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879 福地(上)

陸景去年10月份將景華設在香港的大學搬遷到了柏斯市郊。原本離柏斯市區17公里屬于葡萄酒商皮特曼1000多畝的農莊已經成為柏斯國際大學的核心區域。
  在西澳洲議員霍華德-康納的幫助下,柏斯國際大學的土地儲備面積自然不只是1000多畝,周圍五千畝的土地已經被拿下。只不過,先期投入給柏斯國際大學的辦學經費只有2億美元,不能全部花在建設校園上。師資力量的薪水、各種教學儀器的購置、圖書的購置都是一筆不小的開銷。
  而且,柏斯國際大學如今聲名不顯,一味的擴大校區規模不是好事。解決生源和師資力量已經樹立起學校的聲譽才是首選的問題。這一點,柏斯國際大學的校長杜一波十分清楚。
  杜一波原本是答應陸景在江州擔任景華國際學校的校長。景華國際學校現在開設了幼兒園、小學、初中、高中四個部分。但是,擔任一所高中的校長自然沒有一所綜合性大學的校長來的風光、實惠。
  是以,景華國際學校的校長現在早就換人。杜一波專心于柏斯國際大學的事務。經常往返柏斯、香港、江州、京城之間。他首先要面對的問題,就是柏斯固然在地緣上比香港開闊,但是從富豪聚集的數量以及金融活躍度而言,柏斯理所當然比不上香港。柏斯本就不是以華人為主體的城市。
  所以,杜一波想要募集辦學經費就需要到處拜訪。
  陸景這次到柏斯來,杜一波正好就不在柏斯。
  “那我們隨便走走吧!”從黑色的奧迪a8上下來。看著眼前各式略顯冷清的小洋樓,陸景無奈的搖搖頭。對陳笑說道。
  “行啊。”丁靈和蘇曉玉都是無所謂,聽陸景的安排。丁靈準備了一份柏斯國際大學的宣傳冊遞給陸景。甜美的笑道:“要不要按圖索驥的走一走,我看了介紹,今年景華大學好像就開設了it學院和商學院。”
  景華大學是景華內部對柏斯國際大學的稱謂。國外大學有按照早期貢獻最大的捐贈者來命名的習慣。比如哈佛大學,斯坦福大學。陸景希望能辦成世界一流的學校,不想辦成景華系統內部的大學,自然將景華大學這個名字給否掉了。
  還有一種按照地名的命名方式。陸景倒是想取一個霸氣點名字。比如加上澳洲、西澳洲之類的前綴。但是日后要是柏斯國際大學的畢業回國工作,被諷刺為類似于西太平洋大學這類野雞大學讓人情何以堪?索性就拿了柏斯來做前綴。
  “無所謂吧,轉到那兒算那兒。”陸景將手冊還給丁靈,隨便的指了一條校內的林蔭小路在柏斯大學里逛著。
  其實。國外辦學并沒有那么困難。因為國外的頂級教授具有很大的流動性,只要有一流的硬件設備,支持該教授的研究課題,給他經費,就能招攬到世界一流的教授。
  所以,這就是往往很多大學在整體排名上不怎么樣,在某一個專業的設置上卻實力很強。這句話反過來講就是:往往很多大學的排名很靠前,但實際上有的專業卻是“坑爹”。有志于去國外留學的人不可不察。
  因而,也不要簡單的被某些人簡歷上的某某大學的名頭所攝。朋友還是說說具體的專業為好。
  當然,吸引到世界一流教授的情況僅適用于理工科。眾所周知,國外的頂尖大學早已經逐步的演變成一個政治、文化、經濟的大型俱樂部。
  所以,在文科、商科、法律學科這種重視軟實力的學科上。有資金,沒人脈,想要成為世界一流的學院不太可能。
  所以。社會上就有很多名譽教授、名譽校長的頭銜出現。你懂的。拉關系的需要。
  柏斯國際大學的建筑風格風格和校園規劃都是很新潮的西式風格。走在充滿了異國情調卻有別具學院韻味的校園里,陸景幾人隨意的笑談著。
  路邊不時的有學生和行人路過。其中不乏華人的面孔。
  柏斯國際大學的初衷就是給那些上不來名校。又過不了國內高考獨木橋的景華國際學校的學生謀一個出路。
  有人便好奇的打量著陸景一行,還有熱情的學生上來打招呼。就算是在大學校園里男女比例不算失衡。一男三女的組合也有些特別。
  更何況三名女子是氣質各異的美女。丁靈的清純秀美一看就出色無比,超出旁人一籌。而女人味十足的陳笑和娟秀婉約的蘇曉玉的職場氣質十分明顯。
  “去那棟樓里坐一會吧。有些累了。”陳笑揉揉膝蓋,手指著前面梧桐樹遮掩的一棟十五層高樓說道。
  十五層高樓門口掛著商學院的牌子。蘇曉玉上前問學院門口臺階上兩名正在說話的女生中一名身材高挑,容貌嬌美的金發女學生,“同學,你好,請問里面有讓人坐一會休息的地方嗎?”
