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76 大國戰略

悠揚的舞曲在漢城新羅酒店的宴會廳中點綴著晚宴的輕松氣氛。一身白色公主裙的鄭芝荷非常不適應的在族叔鄭孟日的陪同下與到場的賓客打著招呼。
  鄭家雖然已經沒落,但現代集團的鄭夢先重新執掌現代商船,而且他似乎正在試圖將現代商船帶出負債累累的境況。因而,今天晚上來參加鄭家一個族女成-年晚宴也很是來了幾名交好的名流。
  鄭孟日正帶著自己的侄女在場中轉著時,一名子侄過來道:“八叔,景華的人過來了。”
  “好,我知道了。”鄭孟日臉色一喜,對鄭芝荷道:“來貴客了,芝荷,陪我去迎接一下。”
  他今天早接到陸景的答復,陸景不會來。但是和華公司的核心成員,莫氏集團的總裁莫心藍會來參加這個酒宴。這對宣告現代集團和景華公司的關系很有益處。他今天晚上也沒打算一步到位,將鄭芝荷推薦給陸景。對陸景沒能來倒是不怎么失望。
  “哦,好的,八叔。”鄭芝荷乖巧的說道。
  她對她突然被家里重視起來的際遇十分不解。不過,從這兩天八叔吐露的口風來看,似乎想送她去江州讀大學。她的好友李慧喬是在建業讀的大學。她到不怎么排斥去江州讀書。反正以她的成績,想要被漢城的幾所大學錄取基本不可能。
  鄭孟日挽著鄭芝荷去了宴會廳門口等景華的客人過來。眼睛的余光瞥了他這位侄女一眼。以他閱女無數的經驗來看,身材嬌小,容貌精致。氣質楚楚動人,年方十八歲侄女算的上姿容一等。可惜的是陸景今天沒來。否則的話一定能夠打動陸景。
  鄭孟日哪里知道陸景其實已經見過鄭芝荷。
  風華絕代的莫心藍與甜美清秀的丁靈帶著隨行的人員一進宴會廳就受到諸多賓客的關注。今天是由她們倆代表景華過來參加鄭家的酒會。
  “呼--,累死我了。原來被這么多人注視的滋味也很不好受啊。慧喬。你怎么受得了。”招待了一會來賓之后,鄭芝荷在角落里像好友李慧喬笑兮兮的抱怨著。
  “我怎么看你聽開心的樣子?”李慧喬笑著說道。
  “有一點開心,也有一點茫然。突然一下子被重視心里有些適應不過來啊。”鄭芝荷捂著臉說道,心里嘆口氣。眼睛在來賓里搜索著。她八叔暗示過她,今晚請她跳第一支舞曲的青年不能得罪。她想知道是誰?
  這個人很有可能就是家族要她接下來交往的人。
  李慧喬抿了抿嘴唇,猶豫了下,道:“芝荷,你突然被你家里這么重視你有沒有想過是為什么?”
  鄭芝荷扭頭道:“你知道點什么內幕嗎?”
  李慧喬點點頭。她從謝姐那兒聽到一點消息,好像鄭家是準備把鄭芝荷送到陸景身邊。
  鄭芝荷神情有點復雜。突然從丑小鴨變成天鵝。她怎么會不去想其中的原因呢?沉默了一會,道:“估計是家里要和某些人交往吧!慧喬,如果是你你會怎么做?”
  李慧喬嘴唇動了動,思考了一會,道:“我應該會拒絕吧!”
  鄭芝荷突然紅唇一抿的笑了起來,道:“我打算見見那個人之后再做決定,要是四五十歲的老頭子,我也不愿意啊。”
  李慧喬笑道:“我說你看什么呢?別看了,你的那位今天晚上沒有來。”說著。指著宴會廳著身材修長、高貴優雅的莫心藍道:“看到莫總沒?她今天晚上是代替陸少出席的。”
  “陸少?哦,我記起來了,就是那天晚上我在歌唱比賽結束之后讓你帶我去參加慶祝酒會的那個人?”鄭芝荷恍然的開口說道。
  李慧喬微微點頭,在好友耳邊小聲笑道:“是啊。那你現在的決定是什么?我可告訴你,他結婚了哦。”
  鄭芝荷有點可惜的舒展眉頭,嬌笑道:“那還能是什么?pass掉啊。”
  李慧喬也嬌笑起來。但是。她知道事情肯定沒有那么簡單。
  …
  就在鄭芝荷的成-人禮酒會舉行的時候,陸景和唐悅則是在漢城一處私人的高檔住宅里和韓國國會議員李宰范密談。
  李宰范正準備進一步擴大他在韓國民眾中的影響力。他首先要做的就是獲取到進步新黨的黨首一職。而擴大影響力勢必需要大筆的金錢支持。
  陸景也希望能在韓國政治力量中扶持對景華親善的力量。畢竟,他已經得罪了三星、現代汽車兩大財閥。想要在韓國賺取利潤,還是要準備一些后手。
  當然,更主要的是陸景希望李宰范能解決鄭夢先的麻煩。不過,第一次正式的見面,陸景自然不會提什么要求。
  談話的氛圍一直很融洽。雙方各取所需,一拍即合。
  夜色肆意的在漢城大街小巷里流淌著,陸景放下車窗,讓漢城初夏的微風透了進來,“你覺得李宰范這個人有沒有交好的價值?”
