  “明天就回?我們還打算招待你幾天呢!”謝清歌失望的停下腳步。
  陸景笑道:“招待以后有時間,最近這段時間忙了一點。晚瑤。歌兒,你們倆是等幾天回江州還是明天跟我一起回。”
  董晚瑤道:“哥,我肯定跟你一起走。”
  謝清歌搖搖頭。猶豫著道:“我還要收拾下東西,可能晚兩天。”
  趙清芷道:“晚瑤。你這是見色忘友。說好了玩幾天再回去的呢。呀,二哥。我說漏嘴了。”說著,掩嘴笑起來,美麗的眼睛彎彎如月。
  陸景無語。估計他和董晚瑤那點事,趙清芷和謝清歌都知道。他那高大上的“兄長”形象在她們幾個心中只怕是早就支離破碎。
  謝清歌建議道:“要不我們去賓館里住吧。晚上閑聊一晚上。”
  趙清芷笑著抱住謝清歌的肩膀道:“不愧是文青呢。出的主意都這么浪漫。”
  董晚瑤笑著拍了拍趙清芷渾圓的小屁-股,“就你話最多呢!我可是聽歌兒說你平常在學校里是很冷艷高貴的形象啊。”
  “才沒有。”趙清芷斷然否認,眼睛偷偷瞥了陸景一眼。
  一路上說說笑笑,去宿舍里拿了換洗的衣服。陸景讓趙姿等在宿舍的路口。接了三個女孩一起去杭城吳湖酒店里夜聊。
  正好有幾個男生看到這一幕,有人感嘆道:“我去,我們江大的女生也太沒原則了吧。就算求包養,也不能一輛上三個美女啊。唉。”
  吳湖酒店總統套房的豪華客廳里,陸景開了一瓶紅酒,和幾個女孩在月夜里閑聊。
  趙清芷暑假準備到處度假,等待研究生開學。謝清歌則是需要在7月上旬去江州新華分社報到。她畢業之后準備當一名記者。董晚瑤去歐洲玩了一年,還要在江州音樂學院混一年才畢業。她是打算畢業之后進天辰娛樂工作。
  “哥,你接下來什么打算?”
  “我?”陸景笑著拿起酒杯,“我上半年忙得要死要活的,下半年準備好好休息休息。”
  說著,陸景頓了頓,問道:“小芷,唐雨瑤畢業之后去哪里你知道嗎?”
  趙清芷和謝清歌對視一眼,拍手笑道:“歌兒,你輸了哦,我說了二哥和唐雨瑤有問題你還不信呢?”
  董晚瑤心里嘆口氣,“清芷,你又犯迷糊了。多一個競爭對手還這么高興啊?”
  陸景苦笑著搖搖頭。和對李菲菲的感情不同,他這輩子也沒打算和李菲菲再發生點什么。他已經結婚了,不可能離婚再娶。能和李菲菲保持朋友關系就算是不錯了。初戀的那份美好情感他會始終埋藏在內心最深處。他曾經刻骨銘心的愛過那個女孩。
  但是,對唐雨瑤,前世里對他不離不棄的女子,保留著陸家最后一點骨血的女人,他根本就不可能忍心坐視她再經歷一遍她痛苦蛻變的人生歷程。也不可能忍受在今生與她擦肩而過,看她與別的男人一起雙宿雙-飛。
  之前一直沒有任何動作,只是給她留了一個深刻的印象,是因為不想打擾到她大學的生活,但她大學畢業之后,陸景希望能和她保持聯絡。
  趙清芷笑道:“放心吧,我給你留意著呢。她們專業和我們經濟學系經常在一起交叉上課。她去了建業一家藥品銷售公司。好像是她的一個師兄介紹的。我有她電話,你要不要?”
  陸景愣了愣,命運的軌跡還是如此的強大。沉默的點了點頭。(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