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86 圈地

陸景在酒店里面吃過早飯,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去公司打個轉。李大青去京城旅游一周,按理說10號就應該回了江州,不過這兩天是周末,他應該在休息。明天周一打電話給他比較合適。畢竟他和李大青只是一面之交,打擾別人的周末時間不合適。即使李大青在加班,他打電話過去也不合適。
  陸景正要離開自己的辦公室去機場,馬飛面帶笑容,快步走進過來,“景少,江州大學的金助理打電話過來說,入學通知書辦好了。問你是直接由寄往學生本人收取,還是由你代為轉交。”
  “呵呵,這是個好消息。我去拿吧,正好我今天要回京城。”陸景心里想著這個金助理也是個有心人。他肯定是看到關寧的資料是個女孩,再想到自己的年齡,所以特意有這么一問。
  否則,按照慣例通知書應該是直接寄送到四中,然后由所在的班主任轉交。
  馬飛解釋道:“景少,昨天晚上你請客吃宵夜,我正好回去休息,沒趕上。”
  陸景笑著拍拍他的肩膀:“不要多想,我臨時在辦公室多坐了一會,請大家吃個宵夜而已。這段時間大家都很辛苦,我是知道的。不要有壓力,好好做事。”
  馬飛心里的放下一塊石頭,今天早上來辦公室,就聽說昨晚景少請在公司加班的二十幾個人聚餐,讓他有些擔心給景少留下一個不努力工作的印象。
  陸景笑了笑,與馬飛一邊閑聊一邊走出自己的辦公室。
  ….
  陸景到大哥家里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八點。大哥的書房內有著淡淡的煙草氣息,陸江笑道:“葉成和剛走。坐吧。”
  葉成和是大哥的死黨,在公安部里面任職。
  陸景笑著坐下,然后給大哥遞煙,“我剛才從家里過來,在家吃的晚飯。爸在家里聽黃河大合唱。媽陪著他。”
  陸江點著煙,然后把火機丟給陸景,笑道:“這樣好。儒家的養生之法都是很好,那些大儒一個個都是長壽。爸深受儒家文化影響,沒有瑣事煩心,身體情況至少能保證現在這樣的狀況不惡化。”
  陸景點點頭,也點著煙。
  “王叔給我打電話了,說你這幾天在江州做了不少事情,很干練,很有能力,大獲成功指日可待。”
  陸景笑道:“王叔叔說的夸張了。我過兩天還要去江州,一攤子事才剛剛鋪開。哥,爸的事情是怎么回事?”
  陸江點了點煙灰,很平淡的道:“秦老、衛老和幾個老同志說話了,說有些人搞內斗是行家里手,上了戰場就不頂用。所以爸暫時在軍隊里面的職務還掛著,等明年換屆的時候再討論。
  我九月份會去蘇江省蘇城市任職。過幾天就會公示。”
  陸景皺眉道:“蘇城市委書記也是正廳。哥,那你不是沒有升半格。”
  陸江笑著搖頭,“你呀,正廳到副省是多么大的一個坎,多少干部都邁不過去,你還指望著我下放就提一級?曾委員的面子要給嘛,我這次雖然沒沾上于毅的事情,但是下去就升官,他會有想法的。
  況且蘇城的市委書記有過進入蘇江省委常委的先例。”
  陸江點點頭,明白大哥的意思。蘇城市委書記干上一屆,會有極大的可能進入蘇江省省委常委會,那時候級別調整為副省也就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不過老頭子退下來的安排讓他有些不舒服,抱怨道:“江南系怎么是推韓書記上去,我以為老頭子會推沈叔叔,或者王書記上去呢。韓書記一向是和楊書記走的比較近的。哥,楊書記的侄兒和你可是派系內的競爭對手,不能給對手增加籌碼。”
  陸江吸著煙道:“爸還沒有表態,這只是一個初步方案。爸在軍隊內的職務不卸下來,沈叔叔上不去。王書記的資歷不足,想要競爭局委的位置有些困難。估計競爭不過學院派的杜正鵬,上面不會同意推他出去競爭。”
  兩人口中的王書記就是王燦的父親,瓊南省省委書記。他曾在宋叔叔手下任職,腦門上頂著一個大大的“宋”字,而宋叔叔一向和老頭子走得很近。
  瓊南省在共和國的政治版圖中歷來地位不高,所以大哥才會說資歷不足。
  陸景想了想,說道:“哥,你覺得莫培明這個人怎么樣?”
  陸江看了幼弟一眼,“怎么,你對他有看法?”
  陸景點頭道:“是的。莫家前段時間在商場打壓我開辦的怡家超市。我對他們沒有什么好感。我前幾天關注到遼東省的省委書記不是病倒了嗎?把王書記調去遼東,爭一爭這個位置,怎么樣?
