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69 樸弘基的請求

“不,陸先生,鄭會長私下里對你十分推崇。而且,現代集團完全是仰仗陸先生的支持才有一線生機。鄭會長對陸先生只有感激之情,絕不會心生怨念。”樸弘基急忙說道。
  陸景不置可否的恩了一聲。
  見陸景不信,樸弘基繼續道:“陸先生,前些天在jw東大門廣場萬豪酒店里你拒絕和鄭夢久和解。這讓我們對陸先生更加的有好感。所以,就算鄭會長心里不喜,他也只會認為你是出于商業伙伴的角度勸說的。”樸弘基努力的想打消陸景的疑慮。
  見說起拒絕和鄭夢久和解的事情,陸景就笑了笑。
  鄭夢久動用他在韓國的人脈,致使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交易第一次沒有被審批通過,給了自己一個難堪。然后,等到自己把現代汽車集團的“猛料”抖出去后,鄭夢久跑過來提議“和解”。這種事,自己怎么可能答應。
  挨了一記悶棍,難道不應該還回去嗎?
  別說冤家宜解不宜結那種屁話。
  “我考慮一下吧。”陸景并沒有把話說死,當即結束了和樸弘基的見面。
  …
  …
  第二天上午陸景并沒有陪同大使館的車參贊去漢城仁川國際機場接待香港plu電訊和信產部一行人,而是去了漢城萬麗酒店的總統套房處理景華的事務。
  臨近中午時,鄔大使電話邀請他晚上去大使館赴宴。陸景笑著應了下來。plu電訊是和華公司的關聯企業,他又是這次談判團隊的牽線人于情于理需要露個面。
  掛了電話,陸景笑著給莫心藍打了個電話。他剛才從鄔大使那里知道plu電訊這個談判團隊的負責人是莫心藍。這是他怎么都沒想到的。
  …
  …
  “你在韓國倒是過的愜意啊!”萬豪酒店的豪華套房里,一個優雅精致,高貴迷-人、身材修長的絕色女子穿著精美的淺灰色長裙站在窗口處笑盈盈的說道。
  陸景靠在沙發上笑道:“我要是知道心藍你過來,我上午肯定去接機了。”
  中午和景華在漢城的管理層一起吃飯后。他和莫心藍到她居住的萬豪酒店里聊天。
  莫心藍優雅的挽了挽秀發,笑嗔道:“我才管你來不來接機啊。別轉移話題呢。”
  中午吃飯時看吳璇和丁靈水靈靈的樣子,她要是猜不出來原因才有鬼。
  陸景嘿嘿一笑。這時候不轉移話題難道給她說昨晚的細節?昨天晚上只有一間臥室自然不可能住4個人。他和李慕清重新開了兩個房間。至于,昨天晚上他到底有沒有在自己的房間里老老實實的睡覺可想而知。
  “我給你說說我在漢城的收獲…”陸景略一沉吟。開始說起他這段時間在漢城的收獲。他需要莫心藍給他一點參考意見。
  莫心藍嬌嗔著白了陸景一眼。輕輕的點了點頭。情不自禁的將心陷在他這里,有些事情她也沒辦法。
  陸景笑著摸摸鼻子。然后緩緩的道:“手機技術這兩年的研發方向主要是彩屏、彩信、高速上網、及帶攝像功能等手機。收購現代半導體tft液晶技術主要是要確保景華手機能在屏幕技術上不落后于世界一流的電子廠商。當然,要研發最新的第五代tft技術,景華還需要投入大量的資金、人力、時間。其次,拿到tft液晶技術。景華可以正式啟動基于linux系統的華星的研發項目。”
  “第二個收獲:三星集團的李健熙李健熙已經透過親近的人士對外發出辭職的意向。正式辭職的日期應該就在最近一段時間內。呵呵,三星內部估計正為這件事亂作為一團。作為三星電子的競爭對手,三星的混亂,對景華而言是十分有利的。”
  “第三,鄭中杰他們這次和韓國sk電訊談的不錯。景華手機可以藉此打開韓國的市場。之前,鄭中杰他們也和韓國各大運營商都接觸過,結果并不太理想。這次和sk電訊合作是一個很好的契機。攻占一個成熟的手機市場。對景華手機而言意義重大。”
  接著,陸景又給莫心藍說了說鄭夢先的事情,然后問道:“心藍,你覺得我應不應該幫助鄭夢先呢?”
  莫心藍走到陸景身邊。扶著他的肩膀輕笑道:“你不是已經有決斷了嗎?”
  陸景禁不住一笑。他在和莫心藍述說鄭夢先事情的時候,用詞帶了些主觀色彩,語氣輕松的道:“我個人情感是很傾向于幫助鄭夢先,但是我幫助他,未必能獲得多大的好處。你看,我們現在和三星基本處在敵對狀態。如果幫助鄭夢先就要和現代汽車集團站在對立面。韓國第一、第二財閥都成了我們的對手,我想我應不應該覺得壓力有點大?”
