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868 我喝過了

周一下午,景華漢城大廈三樓可容納100人的大會議室里座無虛席。前來參加景華與現代半導體TFT液晶技術轉讓的記者都在座位上小聲交談。其中,有不少來自中國的面孔。
  “老孫,人不少啊!”電子世界日報的記者鄭英朗感嘆道,“景華這次總算是拿下來了,反反復復,我們這些旁邊的人看著都難受。”
  IT周刊的資深記者孫陽平手拿速寫稿,笑道:“是啊,人不少。從國內飛過來就兩三個小時,好多報社都是臨時派人過來。有綜合性的報社直接讓在漢城報道世界杯的體育記者先過來客串了。景華拿下液晶技術,后面的技術布局就打開了。”
  鄭英朗微笑道:“那還要看他們能不能消化現代半導體手中第四代TFT液晶技術啊。據說要研發到第五代的技術,要投入10億美元,這都快抵得上景華去年的利潤了。我倒是奇怪景華怎么下這么大的決心來投入研發。如果只取得專利授權,怕是花不了這么多資金。”
  孫陽平笑著搖搖頭,“所以只有一個景華嘛!景華對研發的重視程度可以作為國內行業的標準了。還沒有哪家電子企業能投入這大的研發力度。每次去江州看到景華科技園那么大的地方,就覺得心曠神怡。”
  鄭英朗就笑,“可惜你老孫不是做技術的料子啊,否則也可以去參加景華的招聘。據說,今年國內高校電子專業的碩士生和博士生都到景華面試過。呵呵,這在行業里的認同度真是高啊。”
  說到最后。鄭英朗又有一些感嘆。作為電子世界日報的資深記者,他很清楚景華的薪資水平平均要高出國內電子行業的三成。更不要說那些頂尖技術人才的薪資。拿到景華的期權鼓勵之后,那更是身價百萬不是夢。難怪國內的電子人才都趨之若附。
  就在孫陽平和鄭英朗閑聊著的時候。會場主席臺上鄭夢先的助理樸弘基也在小聲的和鄭中杰說話。他是代表現代集團來出席這次簽字儀式。
  “呃——,鄭總,陸先生和丁助理今天不會來出席這個簽字儀式?”樸弘基看了看時間,好奇的問道。
  鄭中杰在三星物產和索尼工作過,精通韓語日語,聽到樸弘基這么問,當即用韓語笑著回答道:“景少和丁助理這兩天給自己放假了,不會來參加這個簽字儀式。”
  樸弘基略有些失望的哦了一聲,沒說什么。
  …
  …
  一輛粉色的現代汽車在漢城市區的環線上疾馳。正在駕駛座上開車的神情興奮。她還是第一次駕駛屬于她自己的汽車。
  謝綺煙扶著眼鏡道:“慧喬。你朋友家里快到了吧?”
  李慧喬手指著一個路牌,盈盈笑道:“謝姐,快了,還有十幾分鐘。哦,謝姐,清姐不是說這幾天要我帶路領著陸少一行人一起在漢城里游玩幾天嗎?”
  謝綺煙掩嘴咯咯笑道:“我們在那兒多礙眼。陸景他巴不得我們離得遠遠的,再說他精通韓語,要我們跟著干什么啊。”
  李慧喬嫣然一笑,想起她聽到過的一些傳聞。好像清姐和陸景guānxì很好。恩。很好的那種。這么想著,她的思路收了回來,問道,“謝姐。你覺得我那位朋友鄭芝荷還有希望走上歌手這條路嗎?”
  謝綺煙笑著道:“也不一定要當歌手,我們天辰娛樂還經營影視啊。公司準備在韓國設立分公司,拍攝韓劇。你朋友可以去試試。呵呵。你這位未來紅星幫忙說話,公司總要給點面子。”
  李慧喬不好意思的笑一笑。道:“鄭芝荷成績不好,估計被優秀大學錄取的概率很小。所以我想幫她爭取一下。”
  謝綺煙笑著點頭。李慧喬的瑰美并不輸給公司另一位當紅歌星,李逸落。不過李逸落性格是挺好的,但是美的太空靈、純凈。她和李逸落guānxì一般,反倒和后加入公司的李慧喬guānxì極好。
  …
  …
  周一簽約的事情,陸景都交給了鄭中杰處理。他則是陪著的丁靈、李慕清、吳璇在漢城里游玩。也沒去那些著名的景點,就是在漢城里休閑購物。
  晚上時分,從外面回到漢城新羅酒店的房間里,陸景手里拎著大包小包往沙發上一丟,叫苦道:“噢,累死我了,再也不陪你們逛街了,太折騰人了。”
  吳璇正扶著墻壁彎腰脫高跟鞋,輕笑著道:“昨天一下午加上一晚上也沒見你喊累啊,今天就一天就受不了啊?可見是你的心態有問題。”
  丁靈白-皙的臉蛋頓時緋紅,借口洗手,逃跑似的去了衛生間。
  李慕清笑著看著丁靈被白襯衣,牛仔褲勾勒出的窈窕豐盈背影,魅惑的電眼嫵媚的看著陸景,大有深意的一笑。
  陸景尷尬的揉揉鼻子,道:“哦,我想起來還有封郵件沒處理。現在去處理一下。”
  李慕清掩嘴嬌笑,聲音動聽。
  吳璇靈秀明麗的臉蛋微微一紅,她剛才說漏嘴了。她和丁靈昨天下午、晚上與陸景在酒店里抵死纏-綿,根本沒出去逛街。
  漢城新羅酒店的這間豪華套房只有客廳和臥室,陸景在臥室的窗前,懶洋洋的坐在沙發上,拿著手機登錄上景華的郵件系統,慢慢的翻看。他也不算騙李慕清,是真有事情要處理。
  景華和韓國SK電訊正在接觸。除了定制機、彩鈴業務的合作,SK電訊的會長宋泰民還表示出對搭建TD-SCDMA商用網絡的興趣。明天香港PLU電訊和信產部組成的聯合商業談判團隊將會抵達漢城,與SK電訊洽談這方面的事宜。
  正用手機回復著簡短的信息,李慕清輕盈的走進來。挨著陸景坐下,歪著頭靠在陸景肩膀上。看著他回復郵件,詫異的道:“什么時候景華的手機可以回復郵件了?”
