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82 資金問題

“行埃”許雪合下手里的筆記本,痛快的答應下來。又沉吟了一會,征詢道:“靜雨也在香港,她有點事情想要和你說,我喊她一起?”
  陸景微笑道:“可以。反正是私下里我請你吃飯。”他倒是有些好奇葉靜雨有什么事情找他。
  晚上的酒宴定在了淺水灣的LK私人俱樂部。由于陸景是臨時起意請許雪吃飯。董坤城、莫心藍、陳旭江晚上都有安排。只有楊星長推了一個預約當陪客。
  乳白色裝修的包廂里,八道精美的菜肴放在雅致的餐桌上,組成一個好看的圖案。
  許雪換了一件寶藍色的緞質長裙,風情明艷。喝了一會酒之后,見時機差不多,對陸景道:“陸景,信產部今年預計會進一步放開國內的手機市場。靜雨打算向信產部申請手機牌照。”
  當初,陸景和葉靜雨談科訊的未來時,她也在旁邊。陸景說的很清楚,科訊的戰略計劃要征得他的同意。葉靜雨想要讓科訊從手機平臺方案商變成手機廠商,算是極大的變動了。因而,不得不先和陸景說一聲。
  陸景詫異的問許雪身邊乖巧坐著的葉靜雨,“你怎么會有這個想法?”
  葉靜雨穿著一件清涼的無袖印花裙,模樣清純,這時聽到陸景的話,撇撇嘴道,“今年全球手機市場預計銷量在4.5億部。國內手機市場的銷量有可能達到5千萬部,我想要進去分一杯羹。科訊光靠做手機平臺方案賺不了多少錢。”
  陸景笑道:“你心還挺大的。隨你吧。不過,科訊方案還是要做好不能裁掉了。”
  5月份他在漢城的時候,葉靜雨找許雪借錢贖回了科訊2%的股份。她目前在科訊占有25%的股份,看樣子積極性很高。
  葉靜雨有點抓狂。陸景這完全是將她當小孩看,撅嘴道:“我還沒笨到那種程度。裁掉了我吃什么。陸景,說定了啊,可不許反悔!”
  陸景道:“這有什么好反悔的。要不要我們拉鉤?”
  葉靜雨郁悶的翻翻白眼,“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啊。”要不是她現在得在陸景面前乖巧禮貌。她現在就想噴他幾句。太氣人了。
  明雪偷偷的笑起來。陸景講風度的時候確實讓人如沐春風,要氣人的時候也能把人氣得要死。
  楊星長圓臉上浮起一縷笑意,拿起酒杯喝酒。調-戲葉靜雨這樣雪嫩清秀的美麗少女也只有景少能做到了。
  許雪為了避免葉靜雨脾氣發作和陸景吵起來,岔開話題,問道:“陸景,景華前段時間公布了韓國SK電訊的合作。我聽說SK電訊在韓國電信市場的份額近半。韓國有超過5000萬的人口。景華每年在韓國至少要多出500萬至800萬的銷量了。景華今年的利潤恐怕就不止是12億美元?”
  葉靜雨訝然張張嘴。她沒想到景華的利潤有這么多,眼睛滴溜溜的轉了轉,然后目光落在陸景臉上,想要聽他的答案。
  陸景品著菜肴,笑道:“你對景華手機的信心倒是十足啊?”
  許雪笑吟吟的夾了一筷子菜,說道:“景華最近不是將三星逼的很狼狽嗎?三星手機都不是景華的對手。只要韓國的電信運營商肯和景華合作。韓國LG、泛泰、VK等品牌又那會是景華的對手。”
  陸景哈哈一笑,也不解釋三星最近狼狽的原因。
  其實,說起來,這些就是他在漢城呆了一個月的大收獲。最直觀的體現就是景華手機打入了韓國市場。年景華的銷售目標是1000萬臺。周復生認為應該將目標訂在1500萬臺。拿下韓國市場,離這個目標就更近一步了。
  葉靜雨撇撇嘴,小聲嘀咕道:“笑的真難聽。”
  …
  …
  陪著許雪在LK俱樂部打了幾局保齡球,陸景才和明雪坐車返回香港山頂的1008號別墅。
  客廳里。明雪有些興奮的問道:“陸景,你剛才答應許雪在香港馬會買一匹馬是真的嗎?”
  “怎么今天都懷疑我的話。”陸景笑著發了一條短信,然后道:“我在美國股市上撈了一筆,總有點私房錢。30萬美元的一匹馬還是沒什么問題。我又不是什么高大上的圣人,就當是私人愛好了。”
  他讓楊星長投資的5億美元中,其中有1億美元是他募集的,這里面有3000萬美元是他和葉妍的私房錢。這筆投資的收益是1.44億美元。養一匹普通的賽馬并不是問題。
  明雪咂咂嘴,半真半假的譏笑道:“我今天算是見識到你們這些人是怎么樣驕奢了。”
  陸景笑著搖頭,也不和明雪斗嘴,揮手道:“你早點休息吧。后天我們去杭城。”說著。轉身出了別墅。
  “誒…”明雪本來是想問陸景大晚上去那兒,想了想,還是把話縮回去了。片刻后就聽到汽車發動的聲音。明雪自嘲的一笑:我還擔心他晚上找不到人收留啊。天辰娛樂在漢城的那名美女不就在香港么?
