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880 福地(下)

陸景聽得默然半響。他沒有料到在他這只蝴蝶的翅膀扇動之下,李菲菲現在居然會被她家里逼婚。
  在他喝下毒酒的那段時間里李菲菲還是以教師的身份獨居在燕大校園。只是,具體原因是什么,他就不得而知。
  或許是為情所傷,或許是找不到合她心意的人。總之,不管是哪一種,絕對和他陸景半毛錢的關系都沒有。
  但是有一點很明確,李家的女兒不愁嫁。李菲菲和他同年,三十多歲還沒嫁人,她家里并不急著讓她聯姻,而是允許她“挑三揀四”。現在她的這一處境卻改變了。
  李慕清的父親高居省長之職位,未來仕途軌跡十分明確。李菲菲的父親李明湖想要成為李家的扛鼎人物,那步子就不能慢了。聯姻獲取外力是一條通行的路徑。
  李慕清前些年在京城里鬧了一場,現在已經成了二十九歲的“老姑娘”。李家估計也沒人想著拿她去聯姻,倒是今年剛剛24歲的李菲菲十分合適。并且,正好是李菲菲的父親一脈需要幫助。
  “所以,你就來柏斯國際大學里做一年商學院的交換生?再加上你在斯坦福那邊的學業,回京城的時間就可以往后拖延。”陸景想明白前因后果,緩緩的說道。
  李菲菲苦惱的輕輕攪拌著咖啡,說道:“不這樣還能怎么樣?柏斯這里環境很安靜。我就當散心了。說說你的事情吧,你怎么來柏斯了?”
  陸景略加解釋道:“我來這里視察景華的公司。今天和我自己的助理、公司在柏斯的負責人過來游玩。你和安琪-喬希怎么認識的?”
  李菲菲嘆口氣,看著窗外的陽光落在一棟墻壁的常青藤上。隨意的回答道:“我去l3俱樂部打桌球和她認識的。你呢?”
  陸景喝著咖啡,輕聲道:“我去年和衛婉儀來度蜜月的時候。住在lidor海邊別墅區里,有幾天在l3會所里消磨了一些時間。所以和她認識。”
  李菲菲哦了一聲,臉上沒什么變化,安靜的喝著咖啡,想著她自己的事情。
  看著李菲菲如玉的容顏,陸景心里嘆了口氣。這張美麗清秀的面龐在他青春期萌動的朝思暮想,幾番入夢。只是,現在那刻骨銘心的初戀滋味永遠的埋藏在心里了。如果不是今天偶遇,大概這份記憶在心底泛起來的時候會越來越少。
  他現在面對李菲菲很淡然。李菲菲面對他也很淡然。但是,他是假淡然。李菲菲是真淡然。
  陸景自嘲的一笑,寬慰道:“李菲菲,你的事情我覺得拖一段時間會有轉機。你也不用太擔心。今天遇到你挺巧的,我們改變再聊吧。”
  李菲菲點點頭,“好啊。我們過兩天再聊。你在柏斯還要呆幾天?”
  “明天就飛香港。”陸景說道,站了起來,對陳笑她們幾人說道:“大家都歇的差不多了吧?我們再繼續逛逛?”
  “行啊。”陳笑、丁靈、蘇曉玉笑著說道。
  李菲菲愣了愣,她這才反應過來,陸景說的改天再聊居然是客氣話。她卻是信以為真了。不管怎么說,陸景和她算的是初中同學,她在柏斯突然見到陸景還是很意外的,假設陸景過兩天再打電話約她出來隨意的喝杯咖啡她肯定會同意。她和陸景的關系早就緩和。陸景剛才不也安慰她嗎?
  李菲菲沒好氣的道:“陸景。你電話號碼沒變吧?”
  “沒變。哦,小靈,我們在柏斯的聯系號碼是多少?”陸景轉頭問丁靈。等丁靈拿出一支手機遞過來后。陸景問李菲菲,“你在柏斯的號碼是多少。我撥一下你的號碼。”
  李菲菲說了一個號碼,看著陸景沉靜的撥著號碼。心里有些怪怪的感覺。一時間卻說不上來。陸景此時的樣子和他平常給她的印象大相徑庭。
  和李菲菲交換號碼之后,陸景就招呼陳笑三人跟著他一起離開了。心里有些黯然的滋味。李菲菲剛才明顯有點生氣了,要是放在以前,他早就“誠惶誠恐”。現在卻只是反應淡淡。
  看著陸景和三個女子的身影逐漸消失,李菲菲這時才有些明白過來,剛才怪在那里。當陸景表現的對她的話不在乎時,對比以前那個千方百計討她歡心的形象,心里略有些古怪。
  當然,只是略有一點。陸景創立景華,現在早就京城年輕一輩的翹楚人物。她在陸景面前也沒什么可傲氣的。
  當陸景對她是平淡的態度時,她心里的那種怪怪的感覺會很強烈。這本就不應該是陸景對她的態度。陸景如果還像往日一樣對她十分熱切,是正常的。如果是冷漠以對,也是正常的。她和陸景決裂過。偏偏,陸景對她是一副“往事如煙,而今邁步從頭越”的態度。這就不能說不怪了。
  她和陸景的關系該怎么界定?曾經的娃娃親雙方?初戀?好朋友?初中同學?普通朋友?淡淡的世家子弟之間的友誼?