  現在是冬天,要不學校里的石凳涼椅都可以歇一會。
  “有的,要我帶你們過去嗎?啊…,陸先生!”金發女學生看到走在后面扶著陳笑手臂的陸景,忍不住驚呼一聲。
  金發女學生是陸景去年來柏斯度蜜月時認識的那位桌球教練,安琪-喬希。
  陸景卻是仿佛沒有聽到安琪-喬希的話,而是發了魔怔一樣的看著安琪-喬希身邊的女子,半響說不出來話。
  陳笑、丁靈、蘇曉玉都感覺不對勁。因為,被陸景看著的黑發女學生同樣是一副震驚到極點,紅唇微張,不知所措的樣子。
  “李菲菲,這么巧!”陸景都不知道該怎么形容他此刻的心情。居然在澳大利亞碰到了李菲菲。居然在柏斯碰到了李菲菲。她不是應該在美國斯坦福大學讀藝術專業的研究生嗎?以陸景一貫的鎮定,都有是否產生幻覺的疑問。
  李菲菲愣了好久,才迷茫的說道:“陸景,你怎么在這兒?”
  陸景愣了愣。我去。這對白怎么跟他當年狂熱追求李菲菲時故意制造機會出現在她面前一樣?
  是在韓國太緊張了?還是最近在柏斯太安逸了?陸景心里感嘆了一句。他前天和婉儀通電話時就說錯了話,今天見到李菲菲,巨大的震驚之下,居然還是說錯了話?
  “呃…,不是你想的那樣啊!我只是和笑笑她們過來隨便轉轉。沒想到在你這兒碰到你了。”陸景忙解釋了一句。
  陳笑、丁靈都是陸景的枕邊人,哪里會不知道李菲菲這個名字在陸景心里的分量,只是她們從來沒有見過她。這時,不禁多打量了幾眼。
  李菲菲身材高挑,足有一米七以上,穿著時尚的天藍色外套和咖啡色修身長褲。容貌姣好,外形靚麗。她的美麗不是那種精致無瑕的美,有一種大氣的美感。
  李菲菲古怪的看了陸景幾眼,又看了看陸景身邊的三名女子,猜測哪位是陸景口中的笑笑。以她的眼力自然而然的將娟秀婉約的蘇曉玉排除開,很快就將目光落在身材玲瓏,略顯嬌小,有著小女人嫵媚的陳笑身上。
  李菲菲其實不怎么信陸景的話,制造偶遇的機會是在是陸景的強項。她以前沒少遇到。但是,要說陸景現在還從漢城追著她來柏斯,似乎也是天方夜譚。
  兩人的關系也就這幾年才開始緩和。今年過年的時候多聊了幾句罷了。問題的關鍵在于陸景已經結婚了,聽說他和衛婉儀的關系很好。他今年過年的時候在京城鬧出桃色緋聞,還是衛婉儀幫他說話解圍的。
  要說陸景對她還像初中、高中時候那樣,李菲菲自己都不信。九六年陸景和她決裂的時候是何等的決然。
  “衛婉儀知道你來柏斯嗎?”李菲菲輕聲問了一句。
  一句話將兩人突然在柏斯重逢的那種驚喜、錯愕、茫然或許還有點“真是緣分”之類的感嘆給消除的一干二凈。陸景,你結婚了!
  陸景點點頭,微笑道:“我前幾天從漢城過來的。她知道。”笑容中有幾分坦然。
  李菲菲愣了愣,想了想,還是邀請道:“一起坐坐?”不管怎么說,現在在柏斯她也是地主,不招待陸景說不過去。
  “行。”陸景自然沒必要拒絕李菲菲的邀請。他還好奇著李菲菲怎么出現在柏斯。
  陸景和安琪-喬希隨便的聊了幾句后,李菲菲便和安琪-喬希道別,招待陸景一行人到校內餐廳的咖啡館里。
  喝著咖啡,陸景才算是弄明白怎么回事。李菲菲從斯坦福大學交流到才剛剛建校的柏斯國際大學商學院學習一年。目前還剩下半年的時間。
  “你怎么會做出這么奇怪的決定?”陸景詫異的問道,“你不是一直學習美術專業的嗎?”
  進入咖啡廳之后,陳笑三人獨自坐了一張桌子,將空間留給陸景和李菲菲敘舊。這時,聽到陸景這么問,李菲菲沉默了一會,道:“其實,這件事和你也有些關系。你和我堂姐李慕清家里關系不錯吧?遠高伯父的仕途走的很順,我父親壓力很大。他們希望我能早日結束在斯坦福大學的學習回京城相親。”
  李慕清父親李遠高的崛起是陸家一手推動的。李菲菲就算平時帶著美國讀書,逢年過節才回京城,這種消息還是知道的。至于“他們”是誰?相親對象是誰?她沒和陸景說。(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