  王書記去了遼東,讓他把莫培明壓在副省的位置上,不能讓他們家幫劉家‘捅了老頭子一刀’,還能過的安安穩穩。”
  對付像莫家這樣的官商資本,只要把它的頭面人物莫培明打下去就等于是挖了它的根,會讓它感到深入骨髓的痛。
  如果王書記最后能運作到遼東去任職,那么就代表著莫家在仕途上將會遭受重大挫折。至少三五年間,莫培明沒有上升的希望。
  莫培明有五十多歲了,只要壓了這三、五的時間,他的仕途基本上就這樣了。
  有些事情大家心照不宣。
  陸江笑了笑,沒有說話,好一會兒,才慢慢道:“你這個想法是好的,但是以我了解的情況來看,這個想法在派系內協調都有可能會存在一定的問題,未必能通過。遼東的位置好,大家都想去啊。”
  陸景嘿嘿一笑,說道:“哥,必要的時候,可以把你在蘇江省的位置讓出來。
  你的時間還有大把,在基層耽擱幾年都可以接受,但是如果上面沒人,出現了斷層,到時候你可能就會卡在半中間,那時候才是最要命的。”
  陸景說著,比劃了一個手勢,說得陸江一笑。陸景繼續道:“老頭子軍隊的職位,我建議還是卸任,讓沈叔叔上去。要退就完全退下來,這樣才光明磊落。遮遮掩掩的也沒什么意思。
  我們不爭老頭子這幾年的時間,我們需要著眼于未來。未來就在你身上。”
  陸江點點頭,閉著眼睛很慎重的思考。漫長的思考過后,他睜開眼睛道:“小景,你對未來局勢的判斷似乎很悲觀?”
  陸景看著大哥清秀的面容,不知道該怎么說。在記憶里面,首長明年四月份會去世。老頭子如果不退下來,四年后會因病去世。江南系在明年舉行的十五大上面會受到全面的壓制,核心位置只剩一人,而且是楊書記上位,日后江南系的接班人是他的侄兒。局委的位置會被壓縮至三人。何伯伯會在這次風波中退下,而宋叔叔也會在五年后的十六大上退下去。
  局勢十分嚴峻,特別是對于大哥來說,六年之后宋叔叔退下去,來自上層建筑的支持將會全部斷掉。作為政治上曾經的競爭對手,指望楊家叔侄提攜大哥,那無異于是癡人說夢。
  所以陸景想法的立足點就是要用老頭子退下來的籌碼換取自己人上去。要那種真正的自己人而不是所謂的同一派系內的人。
  從做兒子的角度,自然希望老頭子長命百歲,這是人子之心。從政治角度講,只要老頭子還活著,作為派系元老,他的影響力足以影響到江南系內的一批干部。不至于讓大哥像前世那樣出現上面沒有人為他說話的情況。
  老頭子退下來的作用比在位置上的作用要大。
  陸景想了想,組織自己的語言:“哥,我認為形勢會很嚴峻。”說著,他伸出右手一根指頭,在空中用力的一頓,接著又伸出三根指頭,“這是我認為這一屆江南系能保住的核心位置和局委的數目。舒爺爺這一屆肯定是要退了。郭爺爺年齡卡在中間,可退可不退。
  江南派系內夠資格爭核心位置的也就是楊書記一人。他無論是資歷還是年齡,身體狀況都是派系內的最佳人選。如果江南系要爭核心位置,肯定是推楊書記出去競爭。
  何伯伯年齡到線,這一屆肯定也是要退了。齊委員在兩可之間。
  但是,如果萬一首長在明年有不忍言之事,而沒能等到明年九月。形勢就會變得非常糟糕。郭爺爺和齊委員的事恐怕就懸了。
  在日后江南系受到全面壓制的情況下,想要爭位置就要付出極大的代價才可以。
  所以,我建議老頭子完全退下來,把沈叔叔推上去,為王書記鋪好路,你也要下地方。不要留任何的變數,我們要提前做好準備。政治上的事情,只要領先這一步,你在接下來十年的中都會出于一個很有利的地位。”
  陸江笑了笑,仰著頭思考了很久,又反復的打量了一會陸景,溫和的笑道:“小景,看來我還是小瞧你了。你的想法我會和爸提一下的,看來以后我和爸閑聊有必要叫上你了。”
  陸景嘿嘿一笑,抽著煙。大哥這是認可了他的想法。他心里長出了一口氣,只要大哥和老頭子接受他的建議,接下來針對江南系的疾風驟雨中,陸家就不會出現大問題。
  現今的局勢很詭異,很多人都有準備,但是沒有人能有陸景看得這么清楚,因為他很清楚接下來的政治走勢。
  歷來六中全會都是為來年的黨代會做人事布局。這兩個月有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味道了。各派系蠢蠢欲動。學院派試圖擴展影響力,與江南系爭奪空出來的局委位置,靠近豫北派系的劉家正在極力打壓陸家的政治力量。
  豫北派系的領袖他又是怎么想的呢?其他派系呢?
  劉家在上一次與陸家的較量中損失了一名嫡系子弟,一個副部層次的干部,而大哥陸江毫發無損。這一次呢?
  如果他們看不到老頭子退下來是以退為進,針對此后五到十年間的長遠人事布局,那么日后對付他們就要節省不少力氣。
  劉家的頭面人物八成會以為這是江南系內部主動換血。老頭子退,韓書記和沈叔叔上。這是一次正常的人事交替。
  老頭子的身體狀況和病退的理由也確實太讓人信服了。同級別的干部中,他的身體是最差的。這早不是秘密。
  不管是什么原因讓老頭子退下來,對劉家而言都是一次勝利。更何況,他們確確實實對老頭子的退休起了推動作用。
  為了其自身政治力量的凝聚力,他們會怎么說,不問可知。
  政治歷來都是諱莫如深,偶然中有著必然,真實的表面現象下有著更深層次的原因。
  希望有些人不要太天真。
  兄弟倆又聊了這段時間云波詭秘的政治動向,直到半夜陸景才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