  唐悅點了一支煙,笑道:“我舉得還行。反正我們是秘密的資金支持,又不會真正的卷入韓國政治漩渦中去。”
  這也是今天晚上,雙方只是第二次見面就相談甚歡的緣故。只是那種各取所需的合作自然沒有太多的顧慮。又不是那種深入的合作,需要考慮各方面的因素。
  陸景也笑著點點頭,認可唐悅的意見。
  唐悅微微一笑,道:“你在漢城也呆了一段時間了,怎么沒整一套臨江的別墅,整天窩在酒店里住的多不舒服?賺錢也得享受享受不是?”
  陸景就笑,“這我知道。否則賺錢還有什么樂趣。莫心藍已經幫我買好了。明天就可以去看看。要不要一起去?”
  唐悅對陸景和莫心藍的關系多少知道一點,這個時候也無意挑破,笑道:“改天吧,我約了鄭孟日明天喝茶。”
  陸景道:“恩,你和他多接觸一下也行。關于現代汽車的收購事情,我們只是暫緩行動,并不代表以后我們沒有動作。鄭孟日和鄭夢先關系極好,到時候也可以影響到鄭夢先的決策。”
  唐悅笑道:“這我知道。”
  唐悅晚上自有去處。陸景和他分手之后,就回了漢城萬麗酒店。此時,去參加酒會的丁靈還沒有回來。倒是逛街回來的李慕清和吳璇兩人正笑盈盈的坐在陽臺處聊天。
  看著如花似玉的兩個美女在夜風中閑聊,陸景笑著打了個招呼,分別吻了吻李慕清和吳璇,洗過澡去了書房處理景華的事務。
  片刻后,李慕清穿著一件黑色透明袖的蕾絲睡袍進了書房,走到陸景身后,體貼的問道:“怎么還這么忙?”她在旁人面前自然是火辣、開朗的性子,但是在陸景面前不自覺的就會變得溫柔、淑女。
  感受李慕清那比吳璇還要豐-滿幾許的白兔隔著薄薄的睡衣抵在頭上,陸景愜意的哼了一聲,微笑道:“后天就要離開漢城去柏斯,有些事情要交代一下。”
  說著話,陸景讓李慕清繞到椅子的正面坐到她懷里來。將這個身材火辣的電眼美女抱在懷里,陸景也無心做其他的事情,小聲問道,“吳璇在干嗎?”
  “當然是在泡澡啊!”李慕清笑吟吟的道:“你還想再去洗一遍嗎?”
  陸景嘿嘿一笑,手伸進李慕清的睡裙里,撫-摸著她修-長細-膩的大腿,低頭愛吻著懷里的美女,道:“那倒不是,我是想和你說,你這件睡裙真性-感。我的眼光怎么樣?”
  “不是你給我買的嗎?那還用問啊。我又不是穿給我自己看的。”李慕清回應著陸景的熱吻,大膽的說道。
  睡裙里面除了一條小三角褲,別無一物。陸景的魔手在李慕清身上放肆的游走著。一雙飽-滿,顫巍巍的豐-挺雪-乳在他手里夸張的變幻著形狀…
  放在書桌上的手機的鈴聲突然響起來。陸景順手拿起手機看了看號碼,然后接通了電話,“煙處長,什么事情?”
  給他打電話的是煙詩凝。
  …
  同一時間,一輛白色的現代轎車在漢城的一條繁華的主干道上飛快的疾馳著,宛若游動的魚兒一樣,不斷的超車。
  風姿獨特的豐-滿少-婦煙詩凝此刻正一臉的嚴肅,聲音急促的道:“陸景,我被人跟蹤了。”
  陸景并沒有中斷他和李慕清此刻的纏-綿,這時見煙詩凝居然打來求救的電話,神情一滯,苦笑道:“煙處長,沒必要把我拖下水吧?”
  “那我總不能暴露其他的關系吧?”煙詩凝不客氣的說道,“你是住在漢城萬麗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吧?我三分鐘之后就到。陸景,請你務必幫我這個忙。算我欠你一個人情。”
  陸景還沒來得及拒絕,電話就已經掛掉。
  李慕清咬著嘴唇,嬌媚的回頭問道,“是誰的電話?”
  “唉,煙詩凝的電話,她三分鐘之后過來。求人都求的這么霸道。”陸景郁悶的說道,“我給趙姿打個電話吧。問題恐怕不小。”(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