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858 拉一把的辦法

觀看完歌唱比賽之后,玄真因帶著小女兒鄭珠賢回到家中。玄真因有兩個女兒,兩個兒子。大女兒和兩個兒子都已經成年,沒有跟著她和丈夫一起生活。
  “珠賢,你先去休息吧!我要想一點事情。”玄真因接過傭人手中的熱毛巾,疲倦的揉著臉,低聲吩咐道。丈夫還在峨山集團總部工作沒有回來。她需要仔細的想想如何實施陸景給她說的事情。
  “好的。”鄭珠賢今年十九歲,正在漢城大學讀書,平常都是住在家里。聽到母親的話,鄭珠賢乖巧的往二樓自己的臥室里走去。她心里十分好奇母親在休息室里和陸景談了什么,怎么出來之后就一副憂心忡忡的樣子。
  看著女兒的背影,玄真因慈愛的笑了笑,坐在沙發上,輕輕的嘆了口氣。她希望能為兒女們撐起一片天空,希望能幫助到丈夫的事業。
  玄真因很贊同陸景的意見,并沒有將她和陸景之間的談話告訴丈夫,而是在第二天在家里召見了丈夫的主要助手樸弘基。
  樸弘基很奇怪鄭董事長的夫人為什么會召見他,但走進鄭董事長家中的會客廳之后,仍是恭敬的道:“夫人,你找我來有什么事情嗎?”
  “樸助理,我最近聽到一個消息。聽說三星集團設有秘密的基金為三星集團像檢察官、記者、議員、法官等人行-賄。不知道你有沒有聽說過。”玄真因坐在沙發上,看著樸弘基認真的說道。
  樸弘基聽的一愣,苦笑道:“夫人,這樣的消息每天都有流傳。我也確信它也是真的,韓國每個財閥私下里都這么干過。但是以三星集團目前在韓國經濟的地位,政府不可能去調查三星。”
  “為什么不可能?如果公眾輿-論都是這么要求的呢?我們在媒體之中應該有一些朋友吧!”玄真因語氣略顯生硬的說道。她還無法自如的向下屬強調她的意志。
  樸弘基嘴巴微張,驚訝的看著玄真因。他作為鄭夢先的主要助手,又怎么會不明白如果動用現代集團在媒體中的影響力去造勢意味著什么。
  躊躇了一會,樸弘基肅然的道:“夫人,這樣的大事非同小可,我想要知道是不是鄭董事長的意思?”
  玄真因語氣堅定的道:“不是,是我的意思。我不希望夢先因為這件事情分心。我知道這有可能引來三星集團的敵視,但如果三星集團確有其事,樸助理,你覺得這是否可以減少夢先身上的壓力?”
  “這當然可以。”樸弘基再次報以苦笑,沉默的思考了一會,道:“夫人,我知道怎么做了。”他和鄭董事長一損俱損,一榮俱榮。既然鄭夫人提出這么一個辦法,他認為可以試一試,但是激怒三星的后果就有些難料了。
  玄真因笑了笑,給樸弘基吃了一顆定心丸,“一切后果由我承擔。”這句話展現出了她日后能成為女強人的潛質。
  …
  …
  陸景在周二和鄭夢先的見面十分順利。陸景同意經由鄭夢先牽線,讓和華聯運注資2億美元到現代商船中,并保證和華聯運會在現代商船的董事會上支持鄭夢先重返現代商船董事會。
  和華聯運的總經理杜衛成在5月1日之后就會帶資金會來漢城談投資的具體事宜。
  鄭夢先將會動用他在現代半導體的影響力促使現代半導體以一個合適的價格將其旗下虧損嚴重的TFT液晶業務出售給景華通信。
  4月30日,韓國一家報紙爆出三星集團設立秘密基金進行行-賄。緊跟著,又有兩三家報紙跟進報道這件事。此前,韓國大財閥屢屢卷入政治獻金、行-賄等丑聞,民眾對此早就見怪不怪。
  但到了5月2日,在漢城已經有十幾家媒體在報道這件事。如此大密度的輿論報道大有山雨欲來風滿樓之勢。關于三星丑聞的猜測報道、分析充斥各大媒體的報道。
  三星集團的新聞發言人很快就出面澄清,“三星集團一向奉公守法,形象正面、健康。我們為國民提供大量工作機會、為國家提供大量的稅收。對于今日惡意抹黑三星集團的不實報道,我們痛心疾首,對惡意攻擊三星的媒體,我們保留進一步追訴的權力…”
  韓國檢方迫于輿論的壓力也迅速作出回應,表示他們將派出檢察官,依據事實調查三星集團的行-賄案。
  陸景和丁靈在五一長期間回了一趟京城。在京城休息幾天之后,于5月6日重新返回韓國漢城。剛到漢城,就能感受到漢城沸沸揚揚的輿-論漩渦。中午時分,陸景在漢城新羅酒店頂層的羅宴餐廳里宴請先他兩天到漢城的杜衛成吃飯時,都聽到幾句關于三星集團丑聞的閑談。
  漢城新羅酒店的羅宴餐廳是高品味的傳統韓式餐廳。正午的陽光落在灰白色磚塊樣式的地板上,勾勒出明暗相間的圖案。雪-白的餐布上放著精心烹制的韓式菜肴,香味誘-人。
  “目前的這股風波看似兇猛,其實對三星集團的影響有限。沒有真憑實據和具體的責任人檢舉,韓國檢方多半是做做樣子。”五一長假期間一直呆在漢城主持工作的程建楓邊吃飯邊說道。
  陸景拿著毛巾擦擦嘴,笑著說道:“管他呢,反正能分散韓國檢方的注意力就行。我只要求能讓鄭夢先騰出身來幫我們就可以。現在情況怎么樣?”
