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70 收獲和利弊

周二晚上,在金碧輝煌的駐韓大使官邸宴會廳,遠道而來的香港PLU電訊與信產部聯合談判團隊受到了熱情的款待。席上觥籌交錯,氣氛極為熱烈。
  鄔元白大使的官邸在使館區,距離駐韓大使館很近。大使擁有單獨的官邸為國際慣例,官邸即是大使的住所,但也是大使的工作場所。大使的辦公地點通常是在使館的辦公樓內,但是大使官邸也是大使開展對外活動的重要地點。大使對外工作中的重要內容,即一部分的宴請和招待會,常常是在官邸舉行的。在官邸舉行宴請,或者接待一些朋友來作客,氣氛要更為親切。因此是各國外交界更喜歡采用的工作方式。
  陸景在莫心藍的酒店房間里呆到了酒會開始前一個小時才離開。他并沒有和莫心藍一起來參加酒會里,而是和丁靈、吳璇、鄭中杰、郁浩寧一起來的。
  plu電訊的人中午才和景華在韓國的高級管理人員見過面,這會遇到自然是熟絡的打起招呼。
  陸景和鄔大使等人打了個招呼,就轉到正在和吳璇、丁靈閑聊的莫心藍身邊。今天這個場合自然是以鄔大使等人為主。他的身份只是景華公司的所有者。
  看著一身高雅吊脖露肩黃色禮服,盤著貴婦發髻的莫心藍,陸景毫不掩飾自己眼中的驚艷神色,笑著舉舉酒杯,“心藍,這身黃色禮服很配你啊。”
  他和莫心藍是生意伙伴,稍微親昵一點的表現倒不會引起別人的注意。
  吳璇穿著一件美艷至極的白色一字肩魚尾長款蕾絲修身禮服,掩嘴一笑。和身邊著粉色單間高腰晚禮服的丁靈悄悄的說了一句話。
  “璇姐,我那知道啊。”丁靈甜美的臉蛋微微一紅。宛若誘-人的蘋果。
  莫心藍舉杯抿了一口酒回應陸景,輕笑道:“要不要我也夸一夸你的衣服很得體啊?”她擔心給人看出她和陸景的關系。這時話里有一些刻意的疏離。
  “那倒不用了。”陸景明白莫心藍的顧慮,就笑著搖搖頭,和身邊笑而不語的丁靈、吳璇說起話。
  宴會廳的一角,一名臉形稍長,瘦瘦高高的青年對一名妝容精致、修-長秀麗的女子說道:“怡馨,看到那個青年沒?那就是陸景。我懷疑這次我們三星集團被黑的原因和他有關。”
  叫怡馨的女子穿著藍色的抹胸長款晚禮服,容貌秀麗,這時奇怪的說道:“我父親要辭職怎么和他有關系?”
  瘦瘦高高的青年正是羅映浩,解釋道:“嘿嘿。這個說起來很復雜,其實只要稍稍留意就能明白。現代集團的鄭夢先最近獲得的強力外援就是陸景。集團這次被卷入輿-論風暴中,很有幾家媒體是和鄭夢先交好的。所以,一分析就能明白,幕后黑手十有八-九和陸景脫不了干系。我聽金室長說,集團里已經認定是他做了手腳。否則,鄭夢先沒有這個能力。”
  李怡馨點點頭,遠遠的打量了陸景一會,偏著頭道:“看起來也沒比我們大多少歲。我們去和他打個招呼。”
  羅映浩驚訝的阻止道:“怡馨。你去給他打招呼做什么?我可不想被他嘲諷。”
  李怡馨輕輕笑道:“呵呵,沒想到映浩哥也有害怕的人啊。沒什么,我就是去問他幾句話。他害的我們三星最近這么亂,我質問他幾句不是應該嗎?”
  羅映浩忙分辨道:“誰說我怕他?只是叫他占了一個先手。我懶得去和他打招呼罷了。好吧,一起過去。”見李怡馨態度堅決,羅映浩最后不得不妥協。
  “這才是我所認識的映浩哥啊!”李怡馨揚起嘴角。跟著羅映浩身后走到陸景面前。
  陸景這里人都漸漸的散開,獨有丁靈留下來陪著陸景說話。見羅映浩和一名陌生的女子走過來。陸景頗有些奇怪。
  羅映浩語氣傲然的說道:“陸景,怡馨想要和你認識一下。怡馨是李健熙會長的女兒。也是我們韓國的國民公主。怡馨,他就是陸景。”
  李怡馨對羅映浩這樣的介紹詞顯得有些不好意思,當先伸出手,聲音悅耳的說道:“你好,陸先生。很高興認識你。映浩哥喜歡開玩笑,希望你不要介意。”
  三星的公主?陸景瞇著眼睛打量了李怡馨一會。前世里這位在韓國備受關注的富家女于2005年在紐約的公寓里為愛情自殺,在當時引起軒然大波。他也關注到這件事情。
  面前這位妙齡女郎長得并非國色天香,只能算是容貌秀麗,身上有種出身華貴的溫婉大方氣質。她的容貌氣質整體而言要比小靈遜色一籌。三星集團的李健熙被人稱為韓國的“經濟總統”,他的女兒被冠以國民公主的稱號倒也不算自夸。
  見陸景無禮的看著李怡馨,羅映浩惱怒的哼了一聲,心里倒是有點自得。怡馨的魅力還是很大的。只不過,他好像被怡馨耍了。她壓根就不是過來找麻煩的,似乎是真想和陸景認識。
  被陸景這樣詳細的端詳著李怡馨有些尷尬,她的手還在空中呢。
  丁靈有些驚訝的看了看陸景,有些好奇他的反應。沒聽說他之前認識這位三星的公主啊?