  莫心藍嫣然一笑,道:“你這是什么話啊?我怎么聽起來你似乎很得意。就沒覺得你有什么壓力啊。你不是已經答應后天參加鄭夢先為景華準備的慶祝酒會嗎?”
  陸景笑了笑,道:“是啊。我本來只打算投資一部分資金給鄭夢先讓其參入現代汽車集團的爭奪。但是,昨天晚上他的助理樸弘基卻過來請求我勸說鄭夢先暫停現代峨山集團的金剛山旅游項目。心藍,如果,鄭夢先暫停這個虧損嚴重的項目,他有很大的概率完成現代集團的整合。鄭夢先的能力和人品都是一流,具備成功的基本素養。”
  陸景握住莫心藍修-長蔥白的手指,在她溫軟的手心反復的撫-摸,顯示著他內心的猶豫。
  他如果要幫助鄭夢先,就不會僅僅是資金支持了,而是更深層次的合作。只是,這樣投入和匯報是否成比例呢?
  莫心藍坐到沙發上,沉思了一會,道:“從商業的角度而言,我們應該避諱選邊站,這樣才能夠左右逢源,而且不至于被政治風暴波及。但是,從利益的角度而言,選邊站的好處也是巨大的。你有多大的把握能夠扶植起鄭夢先?”
  “多大的把握?”陸景微微搖頭,嘆口氣道:“很難說,我覺得我最終要看他能否果斷的暫停金剛山旅游項目。如果停掉這個吞噬資金的黑洞和不得人心之舉,我估計在我們資金的扶持下,五年之后,鄭夢先有五六分的把握能夠重振現代集團昔日的聲威。鄭夢先今年不過54歲,如果五年之后,我們能夠有一家友善的韓國財閥在未來十年里作為我們的商業伙伴,這是一個很不錯的選項。”
  這是陸景希望幫助鄭夢先的另外一個很重要的原因。
  莫心藍巧笑盼兮的說道:“你不是還可以走夫人路線嗎?”
  陸景沉吟一下,道,“老實說,我覺得鄭夢先的夫人是個很有魄力的人。我可以試試。”
  莫心藍握住陸景的手,果決的道:“陸景,如果扶植鄭夢先失敗,我們也不過是喪失韓國5千萬人口的市場。但是如果成功,我們會收獲一個財閥級的商業伙伴,這個好處十分大。我認為可以試一試。”
  陸景點點頭,沉聲道:“行。等周四晚上我和鄭夢先見面之后,看看他是否有停掉金剛山旅游項目的意思。如果沒有,我們就放棄。如果有,我們就全力支持他復起。”
  陸景根本就沒有想過取鄭夢先而代之,自己去整合現代集團的各家公司。且不說收購的難度,就算和華吞并了這部分資源,消化又得等到什么時候去?
  所以,最佳的方案是扶持鄭夢先重新振興現代集團,將已經淪為一盤散沙,各自為政的現代集團各家公司重新聚合到一起。鄭夢先本來就是名正言順的現代集團董事長。
  當然,扶持不是指出資不要回報。而是在現代集團發展的過程中,和華公司的投資是以入股的方式享受到現代集團的收益,只是不參與管理而已。
  而且,現代集團如果重新成為韓國的大財閥,其占有的資源可以在必要的時候為和華公司提供助力。兩者相加,和華公司在全球中的發言權就要大得多。
  和莫心藍談完正事,已經是下午四點十分。初夏之際的陽光帶著芬芳的氣息和著微風吹到萬豪酒店的豪華套房里。
  陸景和莫心藍對視了一眼。正事談完了,該談私情了。莫心藍慢慢的閉上眼睛。
  陸景湊過去輕輕的吻著她精致無瑕的臉龐,然后吻住她嫣紅的嘴唇。一只手撩起莫心藍長裙,輕柔的撫摸著她修-長如柱的大-腿,那里的肌-膚雪-嫩嬌美,彈軟水潤,“心藍,我要檢查一下你這段時間變瘦了沒有。”
  “我哪里瘦了?”莫心藍被陸景抱到懷里,仰頭回應著陸景的熱吻,越發挺的連衣裙下一對完美的恩物飽-滿渾-圓,曲線無比誘-人。莫心藍感覺陸景帶著魔力的手已經摸到了她的酥-胸、雪-臀上,揉捏得她的心魂都要溢出來。
  “好了,晚上還有大使館的酒宴啊。”莫心藍雖然舍不得推開陸景,但是仍是清醒的說道。她要是一下午不見,晚上就變得神采奕奕,傻子都知道她是來漢城會情郎的。那她丟臉就丟大了。
  陸景終究會考慮莫心藍的感受,微笑道:“那晚上繼續檢查?”
  莫心藍坐了起來,抱著陸景的脖子嫵媚的眨眨眼睛,道:“好啊。我還想檢查一下你身上有沒有牙印呢!問題是你有空嗎?”
  陸景先是一愣,繼而感覺血液要燃燒了一般。“互相檢查”的要求他能拒絕嗎?這個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