  程建楓想想,覺得也是。也不能奢望靠謠言就把三星的“掌門人”給“干掉”。當即,微微一笑,給陸景介紹著情況,“現在情況很順利。鄭夢先先生和現代半導體的一些董事單獨的談過之后,現代半導體內部已經達成協議準備以3.5億美元的價格將TFT液晶業務出售給我們。昨天我已經和重新負責談判的樸永生董事簽署了大部分協議。后天,這筆收購交易的有關材料就可以上報給韓國政府,等待審批,等審批完成后,我們就可以和現代半導體簽署最終協議,完成交易。”
  “怎么比原來的價格多了5千萬美元?”丁靈問道。她跟著陸景一起回京城后,每天出于休假狀態,也沒幫陸景看郵件,還不太清楚交易價格的變化。
  “和我們關系良好的樸永生現在只是擔任現代半導體的董事,他在談判中的話語權受到了削弱。韓美銀行的一名代表力主將售價定為3.5億美元。我們不得不讓步。”程建楓語氣有些郁悶的說道。
  陸景擺了擺手,道:“談判價格有浮動很正常。這個價格我也是同意了的。”如果5千萬美元能換取幾個月的時間,陸景認為是值得的。但是,韓美銀行獅子大開口“咬”景華一口,他心里會記一筆賬。
  “樸永生那兒你幫我約下他,過兩天我們請他吃頓飯。”陸景想了想,又說道。當初樸永生為他舉辦歡迎酒會,現在樸永生“落難”了,由董事長變成了普通董事,他更要請樸永生吃頓飯。
  陸景所表現出來的“人情味”讓他程建楓很贊同,笑著說道:“好的,景少。哦,因為多出了5千萬美元這件事,鄭夢先先生準備明天中午請你吃飯,表達一下歉意。我已經答應下來。”
  陸景點點頭,喝了了一口湯,略一沉吟,笑著道:“恐怕不只是表達歉意這么簡單吧?”
  程建楓哈哈一笑,“我也覺得不會那么簡單。”現代集團針對三星這么大的風波,鄭夢先難道一點都沒有覺察?
  和程建楓聊完,陸景便問身邊一直微笑不語的杜衛成,“老杜,你那邊談得怎么樣?”
  “很順利。現代商船負責累累,總體債務有12億美元。我們這個時候注資,現代商船的大股東韓國匯兌銀行十分歡迎。如果和華聯運的2億美元能在6月1日之前全部到賬,韓國匯兌銀行愿意付出10.5的股份。”杜衛成笑著說出這么一番話來。
  程建楓愣了愣,笑道:“杜總,你這一開口就是個驚喜啊。”杜衛成是陸景的第一位助理,同時也是陳笑、楊顯等人的老上司。是以,程建楓語氣很客氣。
  杜衛成謙虛的說道:“景少把路都給鋪好了,我只是坐享其成。”
  陸景微微一笑,杜衛成就是這么個謙遜的性子,轉頭問程建楓,“羅映浩那邊有什么動靜?”羅映浩是這一系列麻煩的罪魁禍首,否則景華早就完成收購。
  程建楓有些頭疼的道:“我只知道他一直在漢城,沒有回建業。具體在做什么我就查不清楚。”
  “恩。看樣子得通知唐悅把漢城這邊的商業情報網絡建立起來啊。”陸景感嘆了一句。
  幾人吃過飯后,準備去陸景的房間詳細的聊工作。剛出餐廳門口,一名嫵媚性-感的女子迎面而來。她穿著一襲黑白紫格紋修身長裙緊貼著她曼妙豐-滿的身姿,曲線起伏。一雙漆黑如星的晶眸,盤起的少-婦發髻陪添她的風姿。
  陸景錯愕的看著這名款款而來的貌美女子,不知道該打招呼好,還是裝做不認識比較好。此刻,她身后正跟著滿臉殷勤笑容的松阪士夫。RS
  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