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872 酒會密談

“陸丈夫,你看得很準。鄭夢久不久之后就回出來。如果我能年輕十歲進入現代汽車集團董事會擔任董事,我倒有信心和鄭夢久爭一爭。所以,我們現在要謀取的是現代汽車集團一個董事會的席位。”
  鄭世勇說著,看了兒子鄭夢奎一眼。他所中意的推舉為現代汽車集團的董事人選就是鄭夢奎。
  陸景沒有做任何的表示,拿起小巧精致的青花瓷茶杯默默的喝茶。心里頗有些不以為然,原來前面說的謀取現代汽車集團經營權是大話。
  鄭世勇似乎看出陸景心里的想法,微笑道:“陸丈夫,現代汽車出了這么大的丑聞,設立秘密基金違反我國的特種經濟犯罪法。你不覺得需要有人負責嗎?只要鄭夢久無法親自擔任現代汽車集團的會長,我們在未來的三到五年之內就有希望。當然,這需要陸丈夫的鼎力支持。30億美元足以收購到現代汽車集團7%的股份。這個股份可以幫助我們在現代汽車集團里取得一席之地。”
  說了這么一大段話,鄭世勇略顯的有些疲倦,微微靠在沙發上,眼睛卻是盯著陸景。
  鄭夢先見陸景臉上露出猶豫的神色,勸說道:“陸丈夫,現在確實是持有現代汽車集團這樣的優質資產的難得機會。”
  見陸景仍是一副沒有表示的神情,鄭夢奎心里冷哼了一聲,有些不悅的皺起眉頭。看來,鄭夢先夸大了這位陸丈夫的能力了。
  樸弘基眼睛里閃過一絲緊張的神色,給幾人添著茶。眼角的余光一直落在陸景臉上。他希望陸景能夠答應下來。以他所調查的資料難看,景華現在抽調5億美元輕而易舉。
  鄭孟日愜意的喝著茶。臉上帶著微笑。他對陸景是否支持他叔叔一系重返現代汽車集團不怎么關心。倒是對陸景是否支持他五哥很關心。
  屋內幾人的心思和表情陸景盡收眼底,平靜的放下茶杯。道:“我考慮一下再答復鄭老丈夫。畢竟20億美元的投資不是小事。”
  他根本就沒打算在考慮這件事情。拿20億美元去豪賭奪取現代汽車的經營權,和華還沒有這么奢侈。況且,他實在不看好鄭世勇父子奪權的前景。鄭夢久要是浪得虛名的人,鄭世勇父子就不會被趕出現代汽車集團了。
  鄭世勇認真的看了陸景幾眼,心里失望的嘆口氣,略有些無奈的道:“好吧。不管陸丈夫最終的決定是什么,我希望不要影響到我們雙方良好的關系。”
  陸景笑著點點頭。
  幾人又閑聊了幾句,鄭世勇精神不支先返回家里休息。鄭夢奎也沒有留意下來的意思,臨行前譏誚的瞥了陸景一眼。
  片刻后。送鄭世勇到別墅門口的鄭夢先和鄭孟日返回。鄭夢先有些歉意的解釋道:“陸丈夫,夢奎其實能力很不錯,就是性格有一點急躁。”
  他看到了鄭夢奎臨行前所表露出來的不滿。因而,解釋了幾句。
  陸景就笑了笑,他又怎么會把鄭夢奎對他的不滿放在心上,道:“鄭會長,現在有時間的話,我想單獨和你談談。”
  “哦,,,,好的。”鄭夢先先是一愣。繼而答應下來。
  鄭孟日識趣的站起來,“五哥,陸丈夫,我去下面酒會轉一轉。”
  樸弘基有些好奇陸景在拒絕參入爭奪現代汽車集團的股權爭奪之后還有什么事情要和鄭會長談?只是。陸景已經說出要單獨和鄭會長談,他也不會呆下去,悄然的退了出去。
  陸景站起來。環顧著這間豪華的小會客廳。深褐色的窗帷裝飾著客廳四周,造型繁復若蓮花辦的水晶吊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客廳擺放著幾張沙發。太師椅。角幾上的宮裝臺燈燈火通明。
  鄭夢先一口一口的喝著茶。他對陸景的想法有些奇怪。明明在萬豪酒店拒絕了和鄭夢久和解,為什么這個時候不痛打落水狗呢?
