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71 三星公主

現代商船位于漢城總部大樓里,下午四點許,鄭夢先就吩咐手下的助理:他要下班,有什么事情等他明天來總部再處理。
  “好的,鄭會長。”女助理微微躬身的說道。心里卻是詫異至極,都知道鄭會長是工作狂人,怎么今天下午四點就要離開。難道有什么事情要發生?
  鄭夢先自是不管手下的助理怎么想的,在現代峨山集團的總部大樓下面和樸弘基匯合后,一起前往漢城市江南區三成洞181號的別墅。
  今天晚上他需要在這棟別墅里為景華成功收購現代半導體f液晶業務舉辦慶祝酒會。
  車內,氣氛有點沉默,甚至有一點緊張。
  樸弘基從副駕駛座上回頭,低聲道:“會長,鄭夢久和鄭一玄以及現代汽車集團的兩名高管都被檢方帶走調查。現在是阻擊他們的好機會。”
  鄭夢先微微點頭,思考了一會,問道:“弘基,你覺得景華能拿出多少資金來幫助我們?”
  樸弘基遲疑了一下,道:“這不太好說,或許能有1億美元的資金就不錯了。”他和鄭會長都很清楚,陸景不太可能直接接入鄭家的內斗,最佳的方案是提供資金支持。
  “問題就在這里。1億美元相對于龐大的現代汽車集團而言只是杯水車薪。”鄭夢先輕嘆了口氣,郁悶的喃喃說道。
  現代汽車集團的資產高達300多億美元。1億美元所能做的事情有限。要擊敗鄭夢久,協助鄭世勇、鄭夢奎父爭奪現代汽車集團的控制權,他至少需要準備30億美元。
  不知道。陸景能給他多大力度的支持。
  漢城某處豪華別墅,一名年男攙扶著一名老者緩緩的從房間里出來。“爸,我去和鄭夢先談就可以了。”
  老者瞇著眼睛看了看天際邊的夕陽。道:“我不是去見夢先的。我要見見景華的那個青年。他最近把漢城搞得天翻地覆。”
  年男哼了一聲。這幾年來,父兩人郁郁不得志。他心里見到一個青年如此出色不是很痛快,不以為然的道:“爸,你覺得李健熙和鄭夢久的事情是他在后面搗鬼?我看未必。”
  “不是他,還能是誰?最近夢先接觸的人只有景華。漢城都傳遍了,就你不知道?”老者不悅的說道,“不必說了,隨我去江南區三成洞181號。”
  年男不敢再多說,扶著父親坐到已經準備好的黑色勞斯萊斯。
  “會長。鄭夢先、陸景、鄭世勇今天晚上將會在江南區三成洞181號的別墅密談。”李健熙的主要助手金佑榮走進一處安靜的小會議室,低聲說道。
  李健熙淡淡的將手里的件放下,道:“下周一我就會在公眾面前正式辭去三星集團會長的職務。”說著,他頓了頓。
  金佑榮沉聲道:“請會長放心,不會有任何問題。”
  李健熙笑了笑,這時才回答金佑榮剛才的話,“你都知道,那還叫什么密談?”
  金佑榮猶豫了一下,道:“會長。我認為他們可能會密謀現代汽車集團的經營權。我們要不要破壞掉他們的意圖。”
  李健熙輕輕的擺擺手,“鄭世勇今年七十四歲了吧?”
  金佑榮不太明白李健熙的意思,老老實實的回答道:“恩。還有幾個月就滿七十五歲了。”
  李健熙道:“鄭世勇再年輕十五歲,他們謀劃的事情或許還有成功的希望。你太小看鄭夢久了。”
  金佑榮愣了愣。明白了李會長的意思。
  李健熙又道:“你約一下陸景,我想見見他。我最近還聽怡馨提起過他。”
  “好的,會長。”金佑榮應聲說道。
  “小靈。走吧,我們也該出發了。吳璇。李慕清,你們倆不去嗎?”漢城萬麗酒店的總統套房里。陸景合上面前的筆記本電腦,笑著問坐在身側圓桌邊閑聊的兩人。
  “景華的慶祝酒會,我去算什么?”李慕清嫵媚的電眼撩了陸景一眼,略有些詫異的道:“你怎么讓鄭夢先幫你籌辦酒會,真是奇怪?”
  吳璇嫣然一笑,撫了一下她披肩的長發,道:“他啊,準備扶植鄭夢先。要說他成功之后,我們倆都能有不少好處。天辰娛樂在韓國基本可以橫行無忌了。麗都酒店在漢城高級酒店的市場份額說不定也能大增。”
  “啊…”李慕清大吃一驚,然后咯咯笑道:“陸景,那我可是很期待你成功了。”
  李慕清穿著一件粉色的修身恤,牛仔短褲,曲線修-長,火辣性-感。這么聲若銀鈴的笑起來,有十二分的魅-惑。
  “我盡力。”陸景走過去手扶著李慕清的肩膀,溫柔的幫吳璇捋了捋耳邊的秀發,“吳璇,你也不去嗎?”
