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87 局勢詭秘

陸景紅著眼睛帶著通知書出現在九老胡同的巷子口。關寧穿著紅色短袖中腰真絲連衣裙關切的迎了上來,“陸景,你的氣色怎么看起來這么差。”陸景笑著將手中的白色信封遞給關寧,接過她手上的青花遮陽傘,“昨晚在我哥家里聊天聊得太晚了。休息一下就會好。”說著,順手摟住關寧,低頭在她嬌嫩的紅唇上飛快的啄了一口。
  “呀,會被人看到的。”關寧俏臉發紅,輕拍了一下陸景的腰間,表達自己的不滿。
  現在上午十點半,又是星期一的上班時間,巷子口行人比較少,要是人多的話,關寧自己要羞得找個地縫鉆下去。
  陸景摸摸鼻子,一時間見到關寧有些歡喜,沒有想到九六年在大街上接吻是有點不合時宜。
  “對不起啊,好幾天沒見你,有些想你了。你想我沒?”
  “鬼才想你呢。”關寧皺了一下秀直的瓊鼻,不過聲音嬌柔,倒沒有生氣的意思。
  兩人打情罵俏的向關寧家走去。陸景這個時候才有機會細看關寧今天的打扮。她的連衣裙是荷葉邊短裙樣式,紅色印花底,外面有一層細微的真絲網格,雪霜一樣潔白手腕上帶著一枚碧綠色的手鐲,修長纖細的大腿露出一截,肌膚粉嫩,十分誘人。秀發披在肩頭,配著她標準的鵝蛋臉型,讓她看起來清秀絕倫。
  陸景看到她手腕處的手鐲,心想:“還沒有給關寧送過禮物呢。”就問正翻看著江州大學錄取通知書的關寧,“關小寧,你生日是哪一天?”
  “農歷11月17日。”關寧笑意盈盈的看了眼陸景,“想好買什么禮物給我沒有?”
  “還沒想,時間還早著,會讓你滿意的。”陸景笑著去幫她把秀發撩到耳后。
  關寧站著讓陸景溫柔的幫她做完這一切,然后才一起向家里走去。
  院子里的葡萄架綠意濃濃,一粒粒飽滿的葡萄掛在綠葉從中。關海山穿著對襟短褂,坐著電風扇邊上。他看起來黑了不少,精神頭很好,“小陸,過來坐,先吹吹風,上次你來葡萄還沒熟,現在可是熟了好些,來,嘗一嘗。”
  “關叔叔好!”陸景笑著收起遮陽傘,遞給關寧,走到客廳的椅子坐在關海山的側面。寧柔從廚房里探出頭來,“小陸,別拘束啊,就當是自己家里。”
  陸景呵呵的笑著,“謝謝阿姨,我會的。”關寧嬌俏的白了他一眼,把疊好的傘放到椅子上,拿著通知書沖她爸搖了搖,“爸,通知書到了。我給媽看一下。”說著,在白色托盤里拿了幾粒葡萄,進了廚房。
  關海山對陸景笑道:“呵呵,不理她。咱們聊咱們的。小陸,這次讓你費心了。”
  陸景笑著搖了搖手,“關叔叔你太客氣了,弄得我下次都不敢上門了。”
  關海山呵呵笑了幾聲,沉吟了一會說道:“小陸,這次費用你給關叔叔報個數吧,我把錢轉給你。”
  陸景想過,二十萬的數字肯定是實話實說,一說謊,留的好印象就全毀了。日后若是關海山知道自己說謊,心里肯定會有不好的想法。但是,二十萬對關海山來說畢竟是一筆大數目,直接說出來,說不定他心里會躊躇,“二十萬買一個學籍是不是有點貴。”
  好在陸景已經提前做足功課。
  “關叔叔,你的電話機賣得怎么樣?”陸景拿起一粒葡萄在手中轉了轉,笑著問道。
  “還行吧,現在郵政局里面申請裝電話的人不少,我這段時間生意不錯,一個月有萬把快的進賬。”關海山笑著說,起身倒了杯茶水放到陸景面前。
  “那關叔叔有沒有考慮換一個行業賺錢?”
  “哦,你有好的門路?”關海山身體前傾一點,饒有興趣的看著陸景,“呵呵,事先聲明,違法犯罪的生意我不做,擦邊球的灰色生意我不做。”
  陸景笑了笑,說道:“自然是正當生意。不知道,關叔叔對于做外貿,是什么看法?”
  “外貿?那要點門路才能做啊。沒有認識的人,怎么做的起來?”
  陸景笑道:“也不是那么說,像前些年很火的俄羅斯邊貿,‘倒爺’們背個蛇皮袋子都敢過境。那時候‘十億人民九億倒’。所以決定外貿生意的是市場需求,有市場需求就可以做起來。
  現在國內經濟形勢下面,僅從消費品這一項來說,電子產品無疑是很有前景的。不管是手機,電話機,電視機,影碟機,電腦,都會用到一些基礎的電子元器件,比如,電阻,電容,電感,而這些精細的電子元器件,國內目前根本就生產不出來,或者生產出來的質量也不過關,絕大部分都要從國外進口。
  關叔叔有沒有考慮做這方面的生意?”
