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74 兩份邀請

看著眼前氣度不凡、容貌普通的青年,站在一側的金佑榮心里很不是滋味。就算是在九七年金融風暴中,三星都沒有現在這么狼狽過。
  三星集團政治獻金、逃稅、賄-賂等丑聞迫使李會長都要辭職。這引發了三星集團管理層的動蕩,迫使三星集團在近期無力做什么大的舉動。
  就在金佑榮心里抱怨陸景的時候,李健熙淡淡的說道:“這次請陸先生過來相見主要是想問問陸先生,關于稀土礦石的交易是否還算數?”
  聽到這句話,陸景思索了一會,有些明白過來。看樣他的背景資料,三星是調查過的。李健熙明顯是錯以為他在稀土事務上有很大的發言權。當即不動神色的道:“我不會阻攔三星物產收購稀土礦,但三星物產能收購到多少,那就要看我國的配額是多少。”
  這是即不阻止也不幫忙的態度。
  李健熙微微點頭,平靜的道:“我明白了。我聽說你正在準備和SK電訊聯合在漢城建設TD-SCDMA的3G網絡。難道貴國在通信市場最終是準備推行自己的3G標準?”
  陸景喝了一口茶,模擬兩可的道:“這要看TD網絡建設后使用的情況。”
  三星集團的旗艦企業就是三星電。李健熙作為三星的掌門人關注到目前在國內聲勢很大,建設3G網絡的意愿很正常。陸景自然不會說出他的計劃。
  不過,陸景也承認這次和SK電訊合作是一次實驗性的嘗試。以三星在韓國的影響力,這種事情肯定瞞不住,還不如大大方方的說出來。
  李健熙輕輕的皺眉。
  金佑榮知道李會長這是不滿意陸景的回答。
  三星原本開拓國市場失利,就是把希望寄托在國國內建設CDMA網絡上。但最終。商業化民用的是G"S--M"網絡。好在三星及時的調整了策略才使得三星沒有在國市場落后太多。
  這個時候,李會長自然是希望能從陸景口窺視到國建設3G網絡的決心、方向。不料,陸景年紀輕輕卻回答的滴水不漏。
  金佑榮正要開口說話,這時,一陣腳步聲從門外傳來。穿著鵝黃色短裙的李怡馨微笑著從門外進來,欣喜的道:“爸,我聽說你在宴請陸景,我過來看看。”
  金佑榮臉色變得有點尷尬。李會長根本就沒有宴請陸景的意思。陸景把三星搞得這么狼狽,怎可能還待他如同上賓。這次見面,僅僅只是見面。
  李健熙眉頭舒展開。臉上帶著寵溺的微笑,道:“怡馨,你坐下吧。”說著,吩咐金佑榮道:“佑榮,將我那瓶珍藏的波爾多紅酒拿來。我和陸先生喝一杯。”
  容貌秀麗的李怡馨沖陸景輕快的一笑,然后乖巧的坐在李健熙身邊。看得出來她很得李健熙的寵愛。
  陸景露出進入承智園以來的一縷笑容。微微點頭致意。實在是李怡馨這么一位妙齡女充滿善意的向他微笑,他總不能板著臉。何況兩人之前還有一面之緣。
  媒體總是會神化一個人。杰出的人才在某些方面可能很突出,在某些方面可能就不那么令人滿意。李健熙的氣場對陸景而言根本就不會有影響。氣場比李健熙厲害的多的人物,他也經常見到。而李健熙宛若帝王般生硬的談話讓陸景心里不滿。他并非李健熙的下屬。
  其實,在李怡馨進來之前,陸景心里已經有告辭的意思。
  很明顯,稀土的問答不過是一個幌。這次見面。李健熙是想要通過一次談話來確定他的性格、行事風格。在這方面,陸景自問也法欺騙到李健熙。
  而陸景來見李健熙的想法,不過是想瞻仰一下這位傳奇人物。實則,也沒有什么核心的東西要和李健熙交談。人既然見到了,他也沒有和三星成為朋友的想法,自然心生去意。
  李健熙似乎看出了陸景的想法,道:“陸先生,即使我們是敵人,也可以坐下來喝一杯。”
  “我現在開始對李會長的紅酒有點期待了。”陸景灑然的一笑。這句話才有點意思。
  李健熙很短暫的愣了愣,然后笑了笑。開始喝茶。
  聽到陸景的話,李怡馨卻是驚訝的掩住嘴。陸景的潛臺詞是說她父親:見面不如聞名,名不副實。居然敢有人對她父親說這樣的話。
  陸景對李怡馨訝然的表情視若無睹,也是微微一笑,慢慢的喝著茶。
  陸景曾經看過一篇媒體對李健熙的報道。上面是這樣描述的:就算是她的女兒坐在他身邊。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李健熙的養氣的功力很深啊。
