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867 拿材料

就在韓日世界杯即將開幕的前夕,隨著三星集團的丑-聞案進一步發酵,現代汽車集團也被卷入其中。
  韓國的媒體信誓旦旦的表示,韓國檢方已經掌握了切實的證據:現代集團的會長鄭夢久私設并侵吞秘密資金1000多億韓元,給現代汽車集團及其子公司帶來4000多億韓元的損失,違反了韓國特種經濟犯罪法。
  至于,私設秘密資金是用來做什么用的,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六月初,漢城的氣溫逐步升高。陸景推開萬麗酒店的玻璃旋轉門,夏風裹著小雨迎面撲過來。陸景坐到車里,笑道:“這雨下得真是時候。”
  穿著白色清純繡花a字裙的丁靈笑了起來,聲音溫潤的道:“韓亞銀行的副行長姜正秀打來電話要求和你見面,你見他嗎?”
  “見他干嘛?”陸景笑著擺擺手,拍拍前面的車椅,示意趙姿開車。這幾天韓國檢方對現代集團的調查進展很順利。據說鄭夢久的兒子,現代汽車集團的董事鄭一玄也被涉及。姜正秀要見自己的目的,可想而知。大概,他們也沒想到自己的反擊會來的如此之猛烈吧!根本就不是“一合之將”。
  在國家機器面前,自己以有心算無心,再加上前世的一些模糊印象,鄭夢久要是能抵擋得自己的反擊那才叫奇怪了。
  丁靈歪著頭,可人的微笑道:“恩,我也覺得不用見他。”
  陸景微微一笑,摸了摸丁靈甜美白-皙的臉蛋。汽車緩緩的發動。前往漢城jw東大門廣場萬豪酒店。
  今天中午鄭夢久在萬豪酒店宴請他和韓國最大的電信運營商sk電訊的會長宋泰民一行。
  奔馳轎車在景華漢城大廈門前和等候多時的景華海外運營部總經理鄭中杰、景華韓國分公司總經理郁浩寧的車隊匯合后,向萬豪酒店駛去。
  景華運營部總監程建楓已經離開韓國。前往歐洲和董家的aer集團洽談開拓歐洲手機市場的事宜。景華收購現代半導體tft液晶業務的事宜,由陸景在漢城主持。
  這筆交易在5月27日被韓國政府叫停。現在隨著現代汽車集團卷入私設秘密基金的案子,已經在通商交涉本部內通過。明天周一就會正式的完成審批手續,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最終合同也會隨之在簽約儀式上簽訂。
  萬豪酒店華貴而不失格調的餐廳包廂里,鄭夢先風度儒雅的迎著陸景進來。這個動作多少暴露了他這段時間興奮的心情。
  寒暄幾句后,鄭夢先就給陸景一行人介紹sk電訊的會長宋泰民。宋泰民是一名身材魁梧,容貌普通的老者,微笑著和陸景握手。他一共帶了三名助手過來,兩男一女。
  一行人相互客套了幾句后,嫻熟的按照商務交際的準則笑談。大家都心知肚明。具體的事宜要在等會飯后的非正式會談上談。現在吃飯,只是一個相互見面熟悉的過程。
  韓國的移動運營商主要是sk電訊、ktf、l三家。為了防止壟斷,韓國電信主管部門規定,三家電信運營商的用戶占有比例必須維持在一個固定比值,大體為5∶3∶2。因此,在用戶規模基本確定的前提下,努力提升用戶的arpu值就成為必然之選。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sk電訊剛剛在1月份將第三代多媒體移動通信cdma2000-1x-ev-do投入使用。
  “景華和sk電訊的合作不僅僅限于在手機定制業務上,我們旗下有一家手機鈴聲、彩鈴下載的網站可以和sk電訊嘗試著合作彩鈴業務。”飯后。在酒店頂層的行政走廊里,陸景拿著一杯清茶,悠然的說道。
  宋泰民心里吃了一驚,移動增值業務一向是sk電訊所追求的重點。彩鈴業務正式他們醞釀的想法之一。沒想到在中國,已經有了這么一家音樂網站。
  “陸先生,不知道能不能詳細的介紹下你說的時代音樂網站?”宋泰民好奇的說道。他現在自然不可能應承什么。商務談判歷來都是慢慢的談。第一次接觸就有實質性進展的不多。
  “丁助理,你來介紹下吧!”陸景一本正經的對丁靈說道。
  丁靈心里覺得好笑。仍是按照他的吩咐,打開面前的文件開始介紹起來。
  第一次和sk電訊的接觸還算順利。接下來的談判自然是由鄭中杰、郁浩寧來跟進。彩鈴合作的業務。將會由flying6music音樂網站派人過來詳談。
  商務會談完畢后,鄭夢先帶著助手樸弘基送陸景一行和宋泰民一行。他牽線搭橋的任務算是圓滿完成。
  一行人浩浩蕩蕩的從vip電梯出來,轉向酒店一樓的大門。這時,金碧輝煌的大廳里迎面走來五六個人,為首的一人是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
  鄭夢先的臉色頓時變得很不自然。樸弘基眼神微微一斂,卻是低下頭,準備當沒看見老者一行人。
  宋泰民等人都是一愣,繼而聽了下來,臉上浮起熱情的微笑。宋泰民走前半步道:“鄭會長,沒想到在這兒遇到你,幸會。”
  宋泰民口中的鄭會長一臉木然的和宋泰民握手,眼神掃了一圈陸景、鄭夢先幾人,慢慢的道:“宋會長,你們在談合作?”
