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859 漢城漩渦

迎面而來的不是煙詩凝是哪個?
  煙詩凝瞥了陸景一眼,帶著女人對男人無禮目光的鄙視,然后目不斜視的走進餐廳里。
  松阪士夫穿著一身瀟灑的休閑裝,看到陸景,嘴角浮起一個譏諷的笑容,追著前面的美婦進了餐廳。他上午在一家休閑的咖啡廳里碰到了這個美婦,正在努力和她搞好關系中。
  陸景估摸煙詩凝在出任務,自嘲的笑了笑,也不解釋,招呼大家一起坐電梯離開。
  …
  …
  餐廳里,煙詩凝優雅自如的點著菜品,絲毫不把坐在她對面的松阪士夫放在眼里。
  松阪士夫用他怪異的中文笑著道:“小姐,剛才無禮看著你的那個男人很快就要丟掉一筆重要的生意,而他還不知道。呵呵,我這樣說,你不愉快的心情是否好了一點。”
  “我跟你很熟嗎?我心情不好和你有什么關系?”煙詩凝冷冰冰的說道,“松阪先生,吹牛皮和編故事的男人我見得多了,請你自重。還有,請你離開,我要吃午餐了。”
  松阪士夫微笑道:“當然有關系,你心情不愉快,我也難受。呵呵,我剛才并沒有吹牛。你應該知道景華手機吧?景華正在收購韓國現代半導體的一項技術。雙方都已經簽署了協議,準備報給韓國政斧審批,但是…”松阪士夫賣了一個關子。
  煙詩凝眼睛都沒眨一下,淡淡的招手讓服務生過來點餐。
  見煙詩凝沒什么反應,松阪士夫干笑道:“但是,我們準備阻止他的這筆收購。只不過他還不知道。呵呵,有沒有覺得他很可憐?”
  “沒有。這關我什么事。我只是來漢城出差。”煙詩凝還是冷冰冰的說道。
  松阪士夫有點失望了。他的故事沒能引起美人的注意。否則的話,他可以順勢的展示他的能量,那時候就不愁這個美婦不上他的鉤了。
  松阪士夫因為阻止景華收購TFT液晶業務的事情出現變故,推遲了返回曰本的時間。景華目前和現代半導體的談判很順利,3.5億美元的**協議已經達成。當然,他不會眼睜睜看著景華達成目的。
  只是,松阪士夫做夢都想不到他面前的這個美婦是和陸景認識的。
  …
  …
  漢城,漢南洞承智園作為三星創始人李秉吉的住所以及現在三星集團靈魂人物李健熙的私人辦公室及招待高級賓客場,被韓國民眾視為三星的“圣地”。
  下午時分,凌亂的陽光斜斜的從窗戶里透進來,點綴著會客房間里的物品:油畫,墻壁、窗簾、沙發、茶幾、地毯。
  羅映浩恭敬的坐在沙發上,向眼前的老者匯報著當前的情況,他只有十分鐘的時間。
  言簡意賅的說完之后,羅映浩總結姓的說道:“會長,我認為事情已經脫離了三星的掌控,韓亞銀行的影響力已經不足以影響到迫切需要賣掉虧損業務的現代半導體。3.5億美元被現代半導體的各個董事視為很有誠意的報價…”
  “你的處理意見是什么?”老者輕聲開口,態度強硬的打斷了羅映浩的話。
  “由三星報價4億美元收購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拖延成交時間。”羅映浩沉聲說道。三星已經擁有第五代TFT液晶技術,并不需要現代半導體的TFT液晶業務。
  老者思量了幾秒,道:“太小家子氣了。佑榮,通知戰略企劃部發起收購現代半導體的行動。同時,要求現代半導體凍結和景華的交易。”
  “好的,會長。”老者的主要助手金佑榮恭聲的說道。在三星,會長就是國王。
  見老者隨口吩咐,幾秒鐘就決定了幾十億美元的交易,羅映浩心里涌起“男人當如是”的強烈感覺。從漢南洞承智園里出來,羅映浩給松阪士夫打了一個電話。
  “松阪先生,三星將會報價4億美元,你那里是不是也該有所表示了。”羅映浩出來之前,金佑榮找他談了一會。會長要收購現代半導體的意志會得到貫徹,但是,在這之前需要一點小小的“修飾”。因而,羅映浩的建議還是略有可取之處。
  松阪士夫接到羅映浩的電話時,正郁悶的在共和國七冶韓國分公司門口的轎車中惆悵。他碰到的那個美婦是共和國七冶的總部職員,到韓國來出差。他甚至都沒能問出她的名字。
  說起正事,松阪士夫精神一振,在他看來,這不過是貓戲老鼠的游戲罷了,陸景在韓國手上根本就沒有幾張“牌”可以打。
  “哦…,三井會報價5億美元。”松阪士夫淡淡的說道。
  三井的報價當然不會是三井物產報價,而是索尼半導體進行報價。這份報價同樣是打著拖延時間的主意。現代半導體對3.5億美元的收購都動心,何況5億美元的報價呢?只要開啟談判,自然有各種條款需要協商,拖延一兩個月的時間很正常。