  李怡馨明眸微彎,她忽而感覺到屋內兩人似乎在無言的“交鋒”。這讓她覺得很有意思。
  金佑榮很快就取了紅酒回來。他身后的一名韓式傳統服飾打扮的女傭手里托著紅酒,在幾角上熟練的打開紅酒,然后退了出去。
  李怡馨主動的承擔起倒酒的職責。看著紅色的酒液嘩嘩的落在杯里,陸景看著這位一年之后就會和漢城一家歐洲金融公司投資顧問戀愛的秀麗女,很難想象她三年之后會殉情自殺。
  “好了,謝謝!”等李怡馨倒完酒之后,陸景從片刻的恍惚清醒過來,微笑著說道。
  李健熙微微舉杯,向陸景示意。
  陸景拿起面前的高腳杯輕輕的抿了一口。
  在一旁的金佑榮很詫異:怎么就這一會的功夫,會長似乎對陸景高看了一眼。
  “謝謝李會長今天的款待。希望我們以后還有見面喝酒的機會。”陸景沒興趣在這兒繼續和李健熙消磨時間,放下酒杯就站起來說出告辭的話。
  李健熙緩緩的道:“我想,會有的。”
  陸景點點頭,略微沉吟了一下,對同樣站起來表示送客的李怡馨道:“李怡馨,為愛情抗爭是對的,自殺是不對的。如果有一天你覺得這個世界讓你無法呼吸的時候,你可以給我打一個電話。”
  說完,陸景轉身離開。心里自嘲的一笑,他終究是看不得悲劇在眼前活生生的發生。要是李健熙不同意李怡馨的愛情,他倒是有興趣成全李怡馨。
  李健熙臉色微變,狐疑的看著自己的女兒。
  “誒,什么意思啊?莫名其妙。”李怡馨嘟囔的說道,坦然的面對父親詢問的目光。
  金佑榮心里泛起一絲怒氣:這番話算什么,當面勾-引會長的女但想想陸景這話好像又不是那樣的意思。正胡思亂想著,李健熙淡淡的道:“佑榮,替我送送陸先生。”
  “好的,會長。”金佑榮恭聲說道,追著陸景出了房間。
  …
  …
  陸景和丁靈匯合后,坐車離開了漢南洞承智園。
  車內,丁靈好奇的問道,“哦,你和李健熙談的怎么樣?有沒有涉及到具體的事務?我已經按照你的要求給楊顯發了郵件,景華這段時間會針對三星幾款主力機型發力,搶占他們的市場。”
  陸景笑道:“怎么可能會涉及到具體的事務。其實,我是想和李健熙接觸一下。他也是抱著這個想法,唯一的收獲就是他承認我夠資格作為他的敵人。”
  景華卻是夠資格成為三星的對手,至少在日益龐大的國手機市場上,三星電還拼不過景華。在未來還將繼續保持這一趨勢。李健熙很清楚這一點。所以,他問到了3G的事情。
  商業上并非說100億美元的公司,可以肆意碾壓10億美元的公司。對景華這樣沒有上市的電企業,資本力量根本沒什么用,拼得是技術、市場、管理等等方面。最終是在產品上見真章。
  當然,資本有優勢的一方占據優勢。但要說一定獲勝就難說。電行業的興衰,有時候就是一個小小的疏忽就早就了另一方的成功。
  丁靈無奈的笑說道:“給三星視為敵人你還洋洋自得啊?”
  陸景微微笑道:“怎么不能得意啊?大象會把螞蟻視為對手嗎?這說明李健熙把我當成可以威脅到三星電的對手,這不是從側面肯定景華現在的成績嗎?”
  丁靈想想,覺得陸景說的有點道理。正要說話時,陸景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奇怪的接了電話,“車參贊,你好。”
  給他打電話的是大使館的商務參贊車高寒。
  “陸少,呵呵,我有點事情找你談談。”車高寒直奔主題的說道。他和陸景這段時間關系處理的很好。
  陸景笑道:“行啊,我們在漢城萬麗酒店的餐廳里面見面吧。我和丁靈還沒吃晚飯。”
  說起這個,丁靈就掩嘴偷笑,等陸景放下電話。丁靈取笑道:“陸景,我們在三星那兒連一頓飯都沒混上,看樣你這個對手在李健熙心的份量有限呢。”
  陸景就笑道:“好像也是啊。那為了沒吃上的這頓飯,看來我接下來幾個月一定要好好在國內‘招待’下三星電了。爭取下次去能吃上飯。”
  丁靈忍不住嬌笑起來,明眸帶著小女人的嫵媚白了陸景一眼。
  …
  …
  半個小時候,漢城萬麗酒店的西餐廳里,陸景和丁靈見到了趕過來的車高寒。他身上特有的雅氣質,讓他很容易辨認。
  見到陸景后,車高寒壓低聲音道:“陸少,你有沒有興趣在現在收購現代汽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