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65 審批不通過

接到程建楓的消息,陸景也沒有心思加班加點的處理工作了,抱著回過神來的丁靈輕聲道:“我們去客廳和李慕清、吳璇說會話,工作的事情先不過管了。”
  “怎么突然變成這樣?”吳璇聽著陸景緩緩說出的消息,頓時蹙起眉頭,不解的說道。
  “我也不太清楚。不過可以肯定的是和三星的事情無關。”陸景也是一頭霧水,坐在沙發上揉揉眉心。
  李慕清從酒吧里倒了幾杯紅酒過來放在茶幾邊,扶著陸景的肩膀,語氣輕松的說道,“我相信你能處理好的。”在她眼里,陸景就沒有過不去的“坎”。和他越是親密,越是能感覺到他的厲害,她甚至有點崇拜他。
  陸景笑了笑,不再顧忌什么,伸手溫柔的摸了摸李慕清精致無瑕的臉蛋。這個“傻女人”,盲目的信任他。
  …
  漢城江南區的一處不起眼的豪華別墅里,韓亞銀行的副行長姜正秀正恭敬的向一名頭發花白的老者匯報著情況:“金部長已經將消息轉述給現代半導體的人了。相信此刻景華的人已經收到消息。”
  老者微微點頭,聲音略有些低沉的說道:“恩,做的不錯。”
  姜正秀笑了笑,然后道:“是不是需要將情況稍稍向景華說明一下。”他說的“說明“,是點點景華的那幫人,免得在漢城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還不知道。和鄭夢先走近可不是什么好事!
  老者想了想,道:“可以,你出面點一點他們。”
  “好的。鄭會長。”
  …
  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交易即將被叫停的消息很快就暗中傳開,可以想象。假設媒體們得知到這一消息又會是如何“精彩”的表情呢?這場收購一波三折,整理起來賣點十足。
  不過。在陸景看來,一波三折并不是好事,他寧愿是一下子就收購完成。本來和何夢明約好五月中旬在江州見面,現在看來只能是奢望了。這讓陸景對一些人頗有些惱火。
  周六晚上,漢城蠶室體育場燈火通明,狂熱的粉絲們一波高過一波的聲浪響徹在體育場上空。李慧喬在蠶室體育場的第一場演唱會就取得了開門紅。
  寬敞的停車場里聽著一排排轎車,宛若玲瑯滿目的商品陳列。一輛黑色的行政級豪華奔馳里,提前退場的陸景對丁靈感嘆道:“真是狂熱啊!看來李慕清要在韓國設立分公司了。”
  丁靈多少能猜出一點陸景的心思,靠在陸景的肩膀上。輕聲道:“你是想說天辰娛樂又多了一顆搖錢樹吧?”
  陸景就笑,點了點丁靈的鼻尖,“這么聰明干嗎?”
  丁靈羞澀的一笑。景華和現代半導體的交易即將被叫停的消息讓大家心里都壓了一塊沉甸甸的石頭。只是,今晚的演唱會確實精彩,暫時也就不去想那些煩人的事情了。
  這時,陸景的手機短信聲響起。陸景看了看,又看了一眼依舊熱鬧非凡的體育場,對丁靈道:“我們先走吧。李慕清和吳璇還要等一會。小靈,你說吳璇會不會去找李慧喬要簽名?”
  丁靈咬著嘴唇想了一會。道:“璇姐要簽名的概率很大。”
  陸景笑著下車,坐到駕駛座里,開車離開蠶室體育場。
  回萬麗酒店的路上,到處可見世界杯相關的廣告和各支球隊的宣傳畫。2002年韓日世界杯將會于5月31日在漢城舉行開幕式以及首次比賽。還有一周不到的時間。漢城已經完全處在足球的海洋之中。
  當然,體育媒體報道體育新聞,財經媒體報道財經新聞。三星的丑-聞案有了進一步的實質性進展。雖說不上震驚世界。在韓國經濟界中的反響很大。已經有消息傳出,李健熙有可能在近期辭職。
  “景少。我這邊收到了一點暗示,我當面向你匯報一下。”陸景的車剛停在萬麗酒店的門口。程建楓突然打來電話說道。
  陸景詫異的道:“哦?行,你去漢城新羅酒店等我,我過一會就到。”
  坐在車后排的丁靈探過身子,扶著車椅問陸景,“有進展了?”
  “恩。程建楓說他收到一點暗示。”陸景打著方向盤調轉車頭,沉聲說道。他也有些好奇這個暗示是什么意思?
  …
  二十多分鐘后,漢城新羅酒店的豪華套房里,陸景聽著程建楓的匯報。程建楓道:“景少,韓亞銀行的副行長姜正秀你還記得吧?他透過樸永生傳話過來,說我們得罪了不該得罪的人,要注意立場。這次只是給我們一個教訓。下周一審批會被打回來,重新申報之后才會通過。”
  程建楓語氣很有些氣憤。他心里窩了一口氣。在國內,景華什么時候受過這樣的待遇。姜正秀和他背后的人完全是將景華當做面團來“揉捏”。
  陸景從身上掏出煙盒,掂了一顆煙,又遞了一支煙給程建楓,平靜的道:“你覺得姜正秀這話是什么意思?”
