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6)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6)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6)     

重生之世家子弟866 幕后黑手

“會長…”陸景走后,樸弘基走進現代峨山集團的董事長辦公室里,充滿擔憂的喊了一句。
  如果,和華聯運撤回在現代商船中對鄭會長的支持,那么對已經瀕臨絕境的現代集團而言,無異于是打回原形,離死不遠。
  辦公室里,鄭夢先正背著手在窗戶前看著窗外的風景,暮春之際,白云悠悠。聽到樸弘基的喊聲,鄭夢先轉過身,心情不錯的擺擺手,道:“沒事了。陸先生不會撤回對我的支持。他讓我幫他辦一件事情,聯絡一下國內的移動運營商。”
  樸弘基心中不禁一喜,滿臉笑容的道:“那是在太好了。太好了…”
  看到助手興奮的無以復加,無法用言語來表達,鄭夢先心里嘆了口氣,從門庭若市到慘淡經營,再到如今曙光微現,他確實對這些忠心耿耿的手下不起。
  鄭夢先感慨的微笑道:“弘基,我舉得我和陸先生一類人。我們都很重視承諾。這比白紙黑字寫在合同上的條款更可靠。我想他不會撤回對我的支持,除非是我自己將現代商船帶入了死路。聯絡國內移動運營商的事情我們得抓緊時間去辦。你覺得聯絡sk電訊怎么樣?”
  樸弘基很久沒有在鄭夢先身上看到這種活力實現的表現,心里振奮不已,但聽到鄭夢先這句話卻是愣了愣,猶豫的道:“會長,我們和第一大運營商sk電訊沒什么聯絡。”
  景華公司的情況,他們這段時間也收集到了一些資料,是他們國內的第一手機廠商。要求鄭會長幫忙牽線搭橋實屬正常要求。
  鄭夢先走回到座位上。輕聲道:“這樣才能體現我的誠意啊。”
  樸弘基就點點頭,道:“會長。我會辦好的。”說著,又試探的問道:“會長。現代汽車鄭夢久的事情你和陸先生說了?”
  “說了。陸先生問起幕后黑手,我將我的推測告訴他了。”鄭夢先心情復雜的嘆口氣說道。他現在和往日最大的競爭對手鄭夢久根本不能相提并論。往事如煙。
  樸弘基心里暗喜。作為鄭夢先的心腹之人,他對鄭夢久相當不滿。要是陸先生能讓那個混賬吃虧,他一定要去大醉一場。
  陸先生作為景華的實際所有者,從景華這些天的表現來看,其資本雄厚。陸先生未必就沒有實力教訓鄭夢久。
  鄭夢先看了樸弘基一眼,搖搖頭,沒說什么。
  樸弘基心里怎么想的,他能不知道?當年。他和鄭夢久兩系的人馬在現代集團內部斗爭的非常兇。心里有怨念那是理所當然的事情。更何況,現代汽車屢次拒絕挽救現代集團,他手下一幫人心里只怕更加的痛恨鄭夢久。
  …
  …
  漢城江南區的一棟高級公寓里,松阪士夫正笑著招待前來拜訪他的羅映浩。昨天晚上,他就得到消息,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交易將會被韓國政府阻止。雖然最終還是會同意這筆交易,但這足以讓他郁悶的心情稍好。
  “松阪先生,你這間公寓布置的很合理啊。”羅映浩手里拿著酒杯打量著松阪士夫這間兩室一廳的商務公寓,微笑著說道。
  他前些天從建業回漢城休假。沒想到聽到景華并購失敗這樣一個好消息。正好昨晚給松阪士夫打電話時,松阪士夫還在漢城,今天上午就過來拜訪松阪士夫。
  “多謝羅助理的夸獎。”松阪士夫坐在沙發上喝酒,淡淡的笑說道。索尼報價5億美元。實則在暗中收購現代半導體的行為被曝光,他也沒什么不好意思的。因為,羅映浩同樣在他面前耍了花槍。三星報價4億美元。同樣是在暗中收購現代半導體。不過是三星技高一籌罷了。
  只是,索尼收購失敗讓他重返電子領域的想法破滅。這讓他心里很不痛快。
  “羅助理。三星既然同意將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轉讓給景華,怎么又突然叫停了這筆交易。”松阪士夫好奇的問道。
  他以為是三星在懲戒景華。三星集團的旗艦企業就是三星電子。三星電子在中國沒少被陸景“欺負”。現在到韓國的地頭上,三星電子一些人恐怕還是有些想法的。
  羅映浩笑著搖頭,“根本就不管我們三星的事情。是現代汽車集團那個老家伙出手了。嘿,景華那小子這次要被弄得灰頭灰臉了。現代汽車集團可是我們韓國的第二大財團。”
  松阪士夫聽的一愣,繼而奇怪的問道,“陸景什么時候得罪了鄭夢久先生?”
  “嘿嘿,陸景那小子不知道天高地厚,跑到韓國來投資現代商船,支持現代集團的鄭夢先重返現代商船。這可是得罪了政府里一些人。鄭夢久和鄭夢先兄弟倆的矛盾深著。鄭夢久又怎么會樂意看到鄭夢先找到幫手。”羅映浩漫不經意的喝著酒說道。
  松阪士夫微微沉吟,他想到另外一件事。現代商船是遠洋運輸企業。陸景突然投資到遠洋運輸行業是準備干什么?