  一連串的詞語在李菲菲腦子里閃過。
  …
  陸景、陳笑、丁靈、蘇曉玉并沒有繼續在柏斯國際大學里逛下去,坐車回了別墅。
  “嘖嘖,這就是李菲菲啊?并不是絕色的美女哦。”車內,陳笑掩嘴笑著說道,“看你那什么態度啊,怎么感覺好像你和她很疏遠一樣的。”
  陸景和陳笑、丁靈坐在車后排,蘇曉玉坐在副駕駛座上。陸景左手隱蔽的捏了捏陳笑休閑褲包裹的小肉臀,苦笑道:“那還能怎么樣?不疏遠難道對她熱情洋溢啊?我和她的關系根本沒好到那份上。”
  丁靈咬著嘴唇,輕笑著插話道:“我怎么覺得你是心虛啊?害怕她拒絕你啊?”
  得,沒一個是笨人。被兩個女人調戲。陸景長嘆一聲靠在車椅上,右手卻憤然的捏著丁靈牛仔褲下渾-圓豐-潤玉-臀。
  蘇曉玉嬌笑著回頭。陸景這樣子,一左一右。算是左擁右抱了。
  明天就要回香港。行程是早就計劃好的,沒有什么緊急著要去處理的事務。在l3會所里消磨了下午剩下的時間。吃過晚飯,回到別墅里在觀景小客廳的圓桌邊坐下來看著海景夜聊。
  陳笑想要聽陸景說他和李菲菲的往事,陸景哪里肯說,把話題轉移到李菲菲被逼婚的事情上,“其實,想這種世家大族包辦婚姻的情況,有各種應對方式。我自己就碰到了三種。”
  見三女聚精會神的看著自己,陸景拿起說中的溫水杯喝了一口。笑著道:“第一種就是我和衛婉儀這樣的,認了。第二種是李菲菲這樣的,先拖著。第三種就是李怡馨那樣的,反抗。”
  “哦,你覺得那種方式好呢?”陳笑將她杯子里的溫水倒給陸景,好奇的問道。隨著她在景華體系內部的地位越來越高,達官顯貴她也接觸了不少,但是要說深入到其生活中,卻是沒有。對陸景的這個話頭還是有些興趣。
  陸景舒服的伸出腿。靠在椅子上笑道:“我能說自己的壞話嗎?”
  三女一愣,繼而都咯咯輕笑起來。
  陸景這時感覺到腳伸出去似乎碰到一只綿軟的小腳,五指動了動。隔著棉質的厚襪似乎還能感受到腳面的細潤。
  陸景看到坐在他對面的丁靈有點臉紅,心里好笑。臉上卻不動神色的說著他的想法。
  三星終究是商賈之家。李怡馨出生在那樣的家庭,個性培養的很好,但是始終無法深刻的體會到個人命運和家族命運休戚相關。就以他自己為例。假設陸家衰落,景華還有現在的聲勢嗎?毫無疑問。又會是前世結局的重演。
  這就是生于政治世家的幸與不幸之處。
  他和衛婉儀面對包辦婚姻,基本都沒有硬扛著“反抗”。聯姻有時候只是需要這么一層關系。至于躲在婚姻里的兩個人過得好不好,那是私事,除了親近的人每人會管。
  其實,聯姻也是一種“死道友不死貧道”心態的延續。所以,撮合的多,鼓噪多的,京師里也沒人會不認可。
  而正是因為他和衛婉儀都有這個認識,很多事情的觀點類似,反倒很談得來。
  婚姻是否要門當戶對不一定,但是兩個人的“三觀”,兩個家庭的“三觀”肯定要接近。不然,問題就大咯。
  陸景大發感慨的議論到晚上九點,就開始洗澡睡覺。說是明天要早起出發。其實,屋子里四個人都知道,臨別之夜,肯定要恩愛纏-綿一番。怎么能夜談到很晚呢。
  柏斯初冬的夜晚及其安靜。30號別墅的主臥室里,燈光溫馨,陸景溫柔的吻了吻云鬢散落,愜意瞇著眼睛的陳笑。
  陳笑臉頰帶著緋紅,睜開眼睛,嬌媚的小聲道:“你今天沒用套。我今天不在安全期呢。不會剛好有了吧?”
  陸景笑著搖頭,輕柔的道:“沒事。有了就生下來吧。我會處理好其他事情的。”
  要是她先于衛婉儀有孩子,恐怕會很麻煩。陳笑知道其中的難處,見陸景這樣痛快的答應下來,用力的抱著陸景,幸福的蹭了蹭他的胸口,“去小靈那兒吧!”
  “我要不要說我命太苦,大半夜的還要跑來跑去。”陸景調笑道。
  “得了便宜還賣乖啊。”陳笑笑盈盈的掐了陸景一把,“我明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要你抱著我。”
  陸景笑著點頭答應下來,披了外套,又重新和已經梅花三弄嬌軟無力的陳笑熱吻了一番,才推開門去丁靈的房間。
  深夜里安靜的走道里,陸景剛打開門,卻是看到走道前面一個嬌小的背影回頭,是陳笑的助理蘇曉玉。
  陸景頓時尷尬至極的摸摸鼻子。他深夜里從陳笑的臥室里出來被陳笑的助理撞個正著,雖然大家關系挺好的,但還是尷尬的很。
  蘇曉玉忍不住揚起嘴角,笑逐顏開。陸景這樣子實在滑稽,就穿了一套睡衣,外面披著御寒的淺灰色大衣,光腳穿著拖鞋出來了。
  她又怎么會不知道陸景要去做什么呢。(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