  關海山思考了一會兒,看著陸景道:“這有風險吧?我完全不熟悉這個行業。到哪里拿貨,賣到哪兒去,我都是一頭霧水。”
  陸景點點頭,把手里的葡萄吃下去,說道:“風險就在于,拿到電子元器件的貨之后能不能找到買家。畢竟很多大公司都是有專門的采購部門,會直接和電子元器件的廠商談價格。這門生意,主要還是針對中小型的公司,他們沒有實力,也夠不上國外的廠商,只能從中間的代理商這里購買這些元器件。
  并且主要的生意聚集地不是在京城,而是嶺南的珠三角一帶,那里的中小電子廠家最多。業務要一個個的去跑。”
  關海山皺著眉頭,喝了口水,問道:“收益怎么樣呢?”
  陸景比劃個手勢道:“最低一個月五萬。我有個哥哥是做外貿生意的,他有這方面的門路,能拿到貨,不過量一直都不大。關叔叔要是有這方面的意愿,我可以幫你牽牽線。關叔叔負責跑市場就可以。”
  陸景在江州給占哥兒打過電話,問了代購手機芯片方面的事情。占哥兒的外貿生意一直就是做的電子行業的貿易,他有這方面的門路。
  關寧入學的費用問題,不能不要,但是要送股份給關海山短時間內又無法看到收益,所以給他介紹一門賺錢的生意是不錯的。
  代購電子元器件無疑是一門不錯的生意。占哥兒的正方貿易主營的方向是電腦里面的元器件,對純粹的電子元器件出貨量不是很大。如果關海山能把出貨量拉上去,對雙方來說,是一件雙贏的事情。
  人心其實很奇怪,當你有100萬的時候,花1萬塊其實不會太在意,但是如果只有10萬的時候,花1萬就要肉疼很久。
  陸景現在要做的是幫助關海山提高他的年收益,這樣一來,二十萬買個學籍,他心里才會覺得是可以接受的范圍內。
  關海山想了想,笑著道:“我得找人了解一下才能做出決定,貿然加入進去公司可能會死掉。我身上還有著一筆債務,不能冒風險。”僅憑陸景的一面之詞,去做自己不熟悉的生意,他需要慎重的考慮一下。
  陸景點點頭,表示自己理解。喝著水,微笑道:“關叔叔,這次學籍一共花了二十萬。”
  關海山愣了一下,手中的葡萄落到了地上,旋即失笑,隔空虛點了點陸景,笑道:“小陸,你這是逼著叔叔去做電子元器件的生意啊!”
  陸景尷尬的笑了笑,說道:“關叔叔,你可以分期付款給我。我在江州有一家公司,目前手頭還比較寬裕,不著急。”
  關海山仔細的想了一會,說道:“那行吧,我也不矯情了,我手上只湊夠了十萬塊。公司的資金壓著貨上面一時半會也抽不出來。沒有辦法一次性給你二十萬。呵呵,可真夠貴的。”
  陸景婉拒道:“關叔叔手上資金吃緊的話,先給我五萬就可以。我錢拿在手上也是放在銀行里。剩下的五萬塊,關叔叔可以投到電子元器件的生意去試試水。關叔叔要是同意的話,我現在就打個電話說一聲,最好盡快運作起來。”
  關海山拿著茶杯喝水,笑著點點頭,“行吧,先見個面聊一聊。看看是怎么樣的情況。要靠我做電話機的生意啊,徹底還清債務的日子會有點長嘍。”
  關海山語氣很坦然,好不避諱。顯露出他的自信。負債經營對他并不是大問題,他有信心在日后還掉債務。
  陸景拿出電話給占哥兒撥了過去。他給占哥兒說了一遍情況,占哥兒在電話里笑道:“行啊,正方貿易在電子元器件上面出貨量不多,你要是能找著朋友去幫我銷售,拿貨價格當然好說。下午見面?我下午要去拜訪一個很重要的客戶,要不明天中午吧,正好我們一起吃個飯。”
  陸景笑道:“明天我說不定就在江州了,你看看許文杰有沒有時間,他來談也可以。”
  占哥兒笑道:“行,他去談也可以。我讓他一會給你打電話。”
  陸景笑著答應下來。關海山看到陸景拿起電話說了幾句就收線,心里有點疑惑,“這么大的事情幾句話就定了?”
  但是他不敢表現出來。上次在醫院里就差點鬧了笑話。或許對他而言是大事,對小陸而言只是一句話的事。
  他問道:“小陸,你家里是做什么的?”
  陸景道:“我爸媽是公職人員。我爸馬上退休。我媽是早就退休了,一直在家照顧我爸。”
  “哦---”關海山有點恍然,心想:“以陸景此時的年紀推算,他爸媽差不多都是四十多歲。他叫我叔叔,顯然是篤定他父親的年紀比我大,那再往大的算,陸景他爸五十多歲,五十多歲就退休的干部,怕是混得不大好啊。恩,退休了好,免得到時候他家里門檻太高小寧進不去。”
  寧柔洗了手,解了圍裙,從廚房里出來,“小陸,老關,來吃飯了。”關寧跟在她后面端著一盤炒好的紅燒豬腳,香氣四溢。
  關海山站起來邀請道:“來,小陸,咱們先吃飯。”陸景坐到桌子上,今天的菜肴很豐盛。粉蒸四季豆,油豆腐燒雞,雪菜黃花魚滾湯,蒸水蛋,家常燒茄子,魚香肉絲,清炒豆芽菜。
  陸景笑道:“謝謝阿姨,太豐盛了。”寧柔坐下來,笑呵呵的道:“就炒了幾個家常菜算什么豐盛。呵呵。來,吃菜。”
  陸景連忙拿碗接著寧阿姨夾過來的菜,“謝謝!”
  幾個人一邊吃飯,一邊笑著聊天,天南地北的神侃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