  泡妞只是松阪士夫閑暇的調劑。晚上時分,漢城新羅酒店的行政超豪華套房里,松阪士夫和傍晚才飛到漢城的索尼副總裁山田西仁相對小酌。
  “索尼內部對收購現代半導體的建議怎么看?”松阪士夫喝著清酒,略顯急迫的問道。這才是他的真正目的。
  根據他在漢城得到資料來看,現代半導體因為斥資21億美元收購LG半導體一直處在虧損中,但這并不表明現代半導體的資產沒有價值。恰恰相反,現代半導體在存儲器上技術很先進,只不過因為巨額的債務,反應到財務報表上就顯得非常難看。
  山田西仁留著八字胡,厚厚的鏡片遮住了他精明的眼神,這時,聽到松阪士夫這么問,悠然的笑著道:“松阪君,不要心急。且喝一杯酒。”
  松阪士夫無奈的一笑。曰系財團內部,高級職業經理人的地位相當高,他只好聽從山田西仁的建議,喝了一口柔順滑口的清酒。
  山田西仁這才輕輕的點頭,“索尼內部認可松阪君的建議。我們會發起收購。當然,我們也會順便阻止現代半導體將TFT液晶業務**給景華。”
  “喲西。”松阪士夫臉上露出欣喜的笑容,高興的拿起酒杯和山田西仁喝酒。他的興趣其實并不在礦石資源上,而是在電子領域。如果他的這個建議通過,那么他就可以運作離開三井物產,重新回到熟悉的電子領域中。
  …
  …
  漢城五月初的陽光十分和熙,將漢城JW東大門廣場萬豪酒照的流光溢彩。臨近中午時分,一輛豪華的黑色奔馳轎車停在酒店門口。陸景、丁靈、程建楓下車后在服務員的問好聲中前往3樓的餐廳包廂。
  只不過,三人平靜的臉色上都帶著一抹憂色。剛剛收到現代半導體樸永生的消息:三星電子、索尼半導體分別向現代半導體報價4億美元、5億美元收購其TFT液晶業務。現代半導體在即將上報交易資料給韓國政斧審批的前夕,又暫停了和景華的交易。他們對三星、索尼的報價動心了。
  輕柔的細不可聞的音樂中,樸弘基在奢華的包廂一角接著電話。而帶著眼鏡,氣度儒雅的鄭夢先正在藍水晶落地窗前寬大真皮沙發上看著風景。他在等陸景到來。最近漢城發生了很多事情。
  “會長,李課長打來電話。三星電子、索尼半導體分別向現代半導體報價4億美元、5億美元收購TFT液晶業務。現代半導體內部準備同時接受三星和索尼的報價。而且,他們已經叫停了和景華的交易。”樸弘基恭聲的說道。
  “什么?”鄭夢先訝然的站起來,來回走了兩步,不滿的斥責道:“怎么可以不守信呢?如果換做我在主持現代半導體的工作絕對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這簡直是在敗壞我們現代集團的商業聲譽。”
  樸弘基苦笑不已。會長,現代半導體已經聲明脫離現代集團了。
  讓樸弘基擔憂的是,這個消息景華肯定收到了,等會陸先生就要過來吃飯。本來是因為讓景華多花了5千萬美元表示歉意,沒想到現代半導體那幫混蛋,居然叫停了交易,這讓他和鄭會長待會是何其難堪。
  在金錢利益面前,鄭會長在現代半導體的影響力就幾乎可以不計了。而如果景華沒有達成既定的目標,那么他們還會支持鄭會長重返現代商船嗎?
  這恐怕會是一種奢望了。
  現代集團就像是一個落水的人,已經絕望的情況下,景華遞了一根繩子過來,但是現在景華有可能把這個繩子收回去。樸弘基心里涌起深深的擔憂。
  景華的陸先生是怎么想的呢?
  …
  …
  陸景推開那扇嵌著酒紅色裝飾玻璃的包廂門當先一步走了進去。鄭夢先和樸弘基一前一后的迎了過來,“陸先生,你好。”
  陸景微笑著和鄭夢先、樸弘基握手,“鄭會長,你好。讓你們久等了。出發前收到一個不利的消息,略微耽擱了一會。”
  鄭夢先苦澀的笑道:“陸先生,真是對不起。我也沒想到現代半導體的事情會有這樣的變化,不瞞你說,在這件事情上,我恐怕是無能為力了。”
  鄭夢先坦然道出他的處境倒是讓陸景微微愣一下。實在是商場之上爾虞我詐,能騙就騙,能哄就哄,很少有人會說實話。這一點,讓陸景對鄭夢先略有一些好感。
  “其實,我大致也猜得到。”陸景笑了笑,溫和的道:“鄭會長,我們先吃飯吧,邊吃邊聊。”事已至此,難道他現在還能怪鄭夢先影響力不夠么?尋求解決之道才是關鍵。而鄭夢先對現代半導體情況的了解正是陸景所需要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