  陸景哪里知道他和鄭芝荷的事情早在景華內部給傳開。
  陸景的去處是距離香港山頂1008號別墅五分鐘車程的莫心藍住處。
  …
  …
  清晨,香港突然下起了雨。李逸落和經紀人琳姐在公司里開了個短會就駕駛白色的保時捷從公司離開。到她這份上每天的行程可以自由安排。雖然大部分時候都是排的滿滿,但最近沒有演唱會計劃。日子還算清閑。
  “琳姐,你上午要去做美容?我送你過去。”李逸落一邊開車一邊笑著說道。
  琳姐道:“我又要蹭你一會車了。”她雖然是金牌經紀人,但是李逸落和副總李慕清的關系極好,又和景少似乎有私人關系,她自然是一點架子都不會拿。
  兩人正說著話,突然從側面開過來一輛車掛上保時捷。將車逼停,接著一名光著胳膊的光頭青年抬手一抽。
  “啊…”李逸落嚇了一大跳,頓時就覺得視線里全是紅色,尖叫起來。
  琳姐到底要老練一些,回過神后。拿出手機撥號報警,一邊安慰道:“別怕,逸落,他們不敢把我們怎么樣。”
  …
  …
  陸景和莫心藍一夜的恩愛,第二天早晨又盡情的做了一回。莫心藍光混如絲的雙腿無力的纏著陸景,嬌聲道:“再不來了。累死我了。”
  陸景托著她圓潤的臀部。輕輕一送,和她融為一體,笑道:“來不來得我說了算啊,你說了不算。”
  莫心藍嬌嗔著拍陸景。這時候,再高貴優雅的女人在心愛的男人懷里也只是個小女人,仍由他憐愛。
  兩人正溫柔的享受著歡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奇怪的去拿手機。他今天并沒有什么安排。電話是李慕清的助理謝綺煙打來的。
  “景少,李逸落剛剛在銅鑼灣那里被人當街潑了紅油漆。她的車全部給蒙住了。她本人受了一點驚嚇。清姐已經報警,正在處理這件事,讓我通知一下你。”
  陸景大吃一驚,道:“怎么回事?”
  謝綺煙道:“應該是驚濤影視的人做的。公司前幾天剛剛為李逸落拒絕了驚濤影視的片約。這家公司在香港的口碑很差。據說和黑幫有牽連不清的關系。”
  謝綺煙一點都不掩飾她對驚濤影視的厭惡。
  陸景點點頭,道:“好,我知道了。我一會去看李逸落。”
  莫心藍緊緊的抱著陸景。剛才的電話她聽的一清二楚,見陸景放下電話,問道:“你打算怎么辦?我聽說驚濤影視不黑不白很是難纏。”
  陸景無奈的笑道:“你不要這么工作狂啊,我們倆是不是先把眼前的事情做完再說別的。”
  莫心藍咬了陸景一口,嬌媚的道:“我關心你呢,你就想不正經的。”
  陸景心說,現在這樣子誰能正經的起來。當即,抱緊莫心藍,吻著她柔膩的肌-膚,繼續愛憐懷里的美人…
  半個小時后。陸景洗漱出門,坐車去天辰娛樂香港分公司。
  …
  …
  九龍,一棟巍峨的大樓里。一名鷹鉤鼻子的中年人臉色陰沉的看著窗外的小雨,一聲不吭。
  辦公室里的氣氛十分壓抑。
  中年人身邊是一名胖胖的老者和一名正低著頭、西裝革履的男子。
  “衛化,都是小談的錯。但是他的心是好心。”老者打著圓場,開口說道。
  “好心?”中年人冷哼一聲,劈頭蓋臉的訓斥西裝男子,“你自己作死不要連累大家。你TM也不用豬腦子想想,那李逸落出道這么就,沒有任何的陪酒記錄是為什么?有些人我們惹不起。”
  小談不敢抵抗辯駁,訕訕的道:“蔡先生,我是看你對李逸落那個女人…”他是想著蔡先生拔了頭啖湯,他也能跟著沾沾光。想想那天在商場里偶遇到李逸落時的那份驚艷,心里忍不住蠢蠢欲動。
  “好了,衛化。一點小事。真扛不住,我們讓阿進去自首。”老者勸道。阿進就是今天潑油漆的底層角色。
  中年人沉默了一會,搖搖頭,“事情要是能這樣解決就最好了。我就怕不行。”
  …
  …
  陸景趕到天辰娛樂香港分公司時,李逸落所在的小會議室里正坐滿了人。大都義憤填膺的議論著。李逸落臉色卡白,表情僵硬。顯然還沒有從打擊中恢復過來。
  琳姐也是心神未定,見陸景進來,就對正在你一言我一語安慰李逸落的同事們道:“大家先出去吧,讓逸落靜一靜。”
  琳姐出去前對陸景道:“景少,逸落受了點驚嚇,你安慰下她。”說著出去前,又帶上了會議室的門。
  陸景輕輕的拍拍李逸落的肩膀,看著這個空靈純凈的女孩似乎嚇壞了,溫聲道:“沒事了。”
  李逸落哇的一聲哭出來,抽泣的道:“陸景,我害怕…”在她心里,能給她安全感的是把白昆那個惡魔給送到監獄里去的陸景。這時見到陸景忍不住哭出來。(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qidian.com)投推薦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qidian.co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