  吳璇靠在陸景的手上,輕聲笑道:“我去干嗎啊?有小靈陪你去還不夠嗎?酒會沒什么意思。我一會和李慕清去做美容,順便吃點宵夜。”
  吳璇穿著白色的襯衣,黑色的套裙,高聳的乳-峰有著掙衣欲裂的感覺,靚麗的都市女郎打扮。
  看著她和李慕清兩人美麗的容顏,陸景心里有種淡淡的滿足感。她們每一個人都值得他去珍惜、愛護。不是誰都會真心實意的跟著他一直走下去。能遇到她們是他的幸運。
  “行,那我和小靈去。晚上回來一起喝酒聊天。”臨別時,陸景分別擁抱了李慕清、吳璇一下,然后和丁靈一起坐車前往鄭夢先準備的別墅。
  鄭夢先幫景華籌備的慶祝酒會位于漢城市江南區三成洞181號的別墅。景華韓國分公司的員工、和華聯運漢城辦事處的員工、現代半導體的高層都受到了邀請。
  同時,還有鄭氏家族的一些成員出現在酒會。
  陸景、丁靈剛進入酒會就被樸弘基截住,“陸先生。真是不好意思,鄭世勇先生身體不太好。所以希望先和你聊聊。鄭會長也在。”
  “行,你帶我過去吧。”陸景微微點頭。這是意料之的事情。不能指望74歲的老人能夠完整的參加一次酒會。
  樸弘基感激了笑了笑,領先半步在前面帶路。陸景和丁靈說了一聲,跟著樸弘基離開。
  這棟別墅一共三層。一樓的客廳金碧輝煌,及其寬敞,用來舉辦酒會極為合適。這時,已經來了不少盛裝的賓客。有的在取食物,有的聚在一起閑談。
  陸景跟著樸弘基從樓梯處上到二樓,然后筆直的走了一百多米,才在一處轉角的樓梯處走上了三樓。三樓樓梯口鋪著紅地毯。有兩名黑衣的保鏢守衛著。穿過一間廳堂,到一處僻靜的小會客廳里,陸景才算是見到了鄭世勇、鄭夢先等人。
  “陸先生來了。”見陸景進來,鄭夢先站了起來,迎了兩步,儒雅的笑著和陸景握了握手,然后介紹坐在沙發上的青衫老者,“這是我叔叔鄭世勇,我父親得力的助手。是原現代汽車集團的會長、原現代集團的會長。”
  “鄭老先生,你好。”陸景微微躬身的行禮說道。對這樣一位傳奇的老人,他還是很尊重的。
  鄭世勇心里對陸景升起了一絲好感。他沒有托大,欠身還了半禮。“陸先生,你好。”
  鄭夢先又指著一名身材較矮胖的年人道:“這是我叔叔的兒鄭夢奎。原來擔任過現代汽車集團的副社長。”
  陸景客氣的打了招呼。
  鄭夢先接著介紹屋內最后一名略顯得年輕一點年男,道:“這是我八弟鄭孟日。他和我的關系最好。原本是協助我掌握現代金融集團,但是以美國國際集團(g)為首的財團在去年將現代投資管理有限公司、現代投資信托及證券有限公司和現代證券接管了。他賦閑在家。”
  “你好。陸先生。我沒想到你這么年輕就有這么大的成就。”鄭孟日笑呵呵的說道,態度十分熱情。
  “僥幸有一點成績。鄭先生過譽了。”陸景謙虛的說道。看樣。鄭夢先說鄭孟日和他關系最好不是虛言。
  寒暄幾句后,樸弘基送了一壺清茶進來,然后悄然的坐在一旁。
  鄭世勇慢慢的道:“陸先生,現代汽車集團發生了一些事情。我和夢奎準備重返現代汽車集團,夢先和孟日都支持我這個決定,我想要問問陸先生的意思。”
  陸景笑了笑,問鄭夢先,“鄭會長能不能給介紹一下相關的情況?”他今天到這里來參加酒會,本身就表明了一部分態度。
  鄭夢先微笑著扶了扶眼鏡,道:“還是請夢奎來說說吧!”
  鄭夢奎也不推讓,道:“現在的情況是鄭夢久父以及他們一系的高管牢牢的掌握著現代汽車集團的經營權。但是,現在鄭夢久父都被檢方逮捕,我們的機會就來了。我們可以說服部分股東支持我們,但是這需要我們至少投入30億美元用來游說股東和收購相關的股份。”
  陸景的眉頭挑了挑。30億美元!這還真是獅大開口。他最多也就準備投入1億美元給鄭夢先用于幫助鄭世勇父奪權。
  鄭世勇補充道:“陸先生,我們可以募集到10億美元。你如果能投入20億美元我們將會有七分的把握獲得成功。我保證你那20億美元將會全部用于收購現代汽車的股份。確保你的收益。當然,我需要你支持我們重返現代汽車集團的管理層。”
  陸景揉揉眉心,沉思了一會,道:“鄭夢久父不久就會被放出來吧!到時候你們打算怎么應對?”
  像現代汽車集團這樣的大財閥,其掌門人怎么可能被收監,最多也就是做做樣,不久之后肯定會被保釋。法律,到一定層次之后,就只是一紙廢紙而已。
  鄭夢奎不悅的皺皺眉頭。他覺得陸景這是推脫之詞。看來,這小根本就拿不出20億美元。
  鄭世勇沉默了一會。他思考過這樣的情況。如果鄭夢久出來重新主導現代汽車集團,以鄭夢久對現代汽車集團的控制,他根本就爭不過鄭夢久。
  但是,鄭世勇很快對陸景說出了他的應對之策。(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