  樸永生自從那日被他和程建楓點破之后,和他們的關系就變得很淡。想必傳話的時候,語氣并不那么友好。
  程建楓拿出火幫陸景點上煙,又給自己點上,深深的吸了一口,壓住心里窩火的情緒,緩緩的道:“我們在韓國就只和鄭夢先做了接觸。是不是因為我們支持鄭夢先重返現代商船,讓有些人不滿了。”
  他聽陸景說過,好像韓國現任政府就對景華支持鄭夢先的舉動有些不滿。
  陸景點點頭,問道:“鄭夢先那里這兩天有沒有關于通商交涉本部副部長金一元的消息傳過來?”
  程建楓搖頭道:“還沒有。才兩天的時間,我也不好催他。”
  坐得稍微遠一點的丁靈無不擔憂的道:“我們會不會卷入到韓國的政治漩渦中去了?”
  陸景擺擺手,“沒那么夸張。老程,你幫我約一下鄭夢先,我和他見見面。”
  別看陸景此刻表現的很平靜,但是他心里也是藏了一團火。“重新申報之后才會通過”的決定看起來更像是施舍。姜正秀和他背后的人沒這個資格!
  …
  第二天上午,陸景和鄭夢先在位于漢城市中心的現代峨山集團桂洞總部大樓董事長辦公室里見面。
  鄭夢先對陸景的來訪有些惴惴不安,但是他卻無法拒絕陸景見面的要求。落座后,樸弘基泡了清茶就退了出來。
  鄭夢先有些慚愧的道:“陸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讓你受到牽連了。”景華運營部總監程建楓昨天晚上約請見面的時候,向他轉述了韓亞銀行副行長姜正秀的話。很明顯,景華是受到了他的拖累。
  陸景搖搖頭,“鄭會長,這也不能怪你。收獲朋友的同時也會收獲敵人。我想知道姜正秀背后的人是誰?”
  鄭夢先心里長舒一口氣,將這件事背后的糾葛慢慢的說了出來,“通商交涉本部副部長金一元一直是力主調查我向前任政府政治獻金的黨派成員。他對我的看法很不公正。陸先生,你應該知道,我和現代汽車、現代重工的關系都不太好。而韓亞銀行的姜正秀和現代汽車的會長鄭夢久私交很密切。我估計是由姜正秀和金一元進行溝通的。”
  這是他心里惴惴不安的原因。陸景支持他反而受到了現代汽車的打壓,這讓他羞于見陸景,并且擔心陸景因此而撤掉了在現代商船中對他的支持。
  畢竟,知道事情的真相之后,在風雨飄搖、每況日下的現代集團和蒸蒸日上、財力雄厚的現代汽車集團兩者之間如何選擇,實在太容易決定。
  陸景沉吟了一會,道:“你的意思是,這件事是現代汽車的會長鄭夢久在后面授意的?”
  鄭夢先沉默了一會,道:“我估計大致是這樣的。他不希望看到景華和我靠得太近。”有些話沒必要說的太明白,兄弟鬩墻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雖然,鄭夢先和鄭夢久關系極其惡劣,但是在陸景面前說兄弟不和的事情,自爆家丑,讓他有些難以啟齒。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沒有說話。
  現代集團當年的“王子之亂”就是掌控現代汽車的鄭夢久率先挑起的。他相信鄭夢先的判斷。
  鄭夢先見陸景沒有表態,但是也沒有要撤回對他的支持的意向。欲言又止,想了想,還是說道:“陸先生,如果你的時間不緊急的話,你可以等待政府的下一次審批。”
  陸景笑了笑,對鄭夢先的建議不置可否,而是問道:“鄭會長,景華手機遲遲在韓國沒有打開局面,不知道鄭會長和韓國有實力的移動運營商有沒有交情,我希望能夠和他們聊聊。”
  施恩不圖報乃是大忌。陸景對人情世故看的透徹。從提供三星的材料,再到現在的不追究責任,鄭夢先只怕是滿心的感激。陸景固然很欣賞鄭夢先的人品,但還是覺得這時候讓鄭夢先幫他做點事情為好。
  鄭夢先思考了一會,鄭重的道:“陸先生,這件事交給我來辦。我一定會讓你滿意。”
  陸景就笑,“行,那就拜托鄭會長了。”
  又和鄭夢先聊了幾句,陸景這才告辭。出了現代峨山集團桂洞總部大樓,坐到車里的陸景臉色凝重。他沒有想到居然會是鄭夢久在后面搗鬼。這位現代汽車集團的會長可沒那么好對付。
  琢磨了一會,陸景撥通了煙詩凝的電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