  “你好,李怡馨小姐。”陸景似乎從回憶中清醒過來,微微一笑,輕輕的握了握李怡馨的手,平淡的說道。
  李怡馨展顏一笑,道:“好了,我們算是認識了。你可以直接叫我李怡馨。我叫你陸景好了。因為你看起來也不比我大。不然的話,你可以叫我怡馨。”
  陸景啞然失笑。這位算是自來熟。不過,確實和前世報道里的那樣,李怡馨性格純真、浪漫。
  “行。那么,李怡馨,你找我有什么事嗎?”陸景也不拖泥帶水,笑著說道。
  “哦,我聽說你的景華公司有近300億的資產。我想我們會有一些共同的話題,有時間陪我聊一會嗎?”李怡馨率真的眨眨眼睛,略帶期盼的說道。
  “恐怕要讓你失望了。”陸景看到鄔大使微笑著向他走過來,拒絕了李怡馨的請求。他不認為他和李怡馨這個富家女有什么共同的話題。
  李怡馨神色有點黯然,心里嘆道:“誰能夠打碎我頭上的光環,真誠地看待我呢?”這個世界上除了父親,還沒有人能了解她。她希望能遇到平等交流的人。
  巨額的財富讓她得不到正常的友誼。這位景華的所有者年紀和她相仿,財富更是超過她。說不定能和她談得來,可惜他拒絕和她交流。
  “呵呵,你和三星的李怡馨認識?”鄔元白引著陸景往宴會廳一角走去,微笑著說道。
  陸景笑道:“哦,鄔大使也認識她?”
  鄔元白微笑道:“三星集團董事長李健熙的女兒在漢城誰不認識?
  陸景想想也是。李怡馨因為在20歲的時候得到1.9億美元的三星股票,從而倍受韓國媒體的關注。聽說她行事頗為高調。漢城里這樣的名人,鄔大使要是不認識就奇怪了。
  鄔元白帶著陸景介紹的是幾名韓國的政要。聽說景華來韓國收購現代半導體的一項業務幾經波折,都傳到國內去了。昨天晚上,京城里一位至交給他打了個電話,隱晦的點了點。他能給陸景幫忙的地方還是要幫忙。
  陸景揮灑自如的和幾名韓國政要聊著。其中一名身居進步新黨的要職的中年人引起陸景的注意。這名中年人叫李宰范,相貌普通,兩眼微小,仿佛貌不驚人,但抬手舉動之間卻有一種令人信服異常氣勢,看來有些不簡單的樣子。
  李宰范是韓國國會議員。陸景刻意和他多聊了幾句。聊了十幾分鐘后,陸景便知機的告辭離開。
  看著陸景離去的背影,李宰范眼睛里精光閃了閃。
  …
  酒會并沒有持續得太晚。畢竟,香港plu電訊和信產部的談判團隊今天才到漢城,旅途勞頓。
  一輛豪華的黑色行政級奔馳從大使官邸直接往漢城萬麗酒店而去。星光從車窗落進來。陸景攬著丁靈的柳腰沉思了一會,道:“小靈,回頭把煙詩凝給我的那疊韓國政黨資料找出來。我要查一查李宰范的信息。”
  “好啊。你一直在想這件事?”丁靈扭頭,好奇的問陸景。
  “不想這個想什么?”陸景抱著宛若靈貓般的丁靈,撫-摸著她柔-膩的香肩,笑著道。
  丁靈抿嘴一笑,道:“我還以為你在想晚上沒有和李怡馨聊天挺可惜的。”
  陸景滿不在乎的笑道:“那有什么可惜的。李怡馨性格是挺好的。但是…,恩,有點可惜了。”陸景本想說李怡馨有點傻頭傻腦的,但想起她殉情而死,忍不住改了口。他不贊同她殉情,但并不妨礙他對為情而死女子的敬佩。
  丁靈婉轉的一笑,美麗的大眼睛看向窗外,嘴角偷笑。
  陸景在她耳邊呵氣道:“又想哪兒去了。她都沒我家小靈漂亮呢,我至于有壞心思嗎?哦,吳璇酒會開始的時候給你說什么?”
  “我沒亂想啊。”丁靈回頭看陸景,聽陸景夸她心里挺高興的,又見陸景問她吳璇的話,咬著嘴唇猶豫了一會,才湊到陸景耳邊,紅著臉蚊子般的小聲說道:“璇姐說你和莫總肯定有問題。她問我,莫總的胸那么漂亮,你有沒有像昨天晚上對我們那樣試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