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860 各留一手

鄭夢先對現代半導體的發展歷程十分清楚。.當即一問一答之下,陸景也對現代半導體的情況大致有一個了解。
  現代半導體在存儲器技術頗有獨到的地方,在ic芯片設計和集成電路的設計實力則是一般。由于現代集團之前不計投資回報的大規模擴張策略,現代半導體在韓國政斧的支持之下,花費21億美元并購lg半導體,成為三星電子之后韓國第二大半導體廠商。
  規模的擴張帶來利潤的提升,但這21億美元的債務讓現代半導體的財務情況十分糟糕,各種遠期的、近期的債務讓現代半導體舉步維艱。不管是更換名稱還是更換股東,都沒能讓現代半導體步出虧損的泥潭。
  對這次**tft液晶業務,現代半導體實際想法是很想甩賣掉這一塊的業務。他們還準備帥賣掉ic芯片設計和集成電路設計的業務,目的就是改善財務狀況,將技術力量集中在其最有優勢的存儲器領域,從而實現盈利。
  因而,景華在求購的過程中,并非一直處在弱勢地位。現代半導體表現出一副惜售的姿態,不過是想要賣一個高價。
  “這么說來,我們其實還可以等一等了。”陸景沉思片刻,輕抿著紅酒說道。看來,景華上下都進入了一個誤區了。景華心急,現代半導體更是心急。
  鄭夢先點了點頭。他是可以建議陸景等一等,但這句話就有些交淺言深了。
  “那就等一等。”陸景對程建楓說道。
  “恩,我這就通知郁浩寧撤回收購意向。”程建楓說道,起身走出包廂。他心里對現代半導體一而再,再而三的“出爾反爾”非常反感。
  其實,這也用從側面說明樸永生對景華說話不盡不實,留了一手。要是早和鄭夢先接觸,只怕早就拿下了現代半導體手中的tft液晶業務。
  對程建楓雷厲風行的做法,鄭夢先眼睛里閃過一抹贊許的神色。
  午餐的氣氛逐近的熱烈起來。五個人邊吃邊聊。臨近午餐結束,陸景緩緩的道:“鄭會長,和華聯運將會獲得現代商船10.5%的股份,原則上我是支持你重返現代商船。”
  鄭夢先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鄭重的道謝:“陸先生,謝謝!”
  樸弘基心里長長的舒出一口氣,好在鄭會長將事情挽救回來了。加起來超過30%的股權,鄭會長重返現代商船之事已經不可阻擋。
  陸景微笑道:“對鄭會長講究誠信的經商觀點,我是很認可。”他說這句話很坦然。就算鄭夢先曾是韓國昔曰第一財閥的會長,但和華公司的資本力量足以支撐陸景和他平等交流。
  甚至,有鑒于現代集團此時內憂外困的境況,鄭夢先在交流時還要略處于下風。
  鄭夢先輕松的笑了笑。這是他從父親身上學到的商業基本原則。不要計較一時的利益得失,以商業信譽為本。
  因為餐桌上氣氛不錯,五人臨時又多分了一瓶紅葡萄酒。微醺之際,鄭夢先趁熱打鐵的道:“陸先生,我有一件事情,想單獨的和你聊一聊。”
  陸景微微有些奇怪,但還是點點頭答應下來。
  吃完飯后,丁靈、程建楓在樸弘基招待下去萬豪酒店的咖啡廳里小坐。鄭夢先則是親自引領著陸景到一間行政天景客房詳談。
  午后的陽光漫灑而落,將落地窗前的一套天藍色組合茶幾照的充滿午后懶散的氣息。
  鄭夢先沉默了很久,方才有些小心翼翼的說道,“陸先生,我最近和真因談過,不知道你有沒有注意到漢城媒體最近報道的三星賄-選案?”