  “是的。和景華手機談合作。”宋泰民對鄭氏兄弟的恩怨很清楚,他沒有參合進去的想法,把話說的很明白。
  鄭會長點點頭,視線從鄭夢先儒雅的臉上滑過,帶著不屑的微微頷首,算是打了一個招呼,然后看向一臉平靜之色的陸景。
  鄭會長身邊的一名嘴上留著兩撇小胡子的中年人客氣的開口道:“陸先生,你好。這是我們現代汽車集團的鄭夢久會長。”
  陸景自然知道眼前看起來頗有些威嚴的老者是鄭夢久。聽著鄭夢久身邊人的話,陸景并未有做任何的回應。而是淡淡的打量了鄭夢久一會。
  鄭夢久頭發花白,眼神漠然。臉上頗有滄桑之色,嘴角的魚尾紋讓他看起來有些冷酷無情。
  中國的文化經典中面相一說雖然有些飄渺,但也頗有玄妙之處。鄭夢久的面相就和他所作的事情很吻合。
  現代汽車的前會長是他的叔叔鄭世勇。鄭夢久進入現代汽車工作時,得到了鄭世勇的大力扶持。1999年,大權在握的鄭夢久將鄭世永及其兒子鄭夢奎逐出了現代汽車,徹底接管了現代汽車集團。
  由于長嗣的關系,許多人開始稱呼鄭夢久為小現代集團董事長。他也因此開始圖謀現代集團董事長的位置。趁著,鄭夢先出差中國、日本的時機,解除了鄭夢先親信的職務。挑起現代集團的“王子內亂”。
  對這么一個人。陸景很缺乏好感。人活著,除了追求權力、金錢,還有一些其他的東西不能錯過,比如:家人的親情。
  陸景不回應,氣氛有些冷場。助理們都在眼神交流。
  這時,鄭夢久突然的說道:“陸先生,你好!萬豪酒店的咖啡很不錯,你有喝過嗎?”
  陸景淡然的道:“我喝過了。”勝券在握,他根本就沒有和鄭夢久和解的意思。
  鄭夢久仿佛明白了什么。點點頭,就這么帶著他的助手錯身而過。
  一行人走進vip電梯里,一名相貌秀美的少-婦小聲抱怨道:“真是太狂妄了,居然拒絕會長的邀請。”她知道。剛才的見面,其實是鄭會長可以安排的。
  “李助理…”有人制止少-婦的抱怨。他們這些鄭會長身邊的核心參謀人員,自然明白現代汽車集團目前遭遇的困境絕對和剛才那個青年脫不了關系。但有些話說出來徒惹會長不快。
  果然,鄭夢久微微皺眉。不悅的看了秀美的少-婦一眼。
  少-婦立即嚇得噤若寒蟬。
  酒店一樓的大廳里,宋泰民一行人并不知道陸景為什么拒絕鄭夢久的邀請。要知道來韓國投資的話。如果有韓國第二財閥的幫助,很多事情,事半功倍。不過,想想,陸景和鄭夢先的關系倒也就釋然。
  等宋泰民一行人先行離開后,鄭夢先微笑著建議道:“陸先生,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最終收購協議明天就可以簽訂。你要不要舉行一個慶祝酒會?我在漢城江南區有一間不錯的別墅,可以用來舉辦酒會。”
  陸景看了一眼空中的小雨,大有深意的笑道:“鄭會長覺得有必要?”
  鄭夢先坦然的笑道:“恩,我想介紹一位朋友和你認識。”
  陸景略一沉吟,道:“行啊,就定在周四吧。麻煩鄭會長了。我準備周五離開漢城。”
  鄭夢先心里大喜,臉上卻是微微一笑,謙和的道:“陸先生太客氣。不會很麻煩。我回頭讓弘基和丁小姐聯系。”
  …
  回酒店的路上,丁靈奇怪的問道,“陸景,鄭會長怎么想要幫我們舉辦酒會啊?”
  陸景對鄭夢先的心思有些了解,推測道:“他應該是想拉我對付鄭夢久。”
  “啊…”丁靈略微有些吃驚,“我們不是不打算介入這些事情的嗎?”
  陸景看著丁靈溫潤的眼眸,笑道:“你沒發現,有鄭夢先的幫助,我們在韓國做事情很順利嗎?當然,我是不可能介入到他們的內斗中,最多提供一些資金上的幫助罷了。”
  他答應鄭夢先舉辦酒會時,就把事情的應對方式考慮周全了。
  “哦,那就好。韓國的市場這么小,容納他們本國的企業都有限,那里還有我們的份。我還擔心…”丁靈輕拍著胸口,笑著說道。
  “你還擔心什么?居然敢把我想得那么弱智,待會我可是要懲罰你的。”陸景調笑著摸了摸丁靈a字裙下渾圓的大-腿。
  丁靈俏臉一紅,先看看聚精會神開車的趙姿,然后嬌嗔的瞪了陸景一眼。(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