  就他所知,景華公司的海外業務并不沒有涉及到遠洋運輸。幾乎在一瞬間,松阪士夫就想到了和華公司在澳洲開工的鐵礦石開采項目。
  羅映浩見松阪士夫沉吟著,笑道:“松阪先生,你不用擔心,鄭夢久財力雄厚、人脈廣闊,陸景這次吃虧是吃定了,我們看好戲就成。哦,你這次在漢城的事務還沒完嗎?”
  松阪士夫收回思緒,道:“我手頭的事情完了。負責在漢城收購一家公司。所以要多停留幾天。”說著,微笑道:“我對鄭會長的實力并不懷疑。景華公司在我們面前不過是個小孩子,他們現在得意只是沒人和他們較真罷了。我在思考要不要過兩天去漢城新羅酒店住幾天。”
  羅映浩深以為然,哈哈大笑。囂張的道:“直接打電話問候陸景一聲就可以了。就怕他不敢接我們的電話。”
  松阪士夫這話也不算吹牛。九八年三星集團的負債就有170億美元;索尼在經濟危機最嚴重的時候,市值也從來沒有低過300億美元。而索尼只是三井財團的一家企業。景華呢?價值最多是300億人民幣。還差得遠。
  笑了一會,松阪士夫道:“羅助理。三星這次似乎深陷風波之中。聽聞最近李健熙會長要辭職?”
  “我不太清楚。”羅映浩敷衍的說道。他怎么可能不清楚。李健熙會長已經決定辭職來保護三星集團的聲譽。羅映浩只是不想和松阪士夫談這個問題。
  …
  …
  煙詩凝來漢城出差快兩周的時間。她辦好焦處長交給她的事情之后,為處里掙得300萬美元,同時,收獲了為期一周的假期。當然,度假地點必須是在漢城。
  “憑什么只能漢城度假?”煙詩凝心里對陸景頗有些怨念。她很明白焦哥讓她在漢城度假的原因。萬一,陸景再有生意上門呢?
  焦興修的判斷顯然是很準確的。5月26日的上午,正在漢城江南區中心商業帶著墨鏡購物的煙詩凝接到了陸景的電話,邀請她見面詳談。
  陸景和煙詩凝約的見面的地方是漢城大學外的一家小咖啡店里。咖啡店里有兩排書櫥,滿滿的都是書。光線明亮。周日的上午時分。咖啡店里并沒有多少人。
  陸景略等了片刻,煙詩凝才施施然而來。她穿著雪白的修身t恤,精致的藍花牛仔褲,帶著墨鏡,一副休閑的打扮。只是,她身材豐腴娉婷:挺拔飽滿的酥胸,柔軟纖細的蠻腰和豐盈婀娜的臀部,這身清爽的裝扮,更能突顯她少婦嫵媚的誘惑。
  等煙詩凝坐下要了咖啡后。陸景開門見山的對煙詩凝道:“煙處長,幫我查查鄭夢久這個人。”
  煙詩凝摘下墨鏡,慢悠悠的攪拌著咖啡,似笑非笑的道:“怎么。現代汽車集團的董事長得罪你了?”
  陸景點頭,“恩,明天。景華和現代半導體價值3.5億美元的交易會被韓國政府叫停。這件事背后就是鄭夢久在主導。誰讓我不痛快,我也要讓他不痛快!”
  最后一句話。說的紈绔意味十足。
  煙詩凝散著成熟少婦的嫵媚、細膩白皙的鵝蛋臉上就露出個果然如此的表情,淡然的道:“沒問題。查到和上次一樣的程度吧?300萬美金。”
  陸景自然不會和煙詩凝討價還價。痛快的道:“成交。煙處長,三天之內,我要拿到資料。”
  韓國的財閥,少有不偷稅的,少有不參與政治獻金和賄賂的。這本就是財閥和政府糾葛不清,割舍不斷的原因。是以,陸景非常的篤定煙詩凝能拿到料。
  煙詩凝微笑道:“一天時間就夠了。”語氣傲然。
  陸景就笑了笑,沒說什么。
  同樣身形火辣的李慕清容顏精致、明艷,她的性格和她的身形一樣火辣,如同一團火。吳璇容顏氣質遜色李慕清一籌,性子則是和婉的多,更像一位都市麗人。而陸景面前這位比李慕清稍遜半籌,氣質則是冰雪傲然。
  但,越是這樣,估計她的追求者越多。她這樣不經意間流露出冷傲的氣質很容易勾起男人的征服**。
  “煙處長,還有一件事情拜托你幫我查一查。”陸景喝了一口咖啡,說道,“我想要了解下韓國政壇各黨派的力量,特別是通商交涉本部副部長金一元這個人。”
  煙詩凝剛和陸景談妥了300萬美元的交易,心情不錯,這只是小事一樁,就說道:“行,我明白了。回頭把資料給你。哦,那個金一元是叫停你項目的直接負責人吧?”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
  煙詩凝嘴角浮起一個諷刺的笑容。陸景這做派和國內的紈绔子弟們有什么區別?無非就是他跑到韓國來耍威風了。
  煙詩凝對陸景偏見是有一點的,但一般不會表現出來。焦哥把她派到漢城來配合陸景,可是讓她郁悶的很。心里不舒服看陸景自然是滿身毛病。
  只不過,陸景哪里會在乎煙詩凝對他的看法,事情談妥后就告辭離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