  陸景愣了愣。他不知道鄭夢先和玄真因談到了那一步,不過想來應該是全部都說了,包括他這個始作俑者,平靜的道:“我注意到了。”
  鄭夢先緩緩的道:“不知道陸先生手上有沒有三星集團賄-賂的具體證據?我需要這份證據。”
  他面臨的問題是兩個問題。第一是現代集團全面虧損,如果重掌現代商船,他有辦法可以在幾年之內解決現代集團的問題。第二,則是韓國檢方一直在調查他的政治獻金問題,他想要擺脫韓國檢方的糾纏,讓三星集團的李健熙被調查無疑是最合適的方案之一。
  陸景道:“我只能確保這件事是真的,但我手上并沒有證據。”
  “…”鄭夢先失望的哦了一聲。陸景在幕后策劃所展露出來的思路讓他受益匪淺,準備進一步從陸景這兒獲得幫助的時候,沒想到卻是這么個結果。
  “莫非是剛才沒有說出報酬,所以陸景不想幫忙。”陸景走后,鄭夢先一個人在房間里想著。他沒有說出報酬,是因為他現在開不出對陸景有吸引力的條件,他在等陸景開條件。
  但旋即鄭夢先又否認了這一點,以陸景仍舊支持他重返現代商船的舉動來看,陸景不是那種目光短淺的人。
  “看來,還得繼續忍受檢方那些混蛋的干擾了。”鄭夢先痛苦的揉揉眉心。
  …
  …
  “這么說,鄭夢先也沒有看起來那么軟弱無能?”返回漢城新羅酒店的路上,丁靈笑著說道。
  程建楓趕去了景華韓國分公司,陸景則是和丁靈一起返回酒店。剛剛,陸景將鄭夢先請求和他見面的事情說了一遍。
  陸景就笑,“可能是之前他太絕望了吧。現在看起來,他能主動尋找辦法擺脫韓國檢方對他的糾纏,確實進了一大步。我手里要是有證據,我還真想給他。以鄭夢先表現出來的人品,這筆交易我肯定能收獲到極大的好處。當然,我也不怕他賴賬。”
  丁靈甜美的笑了笑,輕聲道:“所以啊,人都是有兩面姓的。哦,陸景,我們暫時撤回對現代半導體的出價,他們那邊怕是比我們更急了。”
  陸景點頭,“恩,應該是這樣,總要給棒子一點教訓。下次報價我就不報3.5億美元了,我只報價3億美元,愛賣就賣,不賣拉到。”
  正和丁靈說著話,陸景的手機突然震動了一下。丁靈拿了出來,遞給陸景,然后向情侶那樣親密的湊過去看是誰給他發的短信。
  李慕清因為天辰娛樂在韓國的選秀已經結束,五一期間就返回香港了。只有吳璇還在韓國談麗都酒店的事宜,應該是她發來的。
  陸景的手機上一行陌生的號碼:跟上來。
  陸景莫名其妙的往車前方看了看,發現一輛白色現代不緊不慢的壓著速度在公路上行駛著,當即對開車的趙姿說道,“跟上前面那輛車,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他的私人手機號碼可不是隨便什么人都能拿到。
  五分鐘后,白色的現代停在了漢城市內一座幽靜的公園內,而陸景也坐到了車上,在他身邊的是穿著黑白色公司職員套裙、雙胸**、風姿綽約的嫵媚少-婦,煙詩凝。
  “你一定很好奇,我為什么會找你過來?”煙詩凝攏了一下盤著發髻的秀發,一雙漆黑如星的眸子看著陸景,略帶得意的說道。
  一股醉人的幽香隱隱傳來。雖然煙詩凝是一股風姿很獨特的,又頗具誘-惑力的女人,但陸景對她沒有絲毫的興趣。當即,微笑著承認,“我確實很好奇。一分鐘幾百萬上下的玩笑就不說了,煙處長還是盡快給我揭開謎底吧!”
  他和煙詩凝的關系并不算融洽。煙詩凝的得意的神情讓他頗有些警惕。
  煙詩凝很爽利的按了一下她面前的按鈕,頓時一段錄音傳了出來。
  “索尼內部對收購現代半導體的建議怎么看?”
  “松阪君,不要心急。且喝一杯酒。”
  “索尼內部認可松阪君的建議。我們會發起收購。當然,我們也會順便阻止現代半導體將tft液晶業務**給景華。”
  “喲西。”
  煙詩凝關掉了錄音,似笑非笑的看著陸景,等待著他消化這個消息。
  陸景的臉色頓時變得很難看。
  很顯然,這段錄音顯示索尼報價5億美元收購現代半導體tft液晶業務只是一個幌子,他們的本質目的是為了收購現代半導體。
  他剛才還篤定景華撤回收購意向之后,現代半導體的人會著急,現在看來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煙詩凝微笑著道:“陸少對這段錄音還滿意吧?首先,我需要謝謝陸少為我們爭取到和共和國第七冶金公司合作的機會。這是我免費提供給你的回報。接下來,不知道陸少有沒有興趣和我們談談親密合作的事情。”
  陸景搖搖頭,苦笑道:“煙處長,謝謝你提供的情報。但,我沒有興趣和你們合作。我只是相當一個純粹的商人。請高抬貴手!”陸景雙手合十的說道。
  冥頑不寧!煙詩凝腹誹了陸景一句,臉上的笑容漸漸的淡去,道:“那我就不留陸少多坐了。”
  竟然是異常的干凈利落。
  陸景揉揉眉心,拉開車門,忽而想起剛才鄭夢先向他請求的事情,回頭道:“煙處長,最近漢城的報紙你有看吧?如果我以私人的身份請你幫我一個忙可不可以。”
  煙詩凝沒好氣的道:“你不是說不想和我們展開合作嗎?”
  “親密合作當然不可能。我只是私人請你幫忙。當然,我私人會贊助七冶海外部門一筆經費。”陸景認真的說道。
  “沒興趣。”煙詩凝干脆的拒絕道。
  陸景點點頭,下車離開。陸景并沒有多少失落,他只是順口問一句。他現在的頭等大事是調整景華收購tft液晶業務的步驟。
  三井居然是打的收購主意,這對他而言是一個很壞的消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