  “鄭會長。我原本是打算以風險投資的方式投資1億美元購買現代商船的貨輪來支持你參與爭奪現代汽車集團的爭奪。沒想到資金缺口居然這么大。”陸景站到窗邊,說出他當初的考量。
  鄭夢先苦笑著扶了扶眼鏡,道:“陸丈夫,1億美元實在太少了。現代汽車集團實在是個龐然大物。”
  陸景笑著點頭,忽而問道,“鄭會長,我看你也不像有直接入股現代汽車集團的打算,你今天介紹鄭世勇父子給我認識,如果事成之后,他們是不是會給你一些好處。”
  鄭夢先神情微微一變,也沒隱瞞,坦然的道:“是的。事成之后,我叔叔會注入3千萬美元的現金到現代商船中去。陸丈夫,我是想著你和鄭夢久關系惡劣,所以…”鄭夢先沒有繼續說下去。
  陸景淡淡的道:“我不會狂妄的去做能力不夠的事情。”現代汽車集團目前的窘境就是他對鄭夢久的回擊。他可沒有打算讓和華砸20億美元到一個風險極高的項目中去。
  聽得陸景語氣的里不快,鄭夢先心里一凜,干澀的笑了笑,道:“我明白陸丈夫的意思了。”
  陸景這時口氣略緩了緩,微笑道:“既然事情沒談成,你那3千萬美元的資金看樣子是拿不到了。我可以將我預備的1億美元以和華聯運和現代商船合作的形式支付給你。聽說,你準備賣掉現代商船一部分核心業務。”
  對陸景的好意,鄭夢先自然不會拒絕,心里略微放松了些,道:“是有這么回事。”
  “呵呵,回頭我讓杜衛成來漢城和你談詳細的合作細節。”陸景點到即止,略微沉吟了一會,坐到回到沙發邊,正色道:“鄭會長,我能不能聽一聽你對現代峨山集團的金剛山旅游的真實想法。如果你能暫停這個項目,我可以繼續給你投資4億美元。”
  聽到陸景前半句話,鄭夢先臉色驟變,眉頭一挑,心里十分的不快,正要拒絕談論這個話題時,又聽到陸景接下來的話,心臟頓時不可抑制的跳動起來。
  鄭夢先坐在沙發上,保持一個姿勢,皺眉沉思。
  陸景也沒打擾鄭夢先,默默的品著茶。以鄭夢先有點“愚忠”的性格,面對拿下5億美元的投資重振現代集團和繼續父親的遺志走向沒落的終點這兩項選擇只怕有些難。
  小會客廳里很安靜。半個小時后,鄭夢先苦笑一聲,神情又有些釋然的道:“陸丈夫,好像我沒有選擇了。現代集團目前是一個迷你的小集團,幾家公司都在無限虧損。我都不知道我能否撐的下去。如果有了你提供的5億美元,我有把握在2年內扭虧為盈。有現代商船、現代電梯的支持,我有希望在有生之年將現代集團重新整合起來。到時候那時候再重啟金剛山旅游項目吧。”
  有些心路歷程沒必要和這個年輕人說。但他確實沒想到陸景要和他談的事情居然是扶持他。5億美元的扶持力度不可謂不大。
  陸景倒沒想到鄭夢先這么快就給他答案。看來這個選擇在他的腦海里盤旋了很久。鄭夢先這番話固然是向自己解釋,估計八成也是為了說服他自己。
  人,只有自救才有救。
  陸景欣然的笑起來,從身上拿出煙盒,遞了一支給鄭夢先,微笑道:“我希望看到鄭會長重新整合現代集團的資源,我也將會從中分享到超額的投資收益。”
  陸景的話說的很明白,投資是為了收益。鄭夢先心底的那點疑慮盡去,儒雅的笑道:“謝謝陸丈夫對我的信任和支持。我一定不會讓支持我的投資者失望。”語氣里透著自信。
  陸景笑道:“這一點我是相信鄭會長的。不過,擁有投資是才是剛剛開始,你還有一個問題需要解決。
  鄭夢先嘴角泛出一絲苦笑,他自然知道陸景說的是什么。他因為政治獻金問題,屢屢被韓國檢方調查。
  “我現在卷入到國內的政治漩渦中,檢方時常對我進行調查。這個問題很難解決。好在,這段時間,我的壓力要小了很多。”鄭夢先并不打算和陸景多說這件事中隱秘的內幕。有些事情,父子、夫妻之間都不能說。
  鄭夢先的壓力為什么小了很多。陸景和鄭夢先心知肚明。三星的材料是陸景親手給鄭夢先的。說起這個話題,兩人都是微微一笑。
  陸景悠然的道:“鄭會長,你和國會議員李宰范熟悉嗎?”。
  “李議員?”鄭夢先微微有些遲疑,不知道陸景怎么提起這位國內的政治強力人物,道:“我和他不熟悉。”
  陸景微笑,緩緩的開口,“或許,以后有機會,我們三個人可以坐在一起吃頓飯,好好聊一聊。”
  “…”鄭夢先有些明白陸景的暗示,心里禁不住顫抖了一下,要是這個問題解決,他的心腹大患就被解除。狂喜的感覺慢慢的從心底涌出來,有點不太真實。
  陸景敢這么說,自然是有幾分把握。不過,他沒有繼續這個話題,和鄭夢先聊了幾句就告辭離開,去了下面的酒會。
  片刻后,鄭孟日從房間外進來,見五哥在沙發上沉思,臉上帶著喜不自勝的表情,驚訝的道:“五哥,陸景和你談了什么?你高興成這個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