  “我這只手機是試驗品。”陸景笑著道。李慕清身上優雅的香水味和她的幽香撲鼻而來。綿軟而充滿彈性的身子緊挨著他。十分舒服。
  李慕清在陸景耳邊呵氣如蘭的道:“你昨天把吳璇和小靈怎么樣了?吳璇剛才可是說漏嘴了呢。”
  想起昨天下午吳璇和小靈在浴缸里迎合著他沖擊時的嬌媚,陸景心里一熱,將李慕清抱著懷里,腆著臉笑道:“今天晚上你要不要一起試試?”
  “你想的美啊!”李慕清丟了給白眼給陸景,雙手捂著羞紅的臉蛋,小聲道:“你們玩的真瘋狂。”她只是性格火辣,在那事上可是很保守的。
  陸景嘿嘿一笑,正要誘-惑下這個火辣的電眼美人時,門鈴聲突然響起。
  李慕清嬌笑著伸手點了點陸景的額頭。道:“喂,不是你那位相好的煙處長來找你吧?”公司方面沒人會這個時候來找陸景,多半會先打diànhuà。突然拜訪的,只能是那位嘴唇略大、瓊鼻高挺風姿獨特的煙處長了。
  陸景輕柔的吻了吻李慕清精致明艷的臉蛋,“管他是誰。我去打發他走。今天走累了吧。你坐一會。我很快就回來。”
  李慕清乖巧的點點頭。
  令陸景意外的是,站在他門口按門鈴的居然是鄭夢先的助理樸弘基,“咦,樸助理,你找我有事情?”
  樸弘基微微躬身。歉然的道:“陸先生,很抱歉這么晚還來冒昧的打擾你,我有件事情想要和你談談。”
  陸景順手帶上門,打了個手勢。道:“去咖啡廳里談吧。”
  晚飯后不久,七八點的樣子,漢城新羅酒店裝置的富麗堂皇的咖啡廳里人很少。輕柔的音樂慢慢的流淌著。臨窗的座位處,陸景手指輕敲著桌面。“樸助理,你有話可以說了。”
  樸弘基抿了抿嘴。說出早就想好的一番話,“陸先生,鄭會長這兩天在和鄭世勇、鄭孟魁見面。他可能有意支持鄭世勇、鄭孟魁父子重返現代汽車集團。我想請陸先生勸一勸鄭會長。”
  陸景愕然。這那里是鄭夢先的心腹應該說的話。鄭夢先和鄭夢久不對付,圖謀現代汽車集團是理所當然的事情。當即,陸景沉默了。
  樸弘基卻是雙手握著咖啡杯,忙解釋道:“陸先生,你誤會我的意思了。我是想請陸先生勸鄭會長放棄經營現代峨山集團的金剛山旅游項目。由于這個項目年年虧損過億,并且看不到前景,這讓現代集團上下對鄭會長很不滿,人心大失。”
  “哦?樸助理怎么會想到由我來出面。這是鄭會長的家事吧?”陸景饒有興趣的看了樸弘基一眼,慢悠悠的拿起潔白的咖啡杯喝了一口。
  樸弘基臉上露出激動的神色,期盼的道:“看來陸先生對那段往事很了解。不錯,這確實算是鄭會長的家事。鄭會長秉承他父親的遺志,一直在努力經營現代峨山集團的金剛山旅游項目。鄭會長對已經故去的老會長十分忠誠。本來,他絕不可能不遵循父親的遺囑。但是,現在我想鄭會長經歷了這么多事情,心里已經發生了一些變化。他正在和鄭世勇、鄭孟魁見面就是證明。當年老會長將現代汽車集團劃分給鄭夢久,鄭會長現在卻在試圖將鄭夢久趕出現代汽車集團。這和老會長的意志是相違背的。”
  陸景輕輕的點了點頭,明白樸弘基要表達的意思。
  鄭夢先就算他固守原則,遵從父親的意志,不染指現代汽車集團,但他經歷世情冷暖,由現代集團的絕境到現在執掌現代商船,擁有重新振興現代集團的一線希望,心里歷程可想而知。
  鄭夢先支持他叔叔一系在現代汽車集團奪權,可見他并非不知道變通的人。遵循父親意志的同時,會做出對他有利的選擇。而現代峨山集團年年虧損過億,導致他人心盡失。他現在未必就不yuànyì暫停代峨山集團的金剛山旅游項目。
  所以,這才有了樸弘基過來請自己的勸說鄭夢先。
  陸景微微一笑,“樸助理還沒有回答我的問題。為什么是我來勸說鄭會長,要知道,這很有可能會使得我和鄭會長的guānxì惡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